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寒青蘿沒有任何話語,手中的軟劍抖得筆直,直接出手,劍體在雨幕中一拍。

    寒氣,從劍體中傳出,將五滴雨水凝聚成冰珠,就像五枚暗器,向著張若塵和九郡主飛去。

    四枚冰珠打向張若塵,一枚冰珠飛向九郡主。

    「嘩!」

    張若塵橫跨出一步,站到九郡主的身前,將真氣運至手掌,一掌打出去,隔著三米遠,將五枚冰珠全部震碎。

    「錚!」

    驀地,一道劍聲,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

    原本站在街道中央的寒青蘿消失不見,猶如鬼魅一樣,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一劍刺出。

    劍尖刺向張若塵的後頸。

    張若塵並不轉身,立即抬起手臂,用兩根手指將劍尖夾住。

    「你以為我是柳乘風嗎?」寒青蘿冷笑一聲。

    「咻咻!」

    青色軟劍就像靈蛇一樣,疾速轉動,向著張若塵的手臂纏繞過去。

    若是被軟劍纏住手臂,寒青蘿只需要猛然收劍,張若塵的整隻手肯定會被廢掉。

    對方的劍法高明,張若塵卻更加高明。

    他將捏住劍尖放開,兩根手指同時點出去,從靈蛇一樣蜿蜒盤旋的軟劍中心刺過去,點在了寒青蘿的手腕處。

    真氣從指尖吐出,在寒青蘿的手腕處刺出一道深深的血口。

    寒青蘿握劍的手臂,頓時失去力量,哐當一聲,青色軟劍掉落在地上。

    「你……」

    寒青蘿哪能料到,張若塵不僅修為高深,戰鬥經驗竟然也如此豐富?

    行刺失敗。

    寒青蘿腳尖點在地上,立即飛躍而起,落到街道旁邊的一棟古建築上面,向著雨幕中逃去。

    「想要逃?」

    張若塵提著閃魂劍,也飛到古建築上面,踩著琉璃瓦,疾速追了上去。

    三十六條經脈同時運轉起來,使張若塵的速度,比寒青蘿還要快幾分。

    「他才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速度怎麼會如此之快?」

    寒青蘿看到越追越近的張若塵,心中也暗暗著急,從髮絲中摸出九根纖細的金針。

    真氣從體內湧出來,將九根金針包裹,向著追在後面的張若塵打過去。

    「咻!」

    要知道,在雨夜中,武者的視線本來就很模糊,根本不可能看到九根疾速飛行的金針。張若塵卻不同,他開闢出眼脈,即便是在雨夜中眼力也十分驚人。

    「叮叮!」

    一劍揮出,九根金針全部拋飛。

    張若塵繼續追上去。

    這是很奇怪的一幕,一位玄極境的殺手在不停的逃跑,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卻在後面追殺。

    「九王子雖然只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戰鬥力卻比玄極境中期的武者還可怕。我必須要逃出去,將消息告訴王後娘娘。」寒青蘿的心頭如此想到。

    她立即將真氣,注入血液。

    體內的血液,沸騰起來。她的速度增快了五成,瞬間就和張若塵拉開距離。

    「血氣沸騰!果然是玄極境的修為,似乎才剛剛進入玄極境初期。」

    黃極境武者,主要修鍊的是經脈。

    玄極境武者,主要修鍊的是血氣。

    玄極境初期的標誌,就是血氣沸騰。體內的血氣,如同沸水一般,在血脈快速流動,從而讓武者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黃榜武者中的一些絕頂高手,或許能夠逆天的擊敗玄極境初期的武者。但是,卻很難殺死玄極境初期的武者。

    玄極境初期的武者,一旦激發出體內的血氣,爆發出疾速,根本不是黃榜武者可以追得上。

    即便是天才如張若塵,此刻,也比寒青蘿的速度慢了一籌。

    張若塵停下腳步,站在一處高聳的樓閣的邊緣,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之中,摸出一把銀幣。

    「你能使用暗器,我也可以!」

    張若塵體內的三十六條經脈全部運轉起來,將真氣注入銀幣,猛然撒出去。

    「嘩!」

    銀幣猶如一片銀雨,向著飛掠在前方的寒青蘿飛去。

    「嘭嘭!」

    兩枚銀幣打在寒青蘿的背上,撞破衣衫,鑲嵌到血肉中,在寒青蘿的背上,留下兩個血窟窿。

    「哇!」

    寒青蘿嘴裡吐出一口鮮血,從半空跌落,重重摔落在街道上。

    她的面部朝下,背部朝上,一動不動,像是已經死去。

    張若塵也飛落下去,小心翼翼的向著她走過去。

    「到底是誰要殺我?」

    張若塵將寒青蘿的身體轉過來,使她面部朝上,想要揭下她的面紗,查看她的真面目。

    不好!

