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國師從地上站起來,向着站在身後的張若塵看了一眼,露出不悅的神色,道:“九王子,你爲何不下跪叩拜池瑤女皇?”

    “我只拜天地,拜父母,不拜她。”

    張若塵說完這話,便穿過諸皇祠堂,通過一道暗門,沿着暗門背後的石梯,一步步向着地底的蠻神池走去。

    五王子、司徒臨江、薛凱、林濘姍站起身來,看了張若塵一眼。

    “這樣桀驁不馴的性格,遲早會害了他!”司徒臨江輕輕的搖了搖頭。

    與張若塵一戰之後,司徒臨江還是頗爲佩服他的修武天資。可是,張若塵實在太傲了,居然連女皇都不拜,將來肯定會惹出大禍。

    “有什麼好自傲?現在也才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爲,只能算是剛剛踏入武道,將來能不能成爲強者還說不準!”林濘姍道。

    隨後,在國師的帶領下,五王子、司徒臨江、薛凱、林濘姍也走下石梯,進入一座充滿血腥味的地下世界。

    在地下世界的中央,開鑿着一座巨大的血色神池,長、寬都超過百米。

    血紅色的池水,不停翻滾,掀起一層層血浪。

    血池的中央,屹立着一座古老的祭臺,呈方形,用萬斤巨石堆砌而成,每一塊巨石的表面都刻着祭文和圖錄。

    石臺一直向上,與地面的祭臺連爲一體。

    “你們現在就進入蠻神池中修煉吧!你們要切記,蠻神池中的血精之力十分霸道,若是實在堅持不住,便立即離開池水,不要硬撐。要不然的話,恐有生命危險。”國師嚴肅的說道。

    張若塵、林濘姍、司徒臨江、五王子、薛凱,五位少年天才,依次走進蠻神池。

    蠻神池的池水,十分滾燙,簡直就像是沸水,能夠將人給煮熟。

    “呃!”

    五位少年天才剛剛接觸到池水,嘴裡都發出一聲悶聲,接觸到池水的皮膚立即融化,雙腿變得血肉模糊。

    他們緊咬着牙齒,忍住疼痛,立即運轉體內的真氣,用來抵禦血精之力。

    “你們若是使用真氣抵禦血精之力,那麼血精之力就無法進入身體。”國師站在池畔,淡淡的說道。

    爲了獲得蠻神池中的血精之力,五位少年天才不得不將外放的真氣重新收回體內,那一股疼痛感再次傳來,疼得他們連身上的經脈都凸顯出來。

    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清晰的感覺到,一絲絲炙熱的血精之力從破損的傷口處鑽進血肉,融入血液和骨骼。

    “果然是血精之力,真是太好了!藉助血精之力,我的體質肯定能夠提升一大截,這次機會,一定不能浪費了!”

    張若塵緩緩的閉上眼睛,一步步向着蠻神池的中央走去。

    越是走向中心,池水就越深。

    張若塵僅僅只是走了十步,血紅色的池水便到達他的腰部。

    與池水接觸得越多,吸收血精之力的速度自然也就越快。同時,身體的疼痛感,也就越強烈。

    站在池畔的國師,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色,暗歎道:“好厲害!意志力竟然如此堅定,剛剛進入蠻神池,就敢走到中位區。當初七王子第一次進入蠻神池修煉的時候,也花費了一個時辰來適應低位區,纔敢走向中位區。”

    蠻神池,分爲三個位區:低位區,中位區,高位區。

    低位區,就是蠻神池的外圍。低位區最深的地方,也只能到達武者的膝蓋位置。

    一般來說,第一次進入蠻神池修煉的武者,也只敢在低位區修煉,根本不敢進入中位區。

    最近十年,也只有七王子第一次進入蠻神池修煉的時候,走進了中位區。

    張若塵纔剛剛進入蠻神池,便直接走進中位區修煉,的確造成了不小的震撼力,讓另外四位少年武者,產生出巨大的壓力。

    五王子是第二次進入蠻神池修煉,卻依舊不敢走進中位區,只能在低位區苦苦的堅持,爭取吸收更多血精之力,淬鍊肉身,強化體質。

    兩個時辰之後,林濘姍最先堅持不住,立即退出蠻神池。畢竟是女子,肉身體質不能和男性武者相比。

    她剛剛走出蠻神池,雙腿被灼傷的皮膚,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很快便變得光潔如玉,連一點疤痕都沒有。

