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才過去一個多月,九王子怎麼又來到黃級武鬥宮?難道他想要挑戰十位黃榜武者?」

    「不太可能吧!」

    「才過去這麼短的時間,就算修為有所提升,也不會提升太多。」

    「雲武郡國從來沒有人可以連勝十位黃榜武者,太難了,就算是當初的七王子也沒有做到。」

    ……

    每一個黃榜武者,都有同時對抗十個黃極境大圓滿武者的實力。

    一些較弱的黃榜武者,就算不能同時戰勝十個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至少也有在十個黃極境大圓滿武者圍攻下逃生的能力。

    所以,想要戰勝一位黃榜武者,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像那一位奪命劍客阿樂,看似能夠一劍殺死一位黃榜武者。但是,他絕對做不到十劍殺死十位黃榜武者。

    「若是九王子已經突破到黃極境大圓滿,只要不遇到黃榜排名前五的那幾個老傢伙,要贏五場,應該還是不難!」

    「等著瞧吧!既然九王子敢來黃級武鬥宮,就肯定有不小的把握。」

    ……

    「九王子,你終於又來黃級武鬥宮了!上一次,是你運氣好,才僥倖勝了我。這一次,你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柳乘風的眼中帶著冷色,第一個向著戰台上走去。

    張若塵盯著站在對面的柳乘風,道:「你要第一個挑戰我?」

    「當然,難道你害怕第一場就戰敗?」柳乘風道。

    「好吧!」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伸出一隻手,對著柳乘風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柳乘風盯著張若塵另一隻手中的劍,道:「與我交手,你不用劍?」

    「暫時還不用出劍。」張若塵道。

    「竟然敢輕視本公子,你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柳乘風十分惱怒,覺得張若塵是在故意羞辱他。

    要知道,一個月前的那一場戰鬥,若不是他判斷失誤,根本就不會敗在張若塵的手中。

    他要在同一個地方,將自己失去的顏面,重新找回來。

    「星火流螢!」

    柳乘風直接施展出人級上品的武技「流星劍法」,一劍刺出去,劍鋒周圍的空氣,發出「啪啪」的聲音。

    相比於一個月之前,柳乘風在劍法上的造詣又有進步。

    施展出來的流星劍法,更加精妙,更加行雲流水,竟然發出了刺耳的劍鳴聲。

    張若塵穩如泰山,抬起手臂,伸出兩根手指,直接將柳乘風手中的流星劍夾住。

    「嘭!」

    手指一彈。

    一股強大的震蕩力量,從劍身傳到柳乘風的手臂。

    「啪!」

    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柳乘風的虎頭碎裂,手臂的骨骼斷裂,手中的劍,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你……你的修為怎麼變強了這麼多?」柳乘風向後連退七步,半個身體都被震得麻木,感覺自己簡直就像是被重鎚擊了一下,想要動一下手指都很難。

    張若塵僅僅只是用了兩根手指,就將他擊敗。

    張若塵收回兩根手指,淡然的道:「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

    兩根手指擊敗柳乘風,張若塵自然是技驚全場。

    就算是玄極境初期的武者,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將柳乘風擊敗。

    「越來越有意思了!」林辰裕微微坐直,盯著站在戰台上的張若塵,臉上的笑意更濃。

    接下來的六場戰鬥,挑戰張若塵的人,分別是六位黃榜武者。

    黃榜排名第二十四,華書里。

    黃榜排名第十九,霍一。

    黃榜排名第十三,王臨生。

    黃榜排名第二十七,王清。

    黃榜排名第九,張根樹。

    毫無例外,全部敗在張若塵的手中。全部都是一招擊敗,沒有人能夠逼張若塵用出第二招。

    其中,最強大的黃榜武者是排名第九的張根樹,可以爆發出五十二牛的力量,卻依舊被張若塵一掌拍飛出去,打落下戰台。

    「連敗七位黃榜武者,而且全部都是一招擊敗,也太可怕了!」

    「才過去一個多月,九王子的修為又達到何等恐怖的境地了?」

    「武學奇才,果然不能用常理看待。」

    黃級武鬥場中,響起一聲聲熱議,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那些年輕貌美的貴族小姐更是美眸漣漣,帶著崇拜的眼神,盯著卓然站在戰台上的張若塵。

