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王子殿下,請隨我來,莊主在裏面等你。」

    第九管事走在前面引路,帶着張若塵走進武市錢莊。

    九郡主和單香菱則留在外面,以她們的身份,還沒有資格見到武市錢莊的莊主。

    張若塵與第九管事離開之後,柳乘風的眼睛微微一縮,心頭暗道,「可惡!父親居然答應要見他,他何德何能?」

    隨後,柳乘風的目光向著單香菱和九郡主望過去,立即收起臉上的冷色,露出一絲自認為英姿瀟灑的笑容,微微拱手,道:「香菱姑娘,柳某早就聽過過姑娘的芳名,不知道能不能邀姑娘一起遊覽王城?」

    在他看來,以他的身份,區區一個赤雲宗宗主的女兒不可能不給他面子。

    只要能夠與她單獨相處,還怕沒有機會將她拿下?

    ……

    柳傳神在雲武郡國是一個傳說般的人物,掌握著武市錢莊在雲武郡國的一切武力和財務,乃是雲武郡國排名前十大人物。

    除非是雲武郡王這種級別的人物,一般的武者,想要見他一面都難如登天。

    張若塵從見到柳傳神的第一眼,便能感知到,此人的武道修為深不可測,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若是一般的武者,站在柳傳神的面前,早就已經哆哆嗦嗦,根本不敢與他對視。

    張若塵又豈是一般人,十分從容的道:「早就聽聞莊主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氣度不凡。」

    「九王子殿下乃是人中龍鳳,本莊主也是早有耳聞!」柳傳神站在客廳的上方,故意將身上的氣勢散發出來,以此來威懾張若塵。

    他將張若塵走進來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裏,心中暗自讚歎,此子沉着冷靜,不卑不亢,若是乘風有他一半的心性,那該有多好?

    張若塵坐到柳傳神的對面,道:「客套的話,也就不多說。本王子此次來武市錢莊,是想和莊主做一筆生意,相信莊主看過貨物之後,一定不會失望。」

    說話之間,張若塵便將空間戒指取下來,放到桌上,向著柳傳神移過去。

    「只是一枚玉扳指?」柳傳神接過玉扳指,微微皺了皺眉。

    張若塵道:「莊主將真氣注入扳指試試?」

    柳傳神立即將真氣注入玉扳指,將玉扳指中的六道空間銘紋激活,一層白色的光暈從扳指上面浮現出來。

    柳傳神將手指伸向玉扳指,整隻手立即消失不見,就像是被玉扳指吞噬了一樣。

    「這……」

    柳傳神的眼神立即變得無比精彩,帶着幾分驚色,有些激動的道:「扳指裏面自成空間!不知道九王子殿下是從什麼地方得到這一枚空間寶物?」

    張若塵道:「這個……恐怕不方便說。」

    柳傳神收回真氣,平復心中的激動,道:「整個崑崙界,空間寶物的數量不到十件,每一件都無比珍貴。不過九王子殿下拿出的這一件空間寶物的品階似乎有些低,空間也很狹小,只能算是三階真武寶器吧!」

    張若塵道:「若是我將這一枚空間寶物賣給莊主,可以賣出什麼樣的價格?」

    柳傳神對這一枚空間寶物十分動心,可是臉上卻表現得很淡然,道:「一般的三階真武寶器的價值在三千銀幣到一萬銀幣之間。既然是空間寶物,自然要賣最高價格,一萬枚銀幣。」

    「二十萬枚銀幣。」張若塵直接將價格翻了二十倍。

    柳傳神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道:「九王子殿下,你這不是來做生意啊!你這簡直就是來搶錢,做生意,不是這樣做的。若是空間寶物的空間大小能夠再大十倍,本莊主倒是可以出二十萬枚銀幣的價格。你的這一件空間寶物的內空間太小了!這樣吧!本莊主以私人的名義出兩萬枚銀幣,買下你這枚空間戒指。」

    「十五萬枚銀幣!」張若塵道。

    「三萬枚銀幣!」柳傳神道。

    「十二萬枚銀幣!」張若塵道。

    「四萬枚銀幣!」柳傳神道。

    張若塵做出最後的讓步,道:「十萬枚銀幣,不可能再少了。」

    「好!十萬枚銀幣,成交!」柳傳神朗聲一笑,立即將桌上的空間戒指戴在手指上,仔細的看着,笑道:「十萬枚銀幣是存入九王子殿下在武市錢莊的三星貴族卡,還是直接兌換成靈晶?」

    張若塵的心頭暗罵了一聲老狐狸,道:「存入三星貴族卡吧!」

    購買煉器爐,還差十萬枚銀幣。

    必須另想辦法了!

