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王宮中,有一座王族練武場,建在君山之下。

    天色才還沒有亮開,練武場中便響起“啪啪”的聲音,一個個王子、郡主都在武場中修煉武技。

    雲武郡王一共有九個兒子,十三個女兒,只要是開啓了神武印記,每天早上就肯定會到練武場中修煉。這是每天的必修課!

    張若塵以前從未來過練武場,今天是被九郡主生拉硬拽拖來練武場,要他一定要陪她一起修煉。

    不愧王族練武場,比林家的練武場要大七、八倍,全部用一米厚的白色石板鋪砌而成。

    在武場中,王子和郡主相互之間可以切磋,也可以讓修爲相當的侍衛一起陪練。、

    而且,每天都會有一位地極境的將軍在武場中巡視,同時指點各位王子和郡主修煉。

    “小郡主,修煉追風劍法,最重要的是步伐要穩,劍法要流暢……你的左手擡高一點點,像我這樣,劍如疾風,快如閃電。”

    那一位地極境的將軍在指點小郡主修煉一種人級下品的劍法,一邊指點,還一邊給她示範。

    小郡主,才六歲,長着精緻可愛的臉蛋,手中捏着一柄小劍,已經將追風劍法學得有模有樣。

    見到九郡主和張若塵,小郡主頓時眼眸子一亮,提着劍向着張若塵跑過去,聲音有些稚嫩,道:“你就是九哥?”

    張若塵向着九郡主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你認識我?”

    “當然!歲末考覈第一,黃榜第一,武學奇才。師父說,九哥在劍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高階境界,就連他都比不上九哥,讓我一定要以九哥爲榜樣,好好的修煉。九哥,你能教我練劍嗎?教我怎樣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境界?”

    小郡主的年紀雖小,可是說話條理清晰,絲毫不像是一個小孩子。

    張若塵笑了笑,覺得小郡主很可愛,道:“誰是你師傅?”

    小郡主向不遠處那一個身披戰甲的將軍指去,道:“我師父乃是禁軍十大高手之一,霍斯將軍。”

    在張若塵望向霍斯將軍的時候,霍斯已經走了過來,微微拱手對着張若塵一拜,道:“末將霍斯,拜見九王子殿下。”

    霍斯乃是一位地極境強者,在禁軍中擁有極高的地位。他能夠躬身對張若塵行禮,便說明他十分重視張若塵,不敢怠慢。

    別的那些王子和郡主,必須要將他當成師父看待,根本得不到這樣的待遇。

    “不愧是地極境強者,身上的氣勢如山嶽,如大海,給人一種高不可攀、深不可測的感覺。”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

    雖然只是看了一眼,張若塵已經猜出霍斯的大致修爲。

    因爲張若塵的到來,整個練武場變得十分熱鬧,所有王子和郡主都停止修煉,好奇的走了過來。

    五王子有些陰陽怪氣的道:“據說你的修爲達到黃極境大圓滿,連勝十位黃榜武者,乃是雲武郡國的黃榜第一人。五哥很好奇,你的力量到底達到什麼程度了?不知道,九弟能不能讓我們開一開眼界?”

    六王子冷笑着道:“據說連黃榜第三的水問心,也敗在九弟的手中。現在,所有人都說,九弟有萬夫莫敵之勇。不知道以九弟的強大實力,與玄極境武者比起來,誰會更強?”

    小郡主和別的那些郡主都露出期待的神色,最近一段時間,她們聽說了很多關於九王子的傳說,都想知道九王子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那麼強大?

    “九弟,就讓三哥來領教領教你的高招,順便讓各位兄弟姐妹見識一下你的無上風采。”三王子從人羣中走出來,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

    三王子,今年已經二十八歲,穿着鑲金邊的銀袍,揹負着雙手,含笑着盯着站在對面的張若塵。

    在雲武郡王的九個兒子和十三個郡主之中,七王子的天賦最高,接下來就是二王子、四王子、五郡主、九郡主。

    七王子,年紀不到二十,便現在已經是雲臺宗府的內府弟子。

    二王子、五郡主全部都拜入雲臺宗府。其中,年紀稍長的二王子,也已經是雲臺宗府的內府弟子,五郡主是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

    www▪ttкan▪C 〇

    四王子是在去年的時候,拜入武市學宮,成爲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

    站在張若塵對面的三王子,曾經三次去參加雲臺宗府的外府考試,無一例外,每一次都是以失敗告終。

    聽到衆人都說九王子乃是武學奇才,能夠能夠考進雲臺宗府,三王子自然很不服氣,所以纔打算親手將張若塵擊敗,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九郡主有些不悅的道:“三哥,你的武道修爲已經達到玄極境中期,九弟才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爲,就算將九弟擊敗又能怎樣?”

