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八王子在王城被刺殺,就連人頭都被割走,影響實在太惡劣,若是不找出兇手,嚴厲懲罰,豈不是將來誰都敢殺王族成員?

    雲武郡王雷霆震怒,連夜召見鎮守王城的十大將軍進宮,關閉城門,封鎖武市,寧可錯抓一百,也不可放過一個。

    “多少年了,居然又有人敢在王城刺殺王族成員,膽子真是不小。”雲武郡王發出一聲冷哼。

    大殿中,十位將軍感覺自己就像是聽到一聲悶雷炸響,耳膜都像是要碎掉,渾身顫抖了一下,立即跪倒在地上。

    他們十人,每一個都掌握數萬兵馬,位高權重,自身的武道修爲更是強大無比。可是,雲武郡王只是冷哼了一聲,便將他們全部震懾得跪在地上。

    沒辦法,誰叫雲武郡王乃是一位天極境強者,堪稱武道神話,在武者之中,就是“天”一樣的存在。

    國師薛靖天恭恭敬敬的站在下方,道:“大王,這件事會不會和拜月魔教有關?在雲武郡國,敢和王族作對的,也只有拜月魔教和黑市。”

    “黑市雖然也聚集了很多窮兇極惡的邪道人物,可是他們做事一般都和利益掛鉤。殺死八王子,完全就是沒有利益的事,不像是他們的做事風格。”

    “反倒是拜月魔教,他們信奉魔神,做事乖張,完全有可能殺死八王子,以此來挑釁王族的威嚴。”

    “拜月魔教?”雲武郡王的眼神微微一沉。

    在雲武郡國,最強大的勢力,自然是王族,掌握天下兵馬,強者如雲,統治整個王國。

    別的那些宗門、家族,在王族的面前,只能算是小家小戶,根本沒有可比性。

    但是,也有一些勢力可以和王族叫板,比如,銘紋公會、拜月魔教、黑市、武市錢莊。

    銘紋公會和武市錢莊,一個掌握了天下所有的煉丹師、煉器師、御獸師、奇人異士;另一個幾乎控制了整個王國三成以上的財產。

    銘紋公會和武市錢莊遍佈整個崑崙界,他們的一句話,足以影響雲武郡王做出的決定。

    當然,銘紋公會、武市錢莊與官方勢力相輔相成,互利互惠,正常情況下,絕對不會和官方勢力對着幹。

    在和平年代,銘紋公會和武市錢莊都是象徵性的臣服於官方勢力,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官方勢力的管理。

    但是,真正涉及到核心利益的事,全部都是由銘紋公會和武市錢莊自己管理,就算是官方力量也休想插手進去。

    黑市,與銘紋公會和武市錢莊一樣,自古以來就存在,而且完全不受官方勢力的管理。

    黑市,專門進行各種骯髒的地下交易,屬於世界的陰暗面。

    他們掌控了天下間大半的殺手、妓/女、盜賊、通緝兇徒,甚至還有大量的奴隸商人和黑暗傭兵。

    黑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和武市錢莊抗衡,勢力相當龐大。

    官方勢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壓黑市,可是卻始終無法將他們消滅。甚至在別的一些郡國,黑市還掌控了整個郡國朝政和軍隊,將那一個郡國變成了黑暗樂園。

    至於拜月魔教就更加可怕,他們信奉魔神,強者衆多,在每一個郡國,每一座城池都建立有分舵,專門與官方勢力對着幹。

    他們甚至想要推翻第一中央帝國的統治,掌控整個崑崙界。

    拜月魔教在每一個郡國都會建立一個總舵,設立一位總舵主。在郡國旗下的每一座城池,建立一座分舵,設立一位舵主。

    在雲武郡國,自然也有拜月魔教的勢力。

    據說,雲武郡國的那一位拜月魔教的總舵主,也是天極境的修爲,一位武道神話。

    “若真的是拜月魔教的人殺死了八王子,那麼絕對是一個威脅的信號。他們是在試探雲武郡國的底蘊,說不一定,大量的魔教高手正在向雲武郡國集結,準備向雲武郡國動手。”國師薛靖天說道

    國師乃是王后的兄長,自然知道八王子是被王后派出去的人誤殺。

    爲了不讓雲武郡王懷疑到王后的身上,他只能讓雲武郡王的注意力轉移到拜月魔教的身上。

    一位王子被刺殺是大事,可是,拜月魔教卻是更大的事。

    要知道,八百年來,拜月魔教滅掉了不止一座郡國,對於很多統治者來說,簡直就如噩夢一樣的存在。

    若是拜月魔教真的要大舉進攻雲武郡國,就算別的事再重要,雲武郡王都肯定會先放一放。

    聽到國師的話,雲武郡王的神色果然變得嚴肅起來。

    國師向着雲武郡王看了一眼,微微鬆了一口氣。

    終於讓雲武郡王轉移了注意力,若是雲武郡王下令徹查八王子的死因,說不定真的有可能會查到王后的身上。

    “八王子不可能是被拜月魔教殺死!”張若塵從大殿外走進來,朗聲的說道。

    國師的眼神一凝,道:“九王子殿下,另有高見?”

