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盯着林濘姍,淡淡的道:“前四強,對我來說,一樣十分重要。這樣吧!我可以不用劍和你一戰!”

    “真的嗎?”

    林濘姍的心頭一喜,道:“既然表哥如此謙讓,濘姍就多謝了!”

    在她看來,張若塵肯定是捨不得贏她,所以,纔會主動提出赤手空拳和她戰鬥。

    她又怎麼知道,張若塵心中想的卻是,要贏她,根本就不需要用劍。

    林濘姍使用的劍,乃是一件二品真武寶器,星輝劍。

    戰劍出鞘,立即散發出星辰一般的光輝,一粒粒光點在劍體表面流動。

    林濘姍的眼神變得銳利,調動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劍體,將刻錄在劍中的一道力系銘紋和一道光系銘紋同時激發出來。

    “譁!”

    林濘姍一連向前踏出三步,每一步都足有三米遠,主動出劍,刺向張若塵的胸口,一朵青色的劍花在虛空中綻放出來。

    僅僅一瞬間,冰冷的劍尖就刺到張若塵的身前。

    先前,九郡主就是敗在林濘姍的這一招劍法之下,由此可見,這一招劍法絕對不簡單。

    張若塵的腳掌蹬地,立即向右橫移出去。

    “唰!”

    林濘姍也跟着變招,手臂一抖,星輝劍在虛空旋轉一圈,反手便刺向張若塵的脖頸的位置。

    星輝劍就像是已經成爲她身體的一部分,完全受她控制,施展出來的劍法,十分精妙。

    “行雲流水!”

    林濘姍施展出一招人級中品的劍法,一連刺出九劍,一劍連着一劍,毫不間斷。

    劍法優美,劍光密集。

    “風捲殘雲!”

    “雨收雲住!”

    ……

    林濘姍一連施展出十三招劍法,每一劍都刺在虛空,可是連張若塵的衣角都碰不到。

    要知道,她的劍意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境界,與一位修爲比自己弱的武者交手,怎麼會久戰不下?

    “雲開霧散!”

    林濘姍施展出這一套劍法的最後一招,劍招大開大合,威勢驚人,逼得張若塵不斷後退,一直將張若塵逼到校場的邊緣。

    眼看着,張若塵就要退到校場外。

    “差不多了!”

    張若塵的雙目中散發出兩道精芒,猛然停下腳步,盯着鋪天蓋地壓過來的劍光,食指和中指捏成指劍。

    一指點出去!

    “譁!”

    指劍將虛空中的劍氣全部破去,點在了林濘姍的胸口。

    “嘭!”

    真氣從指尖傳出去,撞擊在林濘姍的身上,將她崩飛出去,墜落到三米之外的地上。

    張若塵淡淡的盯着倒在地上的林濘姍,道:“你敗了!”

    林濘姍捂着胸口,緊咬着貝齒,眼神死死的盯着張若塵,重新抓起地上的星輝劍,眼神中帶着一股屈辱的寒氣,道:“我沒敗!張若塵,我們繼續戰!”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想和一個手下敗將繼續爭執,轉身向着校場外走去。

    “天心指路!”

    林濘姍的眼神帶着一股冷色,心中怨恨,將體內的真氣完全灌注到星輝劍,施展出靈級下品的天心劍法。

    星輝劍立即衝起一道一米高的劍光,散發出一股龐大的劍氣。

    她的手臂一揮,一道七米多長得劍氣,向着張若塵斬了過去。

    就在林濘姍施展出這一招劍法的時候,校場外的那些武者,全部都臉色一變。

    要知道,此刻九王子正走向校場外,林濘姍卻是從背後出劍,而且還是一招威力強大的靈級劍法。

    一旦斬在九王子的身上,九王子必死無疑。

    “濘姍,住手!”林奉先的臉色也略微一變,立即爆吼了一聲。

    若是九王子死在了林濘姍的劍下,林家可就要遭殃了!

    可是,沒有人料到,林濘姍戰敗之後,居然還會繼續出手。

    想要救援,已經來不及。

    就在衆人都以爲張若塵必定會死在林濘姍的劍下的時候,張若塵的身體沖天而起,躲過林濘姍劈斬出去的劍氣。

    “飛龍在天!”

