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騎着羚馬,揹着鐵線弓,一騎絕塵的衝進王山。

    王山,本來就是王族的狩獵場,山勢奇高,分佈着瀑布,山崖,深谷,密林。山中的蠻獸,幾乎全部都是一階蠻獸,只有爲數不多的二階蠻獸。

    四十三位年輕武者,進入王山,就像是一把沙撒進大海,沒過多久,所有人都消失在叢林之中。

    “譁!”

    一道白色的影子,從半人高的荊草叢中閃過,瞬間便穿過六十米遠的空地,衝進遠處的密林。

    那一道白色影子的速度簡直快得驚人,若是沒有修煉武道的人,根本看不清它的樣子。

    張若塵自然看得清楚,那是一隻長得很像兔子的蠻獸。

    鬼影兔,一階蠻獸,速度極快,牙齒和爪子極其鋒利,但是,防禦力很弱。

    力量相當於黃極境初期的武者,速度相當於黃極境小極位的武者。

    “只是一隻鬼影兔而已,不值得浪費一隻驚雷箭。”張若塵本來已經將鐵線弓拉成半月形,隨後,搖了搖頭,沒有將箭射出去。

    射殺的蠻獸的等級越高,成績就越好。

    在一階蠻獸中,鬼影兔,只能算是下等蠻獸。爲一隻一階下等的蠻獸,浪費一隻驚雷箭,張若塵覺得不值得。

    “咻!”

    另一個方向,一道破風聲響起。

    一支驚雷箭,發出閃電一樣的光華,準確無誤的射在那一隻鬼影兔的頭頂。

    “噗!”

    鬼影兔的頭顱被驚雷箭擊穿,鑲嵌在箭頭中的一粒雷電靈晶立即炸開,化爲一團拳頭大小的電球。電球裂開,化爲一道道電流。

    鬼影兔立即死亡,倒在樹下。

    六王子騎着羚馬衝了過去,並不下馬,腰部一彎,身體向地面傾斜,五指抓住插在鬼影兔頭頂的驚雷箭,將鬼影兔提了起來。

    “九弟,第一次參加王山狩獵,怎麼?連蠻獸都不敢殺?做爲一個男人,應該要有膽量才行。”六王子提着鬼影兔,臉上掛着譏誚的笑意。

    在他看來,張若塵或許真的是修武的天才,可是畢竟第一次參加狩獵,膽子小,也很正常。

    比武和殺生,完全是兩碼事。

    歲末考覈設立“王山狩獵”的環節,不僅僅只是考驗武者的實力,更是在考驗武者的膽量。

    若是連蠻獸都不敢殺,就算武道修爲再高,又有什麼用?

    六王子,十八歲,修爲達到小極位巔峯。

    張若塵道:“我只是不想浪費一隻驚雷箭而已!”

    六王子的眼睛一縮,冷笑一聲道:“你若是這麼認爲,那就大錯特錯了。王山中的蠻獸數量十分有限,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用五隻驚雷箭獵殺到五隻蠻獸。”

    說完這話,六王子便策馬而去,消失在林中。

    “王山佔據的地域,並不算大,蠻獸的數量絕對不多。看來,我必須加緊才行。”

    張若塵騎着羚馬,向着另一個方向衝去。

    半個時辰的時間,張若塵一共遇到了三隻鬼影兔,但是,他都沒有射出驚雷箭,而是繼續尋找別的蠻獸。

    “哞!”

    一聲震耳欲聾的牛鳴聲,從張若塵的左側方向傳來。

    張若塵的心頭一喜,立即尋聲趕過去,很快就在一處溪澗看到了三頭身軀巨大的蠻牛。

    蠻牛,一階下等的蠻獸,力量堪比黃極境後期的武者,防禦力堪比黃極境小極位的武道。

    一牛之力,指的就是一頭蠻牛的力量。

    但是,已經有人比張若塵先一步到達溪澗,此時,她就站在三頭蠻牛的對面。

    九郡主張羽熙穿着皇雀袍,坐在羚馬的背上,烏黑色的長髮一直垂到腰部,露出一絲迷人的笑容,向着張若看了一眼,道:“九弟,你來遲一步,這三頭蠻牛歸我了!”

