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果然不容小覷。而且,三王子在玄極境中期的武者裡面,應該還算是比較弱那一類。”張若塵的心中暗思。

    張若塵每接三王子一拳,就會通過身體的骨骼和經脈,將部分拳力傳到地底。

    所以,就算三王子能夠爆發出一百牛的力量,也根本無法擊傷張若塵。

    也幸好是張若塵,若是換做別的任何一個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三王子只需要一拳下去,就能將他打死。

    “三王子雖然只是一個草包,可是修爲還是很強,張若塵看來是要敗了。”林濘姍道。

    林辰裕搖了搖頭,持着截然不同的看法,道:“張若塵的修爲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得多,三王子奈何不了他。”

    “怎麼會?張若塵明明被打得只能後退,連還手之力都沒有。”林濘姍有些不解。

    林辰裕伸出一根食指,向着地面一指,道:“你仔細的看張若塵踩過的地面。”

    林濘姍看過去,只見張若塵每踩出一步,地面的石板就會微微凹陷下去,形成一個淺淺的腳印。若是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

    “他將三王子的力量都卸到了地底。”林濘姍微微一驚,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林辰裕道:“他對力量的控制,已經達到精妙絕倫的地步,三王子就算力量比他強大,卻根本傷不了他。真是妙啊!若不是三王子那蠢貨爲我們試探,我們還不知道他張若塵的真實實力。”

    “若是要去黑市請殺手,看來得多懸賞一倍的銀幣,才能做到萬無一失。”

    林辰裕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在場,除了林辰裕之外,也只有修爲達到地極境的霍斯將軍纔看出張若塵的真實實力,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心頭暗道,不愧是武學奇才,英雄出少年。

    九郡主十分爲張若塵擔心,道:“九弟,你的修爲不如三哥,不要和他拼蠻力。接劍!”

    九郡主將手中的劍,向張若塵拋了過去。

    張若塵本來還想繼續和三王子交手,以此來錘鍊掌法。

    既然九郡主將劍拋過來,他自然也就將劍接住,道:“既然如此,那就提前結束吧!”

    “譁!”

    張若塵手握劍柄,拖出一片絢爛的劍光,在空氣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度。

    一劍揮出去,鋒銳的劍尖,指在了三王子的頸部。

    僅僅只是一劍,就將三王子制伏。

    三王子的拳頭硬生生的停在半空,渾身上下動都不敢動一下,生怕稍微妄動,劍鋒就會劃破他的脖子。

    武場中,所有人全部都愣住,震驚得無以復加。

    明明一直都是三王子佔據上風,將九王子打得不斷後退,爲何他突然一下就敗了?

    “九哥,肯定一直都是讓着三哥。要不然,以九哥的實力,早就將三哥擊敗了。”小郡主揹着一雙小手,瞪圓了一雙眼眸子,一副崇拜的樣子。

    別的那些王子和郡主也都恍然大悟過來,原來並不是九王子打不贏三王子,只是九王子一直都讓着三王子。

    “九王子真不愧是武學奇才,黃極境大圓滿就能擊敗玄極境中期的武者,若是突破到玄極境,那該何等的厲害?”

    “據說,黃極境的極境力量是一百牛,也不知九王子殿下達到那個傳說中的極境力量沒有?”

    “就算沒有,估計也相差不遠。”

    ……

    聽到衆人的議論聲,三王子更加羞怒。

    原本想要擊敗九王子,尋找成就感。沒想到,卻反被一劍制伏。

    這一下,他的臉丟得更大了!

    “我不服,九弟,我們再戰一場。”三王子覺得自己剛纔是疏忽大意,纔會敗在張若塵的劍下。

    “不用再比了,誰輸誰贏真的那麼重要嗎?”

    張若塵說完這話,只留下呆若木雞的三王子,向着九郡主走了過去,將劍還給了她。

    “九弟,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你能穩贏三哥?害得我白擔心了那麼久。”九郡主白了張若塵一眼,有些怨惱的道。

    “穩贏?天下哪有穩贏的戰鬥。”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

    林濘姍見到張若塵和九郡主親暱的樣子,心中便十分不悅,抱着星輝古劍,走了過去,施施然的道:“九郡主,濘姍聽聞你達到了劍隨心走的境界,一時技癢,也想要與九郡主切磋一下劍技。不知九郡主意下如何?”

    九郡主看了林濘姍一眼,生出一股戰意,道:“好啊!本郡主早就想要與你再戰一次,既然來到王族武場,那我們現在就比個高低。”

    九郡主和林濘姍並稱爲王城雙美,在歲末考覈的時候,九郡主卻敗在林濘姍的劍下,心頭自然很不服氣,一直想要找回面子。

    “碧水聽海。”

    九郡主主動攻擊過去,剛一出劍,便是捲起一大片劍浪,一波接着一波,向着林濘姍席捲了過去。

    “嘩啦啦!”

