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嗷!」

    韓斧的嘴裏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大吼,真氣在體內十五條經脈中運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轟!」

    「轟!」

    ……

    他雙手提着戰斧,大步向著張若塵走過去,每踏出一步,戰台便微微震動一下。

    「嘩!」

    一斧斜劈出去。

    看似用蠻力劈出的一斧,卻攜帶着一股巧力,將張若塵所有退路全部封死,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閃。

    隨心的境界!

    斧隨心走。

    張若塵的臉色不變,顯得從容不迫,手臂一抬,提着劍鞘,橫擋過去,與戰斧碰撞在一起。

    「嘭!」

    一道震耳的巨聲傳出來!

    一劍一斧,同時定在半空。

    張若塵只用單手握劍,便擋住韓斧雙手劈下來的戰斧。

    看到這一幕,整個黃級武鬥場的武者全部都震驚得無以復加,沒有誰能夠想到,張若塵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韓斧可是天生神力,在不使用武技的情況下,就可以爆發出三十二牛的力量。難道九王子的力量比他還要厲害?」

    洪濤站在看台上,輕輕的搖了搖頭,嘆道:「原來九王子殿下從始至終都沒有使用全力,修為真是真不可測,也不知韓斧能不能試探出他的修為到底有多強?」

    的確是十分震撼人心的一幕,先前,眾人都以為九王子只是劍意的境界高,所以才能戰勝那些黃極境大圓滿的強者。

    沒有人會想到,他的力量竟然也如此可怕。

    僅憑力量,就可以和韓斧抗衡。

    「小子,力量夠強,再吃韓爺一斧!」

    「混世一斬!」

    韓斧的身體彈射起六米多高,施展出一種人級中品的武技,雙手舉斧,再次將戰斧劈下去。

    施展出人級中品的武技,加上戰斧的一千二百斤的重量,一斧劈下去,爆發出四十五牛的恐怖力量。

    「天心劍鍾!」

    唰的一聲。

    閃魂劍,終於出鞘。

    張若塵將體內的真氣全部調動起來,注入閃魂劍,將閃魂劍中的四道力系銘紋全部激活。

    閃魂劍的重量,達到四百五十三斤。

    狂舞的劍氣,化為一口虛幻的劍鍾,將張若塵的身體包裹在中央。

    「嘭!」

    韓斧一斧劈在劍鐘上面,不僅沒能將劍鍾破開,反而被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震得倒飛出去。

    韓斧只感覺五臟六腑都猛地一顫,全身血氣翻滾,竟然受了內傷。

    要知道,張若塵在不使用任何武技的情況下,就能發揮出三十六牛的力量。使用龍象般若掌,可以發揮出四十九牛的力量。

    天心劍法,並不是力量增幅的武技,講究的是劍法的靈巧和劍氣的鋒銳。

    可是,天心劍法畢竟是靈級下品的劍法,施展出天心劍鐘的防禦劍招,依舊讓張若塵爆發出四十九牛的力量。再加上天心劍鐘的劍氣反擊,韓斧不受傷才是怪事。

    「再來!」

    韓斧的眼睛變成血紅色,將體內的火獅豹的血脈激發出來,皮膚的毛孔裏面冒出一絲絲火焰。

    「韓斧要發狂了!」

    「激發出火獅豹的血脈之力,他的力量可以爆發到四十九牛的恐怖程度。」

    韓斧上一次發狂的時候,直接將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碎屍,用戰斧將那人劈得血肉模糊。

    要知道,一般的黃極境大圓滿武者只能爆發出二十五牛的力量,能夠爆發出三十六牛的大圓滿武者就已經相當厲害。

    四十九牛的力量,就更加厲害,一些黃榜武者也不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韓斧本來也能成為黃榜武者,可是在他第十場戰鬥的時候,遇到了一位排名很高的黃榜武者,所以,他才沒能連贏十場。

    若是他在第十場戰鬥的時候,遇到的只是一位實力較弱的黃榜武者,那麼他現在也是一位黃榜武者了。

    可以說,韓斧的實力,絲毫都不比一位黃榜武者弱。

    「哏哏!居然逼得韓斧發狂,張若塵,你的實力還是夠強嘛!」柳乘風帶着戲謔的眼神,盯着戰台上不停後退的張若塵。

    韓斧一旦發狂,就連他也未必能夠取勝,更何況是張若塵?

