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庭界的任何地方,都有屬於它自身的規則。

    真理神殿也有規則:

    神,不能以任何管道插手真理天域的爭鬥,真理神殿是培養强者的地方,不是抹殺强者的地方。

    很顯然,如果神插手真理天域的爭鬥,恐怕很多潜力巨大的天驕英傑,都會因為神的不公平,被抹殺在搖籃之中。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便樹神的神力能够進入鏡香崖道場,卻無法親自出手幫助廣寒界的修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開闢的道場,被雲界的蟲族修士佔據。

    這是神也無奈的事!

    儘管樹神曾經培養出過幾比特絕代天驕,前來真理天域,想要奪回了道場,可是,全部都以失敗告終,有的身死,有的一蹶不振,有的甚至被雲界抓了起來囚禁致死。

    隨著張若塵的那道聲音響起,鏡香崖道場的地底,升騰起一縷縷神光,向生長在半天崖壁上的桂花樹湧了過去。

    “嘩——”

    桂花樹上的花瓣,綻放出越來越明亮的光華,浩渺奪目,映照得鏡香崖下的世界,仿佛變成一片仙鄉。

    “轟隆。”

    一股神力,在道場中彌漫而開。

    張若塵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天地規則,變得有些不一樣。

    站在他身後的那具黑色骷髏,被壓制得不斷縮小,最後,重新變成一根白骨聖杖。

    “這就是眾生平等嗎?”張若塵喃喃自語。

    登上階梯,來到鏡香崖的下方,眼前是一片桂花林,有著數十座亭、臺、樓、閣分佈在林中,若隱若現。

    走到林中,張若塵看見前方修建有一座高聳的祭台,祭台上,立著一尊赤銅大鼎,鼎中還燃燒著香燭。

    木靈希、蘇青靈、苓宓、溫書晟、淩飛羽,追在張若塵的身後,跟了上來,也看見那座祭台。

    蘇青靈露出吃驚的神色:“他們竟然在這裡供奉樹神?”

    “哈哈。”?桂花林中,響起一道震耳的笑聲,由遠而近,幾乎是在瞬間,便是到達祭台的旁邊。

    “轟隆。”

    一隻水桶那麼粗的白蚺,衝破地面,抬起一顆猙獰的頭顱。

    白光一閃,那只白蚺,化為一比特身穿白衣的翩翩美男子,手持一枚古鏡,端詳著古鏡中的自己,嘴角邊浮出一道笑意:“鏡香崖道場是樹神開闢出來,我們在這裡修煉,當然是要供奉它老人家。”

    白蚺將手中的銅鏡,微微側移了一點點。

    張若塵頓時看清,鏡面上,竟是一顆猙獰的蚺頭,蚺的臉上沒有一絲笑意,反而充滿殺戮之氣。

    鏡中的白蚺,才是真實的它。

    “唰唰。”

    破風聲不斷響起。

    一道道强大的聖威,從桂花林中傳出來,一共三十多道身影,有的是人形;有的是蟲族形態;有的收斂氣息,隱藏藏在地底;有的直接隱身,無影無形。

    蘇青靈、溫書晟、苓宓皆是感覺到巨大的壓力,終於明白,廣寒界的那些天之驕子,為何無法奪回道場。

    要知道,每隔十年,廣寒界才有三個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

    可是,鏡香崖道場卻有數十比特雲界的强者,這根本就不是一對一的戰鬥,而是一對十的戰鬥。

    能够來到真理天域的修士,全部都是一座大世界最頂尖的天驕,想要一打十,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聖者功德榜》上的神子、神女,估計也只能敗北。

    張若塵卻是顯得波瀾不驚,仿佛就算對面的敵人再多十倍,他也不會有一絲懼色。

    看到張若塵如此鎮定,蘇青靈、溫書晟、苓宓等人也都冷靜下來,重拾信心。

    今日這一戰,不能贏,就是死。

    兩位身上長著蝶翼的豔麗女子,攜帶龍鬚子和寒爐的屍體,從階梯下方飛了上來。

    “嘭嘭。”

    龍鬚自和寒爐的屍身,被扔在地上,血淋淋的,全身沒有一塊完好的血肉。

    白蚺看著兩具殘屍,臉上依舊在笑,可是,鏡中的那顆蚺頭的雙眼,卻變得了血紅色,嘴裡露出兩顆鋒利的獠牙,“你竟然殺了他們,下手真是够狠。”

    張若塵就站在白蚺的對面,道:“擅闖屬於廣寒界的道場,難道不該殺?我不得不奉勸你們一句,如果不想死,立即滾出鏡香崖道場。記住,是滾出去。”

    白蚺道:“不愧是《聖者功德榜》第一的張若塵,真是好足的底氣。不過,我可是聽說,你這個第一的水分很重,很多功德值都是出賣/色/相,從羅刹公主那裡騙過來的。”

    “胡說八道,你長的是一張狗嘴嗎?”木靈希呵斥一聲。

    木靈希最是瞭解張若塵,即便遭受再大的詆毀和污蔑,也懶得去和對方爭辯。但是,她卻不能忍,在她心中,張若塵就是最優秀的,最完美的,不容許任何人污蔑他。

    白蚺盯著木靈希那纖細如月的嬌軀,眼中閃過一道驚豔之色,咧嘴一笑:“張若塵真是好豔/福,居然收服了一比特如此美麗的女子,與《九仙美人圖》上的九比特仙子比起來,應該也相差無幾。”

