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兵器中,鞭是劍的剋星。

    以柔克剛,以長打短。

    就像此刻的洪濤,站在十多米之外,就能攻擊到張若塵。

    他的鞭法變幻莫測,就如手持一條金色的長蛇。金色的長蛇,在空氣中蜿蜒盤曲,發出刺耳的疾速破風聲。

    在金色長鞭的尖部,是一根三寸長得尖刺,比劍尖還要鋒利。

    「有點意思!」

    張若塵終於動了!

    他將體內的真氣運轉到雙腿,全身二十七條經脈同時運轉起來,腳踩步伐,化為一道殘影穿梭在金色長鞭之間。

    僅僅一瞬間,張若塵便穿過十多米的距離,立到洪濤的身前。

    洪濤的臉色一變,正要收回長鞭攻向張若塵。

    「啪!」

    張若塵將手中的劍鞘劈出去,砸在洪濤的脖頸處。

    洪濤的重心不穩,側翻出去,墜落下戰台。

    在落下戰台的那一剎那,洪濤立即凌空一翻,雙腿落地,穩穩的立在地面,並沒有摔得像前面六人那樣狼狽不堪。

    洪濤站在台下,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我敗了!」

    張若塵剛才施展出來的步伐,實在太快了。就算再戰一次,他也肯定會敗。

    又是一招!

    「以洪濤的修為,竟然無法擋住他一招。這也太變態了吧?」

    薛病生輕輕的搖動摺扇,嘴角露出一絲邪異的笑容,「有點意思!」

    「第八場,就由我來阻止你連勝的步伐。」薛病生化為一道白色的影子,輕身一躍,就像一片樹葉一般輕輕的落到戰台上。

    「薛病生!」張若塵道。

    先前,張若塵看到過薛病生和聶衡的一戰。僅僅一招,薛病生就將聶衡殺死。

    此人,速度極快,絕對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薛病生微微一笑,道:「薛某見過的天才之中,除了七王子殿下,就數九王子殿下的天資最高。歲末考核才過去不到兩個月,九王子殿下便又連破兩境,達到黃極境大極位。佩服!實在是佩服!」

    張若塵道:「你是國師府的人?」

    「沒錯。」薛病生道。

    「你有把握擊敗我?」張若塵道。

    薛病生笑道:「九王子殿下最大的優勢,是劍道達到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最大的劣勢,是體內的真氣不足。九王子殿下才剛突破到大極位吧?」

    張若塵不言。

    薛病生繼續道:「九王子殿下的速度很快,可是薛某的速度也不慢。九王子殿下想要以速度取勝,對別人有效,對薛某卻無效。若是比力量,以薛某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恐怕也要比九王子殿下勝一籌吧?」

    「真的嗎?」張若塵道。

    薛病生點了點頭,道:「九王子殿下,在薛某面前,你應該拔劍了!」

    「若是我覺得你的實力足夠強大,自然會拔劍。」張若塵道。

    「那九王子殿下可要小心了!薛某的鐵骨扇可是一件三品真武寶器,死在鐵骨扇下的黃極境大圓滿武者已經有九位。」

    薛病生的眼瞼一收,原本閉合的摺扇,嘩的一聲展開,每一片扇葉中都伸出一根三寸長得鋒利劍片。

    「唰!」

    薛病生的速度果然極快,如同一道白色的鬼魅影子,瞬間便到達張若塵的面前。

    他修鍊的是一種人級上品的身法,名叫「凌虛八步」,每一步踏出都是一丈的距離。

    一連踏出八步,在戰台上出現八道殘影。

    就像是八個薛病生,同時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張若塵如同一棵不動神樹,落地生根,雙腿不移,將手中的劍鞘不停揮出去。