    就在張若塵剛剛伸出手的時候,寒青蘿的雙眸豁然睜開,以手為刀,向著張若塵的脖頸劈下去。

    張若塵似乎早有預料,也是以手為刀,劈了出去。

    「啪!」

    寒青蘿的手臂的骨骼斷裂,嘴裡發出一聲慘叫,「九王子,今天你沒死,總有人會來殺死你。」

    張若塵沉聲道:「到底是誰指使你來殺我?」

    躺在地上的寒青蘿猛然顫抖了一下,然後,便再也不動了。

    「哧哧!」

    下一刻,還沒等張若塵揭開她的面紗,她的身體便融化成了一團黑色的毒血,就連身上的衣衫都腐蝕殆盡,什麼都沒有留下。

    九郡主從後面追了上來,問道:「女刺客呢?」

    張若塵指著地上的那一團黑色的毒血,道:「她的嘴裡藏著毒丸,一旦任務失敗,便會咬碎毒丸,毀屍滅跡。到底是誰,能夠訓練如此忠心的殺手?」

    九郡主有些發怵,將先前女刺客掉落的軟劍,交給張若塵道,「這是她用的軟劍!」

    「哦!」

    張若塵接過軟劍,將真氣注入劍體,劍體立即散發出淡淡的寒氣。

    「三階真武寶器,劍體中有九道銘紋。」

    張若塵又將軟劍細細的觀察了一番,輕輕的搖頭,沒有在軟劍上面查到任何線索。

    九郡主道:「到底是誰會刺殺九弟?」

    「想要知道答案,其實也未必就沒有辦法。」張若塵道。

    九郡主有些不解,道:「女刺客死了,線索全斷了,難道還能查到幕後主使?」

    張若塵笑道:「現在,只有我們知道女刺客死了,那一位幕後主使卻不知道。想要知道幕後主使是誰,只需要引蛇出洞就行。九姐,這一次,還得你配合我演一齣戲!」

    九郡主雖然不懂張若塵的意思,不過,還是打算配合張若塵。

    ……

    一個時辰之後。

    王后的寢宮,一位穿著宮裝的侍女,跪在地上,有些驚慌的道:「王後娘娘,大事不好,寒青蘿行刺失敗了。」

    王後娘娘平穩的坐在椅子上,顯得波瀾不驚,道:「以她的修為,居然行刺失敗。哏哏!這個九王子似乎挺難對付啊!」

    那一個侍女繼續道:「據說,九王子也受了重傷,昏迷不醒。而且,在他昏倒之前,看到了寒青蘿的真面目。」

    「什麼?」

    王後娘娘的面色微微一變,道:「寒青蘿呢?」

    那一位侍女道:「根據九郡主所說,寒姑娘被禁軍十大將軍之一的羅統將軍抓起來,已經押去了天牢。大王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雷霆大怒,下令要徹查幕後主使。」

    王後娘娘的大弟子,趙琳,已經三十來歲的樣子,站在王后的身後,道:「娘娘,羅統就是一個粗人,他從來沒有見過青蘿,就算抓住青蘿,也認不出青蘿的身份。可是,一旦大王趕過去,將青蘿的身份認出來……後果不堪設想啊!」

    王後娘娘的臉色一沉,道:「趙琳,你跟本后也有三十年了吧!在本后的四大弟子之中,就數你的修為最高,已經達到地極境初期。」

    趙琳道:「娘娘的意思是?」

    王後娘娘道:「天牢很危險,只有你的修為,才能闖進去。本后要你不惜一切代價,趕在大王見到青蘿之前,將青蘿救出來。若是救不出來,就將她殺死,最好是能夠毀屍滅跡。」

    「弟子明白。」

    趙琳略微的頓了頓,又道:「九王子見過青蘿的真面目,肯定知道她是娘娘身邊的侍女。若是等他醒來……」

    王後娘娘站起身來,冷哼一聲,道:「本後會派遣你的兩位師妹趕過去將他除掉,讓他永遠也醒不來。與本後作對,不會有好下場。」

    「那弟子就放心了!」

    趙琳對著王後娘娘一拜,立即換上夜行衣,離開王宮,向著天牢趕去。

    隨後,王後娘娘又將二弟子姚蘇和三弟子趙舞霞派遣出去,要趕在九王子蘇醒之前,將他徹底殺死。

    姚蘇的修為,達到玄極境大圓滿。

    趙舞霞的修為,達到玄極境中極位。

    四大弟子,乃是王後娘娘的四柄殺人利劍。除了後來才收得寒青蘿,另外三位弟子,全部都已經跟隨了王後娘娘二十年以上,無一不是絕頂高手。只要是王後娘娘的敵人,幾乎全部都已經被她們殺死。

    只要有她們在,便沒有人能夠撼動王後娘娘在朝中的地位。

    王後娘娘對她們的實力,很有信心。

    王後娘娘在寢宮,整整等了三個時辰,也沒有等到她們回來複命,終於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心中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直到清晨的時候,終於又消息傳回來。

    三大弟子,全部中了埋伏,遭到大批禁軍的圍攻。

    為了不暴露王後娘娘,她們全部咬碎毒丸,身死人亡。

    一夜之間,四大弟子全部死亡。

    得知到這個消息,王後娘娘差一點從座位上倒下去,閉上雙眼,聲音有些發顫的道:「立即……立即修書給七兒,命他回宮……」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