🏡
PTT小說網
x
    神殿中,飄浮有一團團猩紅色的火焰,將黑暗的世界映照得更加詭異陰森。

    很多地方堆砌有白骨,呈祭臺的形狀,有一尊尊圣境修士看守。姑射靜、張若塵、羅乷路過,他們紛紛下跪叩拜。

    以張若塵和羅乷的修為和身份,到達任何一座勢力,必然都能得到最高規格的接待。

    縱然羅祖云山界有羅剎族第一兇地之稱,也不敢怠慢他們。一路上,趕來迎接的大圣,多達數十位,個個身份不凡。

    “見過天閣目。”

    “拜見師姐。”

    “拜見羅乷公主!”

    ……

    他們雖然只是向姑射靜和羅乷行禮,卻也沒有怠慢張若塵。

    以大圣的眼力,豈能看不出張若塵的修為強絕,深不見底?能與天閣目和羅乷公主同行,不可能是一般人。

    在一眾大圣的簇擁下,張若塵三人進入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

    殿中,燃著碗口粗的黑龍燭。

    姑射靜的目光,盯向一位看上起四十來歲的中年婦人,道:“三師姐,通知十四師妹了嗎?”

    “師尊已經親自傳音給了她,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岺虹道。

    岺虹是姑射云琉這個元會收的弟子中,最年長的一位,修為已達到無上境。排在她前面的兩位弟子,都已經隕落,無一人渡過神劫。

    姑射靜詫異,道:“此事居然驚動了母神?”

    岺虹笑道:“若塵公子乃是俗世神話,十界之主,如此人物駕臨羅祖云山界,驚動師尊也是很正常的事。更何況,羅乷公主,這不也來了?”

    “師姐是如何知曉十界戰場上發生的事?”姑射靜道。

    岺虹低聲向姑射靜傳音說了一句,隨后,道:“當時,我就陪在師尊旁邊,聽到了這些。”

    姑射靜目光向羅乷看了一眼,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看來,倒是她小覷張若塵今時今日的影響力了!

    張若塵和羅乷相鄰而坐,相互傳音溝通。

    張若塵道:“這羅祖云山界頗為奇怪啊!一路行來,凡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都是女子。男性修士,不是奴仆,就是守衛。”

    “并非整個羅祖云山界都是這樣,只是姑射家族頗為特殊,其中緣由不便多言。”

    羅乷伸出玉指,指了指頭頂上方。

    暗示張若塵,這里是云琉神殿,他們現在的傳音,會被琉神聽到。

    到了云琉神殿,張若塵那顆平靜的心,忽然間,變得急切了起來,目光頻頻向大殿門口望去。卻又必須裝出氣定神閑的模樣,靜靜等待。

    神境世界中,開滿緋紅色奇花。

    兩位美麗的宮裝羅剎族神靈,穿一紅一青的神袍,娉婷婀娜,俯看腳下的云霞。

    正是姑射云琉,和天音神母。

    姑射云琉透過云霞,可以看到坐在殿中的張若塵,語氣中,帶有幾分不屑,道:“所謂的俗世神話,便只有這樣的心境?”

    “俗世男女,情深義重,相隔千年,眼看就要相逢,怎么可能做得到淡然平和?”天音神母道。

    姑射云琉道:“所謂感情,不過只是修行的拖累。心若不專,成就必定有限,我不看好他今后有踏入神尊之列的能力。你們對他期望太高了!”

    天音神母面含笑意,道:“你們姑射家族講究斷情絕欲,視情,為累贅。可是,對別的修士而言,七情六俗,也是修行。況且,福祿神尊和大帝對他的期望,不只是神尊那么簡單。”

    姑射云琉終于動容,道:“難怪你會親自趕來羅祖云山界護他,也就是說,你們已經選中了他,打算將他培養成下三族未來的宇宙話語人?”

    “天庭和地獄的戰爭,只會越打越慘烈。未來必有巨大變局,下三族畢竟是生靈居多,一旦天庭覆滅,接下來如何發展,誰又預料得到?”

    “下三族必須要有一位立得住的宇宙級話語人。”

    “第一選擇,依舊是血絕。”

    “不過,張若塵也是血絕家族的人,完全可以成為第二備選。”天音神母道。

    姑射云琉感嘆了一聲:“不得不說,血絕家族真的是人才濟濟。最多再過兩個元會,恐怕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格局,都會因他們而大變。今后,未必不可能誕生出一個始祖級,像酆都大帝那樣,一己話語整個中三族,無人不服。”

    ……

    大殿中。

    木靈希已是與張若塵相遇,兩人擁到了一起。

    從走進大殿那一瞬間,木靈希便是處于失神的狀態,大腦一片空白,渾身做不出任何反應,任憑張若塵將她擁在懷中。

    “走吧,我們先出去。”

    羅乷拉著姑射靜,又喚了大殿中別的羅剎族修士一起,退離了出去。

    留給他們二人,單獨的空間和時間。

    “你怎能做到如此大度?里面那位,可是你的未婚夫。”姑射靜為羅乷感到不值,帶有怨氣的說道。

    羅乷面含笑意,卻又輕輕一嘆:“你說能怎么辦?強行分開他們,還是殺了木靈希?”