    每一次擊出,就會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在空氣中,冒出一粒粒火花。

    「嘭嘭!」

    剎那之間,張若塵和薛病生便交手二十多招,就如一團幻影在戰台上交鋒。修為較低的武者,根本看不清他們是如何出手,只能看到一個個影子。

    柳乘風站在黃極武鬥宮最高的看台上,盯著下方的戰台,冷哼一聲:「薛病生居然也只能和他打成平手,勝負之數很難料啊!」

    「拜見柳公子!」韓斧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對著柳乘風一拜。

    韓斧的身軀十分高大,足有二米六、七,僅僅只是一隻拳頭就比常人的頭顱還要大,身上長滿一個個黃色的豹點。

    他的體內擁有蠻獸火獅豹的血脈,並不是純種的人類,而是來至火豹半人族。

    在崑崙界,有很多半人,成為一個獨立的種族,比如:力量強大的蠻龍半人族、蠻象半人族、魔猿半人族。也有以美貌聞名天下的玉狐半人族、月魚半人族。

    半人族的地位,其實很低下,很多都被抓來做奴隸。

    韓斧就是一位半人族奴隸,因為在黃級武鬥宮有連贏九場的記錄,所以柳乘風才花高價將他買下。

    柳乘風道:「起來吧!看見戰台上那個少年沒有?」

    韓斧站起身來,盯向戰台上的張若塵,道:「他很強!」

    柳乘風道:「當然很強。所以,若是薛病生敗在他的手中,下一場,你便出手將他殺死。」

    「韓斧一定不會讓公子失望,就算是同歸於盡,也要將他殺死。」韓斧斬金截鐵的說道。

    柳乘風點了點頭,道:「薛病生已經試探出他的真實實力,你多看一看他和薛病生的戰鬥,對你下一場的戰鬥會很有幫助。」

    韓斧點了點頭。

    「薛病生也太強了,萬一有一個閃失怎麼辦?」九郡主有些擔憂。

    薛病生絕對不敢殺死張若塵,可是,萬一出現意外呢?

    薛病生可不比別的大圓滿武者,是一位真正的強者,而且各方面都全面克制張若塵。張若塵想要取勝,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整個黃級武鬥宮中的武者全部都緊張起來,都想知道,張若塵能不能擊敗薛病生?

    他能不能連勝八場?

    「該結束了!」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銳利,劍鞘刺出去,道:「天心破梅!」

    出劍速度快了三倍,簡直就像白虹貫日一樣,劍氣化為白色的流光,穿過虛空,刺向薛病生的眉心。

    薛病生的臉色大變,立即後退。

    可是晚了!

    「嘭!」

    劍鞘的尖部,撞擊在薛病生的眉心。

    薛病生的腦袋一陣昏黑,頭重腳輕,直接倒在戰台上,暈死了過去。

    幸好只是劍鞘,若是劍鋒,薛病生的眉心已經被刺穿。

    國師府的一位老僕,立即衝上戰台,對著張若塵一拜,道:「多謝九王子殿下手下留情!」

    說完這話,那一位老僕便抱著暈死過去的薛病生走下戰台,立即離開了黃極武鬥宮。

    連勝八場!

    整個黃級武鬥宮都沸騰起來,年僅十六歲,創下連勝八場的記錄,絕對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即便是黃榜武者柳乘風,在十六歲的時候,也沒有如此強大。

    「九弟也太強了!若是父王知道這件事,肯定又要高興得宴請群臣。」九郡主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下。

    可是,她發現張若塵連贏八場之後,卻並沒有走下戰台。他還想繼續第九場戰鬥?

    就在此刻,身軀魁梧的韓斧,一步步登上戰台。

    他手持一柄一千二百斤重的戰斧,全身被金屬鎧甲覆蓋。金屬鎧甲並不是覆蓋在身體表面,而是鑲嵌在骨頭和血肉之中,與身體連為一體。

    「居然是……韓斧。糟了!」九郡主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立即向著戰台上喚道:「九弟,你快認輸,韓斧是一個武瘋子,與他交手的武者,沒有一個能夠活命。」

    單香菱也臉色一變,道:「韓斧是柳乘風的奴僕,他肯定會在戰台上殺了你,九王子,快認輸,你的身份尊貴,沒必要與一個嗜血的瘋子拚命。」

    站在戰台上的韓斧大笑一聲,「小子,你聽到沒有,那兩個娘們讓你認輸。你若是不認輸,韓爺的戰斧,必定將你劈成兩半。」

    張若塵的目光向著最上方的看台望去,正好看到站在上面的柳乘風。

    柳乘風也盯著張若塵,臉上帶著譏誚的笑意,朗聲道:「九王子殿下若是怕死,還是早點認輸為好。萬一不小心死在戰台上,本公子真不好向郡王大人交代。」

    張若塵道:「是嗎?還沒戰過,誰死誰生還說准呢!」

    「不知天高地厚,韓斧,讓九王子殿下見識見識你的力量,別讓九王子殿下小瞧了!」柳乘風陰沉的道。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