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任憑道場外面響起驚天動地的攻擊聲,道場中,張若塵卻是古井無波,心平氣和。

    鏡香崖的崖壁上,神光璀璨,每一塊石頭都蘊含有神性。

    一幅極其古老的圖文刻在上面,勾畫的是一截桂花樹枝,既有葉片,也有花朵,線條柔美,栩栩如生。

    這就是樹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

    參悟它,就有一些機會,領悟出真理規則。

    張若塵仔細觀察,花費了一個時辰,也沒有看出什麼奇异的地方,只覺得,那就是一副普普通通的石刻。

    “難道是因為我的悟性不够,參悟不到真理規則?”

    剛剛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張若塵便是笑著搖了搖頭,暗道:“我還是太心急,很多修士,進入真理神殿修煉一個月,也是一無所獲。我才觀摩圖文了一小會兒,竟然就想參悟出真理規則。”

    張若塵的目光,向淩飛羽望過去。

    只見,即便是她這個悟性逆天的劍道奇才,眼中都浮現出茫然的神色。很顯然,真理之道將她都難住。

    張若塵仔細沉思了片刻,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節虹化藤。

    插在地上,將它點燃。

    有虹化藤的輔助,顯然是可以讓眾人更加容易參悟出真理規則。

    不過,張若塵卻沒有立即就去參悟,反而將《時空秘典》取出來,翻到其中一頁,開始細細的研讀。

    淩飛羽看見張若塵奇异行為,問了一句:“覺得太難,放弃了?”

    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急,不急,磨刀不誤砍柴工。”

    即便是十分瞭解張若塵的淩飛羽,也都有些猜不透,他到底要幹什麼。

    她不再多問,繼續觀摩。

    對淩飛羽來說,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必須要將真理規則參悟出來,她的劍才會變得更強。否則,今後與頂尖强者爭鋒,她會吃很大的虧。

    張若塵觀研的那頁紙張上面,刻畫有玄奇的時間印記。每一道印記都相當複雜,一般的修士若是久看,大腦會劇痛不止。

    只有精神力足够强大的生靈,才能研究。

    這一觀摩,就是三天三夜。

    在此期間,張若塵休息過十多次,每一次都是因為精神力大量消耗,不得不停下來。

    “以前,我自認為精神力强度還可以,達到了五十四階,很多聖王都沒有我的精神力强大。真正開始研究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還遠遠不夠强。”

    張若塵再次養精蓄銳之後,取出了一隻銘筆和一些靈紙,開始練習勾畫時間印記。

    又是數天過去,張若塵使用了大量靈紙,終於在紙上刻畫出一道時間印記,並且,還保存了大概兩個刹那的時間。

    “還不錯,現在就來試一試。”

    張若塵對自己的成果,還是頗為滿意,臉上情不自禁露出笑容。

    這短時間,他在研究的是,能够讓時間流速變緩的陣法。

    時間流速加快,在裡面待一個刹那,外面可能已經過去一年。

    時間流速減緩,在裡面待兩天,外面很有可能才過去一天。

    要知道,他們最多只能在真理天域待一年,參悟真理之道的時間,可以說是相當有限。但是,如果能够佈置出時間陣法,那麼他們參悟的時間,也就是以前的數倍。

    張若塵研究得已經有了一些成果,隨即,開始實踐。

    想要佈置出時間減緩的陣法,比佈置時間加快的陣法要難得多,因為,這是在給自己創造一座修煉寶地,而不是用來對付敵人,首先考慮的就是時間流速的穩定性。

    接下來,張若塵一連經歷十多次失敗,損毀了大量聖石和聖玉,終於將一座穩定性極佳的時間陣法佈置出來。

    “終於完成,大家以後可以進入時間陣法裡面參悟真理之道刻圖。”張若塵笑道。

    實際上,在場的幾人,連一道真理規則都沒有參悟出來,聽到張若塵的話,全部都站起身,走了過去。

    蘇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問道:“這座時間陣法,與外界相比,時間流速的比例是多少?”

    “大概二比一。”張若塵道。

    蘇璟畢竟是一座大世界的頂尖人物,對時間之道也有一些瞭解,心中暗歎,第一次佈置時間陣法,就能達到雙倍的時間比例,張若塵在時間之道上面的天賦,恐怕是讓時間神殿的那些天之驕子都會嫉妒。

    “在這裡佈置出一座時間陣法,今後廣寒界的修士,都能獲得雙倍的參悟時間,這是大功一件啊!”蘇璟讚歎道。

    張若塵卻並不是特別滿意。

    要知道,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他都能獲得四倍的修煉時間。

    佈置出來的時間陣法,卻只是讓參悟時間提升了一倍,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終究還是因為,精神力不够强大。

