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王后娘娘,你就是太高看九王子,所以纔會亂了方寸。要不然的話,趙琳、姚蘇、趙霞舞、寒青蘿,她們四位也就不會全部遭了九王子的暗算。”林辰裕坐在下手方說道。

    當天,林辰裕和林濘姍就被王后娘娘詔進王宮,共商對策。

    林辰裕是七王子的奴僕,林濘姍是七王子的未婚妻。現在,整個林家都已經和王后娘娘綁在了同一座戰車上面。

    一榮俱榮,一隕俱隕。

    王后娘娘畢竟也是一位武道強者,逐漸從最初的慌亂中恢復過來,冷哼一聲,道:“你說本後高看了九王子?你錯了!本後就是太小瞧他了,所以,纔會被他算計,導致四大弟子全部死亡。他纔多大的年紀,就已經如此厲害,若是讓他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林辰裕道:“其實要殺九王子,根本就不需要主人親自趕回來,甚至我們都不需要親自出手。爲何不去黑市中請殺手?”

    “有道理!”

    王后娘娘的眼睛一亮,道:“此事就由你去辦,若是辦成了這件事,今後少不了你們林家的好處。”

    “這種小事,娘娘本就不該勞神,交給我們這些做奴才的去做,保證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取下九王子的項上人頭。”林辰裕獻媚的笑道。

    林辰裕和林濘姍跪在王后娘娘的面前,恭恭敬敬的一拜,隨後,離開了王后的寢宮。

    王后娘娘的孃家薛家,本身就是七流家族,家族中有一位天極境強者坐鎮。七王子殿下,更是驚天動地的天之驕子。

    在林氏兄妹看來,能夠爲王后娘娘和七王子辦事,今後必定能夠飛黃騰達。林家也能跟着一起沾光,成爲雲武郡國舉足輕重的大家族。

    ……

    九郡主嘆了一聲,道:“可惜了,那一個去劫獄和另外兩個去殺你的武者,全部都服毒自殺,就連屍體都被毒素腐蝕,根本無法辨別出她們的身份。”

    王后娘娘的三位弟子之所以會死,自然都是中了張若塵的計謀。

    那三人,全部都是死士,服毒自殺。

    死狀,與寒青蘿一模一樣。

    “據說,那一個去劫獄的武者,修爲達到地極境,連殺兩百多位禁軍,若不是羅統將軍和蕭陵將軍出手,說不定就被她逃走了。可惜,她也死了,根本無法查出她背後的主謀。”九郡主道。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笑道:“能夠調動一位地極境的強者,那一位主謀,恐怕會是一位相當可怕的存在。”

    張若塵一直懷疑要殺自己的人,就在宮中。

    所以,今天中午的時候,他便專門去查看最近兩天宮中的人事調動。居然,真的讓他發現了端倪。

    就在昨天晚上,王后娘娘的四位貼身侍女,因爲惹怒了王后娘娘,全部被王后娘娘賜死。

    哪有這麼巧的事?

    所以,張若塵推測,那四位侍女根本不是被王后娘娘賜死,她們應該就是昨天晚上服毒自殺的四位女刺客。王后娘娘只是找了一個合適的理由,讓她們全部消失。

    當然,這些都只是張若塵的猜測,沒有確鑿的證據,根本無法證明那些女刺客都是王后娘娘派遣出去。

    王后娘娘位高權重,背後又有七流家族薛家。

    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就對她開戰,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王后的勢力太龐大了,就連雲武郡王都要讓她三分,現在,我必須要隱忍。若是不忍,就是自尋死路。”張若塵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肯定,王后娘娘就是背後的主使。

    可是現在卻奈何不了她。

    歸根結底,還是自身的修爲太弱。

    張若塵深深的皺眉,暗想道,“若是王后有意要殺我,就算待在宮中,也不安全。可是離開王宮,只會更加危險。”

    正在張若塵思索的時候,九郡主說道:“九弟,昨天送回來的那一個奪命劍客,已經醒過來,我們要不要去看一看他?”

    “真的嗎?那我們去看一看他。”張若塵笑道。

    張若塵並不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九郡主,她知道得越多,對她越不是一件好事。

    此刻,阿樂躺在牀榻上,全身裹着白色的紗布,簡直就像是一具木乃伊。

    雖然他已經醒過來,可是卻雙目空洞,與一個死人沒有區別。

    “九王子殿下,他醒過來之後,便動都沒有動一下,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過。他不會只是迴光返照吧?”侍女雲兒對着張若塵躬身行禮,悄聲的道。

    張若塵走到牀榻的旁邊,向着阿樂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人活過來了,心卻死了!對於一個武者來說,心靈受傷比身體受傷更難恢復。給他敷上筋骨斷續膏了吧?等他的雙腳和雙手痊癒,就送他離開。”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走了出去。

