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極境大圓滿又如何?我也是黃極境大圓滿的境界!”

    九郡主的嘴角揚起一絲迷人弧度,運轉《天河玉經》,體內的真氣化爲玉白色,就連她的皮膚都蒙上一層玉色的光華。

    她手中的碧水劍,也衝起半丈高的劍芒。

    “譁!”

    九郡主的手臂一揮,在頭頂劃出一個圓形的劍圈,散發出玉白色的光芒,劍氣一圈一圈的向着林濘姍涌去。

    “怎麼可能?”

    林濘姍哪會料到九郡主能夠突破黃極境大圓滿?

    而且,九郡主的真氣似乎也比以前更加厲害,十分渾厚,帶着一股淡淡的寒氣。

    林濘姍感覺她自己的真氣,似乎都比九郡主弱了一籌。

    “果然將《天河玉經》的第一重修煉成功了,沒想到九姐的體質,竟然如此適合修煉《天河玉經》。”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功法祕籍並不是品級越高就越好,關鍵是,功法要和武者的體質相貼合。

    很明顯,九郡主的體質就與《天河玉經》十分貼合,所以才能在短時間之內,將《天河玉經》的第一重修煉成功。

    若是讓阿樂去修煉《天河玉經》,說不定,他的修煉速度還不如九郡主。並不是說,他的天資沒有九郡主高,而是因爲,他的體質與《天河玉經》不貼合。

    既然九郡主也達到黃極境大圓滿,那麼勝負就又有了懸念。

    林濘姍在劍法上的造詣,要比九郡主高出一籌。

    可是九郡主修煉的功法的品級卻在林濘姍之上,所以,她的真氣純度更高,施展出低品級劍法,也能發揮出強大的威力。

    她們並稱爲“王城雙美”,擁有常人不可比的絕世美貌,每一招劍法出手都美輪美奐,十分優雅,猶如兩位仙女在舞劍。

    她們交鋒卻又極其兇險,一道道劍氣飛出來,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道深深的口子。

    “就算你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又如何?依舊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天心指路!”

    林濘姍將靈級下品的劍法施展出來,手臂一揮,一道八米多長的劍氣從劍鋒中飛出,拖着一條長長的劍路,向着九郡主斬過去。

    九郡主沒有修煉過靈級下品的劍法,但是,卻修煉成了一種人級上品的劍法,空靈劍法。

    “空靈無音!”

    九郡主雙手握住劍柄,向着地面一斬,與林濘姍硬拼了一擊。

    “嘭!”

    九郡主被劍氣劃傷手臂,手腕處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靈級下品的劍法的威力,根本不是人級劍法可以比擬。九郡主最終還是比林濘姍弱了一籌。

    林濘姍冷笑一聲,再次踩着步伐,向着九郡主追了上去,又是一招“天心指路”。

    見到九郡主被林濘姍逼得不斷後退,張若塵立即道:“九姐,不要與她硬拼,採用遊走的策略,消耗她的真氣。”

    聽到張若塵的話,九郡主恍然大悟,立即施展出一種人級中品的身法,化爲一道殘影,橫移出去,避過了林濘姍剛纔那一劍。

    靈級劍法雖然威力強大,可是相當消耗真氣。林濘姍只是剛剛達到黃極境大圓滿,真氣還很稀薄,最多施展十招靈級劍法,真氣就會枯竭。

    林辰裕揹着雙手,站在練武場外,笑道:“既然表弟你要指點九郡主,那林某是不是也可以指點濘姍?”

    張若塵的雙手一攤,笑道:“請便。”

    林辰裕道:“濘姍,既然九郡主要逃,那你便趁勝追擊,使用林家的追命劍法,封死她的退路。”

    林濘姍心領神會,按照林辰裕的話,立即施展出追命劍法,向着九郡主追擊上去,將九郡主逼得險象環生。

    九郡主的衣服上面,又多了幾道口子。

    張若塵站在練武場的另一頭,道:“九姐,使用碧水劍法,攻擊她的下盤。”

    九郡主立即按照張若塵的話,施展出一招碧水迴流,劍尖從林濘姍的小腹位子劃過。

    “刺啦!”

    林濘姍的小腹處的羅衫被劃出一道口子,露出雪白細膩的皮膚,差一點就被九郡主一劍重傷。

    張若塵和林辰裕在武道上的見識,比九郡主和林濘姍都要高出很多,所以,他們的指點,讓她們的戰鬥變得更加險象環生。

    已經不能算是九郡主和林濘姍的戰鬥,而是張若塵和林辰裕的對決。

    “林濘姍,使用天心劍法,直取她的面門。”

    “九姐,不要與她硬碰,立即向左橫移三步,回身刺劍。”

    ……

    張若塵和林辰裕不斷出言指點九郡主和林濘姍,一連半個時辰過去,二女依舊沒有分出勝負,她們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張若塵看到九郡主身上的傷口已經多達五道,每一道傷口都在淌血,心頭暗道,若是再戰下去,她和林濘姍必定都會受重傷。

    兩敗俱傷之局?

