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到血天部族,張若塵便是使用秘印,聯系了無間閣。

    千年前,無間閣雖然遭到命運神殿的血洗,可是女帝十萬年的經營,哪有那么容易斬草除根?

    秘印留在天麟古城,張若塵無法找到他們。

    只能等他們主動聯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若塵花費神石,購買了大量修煉資源,開啟日晷,在血絕家族中修煉了起來。

    他需要忙的事太多。

    魔音尚未完全煉化五彩功德神碑。

    奪取來的幾件至尊圣器,需要煉化。

    劍法、掌法、拳法,各種高階圣術,亦是需要修煉和打磨。

    ……

    地姥所說的詛咒,張若塵自然也有放在心上,查閱了很多典籍,了解斬道咒。

    時間過得極快,轉眼間,已是半個月。

    在日晷下,魔音花費十五年時間,終于將五彩功德神碑完全吸收煉化。

    血紅色的湖泊。

    水面平靜,宛若血玉一般鮮艷。

    魔音雙手探出,十根凝白的玉指,化為藤蔓飛涌出去。藤蔓呈五彩色,長在上面的葉片琉璃一般晶瑩。

    忽的,魔音察覺到了什么,眼眸向右側的方向瞥去。

    “嘩啦!”

    她的右臂一揮。

    頓時,鋪天蓋地的五彩色藤蔓,向一座數百米高的山頭壓下去。

    藤蔓上,電光流動,化為一道道光箭般的電梭。

    本是空無一人的山頭上,顯現出一道黑袍身影,身上鬼氣森森,力量波動陰寒至極。

    魔音本就擁有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實力,如今煉化五彩功德神碑,修為更上一層樓。要接住她的攻擊,神境之下,沒有幾個修士做得到。

    但,站在山頭的那道黑袍身影,卻是處變不驚。

    他的腳下,升起一座直徑數十丈的陣法,頓時,令得周圍空間變得扭曲,將魔音攻擊過去的雷電,全部反向打回。

    “空間手段,我也會!”

    魔音那曼妙而又誘人的身姿,騰飛到半空,雙臂同時斬下。

    空間被撕裂開,化為兩道漆黑的裂縫,將黑袍修士周圍扭曲的空間強行破開,壓向他的頭頂。

    黑袍修士驚咦一聲,連忙喚出一根法杖,舉過頭頂,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將魔音劈出的兩道空間裂縫震碎。

    魔音收手,沒有繼續攻擊,訝然的道:“沒想到,你這老鬼,竟然真的精神力成神了!”

    黑袍修士,正是夜游大師。

    夜游大師持著法杖,氣度傲然,得意的沙啞笑道:“精神力還停留在七十階初期,不算什么,沒什么了不起。這點成就,不值一提。”

    “的確是不值一提,精神力剛剛達到七十階而已,戰力估計也就普通偽神的水平。”魔音道。

    夜游大師笑聲消失,鬼臉變得頗為僵硬。

    若不是魔音擁有與他抗衡一二的實力,若不是她是張若塵的寄生植物,堂堂神靈,被她如此瞧不起,是要動怒的。

    精神力修士,也要渡神劫,才能沖破七十階的關卡,成為精神力神靈。

    但,精神力神劫,卻比武道神劫要輕松不少。

    精神力成神的難度,不在于渡神劫,在于精神力的提升。絕大多數精神力大圣,在壽元耗盡之時,也無法將精神力修煉到六十九階。

    精神力修煉和武道修煉,是兩個不同的體系。

    雖然說,精神力成神后,修士也可以擁有一個元會的壽元。但是,精神力強度只有七十階、七十一階的精神力神靈,遠不是武道真神的對手,只能與偽神斗法。

    武道渡神劫,難。

    可是,一旦渡劫成功,修為戰力可以實現飛躍。

    算是各有利弊。

    夜游大師沉聲道:“本大師要見張若塵,帶路吧!”

    “你剛才說什么?見誰?”

    “張若塵。”

    魔音嫣然一笑,道:“如果我沒有記錯,你應該稱呼主人為……”

    “為什么為?本大師現在是神靈,神靈何等高貴,傲骨長存,難道還要認一個圣境修士為師?天下沒這樣好笑的事。”

    夜游聲音冷峭,更是有神威,從身上釋放出去。

    血湖中心的小島上,傳來張若塵的聲音:“帶夜游神來見我。”

    夜游大師沖著魔音嘿嘿一笑,隨后,化為一道神光,直接向小島飛去。

    “小心!”魔音提醒了一句。

    夜游大師自然是不會將她的提醒放在心上,堂堂精神力神靈,除了遇到真神,還有什么值得小心?

