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第一個對手,是一個黃袍少年武者,看上去十八、九歲的樣子,修為達到黃極境中極位。

    能夠以如此年紀,修鍊到中極位,也算得上是一個武道天才。

    黃袍少年武者抱着一柄鋒利的戰刀,中氣十足的道:「郝家,郝十七,第一個來挑戰閣下,閣下拔劍吧!」

    張若塵用右手按著閃魂劍的劍柄,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你還不值得我拔劍,若是拔劍,恐怕會傷到你。」

    「狂妄!」

    黃袍少年武者將真氣注入大刀,將大刀中的兩道力系銘紋激活。大刀的重量,攀升到兩百八十七斤。

    他雙手握刀,將大刀揮舞得密不透風,快速向著張若塵衝過去。

    以他的氣勢,就算是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也不敢與他硬碰。

    「嘩!」

    張若塵站在原地,紋絲不動,手臂一抬,劍鞘揮出去,劈在黃袍少年武者的脖子上。

    「哐當!」

    大刀掉落在地。

    黃袍少年慘叫一聲,掉下戰台,摔得七葷八素。

    他捂著脖子,重新登上戰台,將大刀撿起來,有些敬畏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多謝不殺之恩。」

    幸好張若塵的劍沒有出鞘,要不然,他的腦袋已經從脖子上飛出去。

    第二場,勝!

    第三場,勝!

    第四場,勝!

    接下來的三場,張若塵連續取勝。

    他站在戰台的中央,穩如磐石,從始至終完全沒有移動過腳步。

    凡是挑戰的對手,無論修為強弱,全部都是被同一招劈下戰台,無一例外。

    「這個少年怎麼會如此強大?修為達到黃極境大極位的羅天,竟然也被他用劍鞘拍下戰台,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一位十六歲的貴族少女有些好奇的盯着張若塵。

    張若塵實在太年輕,實力卻太恐怖。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別說是逼他出劍,甚至連逼他後退一步都做不到。

    「他應該是已經將劍意修鍊到『劍隨心走』的境界,若是破不了他的劍意,任何人去了,也只會被他一招劈下戰台。」

    薛病生手捏摺扇,臉上帶着幾分笑意,道:「哈哈!你們難道不知道他的身份?」

    「什麼身份?」眾人問道。

    薛病生道:「他就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在歲末考核的時候,以小極境的修為,就能擊敗大極境的天才。以他的修鍊速度,現在應該已經達到中極位。除非是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出手,要不然沒有人能夠將他擊敗。」

    「哈哈!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武學奇才九王子,我去會一會他。」

    看台上,一個光頭大漢提着兩隻鐵鎚,雙腳一蹬,跨越十多米的距離,飛躍到戰台上。

    「九王子殿下,我郭四海來與你戰第五場,你可要小心了,我的這一對鐵鎚加起來重達八百斤,一旦被砸中,就算是鐵人也要被砸碎。」郭四海道。

    凡是能夠在黃級武鬥宮連贏五場的武者,幾乎都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只有少數一些天才才是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為。

    郭四海就是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身高八尺,手臂比張若塵的大腿還要粗,全身長滿巴掌大小的肌肉塊。

    「郭四海可是天生神力,在黃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可以爆發出三十牛的力量。九王子恐怕是要敗了!」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九郡主也開始擔心起來,畢竟那可是一位大圓滿的武者。

    大圓滿的武者和大極位的武者,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

    「吼!」

    郭四海大吼一聲,全身骨骼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一雙手臂將兩隻鐵鎚輪動起來,轉動得就像是風車一樣,發出一片片風浪。

    「狂武錘法!」

    郭四海施展出一種人級下品的武技,將自己的全部力量爆發出來,兩隻鐵鎚同時向著張若塵轟擊過去。

    一隻鐵鎚攻向張若塵的頭部,一隻鐵鎚攻向張若塵的雙腿。

    在這樣的狂攻之下,就算張若塵的修為再強,也肯定要退。

    只要張若塵後退,他的後續的招數就會接二連三的攻擊過去,以雷霆之勢將張若塵擊敗。

    「啪!」

    張若塵依舊只出一招,將劍鞘劈出去,砸在其中一隻鐵鎚上面。

    那一隻鐵鎚立即改變方向,撞擊在郭四海的胸口。

    「嘭!」

    郭四海連同兩隻鐵鎚,同時落下戰台。

    「怎麼……怎麼這樣?」

    郭四海捂著血淋淋的胸口,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盯着筆直的站在戰台中央的張若塵。他剛才完全沒有看清楚張若塵是如何揮動劍鞘?