    三王子冷哼一聲,“九妹,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本王子是害怕九弟成爲黃榜第一之後驕傲自滿,所以纔打算與他切磋武技。再說,就算九弟敗在本王子的手中,也沒什麼好丟臉。畢竟本王子是他的兄長,敗給自己的兄長,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歷練。”

    “啪啪!”

    練武場外,響起一連串掌聲。

    “三王子殿下,說得好!”

    林辰裕和林濘姍從遠處走來,進入練武場。

    “拜見各位王子和郡主。”林辰裕躬身對着武場中的各位王子和郡主一拜,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恭敬的神色,反而帶着幾分譏誚的笑意。

    九郡主微微皺眉,道:“林辰裕、林濘姍,這裡可是王族練武場,你們怎麼可以來到這裡?”

    林辰裕將一塊腰牌取出來,道:“奉王后娘娘之命,今後我和濘姍也可以到王族練武場修煉武技,順便也可以與各位王子和郡主殿下切磋一番。”

    隨後,林辰裕將腰牌收了起來,露出一絲笑意,道:“剛纔我聽到三王子殿下的話,覺得很有道理。表弟,你莫非是害怕會敗,若是纔不敢與三王子殿下交手?還是說,你根本就瞧不起三王子殿下?”

    聽到林辰裕的話,三王子的臉色旋即變得有些發冷,道:“九弟,你到底是不敢與本王子交手?還是真的瞧不起我這個三哥?”

    張若塵看了看周圍的衆人,道:“既然,將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那我就與三哥切磋一下吧!”

    九郡主對着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九弟,你別衝動,三哥就是屢次無法考進雲臺宗府,所以纔想擊敗你,以此來尋找成就感。”

    張若塵笑道:“九姐,你不用擔心,我有分寸。”

    經過最近幾天的修煉,張若塵的修爲又有進步,力量的最強爆發力,達到九十二牛之力。

    就算三王子是玄極境中期的境界,張若塵也並不是沒有機會將他擊敗。

    見到張若塵同意下來,林辰裕的嘴角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他也覺得九王子實在太鋒芒畢露,藉助王子的手去挫一挫他的銳氣,又何嘗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三王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道:“九弟,你可要小心了,別第一招就敗在我的手中,到時候,黃榜第一的臉面可就丟大了。”

    “蠻牛戰拳。”

    三王子施展出來的是人級中品的軍中武技,蠻牛戰拳。

    蠻牛戰拳,一共分爲十層。

    修煉成第一層,可以打出一頭蠻牛的力量。

    修煉成第二層,可以打出四頭蠻牛的力量。

    修煉成第三層,可以打出九頭蠻牛的力量。

    以此類推,修煉成第十層,就可以打出一百頭蠻牛的力量。

    在軍中,很多軍士修煉蠻牛戰拳,可是從來沒有人可以在玄極境之前修煉到第十層。

    三王子到現在爲止,也才修煉成第九層,可以爆發出八十一牛的力量。

    張若塵雖然只是黃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可是力量卻遠超同境界武者,就算不使用龍象般若掌,也能爆發出八十一牛的力量。

    張若塵打出一掌,與三王子打出的蠻牛戰拳碰撞在一起。

    “嘭!”

    一擊交手,平分秋色。

    張若塵甩了甩衣袖,道:“這就是玄極境中期的武者的實力?”

    “纔剛剛開始。”

    三王子眉心的神武印記亮了起來,真氣注入血液。一片淡紅色的血氣,從體內逸散出來,猶如一道彩虹一樣,環繞着三王子的身體。

    血氣如虹。

    只有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才能做到血氣如虹,在身後形成一道紅色的虹環。虹環的顏色越深,代表武者的修爲越強。

    三王子激發出來的虹環十分淺淡,說明他纔剛剛達到玄極境中期。

    玄極境初期的標誌是血氣沸騰。

    玄極境中期的標誌是血氣如虹。

    玄極境後期的標誌是血氣沖天。

    激發出血氣的力量,三王子的力量暴增了一大截,竟然爆發出蠻牛戰拳十層的威力,每一拳都是一百牛的力量。

    “嘭!”

    僅僅只是一拳,三王子便將張若塵震飛了出去。

    “這就是黃榜第一的武學奇才的實力?也不過如此。”

    三王子發出一聲狂笑,雙腿一蹬,猶如一頭蠻牛,又是向着張若塵攻了上去,一連打出十八拳。

    張若塵每接他一拳,就會後退一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