    張若塵不再去想王后娘娘的事,準備全力修煉,爭取早日達到玄極境。

    只要達到玄極境,張若塵就可以修煉空間領域和時間印記,到時候,他的戰力肯定會突飛猛進,變得更加強大。

    至少,在王后娘娘再派人來殺他的時候,他能夠有自保的力量。

    在雲武郡國,黃極境武者,只能屬於底層。

    玄極境武者,算是初步跨入強者的行列。

    只有地極境武者,纔算是真正的頂尖高手,可以獨當一面,堪稱武道宗師。

    至於天極境武者,每一位都是武道神話,神龍見首不見尾,代表着雲武郡國最頂尖的力量。

    只要天極境武者願意,一夜之間,就能滅掉整個林家。只要他有正當的理由,雲武郡國的官方勢力,也不會去追究他的責任。

    天極境武者,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超越了法制。

    當然,那些濫殺無辜、嗜殺成性的天極境武者,還是會遭到官方勢力的抓捕和懸賞,成爲通緝犯。

    除了一些隱世的天極境武者,在雲武郡國,成名的天極境武者,一共也只有十四位。每一個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稱雄一方,躲一跺腳,就能讓雲武郡國顫上一顫。

    當天,張若塵便在一隊侍衛的保護下,前往武市,又購買了一批丹藥。

    花費五萬枚銀幣,購買了二十枚三清聚氣丹。

    又花費六萬枚銀幣,購買了一枚玄血丹。

    玄血丹,乃是最頂尖的三品丹藥。武者在衝擊玄極境的時候,若是服下一枚玄血丹,可以增加五成的成功率。

    但是,玄血丹太昂貴,價值十二萬枚銀幣,就算是雲武郡國的王子和郡主都購買不起。清玄閣給張若塵打了半價,也花費了六萬枚銀幣,才購買到了一枚。

    現在,張若塵每一次出行,身邊都會跟着一隊百人組成的護衛。

    其中,護衛隊長,名叫葛乾,曾經乃是雲武郡王的貼身護衛隊長,修爲達到地極境。在雲武郡國,葛乾絕對算得上是頂尖強者。

    有葛乾在身邊保護,一路上自然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很快便又回到王宮。

    宮中,大殿。

    “大王,九王子殿下乃是武學奇才,天資不在七王子殿下之下,有葛乾大將軍貼身保護他,自然可以保證他的生命安全。可是,這樣做也有很大的弊端。”一個老太監低聲的說道。

    雲武郡王道:“你的意思是?”

    老太監道:“在完全安全的環境中長大的雛鷹,又怎麼飛得高?王宮畢竟還是太舒適了,不利於九王子殿下的成長。”

    雲武郡王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你說得有幾分道理,七兒在十四歲的時候,便拜入雲臺宗府,成爲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兩年前,更是以第一名的成績,一舉成爲雲臺宗府的內府弟子。”

    “說起來,九兒的修爲已經達到黃極境大圓滿,相信很快就能突破玄極境初期,說不定有機會趕上今年雲臺宗府的招生時間。”

    想要成爲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最基本的條件,就是要在三十歲之前,達到玄極境。

    雲臺宗府乃是一個四流宗門,建立在天魔嶺,位於雲武郡國、火龍郡國、四方郡國的交界處,乃是嶺西九郡最大的宗門。

    玄極境的武者,只能成爲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

    地極境武者,才能稱爲雲臺宗府的內府弟子。

    雲武郡國的十四位天極境武者,有六位曾經都是雲臺宗府的弟子。可以說,只要成爲雲臺宗府的弟子,在嶺西九郡,絕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那一個老太監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大王,老奴覺得不妥。七王子殿下既然拜入了雲臺宗府,九王子殿下若是也拜入雲臺宗府,未必是一件好事!”

    “你說得有道理!”

    雲武郡王的眼中露出幾分深邃的光芒,輕輕的點了點,道:“武市錢莊在天魔嶺也設置有武市學宮,不僅在嶺西九郡招收弟子,而且,還在嶺東九郡、嶺南九郡、嶺北九郡,同時招收弟子。”

    “柳傳神跟本王提過,他很看好九兒,想要推薦九兒去武市學宮去修煉。”

    那一位老太監的眼睛一亮,道:“若是九王子殿下能夠在武市學宮闖出一番名堂,將來說不定會成爲武市錢莊的高層。對我們雲武郡國來說,那是相當有利。”

    雲武郡王笑道:“武市學宮招收弟子的條件,比雲臺宗府還要苛刻,難度更大,一般人根本考不進去。”

    老太監笑道:“大王多慮了!九王子殿下,可是雲武郡國的黃榜第一,又有云武郡國武市錢莊分部的莊主柳傳神的推薦。老奴覺得,九王子殿下至少有七成的機會考進武市學宮。”

    “哈哈!本王覺得,他應該有九成的機會!”雲武郡王大笑道:“等他突破到玄極境,本王便去詢問他的意向。他到底是要加入武市學宮,還是雲臺宗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