    如果精神力强度能够突破到五十五階,成為精神力聖王,說不一定,就能佈置出三倍時間的時間陣法。

    “精神力修煉不是一件一觸而就的事,現在,就先使用這座時間陣法,參悟真理之道圖文。”?張若塵走入進時間陣法,逐漸讓自己的心情變得平和,靜下心來,細細的觀摩崖壁上的那幅桂花枝葉圖。

    沒有人解釋得清楚“真理之道”到底是什麼,只知道,它恒古不變,乃是天地規則的本質。

    中階聖術比低階聖術强大,那是因為,有聖道規則融入進聖術。

    調動真理規則融入進聖術,聖術的威力會大幅度提升,那是因為,真理規則可以幫助聖術與天地規則契合在一起。

    前者是融合了自身的聖道規則,後者是與天地規則融合。

    修煉真理之道,參悟真理規則,就是讓修士能够更好與天地融合在一起,稱為“合道”。

    聖術與天地規則越是契合,爆發出來的威力也就越强。

    “這幅圖,堪稱是樹神參悟出來的真理之道的匯總,肯定博大精深,包羅萬千。或許……我應該先從細節出發,而不是觀摩整幅圖文。”

    張若塵覺得自己先前太過心急,竟然想要一次性將整幅圖文參悟透徹,完全就是坐井觀天,夜郎自大。

    他現在的修為,與神比起來,就是熒火和皓月的差距。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圖文上的其中一片樹葉,又鎖定樹葉上的其中一道紋路。

    只是一根樹葉的脈絡紋路,張若塵細細觀摩,將精神力完全侵入進去,卻發現那簡直就像是一條龐大的江河,密密麻麻的規則紋路在裡面流動。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一道葉紋就蘊含數之不盡的真理規則,需要我花費無數時間去參悟。”

    張若塵的激動心情持續了很久,才漸漸平息下來,隨後,開始全力以赴去觀悟真理規則的真諦。

    也不知多長時間過去,蘇璟將張若塵喚醒,“真理神殿傳來消息,你們現在就可以前去修煉。”

    真理神殿的修煉環境,肯定是比這裡更加優越,可以更加容易參悟出真理規則。

    “好,現在就去。”

    張若塵的心中有些迫切,因為就在先前,觀摩真理之道圖文,他已經有了一些收穫,只差最後一點點,似乎就能參悟出屬於自己的真理規則。

    進入真理神殿修煉,他有自信,很快就能跨過那最後一小步。

    一旦修煉出真理規則,張若塵的實力,必定增長一大截。只要開啟“眾生平等”,就算面對异王那樣的强者,張若塵也完全可以將其輕鬆碾殺。

    那個時候,張若塵必定會去奪回月神的道場,一座一座的戰過去,將屬於廣寒界的道場全部都收回來。

    蘇璟的臉上,露出一道難色,道:“但是,現在有一件相當麻煩的事,雲界的强者,將整個道場圍了起來,想要將我們困死在這裡,無法進入真理神殿修煉。”

    “他們也太可恨。”

    蘇青靈的胸口劇烈起伏,相當憤怒。

    蘇璟歎了一聲:“可惜,本王無法出手,否則直接就能帶你們衝殺出去。”

    在道場外面,沒有“眾生平等”的環境,就憑張若塵他們的實力,去和雲界硬碰,完全就是以卵擊石。

    道場外,一片破敗,到處都是戰鬥留下的痕迹。

    這些天以來,雲界為了攻破鏡香崖道場的守護陣法,使用了各種方法,甚至,還有數位强者為之送命。

    雖然有些損失,不過,也試探出來,張若塵很有可能是同時佈置了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所以,他們變得小心謹慎,沒有繼續去破陣

    “怒風聖王,我們就這樣一直與他們耗下去?”一比特雲界的蟲族修士問道。

    怒風聖王面無表情,道:“聖王以下的修士,全部都返回各自的道場,繼續參悟和修煉。只需要聖王以上的强者,駐守在這裡,足以將他們困死。”

    現在也只能使用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手段,怒風聖王相信,像張若塵這樣的天之驕子,肯定相當迫切參悟出真理規則,不可能一直與他僵持下去。

    “張若塵,本王有時間跟你耗。”怒風聖王喃喃自語。

    道場中。

    淩飛羽喚出葬天劍,眼神頗為冷銳,道:“雲界絕大多數的修士都已經離開,只剩下十幾個聖王級別的人物,我去一個一個將他們殺死。”

    張若塵摸了摸下巴,伸出一隻手,攔住淩飛羽,道:“別去冒險,我有更好的辦法。”

    三個時辰後。

    張若塵在道場中,佈置出了一座基礎空間傳送陣。

    通過傳送陣,張若塵等人直接離開鏡香崖道場,片刻後,他們出現到了十數萬裏之外,徑直向真理神殿趕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