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張若塵看到八王子和單香菱的時候,他們也看到了站在銘紋公會外的張若塵。

    見到張若塵,八王子的心頭便十分惱怒,冷笑道:“九弟,你現在不是武學奇才了嗎?你來銘紋公會幹什麼?”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想和八王子糾纏,向雲兒吩咐了一句,“雲兒姐姐,你在羚馬古車上面等我,我先去銘紋公會購買一些東西。”

    張若塵走下羚馬古車,便向着銘紋公會的大門行去。

    身後,傳來一個十分柔美動聽的聲音,“九王子殿下,等一等。”

    張若塵停下腳步,轉過身,向着走過來的單香菱看了一眼,道:“你是?”

    在清玄閣,張若塵見過單香菱一面,可是卻並不知道單香菱的身份和名字。只知道,她似乎是八王子的師妹,來自某一個宗門。

    “火雲宗,單香菱。九王子殿下在歲末考覈的時候,真是讓香菱大開眼界,以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爲,卻能擊敗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若是有機會,香菱很希望能夠與九王子殿下一起交流武學。”

    單香菱施施然的向張若塵走過去,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幽香,眸中帶着幾分期待的神色。

    貴爲雲武郡國少年一代四大美人之一,單香菱長得的確十分美麗,眉毛如柳葉,睫毛又長又翹,五官十分精緻,簡直就像是造物主精雕細琢的藝術品。

    本來,第一次在清玄閣見到張若塵的時候,她還將張若塵當成了一個不能修煉武道的廢人,甚至還懷疑張若塵是秦雅的面首,十分瞧不起他。

    可是,歲末考覈一戰,張若塵展現出恐怖的武道天分,舉起千斤重的石盤就像玩一樣,獵殺一階上等蠻獸,跨越兩個小境界擊敗敵人。

    在少年武者中,想要做到其中任何一點,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像張若塵這樣的武道奇才,又怎麼可能去做別人的面首,淪爲一個放/蕩女人的玩物?

    張若塵微微打量了單香菱一眼,心中微微一驚,“這個女子不僅長得十分貌美,武道天資竟然也很高,居然已經修煉到黃極境大極位,比九郡主和林濘姍的修爲都要高出一籌。”

    其實,九郡主、林濘姍、單香菱都是因爲長得美麗,而且武道天賦極高,所以,才能列入少年一代四大美人之一。

    若是沒有修煉武道的天賦,就算長得再美,也沒有資格成爲衆多武者津津樂道的女神級的人物。

    單香菱的年齡,已經十七歲,比九郡主和林濘姍都要大一點,修爲自然也要高出一些。

    八王子看到單香菱竟然主動向張若塵示好,察覺到危機,立即趕過去,道:“師妹,你難道忘了九弟與清玄閣老闆娘之間的事?這種人,你還是離他遠一些……”

    單香菱微微擡起手,打斷了八王子繼續說下去的話,明眸皓齒的一笑,道:“九王子何等少年英才,又怎麼可能是你說的那種人?”

    那種危機感,更加強烈了!

    “師妹!咋們走吧!下次再來拜師!”八王子抓住單香菱的手腕,想要拉着她離開。

    “譁!”

    單香菱體內的真氣疾速運行,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手腕處散發出來,輕輕一抖,直接將八王子震飛了出去。

    “八王子殿下,男女有別,請你自重。”單香菱冷冰冰的說道。

    “師妹……”八王子的五根手指疼得發麻,整條胳膊都擡不起來。

    單香菱向着八王子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

    又向張若塵看過去的時候,她的臉上立即浮現出柔美的笑容,聲音十分悅耳的道:“九王子殿下,香菱是來銘紋公會拜師,打算學習煉器術。你呢?”

    張若塵將剛纔的一切都看在眼裡,淡淡的道:“我來購買銘筆和靈紙,打算學習銘紋。”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我從小就學習銘紋,已經可以刻錄出一些基礎銘紋。我對銘筆和靈紙也有一些研究,若是九王子殿下要購買這兩樣東西,或許,香菱可以幫得上忙。”單香菱道。

    張若塵想了想,才發現自己似乎真的不太懂銘筆和靈紙,於是,他便答應了下來。

    看着張若塵和單香菱的背影,八王子簡直沮喪到了極點。

    片刻之後,八王子的眼中又恢復鬥志,心中暗道,只要我成爲佐恩煉器師的弟子,到時候,師妹肯定會再次回到我的身邊。

    ……

    “銘筆和靈紙都分爲五個等級,分別是基礎級、中級、高級、天級、神級,與銘紋的五個等級相對應。”

