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王子,你可要小心了!”

    薛凱嘴角一勾,將真氣注入劍體,同時激發出三道力系銘紋。他手中的戰劍,立即達到三百五十斤的重量,無比沉重。

    他雙手握劍,劍法大開大合,戰劍揮斬出去,立即爆發出震盪的氣浪。

    劍法看似簡單,卻反而毫無破綻,沒有任何花俏,每一劍都帶着恐怖的力量。

    張若塵也將真氣注入碧水劍,激發出一道冰系銘紋,一道力系銘紋。一股刺骨的寒氣從劍體中散發出來,在空氣中,形成一粒粒白色的寒霜。

    張若塵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如薛凱,所以,並不和薛凱硬碰硬。

    張若塵的腳下踩着一種玄妙的步伐,一邊揮劍,一邊遊走,幾乎每一次都能躲開薛凱的攻擊。

    此刻,站在校場外的林奉先,緊緊的盯着張若塵腳下的步伐,心頭略微一驚,暗道:“他的步伐,怎麼會是天心劍法的步伐?”

    靈級劍法都有配套的步伐。

    步伐和劍法集合在一起,才能爆發出劍法的全部威力

    此刻,張若塵施展出來的步伐,正是天心劍法的配套步伐。看到這一種步伐被張若塵施展出來,林奉先又怎能不驚?

    薛凱的劍十分沉重,對真氣的消耗自然很大。

    隨着戰鬥時間延長,薛凱終於感覺到有些吃力,額頭上不停冒汗,體內的真氣竟然已經消耗了大半。

    本來想要在數招之內將張若塵拿下,但是,一連數十招過去,卻連張若塵的劍都沒有碰到。

    糟了!

    中計了!

    “他是在故意消耗我的體力和真氣。”

    薛凱明白過來之後,立即收回部分真氣,只激發出一道力系銘紋。他手中的重劍立即輕了一倍!

    就是這個時候。

    張若塵主動出手了!

    “天心指路!”

    張若塵的手臂一動,劈斬出一劍,一道八米多長的劍氣,從地面飛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劍路,向着薛凱延伸過去。

    薛凱根本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能夠施展出一招靈級劍法。

    倉促之間,薛凱只得將全身真氣調動起來,橫劍一擋。

    “嘭!”

    劍氣撞擊在薛凱手中的戰劍之上,將薛凱打得拋飛出去,身上的衣服全部裂開,化爲碎片。

    當他重新落到地面的時候,已經到了校場的外面。

    薛凱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又向着卓立在校場中的張若塵看了一眼,苦澀的道:“我敗了!”

    當戰鬥結束的時候,衆人依舊還沒有從震驚中緩過神。

    一位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竟然敗在了一位黃極境小極位的武者的手中?

    “他使用的竟然真的是天心劍法,怎麼可能?”林濘姍的心頭十分吃驚,不敢相信張若塵竟然也會天心劍法,而且,張若塵在天虛劍法上面的造詣,似乎比她還要高几分。

    “難道我們在中心拍賣場遇到的那個神祕人就是他?”

    林奉先的臉色凝重,道:“此事,恐怕沒那麼簡單。濘姍,你別忘了,我們買到的天心劍法,並不是最初本,而是一位天極境強者的抄錄本。”

    “爹,你的意思是說,張若塵的修煉速度之所以會這麼快,那是因爲他的背後有一位天極境強者?”林濘姍驚道。

    “噓!”

    林奉先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低聲道:“最好不要讓外人知道這件事,回去之後,再慢慢商談。”

    林濘姍點了點頭,目光又向着張若塵盯了過去,心中更加怨恨,“難怪他能輕易躲過我施展出的‘天心指路’,原來,他也修煉了這種劍法。張若塵,你的身上到底還隱藏了多少祕密?”

    “就連薛凱都敗了?”

    “九王子似乎修煉成了一招靈級劍法,薛凱會敗在他的劍下,一點都不冤。”

    “九王子應該也達到‘劍隨心走’的境界,果然是一位劍道天才。”

    ……

    沒有人再敢輕視九王子,反而將他看成妖孽一般的武道奇才。甚至有人覺得,他的天資不在七王子之下。

    下一場武鬥,五王子對戰司徒臨海。

    五王子開啓的是三品神武印記,今年十九歲,跨入黃極境大極位。

    司徒臨海,司徒家族的第一天才,開啓的是四品赤焰神武印記,今年十七歲,也是黃極境大極位的境界。

    在整個王城的少年一代裏面,司徒臨海也絕對排得上名號,以他的天資,甚至有機會在二十歲之前,衝破黃極境大圓滿,達到玄極境。

    司徒臨海提着一杆烏黑色的長槍,傲然的立在校場中,盯着站在對面的五王子,自信的道:“五王子殿下,你不是我的對手!”