    「九王子太帥了!若是能夠嫁給他,做他的王子妃,就算少活十年,我也願意。」一位豆蔻年齡的美麗少女痴迷的盯著張若塵,一副春心泛濫的樣子。

    「九王子殿下何等天驕人物,怎麼可能看得上你?」

    「九王子殿下不僅長得好看,天賦異稟,而且,還總是彬彬有禮的樣子,對每一個對手都十分禮貌。像他這樣不驕不傲的人傑,就算是待在他身邊做一個侍女,我也願意。」

    林濘姍聽到那些貴族小姐們的議論聲,心中便十分不悅,冷聲的道:「阿樂,該你出手了!」

    「是!」

    阿樂提著鐵劍,眼神十分堅定,就要登上戰台去挑戰張若塵。

    可是,一道灰色的人影,從他身邊快速的掠過,先一步登上戰台。

    那是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顯得頗為乾瘦,滿臉皺紋,可是他的頭髮卻比年輕人的頭髮還要烏黑,整個人都顯得精神抖擻,眼睛炯炯有神。

    老者面帶笑意,盯著站在戰台下方的阿樂,道:「嘿嘿!小傢伙,你先在下面待著,讓老夫先來會一會九王子殿下。」

    隨後,他又將目光盯向張若塵,道:「老夫,水問心,前來領教九王子殿下的高招。九王子殿下,面對老夫,不知道會不會用劍呢?」

    老者報出自己的名字之後,下面便響起一片驚呼聲。

    「黃榜第三,水問心,他居然在王城。」

    「水問心在四十年前,就已經成為黃榜武者。在當時,也算是一位天才。可惜卻遭到嫉恨,被一位玄極境的武者暗算,受了暗傷,導致他一輩子都無法突破到玄極境。」

    「若不是身有暗傷,以他的天賦,估計早就已經是地極境的強者了。」

    「這下有看頭了!九王子想要擊敗他,估計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

    「據說,水問心曾經擊敗過玄極境初期的武者,實力很是強悍。」

    「黃榜前五,全部都有玄極境初期的實力。黃榜第一和第二那兩個變態,還殺死過玄極境中期的武者。不過,他們是兩人聯手,才將那一位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殺死。」

    張若塵盯著站在對面的水問心,也露出肅然的神色。

    像水問心這種在黃極境大圓滿修鍊了數十年的老者,肯定修鍊了很多武技,手段層出不窮,根本不是那些年輕武者可以比擬。

    黃榜排名第三,便證明了他的實力。

    張若塵道:「前輩使用的是什麼兵器?」

    「哈哈!老夫從來不用兵器,手和腳就是最好的兵器。」水問心笑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晚輩也不用兵器。我們就比拳腳吧!」

    水問心的眼睛微微一眯,露出幾許讚賞的目光,道:「九王子,你可不要託大,老夫常年飲蠻獸血液,以丹藥煉體,雖然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卻已經可以爆發出七十二牛的力量。在黃極境,比拳腳,沒有人可以接住老夫三拳,就算是黃榜第一和第二那兩人也接不住。」

    張若塵道:「沒關係,我比前輩要年輕得多,力量未必不如前輩。」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可要小心了!」

    水問心的雙臂抬起,將真氣運至十指,猛然一捏,全身關節發出「咯咯」的響聲。

    「嘭!」

    猛然一步踏在地上,一拳擊向張若塵的面門。

    水問心的拳力,竟然至剛至猛,絲毫不像是一個老者打出的拳法。

    張若塵跟著一掌拍出去,與水問心打出的拳法碰撞在一起。

    水問心連退六步,張若塵紋絲不動。

    「我剛才那一拳至少也有五十六牛的力量,居然被他輕描淡寫的接住,反而將我擊退,難怪他敢與我比拳腳。他若是用出全力,估計也能爆發出七十牛以上的力量。」

    水問心微微暗驚了一下,便再次出手。

    他並不和張若塵拼蠻力,使用出另一種拳法。

    人級中品武技,亂雲拳。

    一拳打出,出現六道拳頭虛影。

    一連打出十拳,便出現六十道拳影。

    「好厲害,他在拳法上的造詣,居然達到了隨心高階。」張若塵一眼就看出水問心的武道造詣。

    一般來說,只有地極境的強者,才能修鍊到拳隨心走高階的境界。

    也就是說,水問心當年若是沒有被人暗算,他現在肯定已經達到地極境的修為,甚至更高的修為。

    張若塵不得不小心應對起來,不斷打出掌法,身前也出現數十道掌影,將水問心打出的拳法壓了回去。

    「嘭嘭嘭!」

    張若塵的力量在水問心之上,將水問心打得不停後退,漸漸的佔了上風。

    「厲害!小小年紀力量比老夫還要強大,若是你能接住老夫的這一招,那黃榜第一的位置就非你莫屬了!」

    很顯然,水問心對自己接下來的一招,十分有信心。

    這一招,他從未使用過,屬於壓箱底的保命招數。一旦出手,就算是黃榜第一的那一位,也肯定接不住。

    ……

    求推薦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