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幽看到從天而降的破車箭,臉上露出一絲不悅,嘴裏發出一聲冷啐,“多管閒事!”

    他想親手殺死張若塵,而不是被霍星王子殺死。

    既然霍星王子出手,那張若塵就必死無疑。

    青幽的腳尖在地面一蹬,化爲一道青色影子,倒飛出去,遠遠的退開。

    張若塵自然察覺到從天飛下的破車箭,全身的汗毛就像刺蝟一樣立了起來,脊樑發寒,頭皮發麻,就像是天塌下來了一般。

    “冰火麒麟!”

    張若塵全身真氣在三十六條經脈中涌動,全部向着身上的冰火麒麟甲涌去,幾乎在一瞬間,就將麒麟冰火甲中的十道銘紋激活。

    麒麟冰火甲是六階真武寶器,甲中一共刻有三十八道銘紋。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爲,最多隻能激活十道銘紋。

    “譁!”

    張若塵身上的麒麟冰火甲爆發出赤紅和幽藍兩種光芒,散發出冰寒和炙熱兩種力量。

    甲冑之中,發出一聲狂暴的麒麟叫聲,一隻七米高的麒麟虛影浮現出來,將張若塵守護在麒麟虛影的腹部。

    “轟隆!”

    撞擊在麒麟虛影上面,破車箭的衝擊力明顯變弱了幾分,速度也緩慢下來。

    當破車箭撞擊在張若塵背上的時候,九成力量都被抵消,只剩下一成力量。

    就這一成的力量,依舊十分恐怖,將張若塵打得拋飛出去,撞在不遠處的一棵直徑一米的大樹上面,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幸好破車箭被冰火麒麟甲擋住,要不然,張若塵的身體肯定會被箭頭刺穿。

    “好厲害的破車箭,比驚雷箭的威力強大十倍以上。”

    張若塵用劍和槍撐着身體,嘴裏再次吐出一口血沫子。

    霍星王子站在青麟鷹的背上,手提銀骨弦月弓,嘴裏發出一聲輕咦,“冰火麒麟甲!沒想到你的身上竟然穿着這件寶物,真是太好了!青幽,殺了他,奪取他身上的冰火麒麟甲。”

    青幽發出一聲冷笑,一步步向着張若塵走過去,道:“連破車箭都殺不了你,看來還是得我親自出手才行。”

    張若塵微微向着遠處的紫茜看了一眼,已經有五位四方郡國的武者死在她的手中,只要再拖出青幽片刻,她就能將七人全部殺盡。

    “本王子先走一步,後會無期。”

    張若塵轉身就逃,就像一隻矯健的靈猴,瞬間就衝進林中。

    逃進密林,不僅可以拖延時間,而且,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躲避霍星王子的視線,防止霍星王子又射出破車箭。

    “想逃?做夢吧!”

    青幽以每秒鐘四十四米的速度,向着張若塵追了上去,也衝進密林。

    張若塵的速度只有每秒鐘三十四米,在速度上處於劣勢,僅僅幾秒鐘過去,就被青幽追上,兩人再次戰了起來。

    青幽從腰部的皮囊中取出一柄一尺長的彎鉤形利刃,很像是一柄雪亮的鐮刀。他的五指轉動,鐮刀在空氣中旋轉,形成數十道刀影,發出“嘩嘩”的聲音。

    “刺啦!”

    張若塵胸口的衣服被鋒利的鐮刀割出一道口子,幸好穿着冰火麒麟甲,將鐮刀擋住,要不然,張若塵的胸口肯定會多出一道血口。

    “哏哏!九王子殿下,你可以去死了!”

    青幽的速度快如鬼魅,眼中帶着殘忍的笑意,手臂一揮,冰冷的鐮刀向着張若塵的脖子割去。

    危急關頭,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全部涌向魂脈,與武魂溝通。

    張若塵身前的空間,微微的扭曲。

    眼看着青幽的鐮刀就要割斷張若塵的脖子,可是因爲空間扭曲,鐮刀的痕跡發生了改變,從張若塵身前劃過,並沒有碰到張若塵的身體。

    這是空間領域的其中一種力量,叫做空間扭曲!

    “怎麼可能?”青幽微微一愣,感覺自己剛纔就像是眼睛花了一下,張若塵就從鐮刀下逃生。

    就在青幽發愣的那一剎那,張若塵一劍刺出去,將青幽左臂刺穿。

    “噗嗤!”

    青幽的嘴裏發出一聲悶聲,緊咬牙齒,一腳踢在張若塵的胸口,將張若塵震飛出去。

    與此同時,青幽也疾速後退,左手臂疼痛欲裂,鮮血不停涌出來,就在一瞬間,半個身體都麻木了。

    “可惡,你居然刺斷了我的左手經脈!”

