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錯!的確是靈級下品的劍法,而且,還是一位強大的天極境前輩親手畫出的劍招圖式!”

    林奉先臉上帶着喜色,立即將天心劍法的口訣和劍招圖式收了起來。

    太好了!

    買到這一種靈級下品的劍法,林家的底蘊又能增加一大截。

    大執事走到張若塵的面前,道:“大人,‘天心劍法”一共拍賣出了一百二十四萬枚銀幣,扣除支付給拍賣場的一萬兩千枚銀幣,一共是一百二十二萬八千枚銀幣。不知道大人是準備全部兌換成靈晶?還是兌換成血丹?還是存入武市錢莊?”

    普通人交易的時候,使用的都是銅幣、銀幣、金幣。但是,武者之間交易一般使用的都是血丹,或者是靈晶。

    張若塵道:“一百二十萬枚銀幣存入武市錢莊,二萬枚銀幣兌換成靈晶,剩下的八千銀幣直接提取給我就行了。”

    半個時辰之後,大執事將一張黃色的晶石鑄造成的卡片遞給張若塵,道:“大人,這是一張武市錢莊的三星貴族卡,一百二十萬枚銀幣已經存入卡中。”

    “貴族卡”是身份的象徵,在雲武郡國能夠擁有三星貴族卡的人少之又少。

    擁有三星貴族卡,便說明你擁有的財富達到了一百萬銀幣以上。

    隨後,大執事又將裝着二十枚靈晶和八千枚銀幣的包袱遞給了張若塵。

    張若塵一句話也不說,提起包袱,便向着中心拍賣場外走去。

    “這人的背影好熟悉!”

    林濘姍盯着那一個漸漸走遠的黑影人影,心頭浮現出一股熟悉的感覺。

    林奉先道:“我也有幾分熟悉的感覺,應該是在王宮裏見過。此人很不簡單,真實身份恐怕有些嚇人。”

    林濘姍好奇的問道:“爹,你爲何會這麼說?”

    林奉先臉色肅然的道:“‘天心劍法’的墨跡,沒有乾透,說明是今天才畫出的劍招圖式。而畫出‘天心劍法’的人,肯定是一位天極境的強者。”

    “也就是說,要麼他就是那一位天極境的強者,那麼他的背後有一位天極境的強者。無論是哪一種情況,此人都不是我們可以招惹。”

    “天極境的強者……”林濘姍震驚不已,道:“就算是爺爺,似乎也還沒突破到天極境。”

    林奉先點了點頭,眼中露出幾分嚮往的神色。

    武道的四大境界,黃極境,玄極境,地極境,天極境。

    “天極境”就代表武道的極致境界,堪稱武林神話,一旦跨入天極境,就能離地飛行,獨自一人可以抵擋十萬大軍,乃是真正的強者。

    超過天極境之後,就是超越了武學的範疇,甚至超越了肉體凡胎,施展出來的種種手段不是一般的武者可以想象。

    林濘姍道:“王宮裏面應該也沒有幾位天極境的強者,若是去查,說不定能夠查出是誰。”

    林奉先的臉色一肅,道:“千萬別去做這樣的傻事,若是觸怒了那一位天極境的強者,我們整個林家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林濘姍的眼眸中閃爍着智慧的光芒,道:“爹!我有一個疑惑,既然他是王宮裏面的大人物,應該不缺銀幣,爲何還要將靈級劍法拿出來拍賣?”

    林奉先沉思了片刻,道:“王族的八種靈級武技,全部都是赫赫有名戰技,其中並沒有‘天心劍法’。此事我們最好還就不要去追查,天極境的強者,不是我們林家可以得罪。”

    “姍兒,你擁有劍道神武印記,是修煉‘天心劍法”的最佳人選。回去之後,你便閉關修煉‘天心劍法’,若是你能夠在三個月之內,將第一招劍法修煉成功,歲末考覈的時候,你肯定可以在王親國戚的年輕才俊中大放異彩。”

    ……

    離開中心拍賣場,張若塵便走出武市,在王城中繞行了一圈,找到一處隱蔽的地方,將身上的黑色斗篷衣和麒麟鑲金靴脫下,放進時空晶石,重新換上了一雙普通的布鞋。

    這樣的裝束,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的少年武者。

    “應該沒有人認得出我就是剛纔那一個拍賣天心劍法的神祕人。”

