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他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林濘姍的牙齒緊咬着下脣,眼睛死死的盯着張若塵。

    這樣的結果,實在太讓她難以接受。

    林奉先也被震驚住,盯着站在武場中的張若塵,整個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樣。

    一般的年輕武者只能看出張若塵的力量強大,可是,那些修爲高深的武者的心頭卻更加震驚。

    首先,張若塵一腳踩在地上的時候,能夠將千斤重的石盤震離地面一米多高,並不是真的只是反震的力量。

    而是他將體內的真氣注入地底,真氣化爲一層層波浪,衝擊在石盤的底部。

    在一層層波浪的疊加之下,纔將石盤震飛了起來。

    若是僅靠反震的力量,將千斤重的石盤震飛起來,就算是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他對真氣的掌控能力,簡直精妙絕倫,細緻入微,讓在場很多年長的武道強者都感覺到驚歎,有些自愧不如。

    其次,千斤重的石盤從五米高的空中落下,那一股衝擊力何等可怕,根本不是黃極境的武者可以接得住。

    可是張若塵依舊使用真氣,化爲一層層波浪,撞擊在石盤的底部,抵消石盤下落的衝擊力。

    也正是因爲如此,他才能將下落的石盤穩穩的接住。

    這樣的手段,也只有真正眼力高超的武道強者才能看得出來。正是因爲看得出其中的端倪,所以,在場的武道強者纔會因此而震驚,感覺到不可思議。

    九王子對真氣的掌控能力,比很多玄極境的武者都要精妙。

    一位武學奇才誕生了!

    張若塵走出武場,從林濘姍身邊走過的時候。林濘姍眼神冷銳的盯了他一眼,道:“你隱藏得真是夠深,這是想要故意羞辱我嗎?我告訴你,人的力量,可以通過服用天材地寶,快速的提升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但是,真正戰鬥起來,可不是力量強大就一定能贏。歲末考覈纔剛剛開始,待會我會讓你見識到我們之間的真正差距。”

    林濘姍根本看不出張若塵對真氣的精妙運用,所以纔會認爲,張若塵是運氣好,服用了某種天材地寶,才擁有現在的強大力量。

    事實上,一些普通人誤服奇花異果,的確有可能突然變得力大無窮。

    聽到林濘姍的話,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懶得理會她,徑直向着林妃走了過去。

    “孃親,我做到了!”張若塵道。

    站在諸位嬪妃中的林妃,整個人像是被閃電給劈了一下,眼中一片晶瑩,有些顫抖的道:“塵兒,真的是我的塵兒?”

    林妃緊緊的抱住張若塵,痛哭失聲起來。

    她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本以爲,永遠都不可能將這一天等來,沒有想到,張若塵做到了,他成爲了一位武者,一位少年強者!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讓所有人都不再嘲笑他。

    Www _TTkan _℃o

    她想要的,其實很簡單,就只是想要一個公平的待遇。

    站在一旁的那些妃嬪、宮女、太監,看到這一幕之後,心頭都開始思量起來,“今後,千萬不能得罪林妃娘娘了!”

    “好!”

    雲武郡王豁然站起身來,興奮的盯着張若塵,道:“九兒大器晚成,本王欣慰至極,無論歲末考覈結果如何,王族擺宴慶祝三天。九兒,還不過來讓本王仔細的看一看?”

    “塵兒,快,快過去拜見你父王。”

    林妃擦乾眼淚,立即拉着張若塵向着雲武郡王走過去。

    “拜見大王!”林妃和張若塵同時拱手行禮。

    雲武郡王盯着張若塵仔細的凝望,道:“你的修爲達到黃極境小極位了吧?”

    剛纔,張若塵展現出了自己的力量,自然瞞不過雲武郡王的眼睛。

    張若塵道:“是的!”

    “三個月時間,達到黃極境小極位,絕不是常人可以做到。九兒,最近一段時間,你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雲武郡王道。

    張若塵不卑不亢的道:“回稟大王,我的確得到了一些奇遇。但那是我的秘密,我有權不說出來,更不想公之於衆。”

    “大膽!大王可是你的親生父親,還有什麼秘密連自己的親手父親都不能告訴?”王后憤怒的道。

    雲武郡王微微擡起手,阻止王后繼續說下去,帶着幾分讚賞的神色盯着張若塵,道:“每一位武者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既然不想說,本王也不強迫你。好好的參加歲末考覈,本王很期待你接下來的表現。”

    接下來走進武場的是九郡主。

    九郡主張羽熙長生得天姿國色,肌膚瑩白,身材高挑,身上散發出一股典雅的貴族的氣質。

    她的年齡只比張若塵要大一天,武道天賦不在林濘姍之下,美貌也不在林濘姍之下,也是雲武郡國四大美人之一,與林濘姍並稱爲“王城雙豔”。

    九郡主也將第十塊石盤舉起,扔飛了十三米遠,力量比林濘姍稍弱一籌。林濘姍將石盤扔飛了十五米遠。

    九郡主微微皺了皺眉頭,走出武場,站到張若塵的身旁,眼眸中帶着迷人的笑意,“九弟,待會兒王山狩獵,你可要小心咯!我可是你的勁敵!”

