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羅漢白珠!”

    閻羅族的所有修士為之震驚,圍了上去。

    閻無神道:“傳說,阿羅漢白珠乃是三祖唯一弟子,白僧,圓寂坐化后留下的唯一之物。不結舍利,結白珠,是為佛門無上至寶。”

    不知多少雙眼睛,盯向海水的胸口。

    血屠心中悔恨,早知道小尼姑身上有如此了不得的東西,就該早點搜走藏起來。現在,張若塵和閻無神都在,他哪里還能染指?

    血屠靈機一動,站了出去,道:“諸位,大家要記住,這小尼姑修為很是強大,是本皇出手,才將她擒拿。”

    “所以,你想要阿羅漢白珠?”閻婷冷冰冰瞪眼過去。

    血屠輕瞥了她一眼,道:“本皇何德何能,哪有資格擁有此等寶物。但,我師兄乃俗世神話,在場第一高手,他可以得之。”

    隨后,血屠立即向張若塵傳音:“師兄,阿羅漢白珠比一件至尊圣器價值更高,我將它讓給了你,我們之間的賬,便一筆勾銷?”

    久久沒有等來張若塵的回應。

    血屠心情憂傷,總感覺自己又是徒做嫁衣,欠下的債,何時才還得清?

    閻羅族的修士,目光望向閻無神,看他的態度。

    阿羅漢白珠就在眼前,大神都垂涎的寶物,真的要這樣拱手讓人?

    張若塵盯著海水雙目,道:“你為何敢告訴我,阿羅漢白珠在你身上?”

    “先前海水已經說過,因為,若塵施主心向光明,心存良善。”

    “所以,你覺得我不會取阿羅漢白珠?”

    海水沒有繼續開口,只是平靜與張若塵對視。

    血屠走到張若塵身旁,低聲道:“師兄跟她磨嘰那么多干什么?你不會是看上她了吧?看上也沒關系,我們財色兩收。”

    這話,海水和閻羅族的修士,自然是聽到的。

    閻婷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張若塵沒有理會血屠,道:“我心中還是有幾個疑問,你是西天佛界的弟子,是如何來到黑暗之淵?又是為何要進入黑暗之淵?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是如何找到這里的?”

    海水聲音柔美,如石上清泉,道:“若塵施主可否先解開海水身上的圣索?”

    張若塵衣袖一揮,一道圣勁涌了過去,捆縛在她身上的金色繩索松開,散在了地上。

    海水身上,還有閻婷施加的閻羅族秘術封印,因此,根本不用擔心她逃走。

    海水揉了揉雙臂,隨后,將脖頸上的菩提細繩解下,一枚鴿蛋大小的白珠,從她佛衣中拖了出來,溫潤生霞,光芒柔和。

    所有修士的目光,皆是匯聚到這枚傳說中的阿羅漢白珠上。

    “本皇來看看,所謂的佛門至寶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血屠化為一道殘影,從海水身旁飛掠過去,將阿羅漢白珠奪走。

    但,只是一瞬間,血屠慘呼一聲。

    “啪!”

    阿羅漢白珠墜落到地上。

    白珠沾上一滴滴血液。

    血屠捂著自己被穿透的手掌,一股疼痛至極的力量傳來,更有精純至極的佛氣,不斷沖擊肉身。

    太詭異了!

    他只是捏在手中,白珠就將他的手掌穿透。

    看到這可怕的一幕,閻羅族的老輩無上境大圣,渾身冰冷,齊齊后退。

    海水走了過去,將阿羅漢白珠撿起來,血液自動從珠子上滑落,無法將它污染。

    她道:“阿羅漢白珠乃是佛門至寶,地獄界修士,無論是不死血族和羅剎族這樣的生靈,還是鬼、骨、尸這些死靈,沾之必死。大屠戰神皇修為強大,所以才只是一只手掌被穿透而已。”

    海水將阿羅漢白珠,送到張若塵面前,道:“海水將白珠送給若塵施主。”

    張若塵沒有去接,道:“為何送給我?”

    “因為海水自知今日必死,注定保不住白珠。既是如此,不如送給若塵施主,以若塵施主與佛門的緣分,應該不會讓明珠蒙塵。”海水道。

    張若塵看了一眼阿羅漢白珠,伸手將它接過來。

    白珠的光華豁然大漲,散發出灼熱的力量,但,沒有像血屠那樣,手掌被穿透。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阿羅漢白珠的熱量迅速降了下去,反而變得清涼。

    “怎么會這樣,張若塵體內也有不死血族的血脈,為何能夠承受住阿羅漢白珠的力量?”閻婷很是不解。

    海水眼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

    張若塵道:“既然收了你的阿羅漢白珠,哪里還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被殺死?你的命,暫時由我來保。諸位可有意見?”