    “哞!”

    三頭蠻牛,雙眼通紅,鐵蹄在地面上蹬着,與石頭碰撞在一起,濺起一粒粒火花。

    “轟隆隆!”

    三頭蠻牛同時向九郡主衝過去。

    九郡主同時抓出三隻驚雷箭,搭在弓弦上,將鐵線弓拉成滿月形狀。

    “唰!”

    三支經雷箭同時飛出去,射在三頭蠻牛的眉心,刺入牛皮七寸深。

    電光從箭頭中爆射出來,三頭蠻牛立即死亡,重重的倒在溪澗中,濺起大片水花。

    九郡主收進鐵線弓,向着站在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明眸皓齒的一笑,道:“姐姐的‘三分歸元箭法’可是人級下品的武技,已經完全融會貫通。九弟,你覺得怎麼樣?”

    張若塵的目光盯着九郡主身後的水面,眼睛一縮,嘴裏發出一聲爆喝:“小心!”

    九郡主也察覺到危險,轉過身一看,只見那溪澗的水中,竟然衝出一頭比蠻牛的身軀大兩倍的巨型蠻獸。

    它的身上長着金屬一般的牛皮,頭頂上長着兩隻鋒利的牛角,猛然向着九郡主撞過去。

    “轟”然一聲!

    九郡主身下的羚馬發出一聲悲嘶,骨骼被撞斷,身上被牛角刺出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重重的倒在地上。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九郡主也反應不過來,與羚馬一起摔倒在地上。

    九郡主的心頭駭然,在地上翻滾了一圈,立即就要站起身來。

    忽然,她的頭頂上方出現一個巨大的暗影,那一頭巨大的蠻獸,張開一雙鐵蹄,一腳向她踩了下去。

    若是被這一頭蠻獸踩中,身體還不被踩碎?

    “嘭!”

    一支驚雷箭從遠處飛來,撞擊在那一頭蠻獸的脖子上,將那一頭蠻獸的身體撞擊得微微偏移了一點。

    它的一雙鐵蹄與九郡主擦肩而過,落到九郡主旁邊的地面上,在地面上,踩出兩個半尺深的大坑。

    “不愧是一階中等蠻獸!鐵皮蠻牛,它的防禦力也太強了,驚雷箭居然無法射穿它的皮!”

    不僅僅只是鐵皮蠻牛的防禦力強,同時也是因爲張若塵和它相距太遠,驚雷箭的衝擊力被消減了。

    張若塵從羚馬的背上站立起來,雙腿一蹬,身體彈射而起,向着溪澗的方向衝去。

    鐵皮蠻牛的力量,相當於黃極境中極位的武者,防禦力堪比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在一階中等的蠻獸中也屬於相當厲害的一種。

    “哞!”

    鐵皮蠻牛被張若塵剛纔的那一箭給激怒,再次擡起鐵蹄,向着身旁的九郡主踩了下去。

    “唰!”

    張若塵騰在四米高的半空,抽出一隻驚雷箭,開弓,放箭,射了出去。

    “噗!”

    驚雷箭準確無誤的射進鐵皮蠻牛的嘴裏,雷電靈晶在鐵皮蠻牛的喉嚨中炸開,化爲一團電球,將鐵皮蠻牛的喉嚨絞碎。

    鐵皮蠻牛向後倒退了兩步,嘴裏不停淌血,十分痛苦的樣子。

    “嘭!”