    一旦敗在韓斧的手中,可不是敗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字,死。

    「嘩!」

    戰斧還沒有劈下去,張若塵便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熱浪撲面而來。他並不和韓斧硬碰,展開步伐,向後倒退。

    若是硬拼,張若塵的力量並不輸給韓斧。

    可是,張若塵不僅僅只是要贏韓斧,他還要備戰第十場與黃榜武者的戰鬥,所以,他現在絕對不能消耗太多的真氣和體力。

    韓斧不斷劈出戰斧,張若塵便不斷後退,不停躲閃,每一次都險之又險。讓人不敢想像,若是被劈中,會是什麼下場?

    站在台下的九郡主十分揪心,太兇險了,九弟為何就是不認輸?與韓斧交手,難道還有取勝的機會?

    最開始,韓斧的確一直佔據上方,氣勢強大,將張若塵完全壓制。

    可是,漸漸的,韓斧的力量開始變弱,揮動戰斧的速度也開始變慢,身上的火焰變得越來越稀薄。

    「韓斧的真氣消耗太大,恐怕要敗了!這個九王子倒是一個人才,天資很高啊!」柳傳神道。

    聽說張若塵連勝八場的消息,柳傳神便立即趕來黃級武鬥場,想要看一看這位九王子到底有多強?

    柳傳神的身邊站着一位帶着鐵面具的文士,聲音有些沙啞的道:「若是這位九王子能夠成長起來,倒是可以和那位七王子一較高下。」

    「嗯?」

    柳傳神向著那個鐵面文士看了一眼,道:「先生的意思是?」

    鐵面文士道:「若是雲武郡國只出了一個七王子,十年之後,恐怕武市錢莊、黑市、銘紋公會,全部都要聽從官方勢力的管理。在雲武郡國,沒有人可以和十年後的七王子抗衡。」

    「但是,若是在王族之中,有人可以牽制七王子,那就是另一番局面了。」

    聽到這話,柳傳神微微的點了點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看來,在必要的時候,我們武市錢莊還是可以幫他一把。兩位王子若是能夠斗得兩敗俱傷,就是最好的局面了。」

    「與那一位天資驚艷的七王子比起來,這位九王子還太弱了。我們只需要在背後稍微的扶持一番,能不能成氣候,還要看這位九王子自身的潛力。」

    鐵面文士微微一笑,道:「三招之內,韓斧必敗。」

    鐵面文士的話音剛落,韓斧就被張若塵一掌打下戰台。

    第九場,勝!

    又勝了,現在只差最後一戰。

    只要能夠贏得最後一戰,就能將名字寫進黃榜,成為雲武郡國第二十八位黃榜武者。

    當然,最後一戰,張若塵的對手也將是黃榜武者。

    「太強了!九王子才十六歲,就要成為黃榜武者了嗎?」

    「據說,當初七王子成為黃榜武者的時候,雲武郡王可是下令大赦天下。」

    「大家猜一猜,哪一位黃榜武者會出手阻止九王子的十場連勝的記錄?」

    ……

    整個黃級武鬥宮再次沸騰起來,就連那些在玄級武鬥宮觀戰的武者也特地趕來,見證一位新的黃榜武者的誕生。

    衝擊黃榜武者的重要時刻,實在太少見,半個月也未必會出現一次。

    「九弟,你可一定要成功!」九郡主也沒有想到張若塵的實力會如此強大,居然能夠擊敗韓斧。現在,她對張若塵的信心大增。

    單香菱的美眸閃閃,緊緊的盯着站在戰台上的張若塵,「同樣是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為,他比我強大太多了。他應該可以成為黃榜武者吧!」

    「廢物!看來還是需要本公子親自出手才行。」

    柳乘風從看台上走下去,一步步登上戰台,眼神銳利的盯着張若塵,道:「九王子,你已經戰了九場了。你現在還剩多少真氣?」

    「對付你,綽綽有餘。」張若塵道。

    柳乘風微微咧嘴一笑,道:「九王子,你的確是一位奇才,若是你修鍊到黃極境大圓滿,或許本公子真的會輸給你。可是,以你現在的修為,還不行!」

    柳乘風在黃榜上排名第十一,在黃榜武者中都算是十分強大的一位。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