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少爺,你就只買這一柄斷劍嗎?”

    秦雅向張若塵走過去,豐腴的嬌軀幾乎和他貼身站在一起,身上散發出迷人的芳香。

    張若塵從前世的思緒中逐漸回過神來,剛剛一擡頭,就看到秦雅胸前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膚,雖然隔着衣衫,卻依舊顯得無比香豔。

    張若塵的雙目一凝,微微窒息,心臟狂跳,立即掐了掐指尖,強行移開目光,盯向掛在牆壁上的劍。

    定了定神,張若塵指向一柄寶藍色的戰劍,道:“老闆娘,這一柄劍是幾階真武寶器?”

    秦雅的眸中再次露出幾分失望,道:“那是一柄四階的真武寶器,名叫,閃魂劍。劍身中刻有十四道銘紋,分別是四道‘力系銘紋’,四道‘冰系銘紋’,四道‘電系銘紋’,還有兩道‘光系銘紋’。可以說,它一共擁有三種特殊的屬性,分別是冰系、電系、光系。”

    一般來說,一階真武寶器裏面,只有一道銘紋。

    只有銘紋數量達到十道以上,才能算是四階真武寶器。

    真武寶器中的銘紋,每增加一道,威力就會有不同程度的增加。而且,根據銘紋的屬性不同,真武寶器也會呈現出不同的屬性,適合不同的武者。

    比如,開啓赤焰神武印記的武者,體內的真氣自帶一股烈焰之氣,使用火系的真武寶器,就能發揮出真武寶器的更強力量。

    “多少錢?”張若塵問道。

    “三萬枚銀幣。”秦雅道。

    “好!買了!”

    張若塵一手提着“閃魂劍”,一手提着“沉淵古劍”,就像逃一樣的向着兵器庫的外面疾步走去。

    與這位風情萬種的老闆娘單獨待在一起,實在太危險,張若塵也有些扛不住。

    反正他已經找回沉淵古劍,隨便買一柄別的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完全足夠他現階段使用。

    “逃得倒是挺快,呵呵,姐姐的手掌心,又豈是你能逃得出去?今後,有得玩了!”秦雅露出一絲媚俏的笑意,對張若塵的興趣更濃了。

    ……

    在張若塵和秦雅進入兵器庫的時候,清玄閣的一位年長的掌櫃,帶領着一男一女,也來到兵器庫的外面。

    那一男一女的身份似乎很尊貴,就連那一位年長的掌櫃在他們的面前,也微微躬身,帶着獻媚的笑容。

    那一個年輕男子,正是張若塵的八哥,也就是雲武郡國的八王子,張濟。

    與張濟同行的女子,乃是雲武郡國四大年輕美人之一,赤雲宗宗主的愛女,單香菱。

    單香菱的氣質出衆,如百合般清醒雅麗,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眸光明亮,身材嬌好,走到任何地方都肯定會成爲最引人注目的那一個。

    八王子笑道:“孃親吩咐過了,師妹第一次來到王城,要我一定要細心照顧。清玄閣乃是武市中最大的店鋪之一,師妹看上了任何兵器,儘管告訴我。”

    八王子的孃親蕭妃,曾經就是赤雲宗的弟子,乃是赤雲宗宗主的師妹。

    所以,八王子纔會叫單香菱爲師妹。

    單香菱微微的笑了笑,道:“多謝八王子殿下!其實,香菱這一次來到王城,主要是想要見一見王城的那些天才俊傑,特別是雲武郡國的第一天驕,七王子殿下。香菱曾多次聽過他的大名,十分仰慕,赤雲宗很多女弟子都十分崇拜他,可惜連見他一次的機會都很難。”

    八王子道:“若是七哥在王城,本王子倒是可以幫你實現願望。可惜了,師妹來的不是時候,七哥並不在王城。”

    單香菱的眸中生出幾分失望,道:“我記得王族的歲末考覈,乃是僅次於祭祀大典的盛會。難道七王子殿下也不會回來?”

    八王子笑道:“七哥在十歲的時候,便是歲末考覈的第一名。你覺得歲末考覈對他來說還有什麼參與的價值?不過,歲末考覈的確是一場盛會,只有王族和各個王親貴族的年齡低於二十歲的年輕弟子才能參加,七哥說不定也會回來。若是師妹想要觀禮這一場盛會,本王子肯定爲你弄到一個入場名額。”

    “那就再次多謝八王子殿下!”單香菱笑道。

    在八王子和單香菱交談的時候,那一位年長的掌櫃走到憨子的面前,道:“憨子,什麼人去了兵器庫,怎麼兵器庫的大門都關上了?”

    憨子的神情有些古怪,低聲道:“是老闆娘和一位年輕的公子。”

    聽到這話,那一位年長的掌櫃也微微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自言自語的道:“老闆娘竟然……可千萬別鬧出人命啊!”

