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黃級武鬥宮連贏十場,張若塵終於籌齊一百萬枚銀幣,送到了清玄閣。

    隨後,清玄閣便立即派人將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煉器爐,護送到王宮。

    張若塵和九郡主剛剛來到王宮的宮門外,一個老太監便迎了上來,拜倒在張若塵和九郡主的面前,聲音尖細,道:“奴才拜見九王子和九郡主,大王和林妃娘娘正在霞氣殿等你們,你們趕快過去吧!”

    不用猜也知道是怎麼回事,肯定是他成爲黃榜武者的消息傳回王宮,雲武郡王不召見他纔是怪事。

    張若塵命令宮中禁衛將煉器爐送回他的住處,隨後,他便和九郡主立即趕去霞氣殿。

    他們剛剛走進霞氣殿,便聽到雲武郡王的笑聲:“九兒,歲末考覈纔過去一個多月,你就接連突破兩個境界,達到黃極境大極位,更是成爲黃榜武者,父王心中很是高興。”

    九郡主道:“父王,九弟的實力絕對是真不可測,不能用武道境界來判定他的真實修爲。”

    “哦!是嗎?父王今天還真就想要測一測他的修爲到底達到何等程度了?海曙,你去和九王子殿下較量一番,看你能不能試探出九王子殿下的真實實力。”雲武郡王道。

    “末將領命!”

    大殿左側,一個穿着鐵麟鎧甲的男子,單膝跪地對着雲武郡王一拜,便向着張若塵走過去,“九王子殿下,請賜教!”

    張若塵知道,雲武郡王是想要看他的真實實力。

    畢竟,從歲末考覈到現在,纔過去一個多月。如此短暫的時間,便達到黃榜武者的級別,就算是雲武郡王也有些不相信。

    林妃坐在雲武郡王的身旁,道:“塵兒,海曙大人也是一位黃榜武者,名列黃榜第二十三。你們相互切磋一下,也能讓你父王知道你的真實實力。”

    林妃的心頭相當欣慰,當張若塵成爲黃榜武者的消息傳回王宮的時候,她簡直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她也希望張若塵能夠變得越來越優秀,能夠得到雲武郡王的認可。這是一種望子成龍的心態!

    “既然如此,海曙大人,我們便切磋幾招吧!”

    張若塵並不小看海曙,能夠成爲黃榜武者,沒有一個是弱者。

    “譁!”

    閃魂劍離鞘,在張若塵體內的真氣的催動下,一道力系銘紋,兩道冰系銘紋,一道光系銘紋,同時被激活。

    在張若塵調動體內真氣的時候,雲武郡王的嘴裏發出一聲輕咦。

    因爲,他看到張若塵的體內,出現二十多條經脈。其中有一些經脈屬於奇脈,十分古怪,就算以他的修爲,也有些看不透。

    至少有二十三條,估計會更多。

    “九兒到底修煉了什麼級別的功法,怎麼會開闢出如此多的經脈?”雲武郡王的心頭有些詫異。

    “譁!”

    張若塵和海曙終於開始交手。

    張若塵用劍,海曙用刀。

    海曙也是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強者,戰力比不上柳乘風,甚至比韓斧都要弱一籌。

    在第十五招的時候,張若塵施展出一招天心破梅,將海曙手中戰刀打飛出去,取得了這一場比武的勝利。

    海曙的虎口裂開,淌出一滴滴緋紅的鮮血,整條手臂都變得麻木,道:“九王子殿下不愧是黃榜第十一的高手,海曙甘拜下風。”

    說完這話,海曙撿回地上的戰刀,立即退了回去。

    “九王子殿下,僅僅只用了十五招,便擊敗了一位黃榜武者。老奴,今天真是大開眼界!恭喜大王,恭喜林妃娘娘!”雲武郡王身邊的老太監獻媚的道。

    雲武郡王朗聲大笑,道:“海曙,你敗得不冤。你僅僅只是將刀道意境修煉到隨心初階,而九兒卻依舊將劍道意境修煉到隨心高階,如此大的差距,你怎麼可能不敗?”

    意境,也被稱爲心境,指的是武者對武道的理解程度。

    意境,分爲三個境界:隨心、通明、合一。

    比如,修煉劍道的武者,達到隨心的境界,就被稱爲“劍隨心走”。

    達到通明的境界,就被稱爲“劍心通明”。

    達到合一的境界,就被稱爲“人劍合一”。

    修煉刀法、槍法、掌法、拳法、棍法,也都一樣,意境也同樣分爲這三個境界。

    一般來說,在黃極境,能夠修煉到隨心初階,就已經算是天才。

    想要修煉到隨心中階,一般只有玄極境的武者才能做到。

    想要修煉到隨心高階,一般只有地極境的武者才能做到。

    張若塵才十六歲,黃極境的修爲,便達到隨心高階,自然是十分逆天,隨手一劍就能擊敗同境界的武者。

    “同樣的年紀,我才達到隨心初階,他已經達到隨心高階,真是夠變態。”九郡主低聲的嘀咕了一句。

    雲武郡王道:“所有人都退下去,有些話,本王想單獨和九王子談一談。”

    片刻之後,包括九郡主和林妃,所有人全部退下去。

    霞氣殿中,只剩張若塵和雲武郡王。

    雲武郡王從王座上面站起來,走到大殿中,站在張若塵的對面,肅然的道:“告訴本王,你一共開闢出了多少條經脈?”