    張若塵道:“八王子是乘坐我的車駕,所以纔在返回王宮的路上被人殺死。很顯然,那些殺手暗殺的目標是我,八王子只是被誤殺!”

    雲武郡王點了點頭,道:“九兒說得有理。拜月魔教做事一貫高調,若是真的存心挑釁王族,就絕對不是暗殺八兒那麼簡單。這件事必須要徹查!另外,爲了以防萬一,葛乾,你立即出宮,秘密調差拜月魔教最近的動向。”

    “屬下,領命!”

    雲武郡王的貼身侍衛長葛乾,拱手一拜,然後,退了下去。他連夜出宮,前去調查拜月魔教。

    隨後,張若塵和十大將軍也離開大殿。

    十大將軍立即趕去調查八王子的死因,抓捕兇手。

    張若塵則返回玉漱宮,去查看了雲兒的傷勢之後,便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繼續修煉起來。

    “那些殺手想殺的人,肯定是我。今晚的事,還真是夠兇險,若不是八王子逼迫雲兒送他回宮,死的人,估計就是我。到底會是誰?”

    歲末考覈的時候,他表現得實在太耀眼,肯定會被人嫉妒。

    宮中的人,嫌疑最大。

    當然,黑市和拜月魔教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性,畢竟,王族中誕生一位頂尖天才,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威脅。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那一位天才,抹殺在搖籃之中。

    “想那麼多幹什麼?只要我的修爲足夠強大,自然沒有人殺得了我。再說,八王子被刺殺,造成的動靜實在太大,短時間之內,對方不太可能發起第二次刺殺。”

    張若塵不再多想,將一枚天象赤火丹取出來,託在手掌心。

    天象赤火丹,足有龍眼那麼大,簡直就像是一團燃燒的火焰,散發出十分灼熱的氣息。

    三品丹藥,果然不一樣,蘊含的丹氣實在太濃厚。

    要知道,一枚天象赤火丹的價格,簡直堪比一件五階真武寶器。如此奢侈的丹藥,也只有張若塵纔會一次性購買七枚。

    也只有肉身強大如張若塵,纔敢吞服天象赤火丹。若是換成別的黃極境中極位的武者,不但煉化不了天象赤火丹,甚至還有被丹火焚體的危險。

    將天象赤火丹吞入腹中,簡直就像是吞下一輪小型的烈日,那種痛楚,絕對不下於在蠻神池中修煉的痛楚。

    “哧哧!”

    一絲絲丹火和丹氣,從天象赤火丹中涌出來,鑽進張若塵的經脈、血肉、骨骼、五臟,不斷淬鍊他的肉身。

    花費整整三天時間,張若塵纔將天象赤火丹的丹火完全煉化,肉身強度提升了一大截。不僅如此,氣池中的真氣,竟然也提升了一倍。

    這三天,張若塵只是將丹火全部煉化,丹氣才被煉化了三成。

    又花費了五天時間,張若塵將天象赤火丹的丹氣全部煉化。氣池中的真氣,又提升了不少。

    “按照這樣的速度,我再煉化兩枚天象赤火丹,就能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圓滿,達到黃極境中期的巔峰。”

    天象赤火丹的作用,並不是提升真氣,而是淬鍊肉身。

    可是,天象赤火丹實在太逆天,在淬鍊肉身的同時,也讓張若塵的真氣數量增加了不少。

    張若塵並沒有急着煉化第二枚天象赤火丹,畢竟,天象赤火丹的藥力實在太猛烈,若是接連服用,就算以張若塵的強大體質也肯定吃不消。

    “先練習刻畫基礎空間銘紋!”

    張若塵將銘筆和靈紙取出來,將真氣注入銘筆,在靈紙上面一遍一遍的刻畫。

    整整練習了一整天,浪費了一百三十多張靈紙,也沒有將一道銘紋刻畫成功。

    他並不氣餒,繼續練習,繼續刻畫。

    接下來的一個月,張若塵幾乎一直待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每隔三天才會出去一次。

    其餘時間,大部分都花費在修煉龍象般若掌、天心劍訣和練習刻畫八種基礎空間銘紋的上面。

    外界的一個月,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就是三個月。

    三個月的時間,張若塵煉化了三枚天象赤火丹,終於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圓滿,達到黃極境中極位的巔峰,可以開始衝擊黃極境大極位。

    “以我現在的體質,就算與上一世相比,也相差不多。畢竟,上一世我突破黃極境大極位的時候,才六歲。”張若塵道。

    張若塵準備開始衝擊黃極境大極位。

    “也不知能夠開闢出多少條經脈?上一世在黃極境大極位的時候,開闢出二十七條經脈。這一世,我能夠超越嗎?”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無比堅定,無論如何,也必須要做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