    “刻畫基礎銘紋,只需要使用基礎級的銘筆和靈紙就可以了。”

    “精神力在三十階以下的人,只能刻畫出基礎銘紋。精神力越高,能夠刻畫出的基礎銘紋就越多,銘紋更加穩定,成功率也更高。”

    單香菱一邊給張若塵介紹,一邊說道:“我從小就修煉精神力,同時學習銘紋。我現在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十六階,也可以刻畫出幾種基礎銘紋,可是成功率相當低。刻畫二十次,才能成功一次。”

    “像佐恩煉器師那樣的人物,成功率已經相當高,刻畫十次,至少都能成功七、八次。”

    在赤雲宗,也招攬有修煉精神力的煉器師。但是,赤雲宗畢竟是武道宗門,精神力最高的煉器師,也纔將精神力修煉到十八階。以他的造詣,已經很難再指點單香菱。

    所以,單香菱纔來到王城的銘紋公會,想要拜入佐恩煉器師的門下,繼續學習銘紋和煉器,爭取早日達到一品煉器師的級別。

    “你的精神力居然達到了十六階了!”張若塵道。

    要知道,在二十歲之前,將精神力修煉到十五階,便可以稱爲天才。單香菱的精神力強度在同等年齡的少女之中,已經算是相當了不起。

    提到精神力強度,單香菱也頗爲自傲,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優越感,道:“一般來說,精神力達到十五階,就有機會成爲一品煉器師。”

    頓了頓,她又有些沮喪的道:“可惜我的煉器技巧和刻畫銘紋的技巧都差了一些,考了兩次,也沒有通過一品煉器師的考試。若是能夠拜入一位二品煉器師的門下,得到他的指點,我肯定可以很快成爲一品煉器師。”

    張若塵道:“成爲一品煉器師又如何?難道有什麼好處?”

    “好處簡直太多了!首先,成爲一品煉器師,你就可以正式加入銘紋公會,成爲銘紋公會的會員,有機會學習到更加高深的精神力法卷,而且,還有機會聽精神力大師講課。”

    “同時,成爲一品煉器師,就能獲得一套銘紋公會特別煉製的煉器師法袍。只要穿着法袍,便代表着你的身份。只要不是私人恩怨,或者你自己主動挑起事端,若是有人敢對你不利,銘紋公會都會出面幫你解決。”

    “當然,做爲一位一品煉器師,其實也很受武者尊敬。一般來說,根本沒有人武者會主動去得罪一位煉器師、煉丹師。”

    張若塵也有些心動,要知道,銘紋公會的歷史十分悠久,在中古時代就已經誕生,距今數十萬年。即便是池瑤女皇開闢的第一中央帝國,也才八百年曆史而已。

    可以說,即便是現在統治崑崙界的第一中央帝國的底蘊,也完全沒辦法和銘紋公會相比。

    沒有人知道銘紋公會的能量到底有多大,反正沒有人敢去招惹銘紋公會。

    若是能夠成爲銘紋公會的會員,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銘筆和靈紙都十分昂貴。

    一支基礎級的銘筆,要賣一千枚銀幣。

    一張基礎級的靈紙,要賣一個銀幣。

    看到價格,普通武者早就已經嚇得轉身就走。

    學習銘紋,簡直就是燒錢,只有大家族和大宗門才能培養出少數幾個煉丹師和煉器師,而且,在培養之前,還必須慎重挑選,必須挑選出精神力強大的天才。

    若是沒辦法培養成一品煉丹師,或者一品煉器師,那就虧得血本無歸了。

    張若塵一共購買了十支銘筆和一萬張靈紙,一共花費兩萬枚銀幣。即便他現在並不缺錢,卻依舊花得十分心疼。

    張若塵購買銘筆和靈紙,便和單香菱去拜見佐恩煉器師。張若塵現在對刻畫銘紋可以說是一竅不通,完全是靠自己的摸索。

    若是能夠得到一位高手的指點,或許,就能事半功倍。

    遠遠的,他們就聽到一個聲音。

    “恭喜八王子殿下,你的精神力達到了十二階。你以前真的沒有修煉過精神力?”佐恩煉器師有些驚歎的說道。

    以八王子的年紀,若是真沒有修煉精神力,就能達到十二階,那絕對算得上是天賦異稟。

    “本王子以前自然沒有修煉過精神力。”

    八王子看到向這邊走過來的張若塵和單香菱,眼中帶着得意的笑容,故意提高了聲音,道:“以大師的意思,本王子豈不是天生的精神力強者?”

    得到佐恩煉器師的肯定,八王子十分興奮,所以,急不可耐的向單香菱展示自己的天分。

    ……

    今天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