    但,剛剛靠近小島,夜游大師便是臉色一變。

    小島四周的時間流速,快得恐怖。

    只是瞬間,他便流失數百年壽元。

    夜游大師急速向后倒退,但是,空間詭異無比,九曲九繞,無論怎么退,與小島的距離,居然沒有任何變化。

    他的壽元,又大量流失。

    夜游大師也修煉空間之道,而且是頂尖高手,只要給他一些時間,他自信可以破開這里的空間,脫身離開。

    可是,等到那個時候,體內壽元不知流失多少。

    夜游大師何等精明,意識到這是張若塵在敲打他,連忙開口大喊:“師尊,請收了神通吧,弟子有重要的事,向你稟告。”

    “什么重要的事?登島來說。”島上,張若塵的聲音傳出。

    環繞小島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消失。

    夜游大師飛落到島上,心中沮喪無比,只是頃刻間,居然損失了三四千年壽元。

    早知道如此,先前就不該自以為是,惹怒張若塵。

    日晷擺放在島嶼中心。

    張若塵站在一旁,時而將其催動,時而又停下,細細研究日晷上的紋路。

    自從在修辰天神的時間之海,日晷復蘇了一次,威力便是日益增長,像是在不斷修復自身。但,張若塵卻還是無法,主動進入日晷內部的那個古老空間。

    后方。

    夜游大師快步走了上來,臉上沒有絲毫記仇的神情,大笑道:“恭喜師尊!賀喜師尊!在十界戰場上大展神威,敗盡天庭地獄各路高手,氣吞山河,威蓋天下,可謂古往今來第一英杰。”

    張若塵手指撫摸日晷,沒有看他,道:“你乃是精神力神靈,何等高貴,傲骨長存,稱我一個圣境修士為師尊,不太合適吧!”

    夜游大師臉色一肅,義正言辭的道:“師尊雖不是神靈,卻已經封神。”

    “哦?”

    “十界之戰后,師尊風流劍神之名,已是傳遍星空。”

    張若塵眉頭一皺:“風流劍神?”

    夜游大師嘿嘿笑道:“師尊不必謙虛!劍神二字,你當之無愧。”

    “我說的是風流……”

    夜游大師道:“風流二字,更是只有師尊你才配得上。師尊在天庭和地獄,都有無數紅顏知己,個個絕代無雙,天下修士不知多少都羨慕嫉妒。”

    “師尊風華絕代,才有如此魅力。”

    “師尊俗世神話,才能引得天下美人盡折腰。”

    “師尊手段高明,才能偷走一位又一位天之嬌女的芳心。”

    “佩服!弟子佩服得五體投地!師尊是弟子一生都要學習的榜樣!”

    說到此處,夜游大師已是躬身拜了下去。

    “風流劍神。”

    張若塵如此念出一句,隨即長嘆。

    當年,明帝以“若塵”二字,取名給他,意在希望他能夠成為雪紅塵那樣的人物。

    如今倒是沒有辜負明帝的期望。

    論風流,論劍道,與雪紅塵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剛才說,有什么大事稟告?”張若塵問道。

    夜游大師正色,道:“古文明派系宇宙星空的戰爭,正式爆發了!”

    張若塵終于轉過身去,問他:“具體什么情況?”

    夜游大師道:“消息是剛剛傳到血絕家族,古文明派系建立的第一道防線,已經與修羅星柱界碰撞在一起。”

    “這道防線,是由五百多顆星球組成。但,不堪一擊,被修羅星柱界一撞,便是化為一顆顆火球,飛向離得最近的天初文明。”

    “如今,修羅星柱界距離天初文明,已是只有數十億里。天庭和地獄的圣境大軍,在這片星空中,殺得天翻地覆。每一刻,隕落的圣境修士,都超過萬記。”

    圣境級別的修士,是有數的。

    若是戰場真有夜游大師所說的那么殘酷,恐怕廝殺一天,就能將一座大世界的圣境修士殺盡。

    “有神靈參與進戰斗嗎?”張若塵問道。

    夜游大師道:“暫時還沒有。”

    張若塵將星圖取出來,完全展開,目光落向天初文明所在的星空位置,U 細細研究。

    夜游大師看向星圖,道:“一個月之內,天初文明就會與修羅星柱界碰撞在一起,毀于一旦。百年之內,至少七座古文明,將會被我們地獄界滅掉。師尊,大好時機啊,這場戰爭我們血絕家族必須參與進去,可以掠奪大量資源和血食。俗世,誰是你的對手?”

    張若塵搖頭,道:“天初文明不會毀滅,老天主肯定會攜帶文明秘境,提前退走。”

    “不可能退。”

    夜游大師斷然的道:“就算天初文明的老天主想退,昊天也不會讓他退。只有將天初文明建立成一座超級戰爭堡壘,才能將修羅星柱界阻擋一二。若是,都未戰先退,那么修羅星柱界完全就是長驅直入,無可阻擋。”

    “更要命的是,這種風氣一旦形成,就連天庭的軍隊,也會效仿,從而一戰即潰。”

    “天庭的修士若是失去斗志,那完全就是我們刀口上的羊,隨便宰啊!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