    青幽的眼中滿是怒火,根本沒有想到,自己會傷在一個玄極境初期的武者手中。

    就算他的自愈能力很強,也不可能再短時間之內讓左手經脈續接回去。

    就在這時,紫茜從叢林中走了出來,提着血淋淋的劍,站在青幽的身後。

    她已經將那七位武者全部殺死,鮮血將她身上的紫衣溼透。衣衫緊緊的貼着身體,勾勒出渾圓的酥峯,纖細的蠻腰,修長的美/腿,黑色的長髮也變得溼漉漉,溢出緋紅的血液。

    明明是一位容顏美麗的佳人,可是卻又更像是一個勾魂的使者,全身都散發出殺氣。

    青幽冷笑一聲,道:“就算我只用一隻手,要殺你們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半空,傳來霍星王子的聲音,“青幽,本王子助你一臂之力。”

    霍星王子取出一隻笛子,將真氣注入笛子,吹出悠揚的笛聲。

    隨着笛聲響起,叢林中傳來“簌簌”的聲音,一隻只拳頭大小的毒蜂飛出來,向着張若塵和紫茜飛去。

    一階中等蠻獸,幻毒蜂。

    中了一隻幻毒蜂的毒液,武者會產生幻覺。

    若是同時中了三隻幻毒蜂的毒液,武者就會有生命危險。

    就算是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若是同時中了五隻幻毒蜂的毒液,也會在一刻鐘之內毒發身亡。

    幻毒蜂雖然只是一階中等蠻獸,可是霍星王子用笛聲一共招來一百多次幻毒蜂,別說是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就算是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也要逃命。

    “快逃!”張若塵對紫茜叫道。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先一步衝出去,以免被幻毒蜂圍困。

    “逃得掉嗎?”

    青幽向着張若塵和紫茜追去。

    他修煉的是青魔手,本來就是劇毒體質,自然也就不懼幻毒蜂。

    張若塵看着追上來的青幽,又看了看站在青麟鷹背上的霍星王子,心中暗道:“霍星王子是一位御獸師,只是玄極境後期的修爲,可是威脅卻比青幽更大,必須要先除掉他,要不然,今天必死無疑。可是他能夠駕馭青麟鷹,飛在半空,如何才能攻擊到他?”

    就在此刻,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在張若塵的眉心響起,道:“少年郎,若是你答應本皇一個條件,本皇或許能助你一臂之力。”

    是小黑的聲音。

    小黑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圖之中,而乾坤神木圖就懸浮在張若塵眉心的氣湖中央。

    張若塵道:“什麼條件?”

    “今後不能再將本皇封印回乾坤神木圖!”小黑道。

    張若塵道:“只要你今後老實一點,我可以答應你這個條件。”

    “好!就這麼說定了!”小黑欣然的道。

    張若塵的神武印記一亮,一幅畫卷,從眉心飛出來,落入他的手中。

    他的手臂一揮,一隻黑色巨貓從畫卷中飛出來,落到張若塵的身邊,就像是一團巨大的黑色毛球趴在地上。

    解除封印,小黑顯得十分興奮,道:“少年郎,本皇便助你一臂之力,解決掉飛在天上的那一個傢伙。”

    張若塵道:“你能攻擊到他?”

    小黑白了張若塵一眼,道:“我的封號,乃是屠天殺地之皇。若是不能飛天遁地,如何能夠屠天殺地?”

    小黑的身上散發出黑色的光華,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身體又膨脹了一圈,身軀變得足有獅子那麼大。

    而且,它的背上,居然長出了一對黑色的羽翼。

    黑色的羽翼一扇,小黑騰飛而起,向着飛在半空的霍星王子衝去。

    “還能變身!”

    張若塵微微一驚,第一次見到能夠飛天的貓。

    追在後面的青幽也是一驚,盯着張若塵,心頭暗道,難道他也是一位御獸師?

    就在此刻,幻毒蜂飛了上來。

    “啪!”

    張若塵一劍揮出去,將一隻幻毒蜂給劈成兩半。

    更多的幻毒蜂,涌了過來。

    “天心劍鍾!”

    張若塵使用出靈級劍法,形成一座三米高的鐘形虛影,將身體籠罩在中央。

    大鐘旋轉,釋放出數十道劍氣。

    又有十多隻幻毒蜂被劍氣擊穿身體,墜落到地上。

    “青魔手!”

    青幽追了上來,縱身一躍,跨過十多米遠的距離,一掌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張若塵一隻手刺出長槍,一隻手劈出戰劍,同時向着青幽擋了上去。

    “嘭!”

    青幽的掌力,實在太強,將張若塵手中的長槍和戰劍震飛出去。

    張若塵一連後退十多步,才散去青幽的掌力,嘴裏再次吐出一口鮮血。本來就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張若塵自然擋不住青幽的全力一擊。

    “沒辦法,修爲差距還是太大,若是我能突破到玄極境中期,根本就不會戰得如此艱難。”張若塵擦乾嘴角的血跡,並沒有氣餒,反而戰意更加濃烈。

    “血氣沸騰!”

    張若塵體內的真氣疾速運轉,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

    血氣沸騰,玄極境初期的武者的標誌。

    青幽冷笑一聲,道:“就算血氣沸騰又如何,玄極境初期終究是弱者,根本不可能是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的對手……你……突破了!”

    青幽的臉色一變,只見張若塵的毛孔中涌出一縷縷血霧,化爲一條環形的血虹,將身體包裹。

    血氣如虹,玄極境中期武者的標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