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不想和柳乘風多言,提起閃魂劍,道:“戰過之後,你自然就知道我行不行?”

    觀看了前面九場戰鬥之後,柳乘風其實一點都不小看張若塵,反而將張若塵視爲一位同等級別的大敵。

    柳乘風擁有五品寒冰神武印記,體內修煉出寒冰真氣。可以說,他的神賜條件,比很多武者都要優越。

    所以,柳乘風在黃極境大圓滿中算得上是相當強大,在同輩之中,罕遇對手。若不是他修煉得不夠努力,估計早就達到玄極境。

    “流星劍法!”

    柳乘風體內的真氣十分渾厚,運氣入劍,旋即捏在他手中的流星劍散發出刺目的光芒。

    劍體中,五道光系銘紋被他激活,釋放出一道道鋒銳的光影劍氣。

    整個戰臺,劍氣不停穿梭。

    “五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張若塵道。

    “算你有些眼力。”

    柳乘風的冷峭的一笑,道:“星火流螢!”

    人與劍同時飛出去,刺向張若塵的心口,速度快到極點,簡直就像是一道流星從戰臺上飛過去。

    人級上品的劍法,流星劍法。

    張若塵不敢輕敵,調動真氣,通過“眼脈”,向着雙眼流動過去。

    剎那間,他的眼力提升了一倍。

    再向柳乘風看過去,柳乘風出劍的速度,像是變得十分緩慢。並不是柳乘風的速度變慢,而是張若塵的眼睛觀察事物的能力,提升到另一個高度。

    “眼脈”是他體內的二十七條經脈中的一條。

    別的武者,很少有人能夠將眼脈開闢出來。

    “叮!”

    張若塵一劍刺出去,從柳乘風的劍刃邊上滑過去,在柳乘風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一滴鮮血,從張若塵的劍鋒上滴下。

    “他的速度怎麼會比我還快?”

    柳乘風摸了摸脖子處的劍痕,眼中露出沉冷的光芒,大喝一聲:“再來!流星三閃!”

    三道劍氣,同時劈出。

    劍氣中,帶着濃烈的寒冰之氣,使空氣中出現一粒粒白色的寒霜。

    “天心指路!”

    張若塵揮劍斬出去,將三道劍氣同時劈散。

    劍氣並沒有消散,繼續飛向柳乘風。

    柳乘風不敢去硬接天心劍法,化爲一道幻影,向右橫移出去。隨後,他的腳尖一踮,飛躍起十多米高,再次施展出一招“流星三閃”。三道劍氣,斬向張若塵的頭頂。

    柳乘風能夠在黃榜排名第十一,自然是絕頂強者,在黃極境堪稱霸主,就算和那些初入玄極境的武者交手,也能抗衡幾招。

    也就是說,以柳乘風的戰鬥力,即便是遇到玄極境初期的武者,也有逃生的機會。別的那些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遇到玄極境的武者,只有死路一條。

    張若塵在劍意的境界上,比柳乘風高明得多。但是,張若塵的真氣遠沒有柳乘風渾厚,在武道境界上,明顯處於弱勢。

    “柳乘風體內的真氣儲量是我的數十倍,若是久戰下去,必定對我不利,必須速戰速決。”張若塵心中暗道。

    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儲量,的確遠遠比不上柳乘風。可是,他卻開闢出了二十七條經脈,柳乘風只開闢出了十九條經脈。

    他的爆發力更強!

    “戰!”

    張若塵大吼一聲,腳下踩出與天心劍法相匹配步伐,一劍刺出去,正是天心劍法中的招式,天心破梅。

    “哏哏!居然又施展出靈級下品的劍法,這是想速戰速決?我豈能讓你如願!”

    柳乘風看出了張若塵的用意,並不和張若塵硬拼,反而快速後退,與張若塵拉開距離。

    他知道自己的優勢,也知道張若塵的劣勢,打算繼續消耗張若塵的真氣。

    柳傳神點了點頭,道:“乘風總算是學會了使用戰術,若是他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戰法。勝局已定。”

    鐵面文字道:“其實公子在武道上的天資很高,若是能夠精修武道,將來的成就不會在莊主之下。”

    大概一刻鐘之後,張若塵的額頭上和手背上都冒出一粒粒汗珠,終於露出疲態。

    “真氣快要耗盡了?”柳乘風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驀地,張若塵的劍法出現致命的破綻,顯然是後繼無力。

    就是這個時候。

    “去死吧!”