    五王子道:“我們都是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爲,你想要贏我,恐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我開啓的是四品赤焰神武印記,真氣中帶着赤焰之力,在同境界,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以你的修爲,想要在我的槍下支撐十招都很難。”司徒臨海的眼神堅定,目光十分銳利,帶着一股不敗的氣勢。

    在同境界,開啓屬性神武印記的武者,的確比開啓普通神武印記的武者更加強大。

    “是嗎?誰強誰弱,戰過才知道。”五王子將插在身前的戰劍提起,真氣在體內十二條經脈中快速流動,全部向着戰劍中注入進去。

    “嘩嘩譁!”

    他同時激發出戰劍中三道銘紋的力量。

    戰劍,立即衝起一米高的劍光。

    五王子主動出手,施展出一種人級中品的劍法,不停揮動手中的戰劍,形成一個劍光漩渦,向着司徒臨海劈斬過去。

    爲了在歲末考覈的校場上奪得耀眼的名次,那些少年武者大多都準備了一招或者數招人級中品的武技。就是想要在歲末考覈的時候,一戰成名。

    五王子自然也不例外,花費了半年時間,苦修人級中品的武技,天光劍法。這一套劍法一共八招,五王子一共修煉成其中三招。

    “天光劍法也不過如此。”司徒臨海冷笑一聲。

    在五王子的不斷攻擊下,司徒臨海顯得遊刃有餘,揮動手中烏黑色的長槍,不斷將五王子的攻擊擋回去。

    “嘭嘭!”

    長槍和戰劍碰撞在一起,立即爆發出大片火花。

    “雲雨之劍。”

    五王子大吼一聲,身體彈射而起,飛在六米多高的半空,雙手握着劍柄,一劍劈斬下去。

    戰劍的光芒,變得更加明亮,就像一片光雨,向着司徒臨江灑落下去。

    司徒臨江一共開闢出十三條經脈,比五王子體內的經脈要多一條。

    真氣在十三條經脈中快速流動,向着司徒臨江的雙手涌去。

    司徒臨江的雙手就像是燃燒起一團火焰,火焰向着烏黑色的長槍涌去,將長槍中的三道火系銘紋的力量同時激發出來。

    “赤火靈蛇!”

    人級上品武技,火蛇槍法。

    一槍刺出去,簡直就像是一條火蛇衝出去,將五王子施展出的劍光全部打碎。

    “嘭!”

    五王子倒飛出去,身上的皇蟒袍被火焰點燃,僅僅在一瞬間就被燒成灰燼。

    司徒臨海疾速衝上去,反手又是一槍,長槍的尾部,撞在五王子的胸口,將五王子打飛出校場。

    五王子從地上爬起來,嘴角帶着一絲血跡,盯着站在校場中央猶如槍神轉世一般的司徒臨江,道:“火蛇槍法!厲害!你若是一開始就使用火蛇槍法,我恐怕連三招都接不住。”

    剛纔,司徒臨江施展出來的槍法,十分驚豔,絕對是“槍隨心走”的境界,加上真氣中自帶的赤焰之力,在黃極境大極位,恐怕少有人是他的對手。

    校場外,墨翰林淡淡的道:“這下就只剩下九王子和司徒臨江了!司徒臨江不愧是司徒家族少年一代的第一高手,最後一場戰鬥估計可以不用比了。”

    “爲什麼?”秦雅的美眸輕輕的眨動,一根根睫毛整齊而又纖長,那媚俏的眼神像是隨時都能勾走男人的魂。

    墨翰林道:“以司徒臨江的修爲,即便是在黃極境大極位裏面也罕遇對手,絕對是一位少年強者。九王子雖然比司徒臨江更加優秀,更加天才,可是畢竟才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爲。他能夠擊敗薛凱,卻絕對無法擊敗司徒臨江。”

    在場很多人,都與墨翰林的想法相同。

    他們也承認九王子是一位武學奇才,但是,卻絕對不相信九王子現在就能夠擊敗司徒臨江。

    “若是再給九王子一年時間修煉武道,要擊敗司徒臨江,絕對不是難事。可是現在,九王子與司徒臨江之間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秦雅的紅脣微微的一勾,笑道:“那可不一定。天才之所以被稱爲天才,那是因爲天才能夠創造奇蹟,我倒是挺期待九王子能夠創造出奇蹟。若是那樣的話,我也會對他更感興趣!呵呵!”

    秦雅的眼眸輕輕的一眯,彎得就像兩輪皎潔的月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