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精神力何等強大,立即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心中生出警覺。

    只要精神力達到三十階以上,就能提前感知到危險,在冥冥之中,察覺到一些離得較近的福報和禍端。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渾身汗毛都立起來,條件反射一般的站起身,將坐在他旁邊的紫茜嚇了一跳,立即將手指尖的毒蜂針收了回去。

    “難道他察覺到了?怎麼可能?”

    紫茜的心跳快了兩下,不敢輕易出手。

    陳黎兵見到紫茜沒有出手,雙眼微微一縮,瞳孔中閃過一絲殺光。

    他將手指藏到衣袖之中,將真氣運轉到兩根手指之間,悄聲無息的將一根毒蜂針彈了出去。

    要知道,陳黎兵就坐在張若塵的身後,距離極近。

    而且,毒蜂針又細如牛毛,從他指尖飛出,就算是玄極境武者的眼睛也看不到毒蜂針的飛行軌跡。

    若是被毒蜂針刺中,張若塵必死。

    可是,讓陳黎兵吃驚的是,張若塵居然反手將那一根毒蜂針夾住。

    要知道,從始至終,張若塵都沒有轉身,就像背後長着眼睛,只是將手臂一轉,伸出兩根手指,就將毒蜂針準確無誤的夾住。

    “不可能!就算是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不可能在這麼近的距離之內,察覺到毒蜂針,更別說將毒蜂針給接住。”陳黎兵的心頭大駭。

    他卻不知道,張若塵擁有空間領域,方圓十米之內,所有一切都瞞不過他的武魂的感知。

    就在張若塵察覺到危險的時候,便立即站起身,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

    張若塵捏着毒蜂針,轉過身,眼神有些沉冷的盯着陳黎兵,道:“毒蜂針,無風無聲,殺人於無形,見血便封喉。閣下是職業殺手?”

    陳黎兵知道身份暴露,便再次出手,手捏劍柄,唰的一聲,一道劍光從衣袖中飛出,以閃電般的速度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袖中魚腸劍!

    劍,藏在袖中。

    劍體,纖細得就像魚腸。

    陳黎兵雖然只是玄極境後期的武道修爲,卻曾經刺殺過一位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在劍道上面的造詣相當高深。

    一劍出手,出現十三道劍影。

    剎那之間,劍尖就到達張若塵的心口。

    旁邊,很多人都發出驚呼聲。

    盤坐在血羽鷹頭頂的謝長老,發生一聲爆喝:“大膽!”

    “唰!”

    一道劍氣,從謝長老的手中飛出,從陳黎兵的身上飛過去。

    陳黎兵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身體痙攣了一下,筆直的倒在血羽鷹的背上。

    柳乘風將手指放到陳黎兵的鼻尖,神色凝重的道:“已經死了!”

    衆人的目光,全部都向謝長老看過去。

    這位謝長老的修爲也太強大了,僅僅只是一劍,就將一位玄極境後期的武者給殺死。而且,陳黎兵的身上沒有任何傷口,十分詭異。

    謝長老將劍收回劍鞘,冷冷的盯了一眼陳黎兵的屍體,道:“他使用的是毒蜂針和袖中魚腸劍,必定是地府門的殺手。地府門一直都想安插殺手,潛入武市學宮,沒想到今天居然被本長老遇到了一個。死有餘辜。”

    隨後,謝長老又將目光盯向張若塵,問道:“你是什麼人?地府門的殺手爲何要殺你?”

    張若塵還沒有開口,柳乘風便搶先說道:“謝叔,他乃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堪稱武學奇才。”

    “武學奇才?”

    謝長老仔細的將張若塵打量了一番,十六歲修煉到玄極境初期,的確算得上是一位武學天才。但是,卻遠遠算不上是武學奇才。

    雲武郡國的武學奇才,謝長老只聽說過一個,那就是雲武郡王的第七子,年僅十二歲,便達到玄極境。

    眼前這位九王子,與那一位七王子比起來,相差太遠。在謝長老看來,即便是紫茜也比張若塵的天資更高。

    看了張若塵一眼之後,謝長老便收回目光,吩咐道:“將那一個地府門的殺手的屍體,扔下血羽鷹。”

    說完這話,謝長老便重新閉上雙眼,不再多說一個字。

    “真是詭異,我明明看見一道劍氣劃過他的身體,爲什麼沒有留下傷痕?”一位武者十分吃驚的道。

    柳乘風譏誚的道:“你懂什麼?謝叔修煉的乃是靈級下品武技‘碎心劍法’,而且,他已經將這一門武技修煉到了大成。殺人只斬心,死後不滴血。你們不信去摸一摸那殺手的心臟!”

