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氣池中的真氣圓滿,境界也就達到極致,力量不可能再有提升。

    只差一牛,就能達到無上極境,實在是可惜。

    張若塵道:“我不能爆發出一百牛的力量,並不是我的武體還不夠強大,而是因爲我施展的只是人級中品的武技,對力量的增幅還不夠強。”

    小黑幡然醒悟過來,怪叫一聲,道:“對啊!我怎麼忘了武技對力量的增幅?對了,你怎麼到現在才修煉了一種人級中品的武技?若是你修煉成的武技是靈級下品的武技,肯定可以爆發出一百牛的力量。”

    “不需要靈級下品,只需要人級上品的武技,應該就能讓我爆發出一百牛的力量,達到黃極境的無上極境。”張若塵道。

    開闢出三十六條經脈,若是還不能達到無上極境,那纔是怪事。

    武技、功法、武體必須同時修煉,齊頭並進,武者才能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任何一項偏弱,都不可能達到無上極境。

    對於張若塵來說,功法和武體都達到黃極境的極限,唯獨武技還很弱勢,龍象般若掌才修煉到第二掌,只能算是人級中品的武技。

    天心劍法,雖然是靈級下品的武技,可主要作用在於劍,而不是人。

    若是能夠修煉成功龍象般若掌的第三掌“龍象歸田”,就能將這一門武技提升到人級上品的級別,到時候,要增加一牛之力,肯定不是難事。

    當然,龍象般若掌越是往後,就越是難修煉。比如,第三掌“龍象歸田”,張若塵已經修煉了多日,卻依舊沒有修煉成功。

    “在王宮中,終究還是有太多拘束,根本無法暢快淋漓的練掌。而且,龍象般若掌修煉到後面,更多需要的是與別人交手,通過不斷的戰鬥來磨礪自己的掌法。”

    “我現在就是太缺乏磨礪,所以纔始終無法將第三掌修煉成功。”

    “離開王宮去歷練,肯定會遭到王后派出的殺手的刺殺。我現在羽翼未豐,一旦離開王宮,失去了雲武郡王的庇護,那就是死路一條。對了,王宮裡面也可以歷練,未必就一定要出宮。”

    張若塵的心頭一動,想到了王山。

    王族在王山中圈養了大量蠻獸,絕大多數都是一階蠻獸,也有極少的幾隻二階蠻獸,正好適合張若塵現在去歷練。

    與蠻獸戰鬥,爭取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龍象般若掌第三掌修煉成功。

    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修煉了二十五天,外界也纔過去八、九天而已。

    張若塵剛剛推門走出去,就看見雲兒等在外面。

    “殿下,阿樂的傷勢已經痊癒,就連斷掉的手骨和腳骨也重新續接上,可是他卻整天都坐在石梯上發呆,或者是在地上畫人像,就像是傻了一樣。”雲兒道。

    張若塵嘆息了一聲,覺得有些可惜,道:“既然他的傷勢已經痊癒,便給他兩百枚銀幣,送他離開。能不能走出困境,只能看他自己的意志,別人根本幫不了他。”

    “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送他離開。”雲兒道。

    張若塵看着離去的雲兒,臉上露出沉思的神色,將要離去的雲兒叫住,道:“等一下,帶我去見一見他。”

    雲兒露出一絲喜色,立即點了點頭,帶着張若塵向着阿樂居住的別院走去。

    正如雲兒所說,阿樂果然呆滯的坐在石階上,手中拿着一根竹枝,在地上畫着林濘姍的人像。

    畫完一幅,又畫第二幅。

    只不過,他的眼神空洞無神,完全是憑藉着一種本能在畫。

    即便是張若塵走到他的面前,他也沒有擡頭看一眼。

    張若塵盯着坐在石階上的那一個少年,道:“你的劍呢?”

    阿樂依舊在地上畫人像,嘴裡發出喃喃的聲音,道:“我的經脈以斷,已經提不起來劍了。”

    張若塵道:“經脈斷了,人也廢了?”

    “經脈斷了,人自然也廢了。”阿樂呆滯的道。

    張若塵道:“既然是廢人,那你是哪裡來的力氣在這裡畫人像?哪怕是全身癱瘓,不能下地的傷者,只要有一顆上進之心,也肯定會有所作爲。像你這樣,有手有腳,卻自甘墮落的人,纔是真正的廢人。”

    阿樂的聲音變得有些沉厚,咬着牙齒,道:“我沒有自甘墮落,我沒有。”

    張若塵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像,道:“爲了一個女人,居然變成一個廢人,看來我以前是高估你了。”

    張若塵走過去,一腳踩在地上的那一幅林濘姍的人像上面,猛地移腳,地上的人像便面目全非。

    阿樂的眼睛變得有些發紅,雙目圓瞪,道:“你幹什麼?”

