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往天都聖市的雲舟上,除了張若塵,還有另外數十比特實力強大的聖境修士。

    他們來自不同的大世界,既有背上長著羽翼的羽族修士,個個容顏俊美,氣質優雅;也有身軀只有巴掌大小的蝶族生靈,像是一群色彩鮮豔的蝴蝶在飛行,但是每一隻的體內都蘊含有恐怖絕倫的聖力波動,並且它們還在對話。

    除此之外,張若塵還看見兩位凝聚成人形的龍族强者。

    可以看出,他們是天生的真龍之體,體內血氣龐大,身上時時刻刻都散發出聖威,不是那些血脈駁雜的龍族可以比擬。

    每一座大世界的修士,都是一個小群體,只有張若塵是單獨一人。

    張若塵穿著一件寬大的黑衣,站在舟尾的角落處,安靜的聆聽他們對話,想要收集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聖者功德榜》排名第一的張若塵,已經現身。”

    “我早就聽說,那個傢伙來到真理天域的第一天,就殺了雲界的數十比特强者,手腕很硬,實力是真的很强。”

    “你這是很早之前的消息,我收到的最新消息,張若塵渡過第一層海域,差一點還渡過第二層海域。據說,在此之前,他只在真理神殿修煉了十三天,是一比特相當恐怖的天驕。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在真理天域崛起。”

    那群天火魔蝶,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竟是在討論張若塵。

    天火魔蝶,是一個相當可怕的種族,據說,大聖境界的天火墨蝶展開蝶翼,可以包裹住一顆星球,吐一口火焰,就能將星球煉化成液滴。

    兩位龍族强者之中,站在靠左的那位男子,名叫“辛劍”,身高挺拔,劍眉鷹目,聽到那群天火墨蝶的談話,嘴裡發出一聲輕笑,“謠言傳得越來越離譜,張若塵哪有那麼强。”

    那群天火魔蝶竊竊私語,顯然是有些不滿。

    隨後,其中一隻蝶翼上長著金白斑點的魔蝶飛了出來,道:“張若塵本來就很强,本公主收到的消息,不可能有假。”

    龍族,無論是在哪一座大世界,都是相當驕傲的種族,特別是純血的真龍,自然是更加驕傲,不將天下任何生靈放在眼裡。

    幸劍就有龍族的那股驕傲勁,並沒有將那只魔蝶放在眼裡,笑道:“可惜,我當時就在真理之海,親眼看見第二層海域的守關者,只是輕輕一掌就將張若塵打得落花流水,狗吃屎一般的墜入進海中,毫無還手之力。想要渡過第二層海域,他還差得很遠。”

    那只天火魔蝶相當氣惱,道:“胡說八道,張若塵與第二層海域的守關者,明明大戰了七百多招,只差一點點就闖過去。就算最後落敗,也是從容退走,一滴海水都沒有沾到他的衣服。”

    ……

    兩位龍族的强者,就與那群天火魔蝶激烈爭執起來,氣氛變得越來越緊張。

    張若塵的心中暗歎,謠言真的是相當可怕,有的將他的實力傳得相當誇張,仿佛就是一個百戰百敗的神人;有的則是將他傳得相當不堪,不惜餘力的貶低他。

    當然,最讓他意外的是,天火魔蝶和兩位龍族强者都與他沒有一絲關係,此刻竟然因為他大打出手。

    他們從雲舟上飛了出去,皆是釋放出聖氣,顯現出本體。

    “嗷!”

    兩位龍族强者,化為兩條長達十數裏的銀龍,飛入進雲層,頓時,整個天穹都變成銀色,一朵朵雲彩都像是由白銀鑄煉而成,景象格外壯觀。

    渾厚的龍氣,穿梭在天地之間,像是有上萬條龍在飛行。

    九只天火魔蝶的身軀,像是化為九朵巨大的雲彩,釋放出各種顏色的天火,使得整個天空都燃燒起來,化為一片熾熱的火海。

    “轟隆隆。”

    隨著一連串轟鳴聲響起,大概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兩條銀龍便是發出慘叫聲,沖出火海,向天邊逃去。

    天火包裹兩條銀龍的身軀,從龍鱗的縫隙,滲透到血肉之中。

    本來是兩條威武不凡的銀龍,此刻卻像是變成兩條火蟒,慌不擇路的逃遁,哀嚎聲響了數千裏。

    張若塵也都暗暗一凜,“天火魔蝶的實力還真是可怕,惹怒了它們,就連真龍都要吃大虧。”

    要知道,真龍之體,算是“五行混沌體”和“真神之體”之下最强大的體質之一,再加上龍族的一些天賦力量,那兩位龍族强者絕對擁有擊殺一步聖王的戰力。

    九只天火魔蝶收起天火,重新變得只有巴掌大小,飛了回來,落到雲舟上面。

    “兩條渣渣龍,竟然敢質疑本公主說的話,若不是在真理天域,直接將他們打成爛泥,埋進花園裡面做花肥。”那只長著金白斑點的天火魔蝶說道。

    雲舟上,別的那些修士,見識到那群天火魔蝶的實力,全部都露出忌憚的神色,儘量離她們遠一些。

    隨即,九只天火魔蝶又開始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不過她們沒有繼續討論張若塵,而是在說最近天都聖市發生的一些事。

