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嘭!」

    兩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一起,形成劇烈的對沖。

    所有樹葉,全部化為齏粉。

    那一位四方郡國的武者一連向後退了十多步,才勉強穩住腳步,就像是被大鎚撞擊在胸口,體內血氣翻滾,受了不輕的內傷。

    反觀張若塵,依舊站在原地,顯得風輕雲淡,就連衣角都沒有被損傷。

    「怎麼可能?玄極境初期的武者,怎麼會強大到如此程度?」四方郡國的那一位武者捂著胸口,不可置信的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

    紫茜從那一位武者的背後走了出來,道:「你難道不知道,他曾經雲武郡國的黃榜第一?無知,也是一種罪。」

    「還有強者?」

    那一位四方郡國的武者臉色一變,心頭浮現出一個字。

    逃!

    他立即施展出一種身法武技,腳掌踩地,身體猛然沖了出去,速度竟然快達每秒三十二米。

    可是張若塵的速度卻更快,很快就追上了他,一指點出去,擊在那一位武者的背心脊樑的第三段骨頭上面。

    「嘭!」

    那一位武者慘叫一聲,全身一軟,倒在地上。

    「你……你廢了我的中天脈……」那一位武者躺在地上,全身顫抖,怨毒的盯著張若塵。

    一個武者,若是脊樑中天脈被廢掉,那麼今後,修為不可能再有任何進步,算是半個廢人。

    「噗!」

    紫茜一劍揮了出去,將那一個武者的頭顱斬下,紅彤彤的鮮血,從頸部涌了出來。

    「你……」

    張若塵盯著紫茜,道:「他的中天脈被廢掉,已經沒有資格成為武市學宮的學員,不可能再威脅到我們,何必要殺了他?」

    紫茜冷冰冰的收回劍,道:「他年紀輕輕就能修鍊到玄極境後期,背後肯定有不小的勢力。他若是不死,必定會報復我們。」

    張若塵竟無言以對。

    老實說,紫茜這麼做其實也並沒有什麼錯。只不過,張若塵覺得對方罪不至死,將他的中天脈廢掉,對於一個武者來說已經是很大的懲罰。

    紫茜從那一個武者的身上搜出二十一枚靈晶,五百枚銀幣,還有一個裝著獸眼的盒子。

    她將盒子打開,俏麗的臉上,露出喜色,「六顆獸眼,相當於三頭二階下等蠻獸。」

    紫茜立即將那一個盒子收了起來,隨後,她又向張若塵看了一眼,道:「你是王子,應該不缺錢吧?」

    張若塵道:「不缺。」

    「既然如此,他身上的靈晶和銀幣,我收走了!」紫茜很不客氣,將二十一枚靈晶和五百枚銀幣全部收走。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你很缺錢嗎?」

    紫茜肅然的道:「沒有修鍊資源,天賦再高的武者,也成不了強者。想要修鍊資源,自然就需要花費大量錢幣去購買。當然,像你們這種高高在上的王子,從一出生就不缺修鍊資源,根本體會不到錢幣對修鍊的重要性。」

    「他的戰刀,歸你。」

    紫茜將屍體手中的三品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刀踢了起來,向著張若塵飛去。

    張若塵接過戰刀,絲毫都不客氣,將戰刀收進空間戒指。

    紫茜的眼睛微微一詫,盯著張若塵手指上的戒指,吃驚的道:「空間寶物?」

    「對啊!」

    張若塵並沒有什麼隱瞞,道:「你若是想要,我可以送給你?」

    張若塵將那一枚白色的雕刻著鳳紋的戒指取下來,遞給紫茜,笑道:「老實說,這枚空間戒指的花紋太多了,女子戴上更適合一些!」

    張若塵覺得無所謂,反正只是一枚空間戒指,而且,還是半成品,就算送出去,也不會心疼。大不了,過幾天再煉製一枚。

    在紫茜看來卻完全不一樣,一件空間寶物,絕對價值連城,十分罕見。

    「他居然白送給我?莫非,這位九王子真的有點傻?」

    紫茜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卻發現張若塵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似乎真的是要將空間戒指送給她。

    紫茜冷了張若塵一眼,並沒有去接張若塵手中的空間戒指,道:「難道你不知道,男人是不能隨意送女子戒指?」

    說完這話,紫茜便走到那一隻銀龍獅的旁邊,將銀龍獅體內的一塊三兩重的靈肉挖出來。

    張若塵的手伸在半空,微微一怔,旋即笑道:「我只是看你背的東西太多,送你一枚空間戒指存儲物品而已,你想到哪裡去了?再說,我才十六歲好不好,怎麼可能對你有別的企圖?」