    他只知道,自己是被自己手中的鐵鎚打得落下戰台。

    「郭四海居然也沒能逼他出劍,怎麼會這麼強?」

    薛病生的眼神變得微微凝重起來,道:「九王子的劍意境界,至少已經達到劍隨心走中階的境界,甚至有可能達到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

    「不可能吧!就算是玄極境的武者,也很少有人能夠修鍊到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

    薛病生微微咧嘴一笑,道:「等著瞧吧!現在才第五場,後面出現的武者只會越來越強大,總有人會試出他的強弱。若是他能堅持到第八場,我一定要親自登上戰台,將他擊敗。」

    此刻,九郡主和單香菱也十分震驚,張若塵的強大完全出乎她們的預料。

    「一招擊敗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九弟的修為不會已經突破到黃極境大極位了吧?」九郡主道。

    「肯定是黃極境大極位的境界!」

    「歲末考核才過去多久?九王子殿下的修為居然又提升了兩個境界,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單香菱美眸漣漣的說道。

    若不是親眼看到,她實在不敢相信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逆天的人傑。

    有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登上戰台,是一位二十來歲的青衫女子,也是用劍。

    青衫女子站在張若塵的對面,仔細的觀察張若塵的一舉一動,想要看出張若塵身上的破綻。

    「居然毫無破綻!既然沒有破綻,就只能逼他露出破綻。」

    「唰!」

    青衫女子腳踩步伐,速度快如閃電,提着一柄魚腸細劍,攻擊向張若塵的雙腿。

    就算不能擊敗張若塵,只要能夠逼得他移動腳步,也是一種成就。

    只有他移動腳步,就肯定會露出破綻。到時候,要擊敗他,就會容易得多。

    張若塵終於露出嚴肅的眼神,青衫女子的劍法十分厲害,達到劍隨心走的境界。雖然只是劍隨心走初階的境界,卻已經比別的黃極境大圓滿武者強大得多。

    張若塵閉上雙眼,只憑耳朵去聽劍鋒破空的聲音。

    「叮!」

    他揮動劍鞘指向虛空,擋住青衫女子斬向他雙腿的劍。

    青衫女子微微一愣,旋即又快速變招,一連施展出三招劍法。每一招都被張若塵準確無誤的擋住。

    當她想要使出第四劍的時候,咚的一聲,胸口傳來一陣刺痛,肋骨就像是被刺斷了一樣。

    張若塵提着劍鞘,點在青衫女子的胸口,淡淡的說道:「你敗了!」

    幸好只是劍鞘,若是劍尖的話,青衫女子的心臟已經被刺穿。

    青衫女子將魚腸細劍收回劍鞘,拱手對着張若塵一拜,道:「九王子殿下不愧是武學奇才,我敗得心服口服!」

    又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戰敗,依舊沒能逼得九王子哪怕後退一步。

    「哼!真是可惡,他才十六歲,武道修為居然達到如此境界,不能留他性命,絕對不能留他性命。」

    柳乘風十分惱怒,對着站在他身後的一個侍衛說道:「去將韓斧叫來,就說本公子用他的時候到了。」

    「屬下現在就去請韓爺!」那一個侍衛立即退下去。

    柳乘風盯着站在下方看台上的單香菱,眼中露出一絲淫/逸的笑容,「單香菱,等到張若塵死在戰台上,本公子看誰還能救得了你?嘎嘎!」

    因為張若塵的逆天表現,整個黃級武鬥宮都變得沸騰起來,響起震耳欲聾的吶喊聲。

    終於,張若塵迎來第七位挑戰者。

    洪濤,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開闢出玄冰神武印記,在黃級武鬥宮有四次連勝七場的記錄。

    而且,他也達到隨心初階的境界。

    不過,他使用的不是劍,而是鞭。鞭隨心走。

    「洪濤見過九王子殿下,若是待會多有得罪,還請九王子殿下見諒。」洪濤顯得彬彬有禮,臉上始終帶着笑容。可是,他的眼神卻十分銳利。

    洪濤的手指輕輕的在手腕處一摸,將一根金色的長鞭抽出來。

    金色長鞭,足有十三米長,只有小指頭粗細,似乎是用某種蠻獸的筋煉製成的真武寶器。

    僅僅只是想要將長鞭甩直,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

    「啪!」

    洪濤的手臂一抖,金色長鞭立即旋轉起來,簡直就像是一條靈蛇,圍繞他的身體盤旋,顯得十分靈活,發出一圈圈金色光芒!

    (微信關註:feitianyu5新浪微博關註:飛天魚的微博)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