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必要低三下四的去給他們賠罪?”

    忽地,屋外傳來一個陰測測的笑聲:“父親,爺爺,有七王子殿下在,九王子就算表現得再如何優秀,也只會成爲七王子殿下的襯托,成不了氣候。”

    話音剛落,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男子,從門外走進來。

    這個男子,看上去頗爲消瘦,臉色比女人都要白皙,皮膚十分光潔細膩。他的身上並沒有男子的陽剛之氣,反而帶着幾分女人才有的陰柔。

    他說話的聲音也十分古怪,即有幾分邪氣,也有幾分尖細,與宮中的太監的聲音有些相似。

    此人,正是林家的第一天才,林辰裕。

    三年前,他的武道修爲,便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可惜卻得罪了七王子,被處以宮刑,變成了一個不男不女的太監。

    後來,他又被七王子收爲奴僕。

    “辰裕,你不是隨七王子殿下一起去了雲臺宗府?難道七王子殿下也回來了?”林敬業道。

    林辰裕笑了笑,扯着嗓子,道:“主人尋找到了一座中古遺蹟,得到了一次巨大的機緣,暫時還回不來。他命令我先一步回王城,解決一些麻煩。比如,我的那一位表弟!”

    林敬業的眼神一冷,道:“七王子殿下派你回來除掉九王子?”

    林辰裕搖了搖頭,道:“主人是何等英雄的人物,又怎麼會將我的那一位表弟放在眼裡?就算九王子修煉一輩子,也不可能追得上主人的步伐。只不過,王后娘娘卻十分擔心九王子會成長起來,所以,主人才命令我回來除掉九王子。”

    “他可是你的表弟!”林敬業有些惱怒的道。

    “那又如何?”

    林辰裕冷笑一聲:“主人要他死,他就必須得死。爺爺,別怪孫兒沒有提醒你,別站錯了隊,等到主人完全煉化那一座中古遺蹟中的寶物,修爲肯定會達到另一個高度,他就算是要滅掉整個林家,恐怕也不是一件難事!哈哈!”

    想到那一位擁有逆天之資的七王子,林敬業的心頭也生出幾分涼意。

    要知道,七王子在十二歲的時候,便成爲黃榜第一。

    過去了這麼多年,以他的修煉速度,現在又達到了何等程度?

    “對了!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主人已經答應娶濘姍做小妾。這件事,我會親自進宮去和王后娘娘詳談,爭取儘快將婚事定下來。”

    林辰裕的眼中帶着一絲冷峭,對屋裡的四位長輩,沒有絲毫敬意。將該說的話,說完之後,便又走了出去!

    “七王子……與濘姍訂婚,這是怎麼回事?”林敬業問道。

    林奉先道:“父親,這是辰裕和濘姍的意思,他們靠上了七王子殿下這一棵大樹,對於我們林家來說,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我怎麼覺得更像是整個林家都變成了七王子的奴僕?”林敬業緊緊的捏着五指,十分痛心,十分不甘。

    但是,他卻又無可奈何,畢竟那一位七王子的確很強大,若是真的將他激怒,對林家來說,只是一場災難。

    ……

    蠻神池。

    整整七天過去,張若塵身上的紅色光芒才漸漸散去,臉上的皮膚,恢復了正常顏色。

    終於將麒麟丹的丹氣,全部吸收。

    張若塵感覺自己的肉身,前所未有的強大,就算是站在蠻神池的高位區,也不至於被血精之力融化身體。

    張若塵並沒有離開蠻神池,依舊站在高位區,腦海中,浮現出三十六條經脈圖。

    “蠻神池中融合有祭祀的力量,說不定能夠幫助我參悟出心脈和魂脈。”

    三十六條經脈,最難開闢的就是“心脈”和“魂脈”,想要將這兩條經脈開闢出來,簡直難如登天。

    三天之後,蠻神池中響起張若塵的笑聲:“我明白了!要在液態的血脈中,開闢出氣態心脈,其實就與蠻神池和血精之力的原理是一樣。”

    “將蠻神池比喻成武者體內的血液,那麼血精之力就是那一條心脈,而我的身體就是氣池。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又過去八天,張若塵在蠻神池中領悟出“魂脈”的真諦。

    其實,魂脈的原理和祭祀完全相同。

    祭祀,是凡人溝通神靈。

    魂脈,是肉身連接靈魂。

    魂脈並不是隨時隨地都能會出現,而是隻有你要連接自己的靈魂的時候,它纔會出現!

    也就是說,魂脈其實並不是經脈,而是一股祭祀的力量。

    祭祀的不是神靈,而是自己的靈魂。

    “血精之力裡面就蘊含祭祀的力量,只要在衝擊黃極境大圓滿的時候,我將那一股祭祀的力量分離出來,儲存在氣池,自然就能形成魂脈。”

    一通百通!

    張若塵終於完全參悟透了三十六條經脈圖。

    “該是衝擊黃極境大圓滿的時候了!”

    張若塵打算就在蠻神池中衝擊黃極境大圓滿,於是,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取出一份洗髓液,開始開闢第二十八條經脈。

    接下來的修煉,簡直就是勢如破竹。

    第二十九條經脈!

    第三十條經脈!

    ……

    第三十五條經脈!

    第三十六條經脈!

    當第三十六條經脈被開闢出來的時候,張若塵的體內發出一聲巨響,三十六條經脈就像是三十六條巨龍在張若塵的體內流動起來,形成三十六個大周天。

    張若塵的背後,呈現出一個威嚴神聖的帝影,高達九丈,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這一刻,整個雲武郡國的武者全部都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抑之氣,就像是一座無形大山壓在頭頂。

    但是,那一股恐怖的氣息,僅僅只持續了一個剎那,便又消失不見。

    在普通人看來,就像是胸悶了一下,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對於那些武道強者來說,卻又是另一種感受。剛纔那一剎那,他們感覺就像是天要塌下來了一樣,在雲武郡國的境內,肯定有非同小可的事發生。

    張若塵卻並沒有感受到絲毫異常,只感覺自己的氣池又增加了十倍的容量,成功的達到黃極境大圓滿。

    “哈哈!居然真的開闢出三十六條經脈圖,真是太好了!也不知我現在的力量,達到了多少牛?”

    張若塵從蠻神池中走出,打算立即去測試自己現在的力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