    張若塵和九郡主的年紀相仿,所以小時候也經常一起玩耍。九郡主開啓神武印記之後,便將時間花費到修理武道上面,兩人的關係也就漸漸的生疏。

    現在的張若塵對九郡主就更加陌生,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言。

    接下來走進武場的人,就是八王子張濟。

    本來,八王子以爲自己達到小極位,可以在歲末考覈的時候,輕易碾壓張若塵,甚至可以得到雲武郡王的讚賞。

    可是,張若塵卻表現得太驚人,嚴重打擊了他的自信心。

    “我一定要將第十塊石盤舉起來!張若塵只是一個廢物,他都能夠做到,我也一定能夠做到。”

    本來八王子纔剛剛達到小極位,根本沒有想過去舉第十塊石盤。可是在張若塵的壓迫之下,他便拼了命的想要將第十塊石盤舉起來。

    “給我起!”

    八王子雙手扣住巨大的石盤,全身的青筋,凸顯出來,竟然真的緩緩將石盤搬起。

    可是,剛剛搬起半米高,五指一滑,石盤便猛然的落下去,砸在八王子的腳背上。

    “啊!”

    八王子的嘴裡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我的腳,我的腳……救命啊……”

    他的腳骨被砸斷。

    隨後,便痛暈了過去,就像死豬一樣的躺在武場的中央。

    兩個禁衛立即衝進武場,將千斤巨石給移開,將八王子擡了下去。

    接下來,又有一位位年輕武者走進武場。

    這些武者的年齡,全部都在十六歲以上,是從各個家族挑選出來的精英,半數以上都將千斤石盤舉起來。

    其中表現最優異的有三個人,他們的修爲全部都達到黃極境大極位,將石盤扔出了二十米開外。

    五王子,年齡十九歲,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將石盤扔出二十米遠。

    司徒臨江,年齡十七歲,司徒家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將石盤扔出二十三米遠。

    薛凱,年齡十九歲,當朝國師的孫子,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將石盤扔出二十四米遠。

    第一輪,力量考覈。除了張若塵、林濘姍、九郡主,就數這三人的表現最爲耀眼。

    接下來,就是第二輪考覈:王山狩獵。

    只有將第十塊石盤舉起來的武者,纔有資格參加第二輪考覈。

    在第一輪中,將第十塊石盤舉起來的年輕武者一共有四十三人。

    侍衛將四十三頭健壯的羚馬遷到武場中,每一頭羚馬都像是一頭小象,長着尖銳的獨角,全身批着銀色的鎧甲。

    羚馬的背上掛着一柄長達一米五的鐵線弓,五支驚雷箭。

    國師站在石臺上,朗聲道:“你們能夠舉起千斤重的石盤,便說明你們的實力,已經可以和一階蠻獸對抗。但是,你們要記住,哪怕是一階蠻獸的力量也比你們想象中更加強大,一階蠻獸的速度,更是快得驚人。”

    “以你們的實力,只有使用驚雷箭,纔可能破開蠻獸的皮,將蠻獸射殺。”

    “每個人只有五支箭,射殺的蠻獸的數量越多,射殺的蠻獸的力量越強,成績就越優秀。只有射殺到蠻獸的年輕武者,才能參加第三場考覈,校場比武。”

    “王山中,充滿了危險,甚至有可能會送命,若是遇到二階蠻獸,你們便立即逃命吧!”

    “王山狩獵,現在開始。”

    林濘姍的雙腿蹬地,輕身一躍,展現出優美而又靈巧的身法,落到其中一頭羚馬的背上,向着張若塵盯了一眼,道:“表哥,力量考覈只是我的弱項,現在纔是真正發揮我的實力的時候,希望你不要和我差得太遠。駕!”

    “啪!”

    林濘姍一鞭子揮在羚馬的屁股上,羚馬立即張開鐵蹄,絕塵而去,衝進了王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