    柳乘風抓住機會,搶先一步,主動發起攻擊,一劍刺向張若塵的心臟位置。

    不僅要擊敗張若塵,他更要張若塵死。

    就在他一劍刺出去的時候,忽然,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就好像是在說,“你終於上當了!”

    “譁!”

    張若塵的身體一矮,向前滑出去,一劍刺向柳乘風的腹部。

    柳乘風哪能料到張若塵居然還有變招的力氣?

    倉促之下,柳乘風強行扭動手臂,將戰劍橫切向下。

    “嘭!”

    兩柄戰劍撞擊在一起,一股震動的巨大力量,同時傳向張若塵和柳乘風的手臂。

    兩柄戰劍,同時從張若塵和柳乘風的手中飛出去,落下戰臺。

    戰劍剛剛被震飛,張若塵便立即調動體內殘餘不多的真氣,運轉在體內的二十七條經脈,爆發出全力,一掌打出去。

    “蠻象馳地!”

    四十九牛的力量爆發出來!

    “噗嗤!”

    柳乘風被擊中腹部,口吐鮮血,倒飛了十多米遠,重重的摔在戰臺下面。因爲傷得太重,在落下戰臺的那一顆,他便昏死了過去。

    柳傳神輕輕的搖了搖頭,對着身邊的一位僕人說道:“哎!還是太沖動了,將公子擡下去養傷吧!”

    說完這話,柳傳神便轉身走出黃級武鬥宮。

    “轟!”

    黃級武鬥宮中,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有一位黃榜武者誕生!

    隨後,武鬥宮的一位執事,將一塊黑色的鐵牌和一百枚靈晶的獎勵送到張若塵的面前。

    “恭喜九王子殿下成爲雲武郡國第二十八爲黃榜武者,九王子殿下在黃榜上面的排名是第十一位。”那一位執事說道。

    以張若塵今天在武鬥場中的表現,黃級武鬥宮對他實力做出綜合評價,最後才排出了名次。

    那一位執事將那一塊黑色的鐵牌遞給到張若塵的手中,道:“這一塊黃榜鐵令,代表武市錢莊對九王子殿下的實力的一種肯定,也是黃榜武者的身份的象徵。”

    張若塵接過那一塊黑色的鐵嶺,上面印着“雲武郡國,黃榜十一,張若塵”十個文字。

    那一位執事將一百枚靈晶遞給張若塵,道:“在黃級武鬥宮中連贏十場,獎勵一百枚靈晶,價值十萬枚銀幣。”

    “若是九王子殿下的修爲提升,可以繼續到黃級武鬥宮中戰鬥。若是能夠再連贏十場,獎勵將會是一百萬枚銀幣。”

    那一位執事又道:“當然,九王子殿下再來黃級武鬥宮中戰鬥,遇到的將會全部都是黃榜武者。也就是說,只有連續擊敗十位黃榜武者,才能獲得一百萬枚銀幣的獎勵。”

    “雲武郡國,從開國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夠做到連贏十位黃榜武者。即便是天資絕豔的七王子殿下,當年也只連贏了九場,乃是雲武郡國的最高記錄。”

    張若塵將黃級鐵令和一百枚靈晶都收了起來,道:“我肯定還會再來黃極武鬥宮!”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走下戰臺,向着九郡主和單香菱的方向走過去。

    九郡主十分興奮,猶如一陣香風,直接向着張若塵撲了過去。她伸出兩隻柔軟、雪白的手臂,將張若塵的脖子抱住,在張若塵的臉上親吻了一下,美眸閃閃,激動的道:“九弟,你太厲害了!黃榜武者啊!連韓斧和柳乘風都被你擊敗了!我已經令人將消息傳回王宮,林妃娘娘和父王肯定會相當高興。”

    九郡主畢竟已經十六歲,十分有料,一對碩大柔軟的胸/器便壓在張若塵的胸口,不停的蹭動,讓張若塵頗爲尷尬,只能將目光移向別處。

    九郡主將抱住張若塵的雙臂鬆開,道:“九弟,你既然成爲了黃榜武者,便又可以去蠻神池修煉一次,真是太讓我羨慕了!”

    張若塵道:“能夠第二次去蠻神池修煉?”

    “當然!不過,只有成爲黃榜武者纔可以!”九郡主道。

    “好!等我去清玄閣買下煉器爐,便立即去蠻神池。”

    張若塵的心頭一喜,暗道,若是能夠第二次進入蠻神池修煉,肯定能夠吸收更多的血精之力。

    到時候,體質又能提升一大截,衝擊黃極境大圓滿的時候,就有機會開闢出三十六條經脈,比上一世更加強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