    木靈希的身上,湧出一股冰寒刺骨的勁氣,使得眾人脚下的大地變成了凍土,道:“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誰都看得出,白蚺是雲界諸位修士之中的最强者,木靈希與他對決,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蘇青靈和苓宓想要勸阻她,可是,張若塵卻反將她們攔了下來,道:“我覺得,靈希還是可以與他一戰的。”

    木靈希可是得到了冰火鳳凰的傳承,一舉修煉成了次圓滿體質,又得到月神的指點,實力自然是不弱。

    不過,一直以來,木靈希就缺乏與高手對決的經驗。

    張若塵覺得應該讓她與真正的强者交手,只有這樣,她才會知道自己的弱點在什麼地方,今後,也能更好的彌補。

    “張若塵,你居然讓一個女子,來與我交手,是不是太瞧不起我?”白蚺沉聲道。

    木靈希道:“若是你連我都無法戰勝,哪有什麼資格去和張若塵交手?”

    “好大的口氣,我來試一試,你到底有什麼本事。”

    一比特背上長著蝶翼的豔麗女子,飛掠出去,身上浮現出一道道火焰紋路,一雙手臂在空氣中抖動,隨即,兩個火焰漩渦顯現出來,竟是有兩條龍影在漩渦中盤旋。

    “火之聖靈,螭龍嘯天。”

    蝶翼女子控制兩個火焰漩渦,衝刺過去。

    木靈希全身的聖氣急速運轉,背部浮現出絢爛的聖芒,隨即一對鳳凰羽翼展開,遠古鳳凰的氣息噴薄而出。

    “嘩——”

    隨著木靈希的身形移動,鳳凰羽翼也是跟著旋轉起來,帶起冰寒的風勁,斬破了兩個火焰漩渦,逼得那個蝶翼逼得不斷向後倒退。

    “噗嗤。”

    一連對決十數招之後,木靈希攻破蝶翼女子的防禦,一隻鳳凰羽翼擊在她的胸口,劃出一道尺長的血口。

    蝶翼女子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

    “僅僅十三招就擊敗蝶玉,她的那雙鳳凰羽翼似乎無堅不摧,威力相當强大。”在這一刻,白蚺終於收起輕視之心,對面那個女子似乎很不好惹。

    冰火鳳凰的傳承,就位於木靈希的鳳凰羽翼裡面,可以說,那對羽翼就是一件大聖古器,爆發出來的力量,與佛帝舍利相比,恐怕是至强不弱。

    “極陰冥冰之力。”

    木靈希的雙手攤開,冥冰之力從掌心湧出,使得周圍的溫度急速下降。

    從那位蝶翼女子胸口的傷口中,流淌出來的滾燙聖血,竟然被寒氣凍住,化為血紅色的冰晶。

    並且,還有一縷縷冥冰之氣,宛如跗骨之蛆一般,從傷口侵入進她的經脈、血脈、聖脈,劇烈的疼痛,使得蝶翼女子慘叫出聲。

    極陰冥冰之力與淨滅神火是同級別的力量。

    所不同的是,淨滅神火相當霸道,毀滅世間的一切,一旦沾上,就會灰飛煙滅,很少有修士能够抵擋得住。

    極陰冥冰之力卻是極其寒冷,一旦沾上,修士都會凍結成冰塊。除此之外,極陰冥冰之氣又是無比陰柔,一旦侵入傷口,就會蔓延向全身,幾乎是沒有辦法可以驅逐。

    可以說,受傷了的修士,若是傷口沒有即時癒合,遇到極陰冥冰之力,就是死路一條。

    “哧哧。”

    那位蝶翼女子全身經脈、血脈、聖脈都被凍住,並且從皮膚下方凸顯出來,整個人變得無比僵硬,重重的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息。

    雲界的那些修士,全部都倒吸一口涼氣,眼中露出忌憚的神色。

    “難怪敢與我交手,原來是掌握了極陰冥冰之力。”

    白蚺笑出聲來,大喝一聲:“在我沒有擒下她之前,誰都別出手。”

    “唰”的一聲,白蚺化為一道白色流光,速度快如閃電,向木靈希沖了過去,手中的那面古鏡上,伸出一柄尖銳的長劍,擊向木靈希的心口。

    白蚺想要憑藉自己的超快速度速戰速決,可是他卻不知,鳳凰一族就是以速度聞名天下。

    木靈希的速度,比白蚺還要快一絲,繞到他的身後,一掌擊向他的背心,大量極陰冥冰之力從掌心湧了出來。

    白蚺的實力,不在吳昊之下,脚下踩出一種玄妙絕倫的步伐,身形一晃,避開了木靈希的這一擊,手中的長劍斜劈下去。

    木靈希與强者對決的經驗,顯然是不如白蚺。

    一擊擊空之後,她根本來不及變招,沒有別的辦法,只得合上背上的雙翼,形成一個急速旋轉的圓球,護住全身,憑藉鳳凰羽翼的防禦力量抵擋這一劍。

    ……

    (終於寫完三章,有點遲。好吧,明天爭取繼續三章。

    很多人勸我不要瞎承諾,汗,我沒有承諾啊,我只是說“爭取”,只是給自己一個動力。一個心理暗示而已。所以,明天更新兩章,也是很正常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