    張若塵道:“她沒有將你當人,你卻將她當神。你連廢物都不如?”

    “若我不是欠你兩條命,我現在就殺了你。”阿樂道。

    張若塵笑道:“哈哈!就憑你這廢物?再修煉十年,也不是我的對手。”

    “我不是廢物!”

    阿樂大吼一聲,一股真氣從體內涌出,充盈到手中的竹枝,向着張若塵的心口刺去。

    原本柔軟易斷的竹枝,在真氣的支撐下,變得比一般的鐵劍還要尖銳。

    “嘭!”

    張若塵一掌拍出去。

    阿樂手中的竹枝崩斷,整個人都飛出去,在空中,他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重重的摔在地上。

    張若塵道:“現在,我將你打得吐血,罵你廢人,你還將我當成救命恩人嗎?”

    “嗷!”

    阿樂的嘴裡發出一聲狼嘯,雙目赤紅,重新從地上爬起,再次向着張若塵猛撲上去,張嘴就去咬張若塵的脖子。

    張若塵以手爲刀,斜劈了下去,劈在阿樂的脖子上,將他再次打飛出去。

    “嘭!嘭!”

    阿樂不斷攻向張若塵,變得越來越狂,爆發出來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可是,他每次都被張若塵一擊打飛出去,根本近不了張若塵的身。

    雲兒站在遠處,看得心驚肉跳,可她並沒有上前去阻止。

    她知道,張若塵這是想要將阿樂打醒。

    半個時辰之後,阿樂已經累得趴在地上,不停喘息。

    張若塵走過去,又要一掌打出。

    “不用了!”阿樂道。

    張若塵微微一喜,將手掌收回,道:“怎麼?還想繼續做廢人?”

    阿樂搖了搖頭,道:“我是一個劍客,不是廢人。其實,在被你第一掌打出去的時候,我就已經想通了。謝謝你。”

    “不用謝我。你能這麼快從陰影中走出來,完全都是靠你自己的意志。”

    張若塵彎腰將阿樂扶起來,笑道:“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阿樂的眼神一暗,道:“我的經脈以斷,註定無法跨入玄極境。但是,我不會放棄,我一定會去尋找續接經脈的靈藥。”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斷了經脈,對你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這裡有一卷功法,頗爲奇特,正常人無法修煉,反而是經脈盡斷的人才能修煉。若是你的毅力足夠強,或許能夠將這一卷功法修煉成功。”

    阿樂本來對續接經脈並不抱多大的希望,可是聽到張若塵的畫,他的眼中立即露出火熱的精芒,道:“若是我修煉成功了呢?”

    “破繭化蝶,修成更勝從前,將來成就只會更高。”張若塵道。

    阿樂單膝跪地,道:“恩公,請受阿樂一拜。”

    阿樂拜完,神情堅定的道:“阿樂算是欠下恩公三條性命,不死之恩,救命之恩,再造之恩。今後,恩公若是有需要用到阿樂的地方,阿樂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

    張若塵點了點頭,直接將《九轉生死訣》的修煉法門傳給了阿樂。

    《九轉生死決》比傳給九郡主的《天河玉經》更加玄妙,威力無比恐怖,但是,張若塵卻絲毫不擔心阿樂會將秘密泄露出去。

    阿樂得到《九轉生死決》,立即閉關修煉,由雲兒照顧他的日常起居。

    送走了阿樂和雲兒,張若塵便前去王山歷練,爭取早日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三掌,龍象歸田。

    葛乾將軍自然跟隨着張若塵一起前往王山,守護在王山的邊緣,防止有人進入王山行刺張若塵。

    張若塵獨自一人進入茂密的叢林,直接向着一階上等蠻獸的聚集地趕去。

    一般的蠻獸,對他已經沒有任何威脅,只有一階上等的蠻獸,才勉強可以用來練手。

    半天之後,張若塵遇到了第一頭一階上等蠻獸,風雷豹。

    風雷豹在一階上等蠻獸之中,算得上是相當厲害的存在,擁有殺死黃極境大圓滿武者的力量。就算是黃榜武者,遇到了風雷豹,也是一件十分頭疼的事。

    “嘭!”

    張若塵徒手一掌打出去,將風雷豹一掌拍死。

    張若塵看了看躺屍在地的風雷豹,搖了搖頭,道:“一階上等的蠻獸,實力只相當於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它們太弱了。看來想要磨礪我的掌法,必須要去尋找二階蠻獸。”

    張若塵繼續向王山的深處趕去。

    葛乾將軍站在一處隱秘的地方,遠遠的看到張若塵一掌拍死風雷豹,心頭微微一驚,“九王子殿下的力量竟然如此厲害,只要不遇到那幾頭二階蠻獸,就絕對不會發生任何意外,看來我是多慮了。”

    他是擔心張若塵的安危,才偷偷跟着進入王山,遠遠的跟着張若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