    一位武者去摸陳黎兵的心臟,卻發現陳黎兵的心臟已經碎成兩半。

    紫茜與陳黎兵雖然都是地府門的天才殺手,但是,殺手之間卻很少往來。所以,他們之間的交情並不深,陳黎兵死後,紫茜也沒有任何觸動,顯得十分平靜。

    “幸好剛纔我沒有出手,要不然,死的人就是我。”

    紫茜微微向張若塵看了一眼,到現在爲止,她都猜不透,張若塵是如何接住陳黎兵打出的毒蜂針?

    要知道,只有地極境的強者,才能通過超越尋常武者的聽力,聽到毒粉針的破風聲。也只有地極境的強者,才能躲過陳黎兵打出的毒蜂針。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是地極境的強者。

    他的身上肯定隱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沒有查清楚這個秘密之前,絕對不能輕易出手殺他。一旦失敗,很可能就會和陳黎兵一樣,死於非命。

    對於紫茜來說,最主要的任務是潛入地府門的內部。至於暗殺張若塵,能夠成功,自然是最好,可以得到豐厚的報酬。若是無法成功,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若是紫茜在一個月之內都殺不了張若塵,地府門自然會派遣更加厲害的殺手出手。

    “陳黎兵死了,我的身份將會更加安全,絕對不能輕易暴露。”紫茜暗道。

    陳黎兵的屍體被扔下血羽鷹,衆人都開始討論地府門,很多人的臉上都帶着忌諱的神色。

    地府門在雲武郡國,乃至於嶺西九郡,也屬於巨無霸一般的殺手組織。曾經暗殺過一個郡國的郡王,而且成功。在當時造成巨大的轟動,從此之後,地府門的名聲便傳開。

    凡是被地府門暗殺的對象,很少有人能夠活過一個月。

    柳乘風道:“九王子殿下,你別擔心,只要進入了武市學宮,地府門的殺手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絕對奈何不了你。”

    “希望如此吧!”張若塵笑道。

    地府門的殺手,既然能夠潛入考生之中,也就一定能夠潛入武市學宮。張若塵根本不相信武市學宮就絕對安全。

    就像剛纔,地府門的殺手就坐在他的身後,他也渾然不知。若不是他的精神力達到三十階以上,又修煉出空間領域,現在肯定已經變成了一個死人

    要請動地府門的殺手,絕對要花費相當高昂的價格。

    不用猜張若塵都知道,肯定與王后娘娘有關。

    “等我的修爲達到天極境之時,必定要回去好好和她清算這一筆筆舊賬。”張若塵緊了緊五指,眼中露出兩道寒氣。

    天魔嶺,是一條古老的山脈,長達十二萬裡,地域遼闊,靈氣充足,簡直就像是一條大龍,橫臥在雲武郡國的北邊。

    包裹雲武郡國在內,三十六個郡國,全部位於天魔嶺的外圍,就像衆星捧月一般將天魔嶺圍在中央。

    天魔嶺,乃是蠻獸的領地,遼闊的山嶺之中,生活着數以億萬記的蠻獸。三十六郡國常年都會派遣大軍鎮守與天魔嶺接壤的邊境,防止蠻獸從天魔嶺中跑出來,屠殺人族貧民。

    一些大型的宗門,幾乎全部都建立在天魔嶺的外圍。

    一來是爲了,抵擋蠻獸入侵人類國度;二來是爲了,更加方便歷練門中的弟子。

    武市學宮也建立在天魔嶺的外圍。

    血羽鷹載着衆人飛到武市學宮的上空,所有人都被下方的景象驚呆。

    一眼望去,地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古建築,有建立在深谷之中的琉璃古塔,也有修建在懸崖邊的閣樓,還有建立在山峰頂部的練武臺。

    還沒有進入武市學宮,就已經能夠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浩大氣勢。

    謝長老從血羽鷹的背上站起來,取出一顆令牌,朗聲道:“本座乃是謝南天,何人在看守陣法?還不速速將陣法大門打開?”

    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站在一隻雙頭雪鷲背上,從地面飛起來,道:“拜見謝師叔!今年,雲武郡國的考生怎麼只有這麼幾個?司徒師叔可是從四方郡國帶回來了六百多位考生,其中還有好幾個都是頂尖的武學天才。”

    說話之間,那一個年輕人向着地面微微的一擡手,嘴裡發出一聲長嘯。

    武市學宮之中,分部在七個方位的七座琉璃高塔的塔頂,衝起七道光柱,連成一座巨大的陣法。

    “轟隆隆!”

    在陣法的邊緣位置,打開一道一百多米長的虛光大門。

    血羽鷹載着雲武郡國的六十七位考生,飛進虛光大門,向着建立在山坳中的一座白石廣場飛去。

    血羽鷹飛進武市學宮,七座琉璃高塔頂部的光芒立即消失,轟然一聲,虛光大門瞬間就消失不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