    “聽說天堂界的拍賣場,前幾天拍賣了一件五耀萬紋聖器,被一比特神秘强者,以兩千四百萬枚聖石買走。”

    “聽說了,我聽說了,據說,那位神秘强者乃是真武界的長生神子。”

    “也太有錢了吧,出手就是上千萬枚聖石,我的所有財富加起來,還不到零頭。”

    “這有什麼,當初獅青神子追求《九仙美人圖》上的天初仙子的時候,直接就是送了一枚天品聖丹,鯤虛丹,價值超過五千萬枚聖石。反正那些神子、神孫,個個都家大業大、財大氣粗,不是我們比得起。”

    “本公主可是知道,最後天初仙子還拒收了那枚鯤虛丹,實在是讓人佩服。”

    “沒辦法,天初仙子自己就是一個古老文明的天女,手中掌握的財富,恐怕還在獅青神子之上。而且追求她的天之驕子數之不盡,為什麼要選擇一個大塊頭?”

    ……

    這群天火魔蝶相當八卦,七嘴八舌,說出各種小道消息,從各位神子、神女的傳奇故事,聊到真理神殿某比特神傳弟子的私生活,就像是無所不知一樣。

    不過,她們說出的話,張若塵卻是只信一半。

    畢竟先前,她們就將張若塵的實力誇大了不少,而且還說得有板有眼。

    在快要達到天都聖市的時候,其中一隻天火魔蝶,看張若塵只有單獨一個人,於是,向他飛了過去,道:“人類小哥,你是第一次到天都聖市嗎?你可要小心啊!”

    “小心什麼?”張若塵道。

    “天都聖市有很多騙子,專門騙第一次去聖市的修士。你如果是想去購買東西,或者是賣某件寶物,一定要去聲譽好的聖店,最好是去頂尖大界開的聖店,才不會被坑。”那只天火魔蝶說道。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第一次去天都聖市?”

    那只天火魔蝶有些得意,道:“去天都聖市的修士,不是去購買寶物,就是去賣剛剛得到的寶物。無論哪一種情况,都說明他的身上,必定有價值不菲的東西或者是大量的聖石。所以,很少有修士單獨一人去天都聖市,那樣很容易被一些魔道、邪道的生靈盯上。只有你這種什麼都不知道的修士,才會獨自一人去天都聖市。”

    “原來如此,多謝提醒。”張若塵道。

    那只天火魔蝶道:“不用謝,不用謝,既然我們同乘了一艘雲舟,也就是熟人。熟人自然是不會坑熟人,如果你信得過我,就跟我去百花宮。百花宮,是《萬界功德榜》排名第一百七十五比特的千蕊界開的聖店,最講究的就是信譽。”

    一隻蝴蝶的套路都這麼深!

    張若塵忍不住露出一道笑意,但是,卻沒有答應她。

    遠處,另外八只天火魔蝶都發出笑聲,仿佛是在嘲笑那只天火魔蝶拉客失敗。

    “你不信?”

    那只天火魔蝶有些著急,於是,使用出殺手鐧,道:“你可知道,我們百花宮的主人,乃是《九仙美人圖》上的百花仙子,紀梵心。若是,你跟我去百花宮,說不一定有機會偶遇傳說中的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紀梵心,在整個天庭界都有極大的名氣,女神一般的人物,自身實力也是相當强大,不知有多少神子、天子都在追求她。

    正是因為有紀梵心這塊招牌,百花宮在天都聖市的生意越做越大,甚至已經快要趕上《萬界功德榜》排名前十的那些頂尖强界開的聖店。

    當然,所謂的“偶遇百花仙子紀梵心”,完全就是那只天火魔蝶在誆騙張若塵。

    紀梵心雖然是百花宮的主人,但,卻一直都是以修煉為主,根本不會過問百花宮的事。就連很多神子級別的人物,都很難見到她一面,區區一個人族的無名之輩,也就更加見不到。

    張若塵十分清楚天火魔蝶的那點小心思,不過,卻還是露出沉思的神色。

    “紀梵心的確是一塊不錯的招牌,信譽應該不會差,與其像沒頭蒼蠅一樣亂撞,不如去百花宮看一看,說不一定能够買到聖王級別的龍魂和象魂。”

    張若塵道:“好,我就隨你去一趟百花宮。”?

    那只天火魔蝶立即露出一道奸計得逞的笑容,飛回蝶群裡面,炫耀了起來。

    雲舟上,別的那些修士,都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張若塵,有人更是低聲笑道:“又一個被騙去百花宮的傢伙,還真以為自己能够偶遇百花仙子。”

    “也不算騙吧,百花宮的信譽和實力都不錯,只不過底蘊與十大界開的聖店還沒法相比。”

    不多時,雲舟穿過一片白雲,向前看去,天都聖市出現在了張若塵的視野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