    張若塵騰在七米多高的半空,身體一扭,嘴裏發出一聲抵抗的龍吟,一掌拍了下去,擊在林濘姍的肩上。

    “嘭!”

    林濘姍渾身一震,嘴裏吐出一口鮮血,雙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張若塵向着倒在血泊中的林濘姍冷冷的看了一眼,搖了搖頭,對這位表妹更加失望。

    林奉先立即衝進校場,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又向着遠處面色冷沉的雲武郡王看了一眼,有些不甘心的道:“多謝九王子不殺之恩。”

    說完這話,林奉先立即將林濘姍扶起來。

    他將手掌按在林濘姍的背心,渾厚的真氣,從掌心,源源不絕的注入林濘姍的體內,幫助她恢復傷勢。

    剛纔,張若塵的確已經手下留情。

    若是張若塵剛纔那一掌不是拍在林濘姍的肩膀,而是拍在林濘姍的頭頂,林濘姍絕對是必死無疑。

    林濘姍醒了過來,睜開雙目,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眸中帶着一股濃烈的怨恨,心頭暗道:“張若塵,今日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恥辱,今後,我一定會加倍的還在你的身上。”

    此刻,張若塵卻已經轉身離開,走出校場。

    林奉先將林濘姍扶下去之後,比武便繼續進行。

    接下來的三場,分別是:司徒臨江對戰林天武。

    五王子對戰六王子。

    薛凱對戰羅城。

    林天武乃是林家的又一位年輕高手,十九歲的年齡,達到黃極境中極位的武道修爲。

    但是,司徒臨江卻是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僅僅只用了一掌,就將林天武打飛出去,墜落到校場外。

    五王子和六王子的戰鬥,以六王子棄權而結束。

    薛凱和羅城的戰鬥,還是十分精彩。

    羅城雖然只是黃極境中極位的修爲,可是修煉出來的武技卻很強大,竟然能夠和薛凱抗衡。

    當然,最終還是因爲修爲上的差距,羅城敗在了薛凱的手中。

    至此,今年歲末考覈的前四強誕生:張若塵、五王子、薛凱、司徒臨江。

    林濘姍、羅城、林天武、六王子則要去競爭第五名。

    接下來的戰鬥,將會變得更加殘酷,五王子、薛凱、司徒臨江全部都是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唯獨只有張若塵才黃極境小極位。

    “九弟,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可以進入前四,五哥以前的確小看你了。當然,你也只能止步於第四,畢竟小極位和大極位的差距,絕對比你想象中更大。”五王子笑道。

    張若塵根本不理會五王子,只是閉着眼睛,快速的恢復消耗的真氣。

    “接下來的戰鬥,九王子張若塵,對戰,國師府薛凱。”

    張若塵和薛凱同時走進校場。

    薛凱打量了張若塵一番,笑道:“九王子,你最擅長的兵器是劍?”

    “算是吧!”張若塵道。

    “好!那我們便比劍吧!”薛凱將手臂一伸,校場外,一位國師府的少年武者,便將一柄長劍,送到薛凱的手中。

    薛凱認真觀察過張若塵前面兩場比武,他覺得,張若塵擅長用劍只是一個幌子,張若塵真正擅長的肯定是掌法。

    畢竟,張若塵在前面兩場比武中展現出來的掌法,的確十分厲害,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用劍高手。

    掌法,注重的是渾厚的力量。

    劍法,注重的是靈巧的變化。

    兩者,很難結合在一起。

    所以,薛凱才提出要和張若塵比劍。

    他相信,張若塵在劍法上的造詣,絕對遠遠不如他。

    “九弟,接劍!”九郡主將自己的佩劍,碧水劍,向張若塵扔過去。

    張若塵接過碧水劍,手握劍柄,立即感覺到一股淡淡的寒氣從劍中傳來。

    “三品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劍中刻有三道冰系銘紋和三道力系銘紋。”張若塵僅僅只是將劍握在手中,便判斷出它的品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