    張若塵搖了搖頭,將阿樂手中的鐵劍奪過,捏在手中,道:“九姐,看我是如何出劍?天心破梅!”

    張若塵站在練武場外,腳踩玄妙的步伐,一劍刺出去,七道劍氣從劍鋒上面飛出去。

    九郡主依葫蘆畫瓢,立即按照張若塵的劍招出手,施展出天心破梅,一劍刺向林濘姍的眉心。

    天心破梅乃是天心劍法上面的招數,就連林濘姍到現在也沒有學會。

    見到九郡主施展出天心破梅,林濘姍頓時有些慌亂,立即向着右側躲避。

    練武場外的張若塵似乎早就預料到林濘姍會向右躲避,於是手臂一抖,手中的劍立即向下一沉,向着右側揮斬過去。

    九郡主看見張若塵變招,也跟着變招,手持碧水劍,向着右側揮斬。

    “唰!”

    她的劍停住的時候,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剛剛指在林濘姍的脖頸處。

    林濘姍的臉色大變,想要反擊。

    “別動!”

    九郡主手臂上又多加了幾分力道,劍鋒劃破了林濘姍脖頸上的皮膚,一滴鮮血從劍鋒上來滾落下來。

    若是林濘姍敢反擊,劍只會刺得更深。

    此刻,九郡主十分欣喜,就將劍指在林濘姍的脖頸處,用劍尖將林濘姍的下巴挑了起來,笑道:“濘姍妹妹,你可千萬不要動哦!若是一不小心,本郡主劃破了你那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那可就遭了!”

    林濘姍不敢妄動,真的十分害怕九郡主會劃破她的臉。

    以九郡主的身份,在比武的時候,就算劃破了她的臉,也最多隻是被雲武郡王和王后娘娘訓斥幾句,不會真的處罰她。

    “若不是張若塵幫你,你不可能贏我。”林濘姍咬着潔白的貝齒,十分氣惱,道:“我們再公平的戰一場。”

    “我都已經贏了,爲什麼還要和你戰?”九郡主眨巴着眼眸,有些俏皮的問道。

    她的劍始終指在林濘姍的脖頸和臉頰的位置,像是隨時都會一劍刺下去,將林濘姍毀容。

    在比鬥之前,林濘姍從未想過自己會敗在九郡主的手中,直到此刻,她已經不承認自己不如九郡主。

    林濘姍不甘心,道:“只要你願意與我再公平的戰一場,我們可以賭得更大。若是我再次敗在你的手中,我願意做你的侍女,服侍你十年。”

    “沒興趣!”

    九郡主搖了搖頭,道:“本郡主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與你再戰一場,這一場武鬥你敗了,立即跪下,給本郡主道歉,要不然本郡主劃爛你的臉,讓你變成一個醜八怪。”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暗歎一聲,女人之間的戰鬥真是可怕。

    但是,他並不同情林濘姍!

    若是這一場武鬥輸的人是九郡主,那麼林濘姍肯定會用更加極端的方法來羞辱張若塵。

    林濘姍的眼中帶着一股陰沉的怒火,道:“我答應向你道歉,沒有答應要下跪向你道歉。”

    “本郡主贏了,就要你下跪道歉,你看着辦吧!你若是不下跪,那本郡主可是真的會劃破你的臉。”九郡主道。

    林濘姍的目光盯向林辰裕,投過去一個求助的眼神。

    林辰裕道:“郡主殿下,得饒人處且饒人……”

    “閉嘴!你是什麼身份?你只不過是七哥的一個奴僕,有資格站着跟本郡主說話?”九郡主道。

    林辰裕的臉色一沉,一絲殺意從眼中閃過,可是很快他就將殺意掩飾下去,恭恭敬敬的對着九郡主一拜,道:“奴才不敢。濘姍,還不立即下跪,給九郡主道歉?”

    林濘姍的眼中也帶着濃濃的殺意,渾身都在顫抖,對她來說,給九郡主下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九郡主的眼眸眨巴了一下,笑道:“本郡主也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你若是願意拿出一百萬枚銀幣贖罪,可以繞過你這一次,讓你免跪。”

    “一百萬枚銀幣,我哪裏拿得出來?”林濘姍道。

    九郡主的目光向着練武場外的張若塵看了一眼,那意思很明確,九弟欠你了一百萬枚銀幣。只要你不再索要那一百萬枚銀幣,本郡主就可以放你一馬。

    林濘姍自然明白九郡主的意思,也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

    只要拿出一百萬枚銀幣,就可以不跪。

    但是,那可是一百萬枚銀幣,對於整個林家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林濘姍捨不得拿出來。

    “好!我跪!”

    林濘姍像是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竟然真的跪在了九郡主的面前,道:“九郡主殿下,濘姍向你道歉,以前都是濘姍的錯,請你原諒。”

    九郡主愣住了!

    九郡主並沒有真的要難爲林濘姍的意思,僅僅只是想要逼林濘姍將那一百萬枚銀幣還回來。

    可是她沒有想到,林濘姍爲了一百萬枚銀幣,居然真的願意受如此奇恥大辱,下跪道歉。

    若是換做九郡主,她肯定做不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