    紫茜的眼神變得更冷,將銀龍獅體內的靈肉拋給了張若塵,伸出一隻手,道:「將那一件空間寶物拿來讓我看一看。」

    張若塵接過靈肉,將空間戒指交到紫茜的手中。

    「怎麼使用?」紫茜問道。

    張若塵道:「將真氣注入戒指就行。」

    紫茜將真氣注入空間戒指,空間戒指的表面,立即浮現出一層淡淡的白光。

    她將手伸進空間戒指,發現空間戒指中的內空間並不大,只有一間小房子大小,並不像傳說中那些空間寶物,可以裝下大山,收走天地。

    不過,用空間戒指來存放隨身物品,卻是完全夠用。

    紫茜自然十分喜歡這一枚空間戒指,捨不得還給張若塵。她的美眸向著張若塵盯一眼,道:「將空間戒指給了我,你怎麼辦?」

    「我自然還有別的空間寶物!」

    張若塵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將那一枚空間戒指中的物品全部取了出來,放進空間晶石的內空間。

    紫茜重新接過空間戒指,將身上的物品一件又一件的放進去,很快,她就變得兩手空空,玉手中只剩一枚鳳紋玉戒指。

    「不愧是空間寶物,真是太奇妙了!」紫茜捏著空間戒指,越看越喜歡。

    隨後,她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三十枚靈晶,交給張若塵,道:「我不白要你的空間戒指,三十枚靈晶,給你。」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若是要賣的話,那一枚空間戒指,至少得賣兩百枚靈晶。」

    紫茜的眼神一冷,看了看手中的空間戒指,道:「若是你要賣兩百枚靈晶,這一枚空間戒指,我不要了!」

    張若塵笑道:「若是賣給你,自然是兩百枚靈晶。可我是白送,自然是一個銀幣都不要。」

    「你……」

    紫茜緊咬著一口晶瑩的貝齒,道:「好!我收下!你為什麼要送我如此貴重的東西?」

    張若塵繼續向前走,淡淡的道:「投緣。」

    紫茜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將你身上別的寶物全部搶走?」

    張若塵看了她一眼,道:「恩將仇報的人,畢竟是少數,這世上終究還是好人多一些。我就不信我那麼倒霉,被我給遇上……你幹什麼?」

    紫茜的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鞘,指在張若塵的脖子上面。只需要她稍微向前一劃,張若塵的腦袋就會飛出去。

    張若塵盯著紫茜,並不慌張,十分鎮定。

    他暗中將真氣注入魂脈,將武魂釋放出來,在方圓十米之內,形成一個空間領域。

    只要紫茜敢動一下,張若塵就能以更快的出擊,將她擊殺。

    紫茜並沒有察覺到空間領域,眼中帶著幾分掙扎得神色,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將劍收了回去,道:「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九王子殿下,你太天真了!人心險惡,防人之心不可無。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王宮之中修鍊,從來沒有出去歷練過?」

    紫茜收回劍,張若塵也將空間領域散去,淡淡的道:「對啊!」

    紫茜十分無語,懶得理會張若塵,道:「我們繼續去獵殺四方郡國的武者!」

    張若塵盯著紫茜的背影,手指摸了摸下巴,露出一絲笑意,「她出劍的手法與地府門的殺手陳黎兵一模一樣,而且,只有專業的殺手,才可能將聽覺、嗅覺訓練到她那樣的程度。看來我猜測得沒錯,她果然也是地府門的殺手。」

    張若塵可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怎麼可能還像以前那麼天真?

    從紫茜有意接近他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警惕起來,只是還不能確定紫茜是地府門的殺手。

    經過不斷的試探,張若塵終於可以確定紫茜的身份。

    就算她是地府門的殺手,張若塵也絲毫不懼,自當是對自己的一種歷練。

    「紫姑娘,等一等,走那麼快乾什麼?」

    張若塵立即追了上去。

    第一輪考試,一共是三天時間。

    第一天天黑之前,張若塵和紫茜又遇到兩位四方郡國的武者。結果很顯然,那兩位武者,全部死在紫茜的劍下。

    獸眼、晶石、銀幣,被紫茜收走。

    兩個武者的兵器和身上的丹藥,全部歸張若塵。

    「入夜了,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張若塵道。

    紫茜白了張若塵一眼,道:「入夜之後,大多數武者都和你一樣的想法,尋找安全的地方,準備休息。所以,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獵殺他們的最佳時間。今晚,我們至少要殺死二十個四方郡國的武者,才算是完成任務。」

    「哪裡來的任務?」張若塵道。

    紫茜道:「我們自己給自己的任務。四方郡國不僅搶奪雲武郡國的礦山,更是奪走雲武郡國七座城池,不知多少軍士和子民慘死。難道你不想為他們報仇?霍星王子,放話要殺你,難道你不想殺死他?難道不想給四方郡國一個慘痛的教訓?」

    張若塵竟無言以對。

    半晌之後,張若塵道:「戰吧!」

    求推薦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