    張若塵並不隱瞞,道:“二十七條經脈!”

    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好隱瞞。一旦他調動真氣,體內的經脈就會浮現出來,根本瞞不過雲武郡王的眼睛。

    “居然這麼多!”

    雲武郡王倒吸了一口涼氣,與他預想中更多。

    他的眼神變得更加嚴肅,道:“上一次歲末考覈的時候,本王便知道你有奇遇,肯定修煉了某種強大的功法。這件事你不願意說,本王也不會過問。但是,你要學會隱藏。”

    “歲末考覈的時候,賞賜給你的冰火麒麟甲,爲何沒有穿在身上?你難道不知道,冰火麒麟甲可以掩蓋你身上的部分經脈,讓人看不透你體內的經脈數量?”

    “嗯?”

    張若塵微微一怔,根本沒有想到,雲武郡王賞賜給他冰火麒麟甲,竟然還有這一層意思。

    “今後,與人交手,我會穿上冰火麒麟甲。”張若塵道。

    雲武郡王點了點頭,道:“在黃級武鬥宮,能夠看透你體內經脈數量的人,應該也只有柳傳神。本王會親自去給他打一聲招呼,讓他保守祕密。”

    張若塵開闢出來的經脈實在太多,開闢出如此多的經脈,肯定是修煉了某種逆天的功法。

    任何一個武者都想得到逆天的修煉功法!

    一旦被強者盯上,對張若塵會相當不利。

    雲武郡王從衣袖中,取出一隻紫金色的盒子,遞給張若塵,道:“這是一枚四品的煉體丹藥,名叫麒麟丹,使用麒麟的鮮血和內丹煉製而成,對你應該有很大的幫助。”

    四品丹藥,每一顆都價值數十萬枚銀幣,就算是天極境的武者,也很難得到一枚。

    很顯然,雲武郡王也知道張若塵的潛力無窮,所以,纔將這一枚四品丹藥賞賜給他,助他一臂之力,將武道根基打得更加牢固。

    雲武郡王道:“以你現在的修爲,若是直接服下麒麟丹,肯定無法煉化,反會爆體而亡。所以,等到你進入蠻神池修煉,再將麒麟丹服下,藉助蠻神池中的血精之力才能煉化麒麟丹。”

    “你的修爲纔剛剛達到大極位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

    雲武郡王道:“你先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圓滿,達到大極位的巔峯,再去蠻神池修煉吧!那樣對你來說,好處會更大。”

    “嗯!”張若塵點了點頭。

    “你退下去吧!”雲武郡王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然後,輕輕的揮了揮手。

    張若塵對着雲武郡王一拜,向着大殿外走去。

    忽然,背後又向着雲武郡王的聲音,道:“九兒,生在帝王家,就像生在叢林中,就算爲父乃是叢林之王,也不可能一直庇護你。若是你不夠優秀,只會被淘汰。若是你足夠的優秀,才能在殘酷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優勝劣汰,各有各的命。”

    張若塵微微的停下腳步,並不轉身,道:“我懂!”

    說完這話,他便走出大殿。

    張若塵又怎麼會不懂?

    帝王的子女實在太多,根本不可能顧及到每一個子女。

    只有優秀的人,才能得到帝王的關注。不優秀的人,只會消失在帝王的眼中。

    若是,張若塵依舊是原來的樣子,沒有表現出優秀的修煉天賦,就只會漸漸的消失在雲武郡王的眼中。現在,卻是另一番局面。只要他足夠優秀,將來得到的修煉資源只會越來越多,地位也會越來越高。

    ……

    王宮的另一處宮宛。

    “啪!

    王后將一隻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冷厲的道:“好一個九王子,居然這麼快就成爲黃榜武者了!若是讓他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王后娘娘的意思是?”一位眉心點着紅痣的美麗侍女,站在王后的身後,眼神有些銳利的問道。

    王后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道:“青蘿的修爲已經突破玄極境了吧?”

    “兩天前,青蘿師妹剛剛突破玄極境。”那一個侍女道。

    王后道:“讓她儘快出手,不惜一切代價,必須除掉九王子。一個月之內,本後必須要見到九王子的人頭。”

    “若是九王子一個月之內都不離開王宮怎麼辦?”那一個侍女道。

    王后的眼神變得狠辣了幾分,道:“本後說過,不惜一切代價。”

    “屬下明白!”

    那一個侍女立即退下去,要將王后的命令,傳告給寒青蘿。

    ……

    星期一,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