    閻無神搖了搖頭,笑道:“這小師傅頗為詭異,身上有太多未知!若塵兄,你要保她性命,我自然沒有意見。但,小心美人計。”

    張若塵轉而繼續盯向海水,道:“閻無神說得沒錯,你身上有太多詭異。”

    “海水知曉大家心中在懷疑什么,這一切,我可以講出來。但,我只講給張若塵一個人聽,我只信任他。”海水道。

    如果能生,沒有人愿意死。

    張若塵撐起了道域,只籠罩他和海水。

    血屠掌心的窟窿,重新長出血肉,但,灼傷的疤痕始終無法痊愈。他繞過張若塵的道域,來到閻無神和閻婷的身旁。

    他笑道:“你們說,我師兄怎么就這么招桃花?聽剛剛那個小尼姑怎么說的,我只信任他,嘿嘿,才見一面呢,相識還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居然就能信任一個人。我師兄真的魅力這么大,連尼姑都動了凡心?”

    閻無神笑而不語。

    閻婷冷眼道:“又是主動給出阿羅漢白珠,又是單獨秘語,她的心機必然很深。你最好提醒你師兄清醒一些,小心被人利用,卻不自知。”

    ……

    道域中。

    海水細聲道:“其實,我并不是獨自一人,來到黑暗之淵。”

    “還有誰?”張若塵問道。

    海水道:“我師尊。”

    “元一古佛!”張若塵道。

    元一古佛乃是六祖的大弟子,西天佛界一等一的強大佛者,神尊級別的存在。

    這等人物,居然來了黑暗之淵?

    海水道:“每一次詭獸暴動,都是進入黑暗之淵的絕佳時機。”

    張若塵迅速平靜下來,問道:“元一古佛來黑暗之淵干什么?”

    “尋找六祖。”

    海水繼續道:“雖說六祖早已圓寂,但是,十萬年前,卻有大神級別的存在親眼見到六祖。如今天庭和地獄的戰爭再次爆發,若是將六祖找回,足以威懾地獄十族的神靈。”

    張若塵臉上浮現出一抹讓海水難以理解的笑意,道:“元一古佛為何會覺得,六祖在黑暗之淵?”

    “傳說中,六祖受了極重的傷勢,只有優曇婆羅花可以醫治,并且續命。如果六祖真的還活著,一定會來黑暗之淵。”海水道。

    張若塵問道:“優曇婆羅花三千萬年才出現一次,想要尋找,談何容易?不對,你的意思是說,優曇婆羅花已經出世了,就在黑暗之淵?”

    海水細細斟酌,道:“師尊說,優曇婆羅花在三個元會之前,就已出世,是六祖和印雪天一起發現。”

    “后來,印雪天帶走了優曇婆羅花的幼苗,進入黑暗之淵,尋找摩尼珠,欲要借助摩尼珠的力量,迅速將優曇婆羅花培養成熟,從而為自己續命三百千年。”

    “印雪天!印雪天!印雪天……”

    張若塵目光深刻,念著這個名字,心中感到難以理解,道:“六祖怎么可能,任憑印雪天將優曇婆羅花帶走?如此佛門至寶,豈不是流失到了地獄界,落入冥殿手中?”

    “那時,天庭和地獄界還沒有交戰,U www.uukanshu.com確切的說,那個時候還沒有天庭。”

    海水繼續道:“實際上,印雪天與佛門淵源極深,成為宇宙中至尊級別的存在后,甚至還拜入過佛門,修煉佛法,與年輕時候的六祖,以師姐弟相稱。”

    “印雪天拜入過佛門?誰教得了她?”

    張若塵對映雪天這個名字,頗為敵視,無法以平常心對待。

    海水道:“在佛門,只要佛學比她高深,就能教她。印雪天修煉佛道,是想讓修為更上一層樓。”

    “我看,她是在懺悔!”

    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又道:“所以,印雪天晚年的時候,帶著優曇婆羅花進入了黑暗之淵,尋找摩尼珠,卻一去不復返?”

    “這些都是師尊說的!”海水道。

    張若塵看著封在冰中的石廟,道:“這里莫非是當年印雪天留下的道場?”

    “師尊也是如此推測!”

    海水道:“師尊說,印雪天應該是擔心進入黑暗之淵深處之后,遭遇不測。所以,將一些重要的東西,留在了這座石廟中。”

    張若塵盯向崖壁上的兩扇石門,道:“豈不是說,優曇婆羅花有可能,就在石廟中?”

    “完全有這個可能性,而且,冥書八卷中遺失的兩卷,也有可能,存放在此處。”海水道。

    張若塵疑惑道:“你對映雪天為何如此了解?”

    “并非是我對她了解,是師尊對她了解。因為,算起來,她是師尊的師伯,兩人不止見過一次。”海水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元一古佛去了什么地方?為何將你一人,留在這座黑暗空間大陸上?他有沒有進入過石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