    那一股讓她難以忍受的疼痛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涼的舒適感,全身每一寸肌膚都像是浸泡在冰晶奶浴之中,十分舒服。

    “怎麼會恢復得這麼快?”林濘姍感覺到吃驚。

    “是你剛剛吸收的血精之力,幫你恢復了雙腿的傷勢!立即修煉,爭取將血精之力全部煉化,轉化爲自己的力量。要不然,你剛纔的修爲成果,會大打折扣。”國師說道。

    林濘姍立即盤坐在地,調動真氣,煉化體內殘餘的血精之力。

    半個時辰之後,薛凱也堅持不下去,從蠻神池中退出來。

    又過去兩個時辰,司徒臨江和五王子幾乎同時走出蠻神池。

    走出蠻神池,他們便立即盤坐在地,也開始煉化血精之力。

    此刻,只有張若塵還在蠻神池中修煉,而且,還是在中位區。

    “已經過去半天了,他居然還能在中位區修煉,真是不可思議。當初,七王子也僅僅只在中位區堅持了一天,難道他也能堅持一天?”國師揹着雙手,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在雲武郡國,七王子可以算得上是百年難出的奇才,三歲就開啓了七品神武印記,從小就用各種寶物淬鍊身體,基礎十分紮實,天資和悟性都堪稱絕頂。

    九王子十六歲纔開啓神武印記,難道能夠與他相比?

    林濘姍、薛凱、司徒臨江、五王子將體內殘餘的血精之力煉化,體質都增強了不少,得到了很大的好處。

    他們並沒有離開蠻神池,站在池邊,望着池中的張若塵。

    “同樣都是第一次進入蠻神池,爲何差距會這麼大?”司徒臨江感覺到不可思議,自信心遭到了嚴重打擊。

    他自認爲自己的意志力十分堅定,能夠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楚,可是與張若塵比起來,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一天之後,張若塵依舊穩穩的站在蠻神池中的中位區。

    一直到第三天中午,張若塵才從蠻神池中走出,然後,盤坐在地,開始煉化體內殘餘的血精之力。

    將體內的血精之力全部煉化,張若塵才緩緩的睜開雙目,眼睛中流動着一絲絲血光,隨後,血光消失,收斂回瞳孔之中。

    “體質果然增加了一大截,以我現在的體質,若是衝擊黃極境中極位,肯定能夠開闢出十九條經脈,甚至有機會開闢出二十條經脈。”張若塵暗想道。

    歲末考覈之後,林妃便重新搬回玉漱宮居住。

    張若塵回到玉漱宮,便立即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取出十支裝着洗髓液的小玉瓶,整齊的放成一排。

    “可以開始衝擊黃極境中極位了!”

    張若塵將第一份洗髓液服進嘴裡,開始開闢第十二條經脈。

    ……

    此刻,國師來到王后居住的宮宛,將蠻神池中的一切,全部稟報給王后。

    “嘭!”

    王后的五指冒出白色的真氣,將一隻琉璃杯子捏碎,化爲一塊塊碎片。

    “還真是了不起,居然在蠻神池的中位區修煉了兩天半,天賦很高嘛!難道他不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王后沉聲的道。

    國師提醒道:“王后娘娘。歲末考覈剛剛過去,若是九王子現在遇到了什麼不測,大王肯定會懷疑到你的身上。”

    王后冷笑一聲,道:“你以爲本後那麼愚蠢?在王宮,自然不能動他。可是一旦出了王宮,他就算被人給殺死,也與本後沒有半點關係。”

    國師道:“其實,九王子的天資就算再高,也才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爲,完全不能和七王子相比,將來能不能成長起來還是一個未知數。王后娘娘,完全沒必要……”

    王后打斷了國師的話,冷然的道:“凡是會對七兒產生威脅的人,統統都得死!正是因爲他現在還沒成長起來,所以,才更要將他除掉,以絕後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