    劍浪竟然發出海水擊岸的聲音,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就像是真正的海浪一樣。

    九郡主達到劍隨心走的初階境界之後,劍法也達到另一個高度,相比於歲末考覈的時候,她的劍法的精妙程度,至少提升了一倍以上。

    林濘姍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紅脣晶瑩剔透,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

    “唰!”

    她一劍刺出去,一股強大的寒冰劍氣從劍鋒上散發出來,將九郡主施法出來的劍法全部破去。

    “撒手!”

    林濘姍輕喝一聲,一劍拍在九郡主的手腕上。

    九郡主的手腕上多出一道血痕,五指失去力氣,手中的劍拋飛了出去,哐噹一聲,掉落在地上。

    九郡主的手腕處留下一道血色的印記,向後連退十多步,一股疼痛傳遍全身,緊咬着貝齒,有些惱怒的道:“你……”

    林濘姍風輕雲淡的收回星輝寶劍,顯得優雅從容,嘆息了一聲:“九郡主不是被稱爲天之驕女,怎麼連劍都捏不穩?我們之間的差距,真的是越來越大。哎!”

    “林濘姍,你存心羞辱本郡主?”九郡主的臉色漲紅,有些無地自容。

    原本,她是和林濘姍齊名的天之驕女,可是卻被對方一劍擊敗,自然受了很大的打擊。

    “不敢,濘姍不敢羞辱郡主殿下,只是沒有想到郡主殿下的劍法會那麼差勁罷了。”林濘姍笑道。

    張若塵將掉在地上的劍撿起來,走到九郡主的身邊,道:“林濘姍,你的修爲已經達到黃極境大極位,比九姐高出一個境界,就算勝了九姐又如何?就能說明你比她優秀?你太幼稚了!”

    聽到這話,林濘姍的眼神一沉,道:“你敢說我幼稚?衆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本小姐就是一劍擊敗了九郡主,以九郡主的實力,本來就不配與我齊名。”

    林濘姍仰着雪白的下巴,就像是一隻驕傲的白天鵝。

    九郡主十分看不慣林濘姍的那一副模樣,可是自己又確實不是她的對手,心中十分憋屈,氣惱得眼睛都有些發紅。

    張若塵盯着林濘姍,道:“既然如此,那就一個月之後再戰一次。若是一個月之後,你還能擊敗九姐。我就爲先前的話,向你道歉。”

    聽到張若塵的話,九郡主猛然擡起螓首,對着張若塵搖了搖頭。

    萬一一個月之後,她又敗給了林濘姍怎麼辦?難道真的要九弟向林濘姍那個小賤。人低頭認錯?

    林濘姍聽到張若塵的話,心中大喜,一口答應下來,道:“好!張若塵,這話可是你說的。一位武學奇才給本小姐道歉,本小姐可是期待得很。”

    張若塵道:“若是你敗了,就必須當着所有人的面,向九姐道歉。”

    “我答應你。”林濘姍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在歲末考覈的時候,林濘姍被張若塵狠狠的羞辱,心中十分痛恨張若塵。

    若是一個月之後,她擊敗九郡主,肯定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張若塵。

    道歉?

    張若塵,你想得太簡單了!

    她突然發覺,羞辱張若塵,比殺死張若塵更加讓她興奮。

    隨後,林濘姍和林辰裕便離開了王族武場。

    林辰裕邊走邊道:“張若塵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既然他敢放話,肯定有一定的把握。濘姍,你最好還是小心一些爲好。”

    “哥,你多慮了。有你從雲臺宗府帶回來的蘊氣藥液,我的修爲突飛猛進。一個月之後,我肯定能夠修煉到大極位的巔峰,到時候,九郡主與我的差距,只會變得更大。”林濘姍道。

    林辰裕點了點頭,道:“在蘊氣藥液的幫助下,你的修爲的確可以在短時間之內迅猛的提升。努力修煉吧!爭取早日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到時候我會給你一枚玄血丹,助你一舉突破玄極境。”

    “玄極境。”林濘姍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林辰裕道:“等你達到玄極境,以你的天賦,要考進雲臺宗府絕不是難事。九郡主,只不過是你成長路上的一塊墊腳石罷了。至於張若塵,他居然敢和王后娘娘作對,註定會死於非命。哈哈!”

    林濘姍的眼眸之中,露出奇異的光彩,對一個月之後的比武,更加期待起來。

    她在腦海中想象,張若塵低聲下氣向她道歉的樣子,嘴角便又勾出一抹迷人的笑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