    張若塵接過柳傳神遞過來的三星貴族卡,心頭忽然想到,「既然來到了武市錢莊,又怎能不去武市斗場?在武市斗場,應該能賺夠剩下的十萬枚銀幣。」

    「武市斗場」是武市錢莊開設的武鬥場,歷史悠久,代表着武者的武道精神,是一個成名的好地方。

    只要是對自己的修為足夠自信,大多都會去武市斗場證明自己的實力。

    若是能夠在武市斗場連贏十場,就能得到豐厚的銀幣獎勵,而且,還能排入武市錢莊制定的排名榜。

    一旦入榜,便能名動天下。

    若是你的戰力足夠強大,在排名榜上的名次足夠高,甚至連別的郡國,也能知道你的名字。

    武市錢莊一共制定了四大排名榜,分別是:黃榜,玄榜,地榜,天榜。

    武市錢莊遍佈天下,情報機構十分發達,不僅會分析武者在斗場上的表現,而且,還會收集武者別的情報,進行整理歸納,最後制定出榜單。

    所以,武市錢莊的四大排名榜,準確性都極高。

    當然,你也必須進入武市斗場中戰鬥,才能成為榜上的一員。要不然的話,天下太大,武者眾多,武市錢莊也肯定統計不過來。

    在黃級戰台連贏十場,可以排進黃榜。連贏的場數越多,在黃榜上的排名自然就越高。

    在玄級戰台中連贏十場,可以排進玄榜。

    在地級戰台中連贏十場,可以排進地榜。

    在天級戰台中連贏十場,可以排進天榜。

    因為地極境和天極境的武者太稀少,所以,在雲武郡國並沒有設立地級戰台和天級戰台。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只能參加黃級戰台的武鬥。

    只要能夠在黃級戰台連贏十場,不僅能夠得到十萬枚銀幣的獎勵,而且,還能成為黃榜上的一員。

    整個雲武郡國,現在也僅僅只有二十七位黃榜武者,每一個都在黃極境稱王稱霸,堪稱無敵。

    黃榜武者的流動其實很大,因為,黃榜武者自身的修為本來就達到黃極境大圓滿的巔峰,隨時都會突破到玄極境。一旦突破到玄極境,自然也就不再是黃榜武者。

    當然,老的黃榜武者離開,又會有新的黃榜武者誕生。總的來說,雲武郡國的黃榜武者,一直都保持在二、三十個左右。

    雲武郡國的黃榜武者有單獨的榜單,並不和別的郡國的黃榜武者一起排名。也就是說,雲武郡國的黃榜武者只有第一名到第二十七名。

    柳乘風就是一位黃榜武者,在武市斗場的最高連勝記錄是十三場,排在黃榜第十一位。

    在王城的少年一代之中,他算是最強大的一位,排在他前面的十位,全部都是修鍊數十年的老輩武者。

    那些老輩武者無法突破到玄極境,便精鍊武技,提升自己的戰鬥經驗,擁有各種詭異莫測的手段,年輕一代的武者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張若塵將自己的想法,向柳傳神提了一下。

    「九王子要去參加黃級戰台的武鬥?」

    「以九王子的現在的修為……恐怕還是有些勉強吧!若是九王子再修鍊三、五年,修為達到黃極境大圓滿,肯定能夠成為一位強大的黃榜武者。」柳傳神道。

    柳傳神也看不透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只知道不久前的歲末考核的時候,張若塵才黃極境小極位。

    就算他的修為又有突破,達到黃極境中極位,也絕對不可能成為黃榜武者,能夠在武市斗場連贏三場就不錯了!

    「能不能成為黃榜武者,還是要戰了過後才知道。不是嗎?」張若塵道。

    「既然九王子如此有信心,本莊主就不多勸了!正好,我今天也要去巡視武市斗場,便一起過去吧!」

    柳傳神站起身來,與張若塵一起向外面走去。

    剛剛走到武市錢莊的大門口,便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吵雜聲。

    「本公子誠心邀你一起遊玩王城,你居然還敢拒絕,真是給臉不要臉。來人,將這個賤人給本公子抓起來,將她洗乾淨了,送到本公子的房間。」柳乘風惱怒的道。

    柳乘風被單香菱拒絕之後,立即惱羞成怒,覺得折損了自己的臉面。所以,他打算使用強硬的手段,霸王硬上弓。

    兩個侍衛立即向著單香菱走過去,他們已經對這種事見怪不怪,柳公子看中的女人,就算是一位宗主的女兒也休想逃掉。

    赤雲宗豈敢得罪武市錢莊?

    柳公子玩膩了,說不定他們還有機會喝一口湯。

    單香菱的臉色一變,道:「柳乘風,你也是一位黃榜武者,更是武市錢莊莊主之子,品行怎麼會這麼差?」

    柳乘風長聲一笑,道:「本公子的品行好不好,今晚上你就知道了!本公子勸你最好不要反抗,你應該知道得罪武市錢莊的下場,到時候,別說是你,就是整個赤雲宗都會在一夜之間灰飛煙滅。」

    單香菱緊咬着嘴唇,心中十分憤怒,可是她又的確不敢得罪武市錢莊。武市錢莊的實力太龐大了,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讓赤雲宗覆滅。

    正在柳乘風狂笑不已的時候,張若塵和柳傳神從武市錢莊的大門中走了出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