    鐵皮蠻牛最終還是轟然一聲,重重的摔在地上。

    九郡主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雙腿有些發軟的站起身來,剛纔實在太驚險,若不是張若塵出手射殺鐵皮蠻牛,她很可能會死在鐵皮蠻牛的鐵蹄下。

    張若塵走了過去,向着九郡主盯了一眼,道:“你沒事了吧?”

    九郡主輕輕的搖了搖頭,道:“若是你沒及時趕到,那就真的會出事。九弟,你的箭法怎麼如此厲害?鐵皮蠻牛可是一階中等蠻獸,防禦力堪比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居然被你兩箭就射殺了!”

    張若塵向着地上的鐵皮蠻牛的屍體看了一眼,道:“無論是蠻獸,還是人類,都有弱點。只要攻其弱點,就算力量不如它,也能殺死它。”

    人類最大的優勢,便是人類擁有很高的智慧,能夠使用戰兵、武器,能夠分析蠻獸的弱點。

    所以,人類武者能夠殺死比自己力量強大的蠻獸。

    若不是被鐵皮蠻牛攻了一個出其不意,以九郡主的實力,也有機會將鐵皮蠻牛殺死,不至於像現在這樣狼狽。

    九郡主將鐵線弓背在肩上,又收起只剩兩隻驚雷箭的箭筒,道:“我們每個人的驚雷箭上面都有特殊的記號,待會自然會有禁衛來收取獵物,不需要我們親自將獵物帶出去。走吧!”

    說着,九郡主便向着張若塵的羚馬的方向走過去。

    張若塵微微的皺了皺眉,道:“你幹什麼?”

    九郡主的嘴脣微微一勾,笑道:“我的羚馬已經受了重傷,現在自然只能騎你的羚馬,九弟,你不會讓姐姐徒步去狩獵吧?”

    九郡主穿着一件貼身的皇雀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美麗嬌軀,****渾圓,玉腰纖細,全身每一寸肌膚都雪白如玉,散發出淡淡的幽香。

    她的手臂在羚馬的背上輕輕一按,嬌軀便立即彈射而起,動作十分優美,落到羚馬的背上。

    “九弟,快點上來啊!若是我們再不出發,蠻獸就被那些傢伙獵殺完了!”九郡主的眼眸眨巴了一下,伸出一隻玉手,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最終,張若塵還是走了過去,握住九郡主柔弱的玉手,以此借力,翻身而起,落到羚馬的背上。

    兩人共乘一騎,向着王山的深處衝去。

    “以我們的實力,若是能夠相互合作,足以獵殺一階中等的蠻獸。”九郡主的眼中露出幾分期待的神色,哪怕只是獵殺到一頭一階中等的蠻獸,在王山狩獵的考覈中也肯定能夠獲得不低的成績。

    王山狩獵的成績的計算方式:一頭一階上等的蠻獸=五頭一階中等的蠻獸

    一頭一階中等的蠻獸=五頭一階下等的蠻獸。

    也就是說,張若塵雖然才獵殺一頭鐵皮蠻牛,可是卻已經相當於獵殺了五頭一階下等的蠻獸。

    要知道,可不是每個人都能獵殺一階中等的蠻獸,至少都需要黃極境中極位的修爲,纔可能做到。

    而且,一階中等的蠻獸的速度相當快,防禦力都十分驚人,就算擁有中極位的修爲,想要獵殺一頭一階中等的蠻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雖然只是小極位巔峯的修爲,可是,他的力量已經比很多中極位的武者都要強大,所以才能成功射殺鐵皮蠻牛。

    張若塵的眼神十分銳利,道:“若是能夠獵殺一頭一階上等的蠻獸就好了!”

    “怎麼可能?每一隻一階上等的蠻獸的綜合實力都堪比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若是真的遇到一隻,那簡直就是災難,我們想要逃命都很難!”

    九郡主又道:“在近十年的歲末考覈中,也只有七王子成功獵殺過一階上等的蠻獸。至於今年的歲末考覈,根本沒有人具備獵殺一階上等蠻獸的實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