    “以你的身份、天資、容貌,什么樣的男子找不到?何必……”姑射靜道。

    羅乷道:“張若塵這樣的,就找不到第二個了!其實,我知道,他心中最在乎的女子,并不是我。”

    沉默了許久,她才又道:“可是,那又如何?只要我容得下他所在乎的女子,那么,我必然會成為,他最需要的那個。只要他開心,其實,我也挺開心。”

    說完這話,羅乷快步遠去。

    她自然不可能,真的那么大度。

    只不過,

    她知道,自己改變不了張若塵,也改變不了自己不愛張若塵,因此只能強迫自己學著站在張若塵的角度,愛他所愛,恨他所恨。

    她是神尊指婚,又是天羅神國的公主,今后必然是要做大夫人。

    大夫人,就得有大夫人的氣度。

    就算現在沒有,也得學會有。

    大殿中,燭光搖影。

    木靈希依偎在張若塵懷中,二人講述千年來的點點滴滴,時而歡笑,時而哭泣,將心中的思念情緒,全部都傾訴給對方。

    張若塵不斷抹去她晶瑩臉蛋上的淚珠,告訴她,今后再也不讓她如此擔心和痛苦,再也不分開。

    一千年,張若塵失去了很多,不想再失去木靈希。

    一千年,木靈希一直都活在仇恨之中,是找修辰天神復仇的信念,支撐著她,活得很累,一點都不開心。

    此刻的溫馨和甜蜜,比過去一千年加起來都更多。

    “這么說起來,我豈不是還要感謝修辰?”張若塵雙手捧著木靈希雪白泛著圣光的臉蛋,細細看著她,像是永遠都看不夠一般。

    木靈希卻也沒有反抗,噘著嘴道:“感謝它干什么?就算感謝,也得感謝羅乷姐姐,是她一直堅信你還活著,所以我心中始終抱有一絲幻想。”

    “羅乷……”

    張若塵這才發現,羅乷和羅祖云山界的修士,早已退出了大殿,不禁暗暗一嘆。

    說到底,羅乷才是他的未婚妻。

    卻又是羅乷陪他一起來到羅祖云山界見木靈希,張若塵的心中,生出了一股強烈的負罪感。

    木靈希豈能看不出張若塵心中所想,低聲道:“要不你去看看她?我看得出來,羅乷姐姐是真心愛著你,對我也是十分照顧。”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沒有離開。

    不知多久之后,張若塵和木靈希才走出大殿,沒有看見姑射靜和羅乷,只有岺虹守在外面。

    岺虹笑道:“若塵公子,師尊已設下神宴,就能你們二位入席了!”

    “神宴!”

    木靈希詫異。

    只有神靈拜訪九魔洞窟,才會布置神宴,張若塵顯然沒有達到神境,怎么會得到如此級別的接待?

    二人來到宴席上,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來天音神母,也來了九魔洞窟。

    張若塵向羅乷投過去一道感激的目光,以為是她求母親前來羅祖云山界護他。

    除了姑射云琉和天音神母,九魔洞窟的所有大圣,全部都參加了神宴。

    宴席即將開始的時候。

    “嘩!”

    殿外,浮現出一道明亮的光芒,撕裂了黑暗。

    東南方的地平線上,一輪魔日升起。

    地姥白發蒼蒼,從魔日中走出,渾身氣勢滂湃,步伐緩慢的向神殿行來。

    頃刻間,她已到達殿外,大門處。

    “拜見地姥。”

    所有大圣,全部躬身行禮,臉都要貼到地面。

    聽到“Uwww.uukanshu.com地姥”二字,張若塵哪里還能不知來的是什么人,這可是羅祖云山界的主人,地獄界一等一的恐怖存在。于是,不敢直視,跟著行禮。

    天音神母和姑射云琉對視一眼,站起了身來。

    她們畢竟只是渡過了一次元會劫難,與地姥這位從上古活到現在的古老強者相比,還差距很大。

    “都坐下吧!老朽這次出關,主要是想看看萬古歸一的俗世神話,到底長什么樣子?”

    地姥的目光,在神殿看了一圈,最后,視線落在張若塵身上。

    她那雙眼睛蒼老而又渾濁,可是,張若塵卻有一種渾身衣服都被拔光的感覺,什么秘密都無法隱藏,心中自然是頗為忐忑。有些秘密,他擔心暴露。

    當然,臉上是不會表現出任何波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