    張若塵提着裝着靈晶和銀幣的包裹,再次走進武市,開始購買自己所需的物品。

    首先,他花費四千枚銀幣,購買了二十份洗髓液。

    隨後,他又花費一千枚銀幣,購買了兩百枚血丹。以他現在的修爲,服用一品血丹就夠了。兩百枚一品血丹,足夠他服用半年。

    接着,他又購買了另外兩種提升修爲的藥物“煉體散”和“聚氣丹”。

    這兩種藥物的價格都十分昂貴,就算是那些大家族中的天才弟子,在黃極境初期的時候,也用不起這樣的寶物。

    對於“財大氣粗”的張若塵來說,只要能夠快速提升修爲,花費再多銀幣都值得。

    最終,他花費五枚靈晶,購買了五份煉體散。

    花費十枚靈晶,購買了十枚聚氣丹。

    再加上,他花費五百枚銀幣爲雲兒購買的筋骨斷續膏。不算上存在武市錢莊的一百二十萬枚銀幣,他的身上,還剩五枚靈晶和兩千五百枚銀幣。

    將購買的丹藥全部放進時空晶石,張若塵纔再次回到王宮。

    “雲兒姐姐,這是我給你買得筋骨斷續膏,肯定能夠讓你的手臂快些好起來。”張若塵取出一隻精緻的烏木盒子,遞給了雲兒。

    雲兒微微震驚了片刻,有些慌亂的將烏木盒子接過去,將盒子打開。

    盒子裏面,立即散發出一股清香的藥味。

    她的心頭即是感激,又十分吃驚,問道:“九王子殿下,你……你哪裏來的銀幣購買筋骨斷續膏?”

    要知道,最差的筋骨斷續膏,也要賣兩百枚銀幣。好一些的,甚至要賣五百枚銀幣。

    張若塵笑了笑道:“雲兒姐姐,我有一些祕密,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希望你也能爲我保守祕密。”

    雲兒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點了點頭,又低聲的道:“我可以告訴林妃娘娘嗎?”

    “暫時不要。”張若塵道。

    “好吧!我答應你。”雲兒緊緊的捏着手中的烏木盒子,心中生出幾分欣慰。既然九王子殿下能夠花費數百枚銀幣,給她購買筋骨斷續膏,肯定是有了不起的機緣。

    說不定九王子殿下將來也能成爲武道強者!

    張若塵問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希望雲兒姐姐能夠告訴我真相。既然孃親是林家家主的親妹妹,爲何孃親會和林家斷絕關係?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雲兒嘆了一聲,道:“因爲九王子殿下一直體弱多病,受不得刺激,所以這件事就被隱瞞了下來。既然,九王子殿下現在開啓了神武印記,那我就告訴你吧!”

    “你應該還記得林家的第一天才,林辰裕,他是你的表哥,也是林家家主的長子,年僅十七歲,便修煉到黃極境大圓滿。”

    “但是,就在三年前,林辰裕得罪了另一位更加了不起的天才,被那一位天才打斷了雙腿,關進了天牢。”

    “怎麼會這樣?”張若塵道:“林家在雲武郡也算是一線的大家族,誰人敢將林家的第一天才,關進天牢?難道,林辰裕得罪的天才,擁有十分了不起的來頭?”

    雲兒點了點頭,道:“沒錯!林辰裕得罪的就是雲武郡國最耀眼的天驕,七王子殿下。別的那些天才,在七王子殿下的面前,立即就會暗淡失色。”

    “原來如此!”張若塵點了點,終於明瞭過來。

    雲兒繼續道:“林辰裕被關進天牢之後,林家家主便立即趕來王宮求林妃娘娘,他希望林妃娘娘能夠出面,向郡王求情。只要能夠饒過林辰裕一命,林家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林妃娘娘自然是立即就去求見郡王,可是卻被王后給攔了下來。就是因爲這件事,林妃娘娘和王后發生了爭執,王后一怒之下,便命人杖責了林妃娘娘三十棍。當三十棍打完的時候,林妃娘娘已經全身是血,奄奄一息。”

    “嘭!”

    張若塵一掌擊在柱子上,緊咬着牙齒,道:“這件事,雲武郡王居然不管不問?”

    雲兒道:“你要知道,七王子殿下可是郡王的九個兒子裏面天資最高的一位,深受郡王的喜愛,對他寄予了厚望。雲武郡王查明瞭真相,整個事件,的確全是林辰裕的錯,七王子殿下都差一點被林辰裕害死。”

    “因爲這件事,雲武郡王雷霆大怒。他覺得,明明是林辰裕犯下了大錯,林妃娘娘居然還想爲他求情,簡直就是不明事理。”

    “雲武郡王本來是十分疼愛林妃娘娘,可是經過這件事之後,就對林妃娘娘冷淡了許多。”

    雲兒繼續道:“林妃娘娘受的委屈,林家人卻並不理解。他們不敢得罪王后和七王子,便將所有過錯都施加在林妃娘娘的身上。他們覺得,正是因爲林妃娘娘沒有去向郡王求情,所以才導致林家損失了一位絕頂天才。從那以後,林家就和林妃娘娘徹底劃清界限,不再認林妃娘娘是林家人。”

    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頭有些苦澀,爲林妃感到不公,緊緊的捏了捏拳頭,一拳打在柱子上,沉聲的道:“力量!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強大的力量,根本就無法立足,根本得不到公平的待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