    八王子和單香菱自然也聽說年長掌櫃和憨子的對話。

    單香菱有些詫異的問道:“難道清玄閣還會幹出殺人奪財的事?”

    八王子搖了搖頭,道:“這倒不是!只是關於這位老闆娘有很多的傳聞,據說,那一位老闆娘長得十分美豔,只要是男人,見到她就肯定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也有傳聞,那一位老闆娘心狠手辣,蛇蠍心腸,很多男人都曾死在她的手中。”

    “還有傳聞,那一位老闆娘其實十分放/蕩,養了不少男人。而且,她還喜歡虐待男人,很多男子都被她斬斷了手,挖掉眼珠子。”

    “當然,這些都只是傳聞,本王子並沒有見過那一位老闆娘,並不瞭解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經過八王子這麼一說,單香菱對那一位老闆娘也就沒有多少好感了。

    大白天,帶着一個男人,單獨進入兵器庫,而且還緊閉大門,不想猜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一位老闆娘肯定不是什麼好女人。那一個被老闆娘帶進兵器庫的男人,也讓人感覺到噁心。

    “譁!”

    兵器庫的大門被推開,張若塵抱着兩柄戰劍從大門中快步出來,看到站在遠處的八王子,臉上立即浮現出幾分詫異的神色。

    八王子見到張若塵從兵器庫的大門中走出來,也略微詫異了一下,旋即他的眼神就變得十分冷沉,“九弟,你怎麼也在清玄閣?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聽到八王子對張若塵的稱呼,憨子和那一位年長的掌櫃都略微一驚,這位張少爺果然來頭不小,居然是雲武郡王之子。

    同時,他們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幸好老闆娘沒有對他下手。若是九王子殿下在清玄閣出了事,恐怕清玄閣明天就要關張大吉。

    單香菱對那一位九王子也有一些耳聞,據說是九位王子裏面唯一一個不能開啓神武印記的廢物。

    她並沒有刻意去打聽過張若塵,所以並不知道,張若塵在半個月之前,已經開啓了神武印記。

    這樣一個廢物王子,怎麼會從兵器庫中走出來?

    難道……

    聯想到先前八王子的話,單香菱的目光再次盯向張若塵,眼中便多了幾分鄙夷的神色。

    張若塵微微皺了皺眉,顯得頗爲不悅,道:“既然你能夠來清玄閣,爲何我就不能來?”

    八王子冷笑一聲,道:“本王子來到清玄閣是購買兵器,你來幹什麼?你買得起真武寶器級別的劍?你手中的兩柄劍是哪裏來的?”

    張若塵感覺到莫名其妙,不客氣的道:“你管的太寬吧!我的劍,就算是撿來的,似乎也不關你什麼事?”

    “你給我站住!”八王子沉聲一喝,道:“你的修煉天資差,就老老實實在王宮裏待着,別出來做一些丟人的事,要不然本王子就替父王打斷你的雙腿。”

    張若塵越來越聽不懂八王子的話,沉聲道:“你有那個本事嗎?”

    聽到這話,八王子微微一怔,旋即大笑了起來。

    他的雙掌合在一起,活動着十根手指,笑道:“九弟!今天,本王子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本事?”

    張若塵卓然而立,目光平靜,五根手指捏在一起,體內的真氣在六條經脈中運行起來。

    要戰,那就戰吧!

    “呵呵!八王子殿下,這是要幹什麼?這裏可是清玄閣,不是王宮。九王子殿下是清玄閣的貴客,有誰若是敢在清玄閣對他出手,奴家可是要管的哦!”秦雅從兵器庫中走出來,臉頰上掛着一絲嫵媚的笑容。

    八王子見到秦雅之後,也露出驚豔的神色,心頭微微一蕩。

    若不是單香菱站在他的身旁,讓他神經一直繃緊,不敢做出出格的事,要不然的話,見到秦雅這樣的妖女,他絕對無法像現在這樣鎮定。

    八王子離開目光,冷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哼!王族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www▲тTk ān▲¢Ο

    在八王子看來,張若塵根本買不起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他能夠得到那兩柄劍,肯定是做了清玄閣的老闆娘的小白臉。

    用自己的身體侍奉清玄閣的老闆娘,換取修煉武道的資源。

    其實,站在一旁的單香菱的想法和八王子也差不多。

    “哎!同樣都是雲武郡王的兒子,爲何七王子就能成爲無上天驕,而這位九王子卻甘心淪爲一個放/蕩女人的玩物?一個是雲中之龍,一個卻是泥潭之蚯!”單香菱盯着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

    張若塵根本不知道八王子在說什麼,自己行得正坐得端,懶得和他廢話,抱着兩柄戰劍,向着清玄閣的外院走去。

    秦雅已經成了精,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明白八王子和單香菱的心頭在想什麼!

    她的最近微微一勾,眼睛露出一絲皎潔的神色,喚道:“九王子殿下,今後常來!奴家肯定好好的招待你!若是想要別的修煉資源,儘管來找奴家哦!呵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