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了幻毒蜂的毒,紫茜產生出強烈的幻覺。

    同時,青魔手的毒也十分奇特,讓她變得意亂情迷,美麗的玉手甚至在抓扯身上的衣服,撕裂出一條條破口,露出雪白的肌膚。

    “青幽修煉的是邪功,專門吸收女子體內的真氣,從而強大自身。爲了更加方便的擒住女性武者,青魔手肯定有讓女子迷失在情/欲中的毒性!這下有些棘手了!”

    張若塵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先將一枚聖捏丹給紫茜服下。

    隨後,張若塵扶住紫茜的玉臂,將她背了起來,打算先離開此處。

    雖然紫茜是一個殺手,而且,很可能是來殺他,張若塵完全可以放任她不管,讓她自生自滅。

    但是,先前他們畢竟一起並肩戰鬥,若不是紫茜出手殺死了那七個武者,單憑張若塵一個人的力量,未必能夠殺出重圍。

    “嗯……救我……”

    紫茜渾身柔軟,就像是喝醉酒了一般,美麗的臉頰與張若塵的臉磨蹭在一起,嘴裡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

    她的一雙柔軟的玉手,情不自禁的探進張若塵的衣服,揉捏着張若塵的胸膛。

    張若塵揹着紫茜,急速在密林中奔跑,想要儘快逃離剛纔戰鬥的地點。

    被他背在背上的紫茜,卻不停在他身上摸索,一張柔軟的紅脣在他的臉上親吻,將張若塵的脖子親紅,留下一個草莓般的印記。

    “有完沒完。”

    張若塵使勁的偏了偏頭,將紫茜的臉微微撞開。

    此刻,紫茜意識模糊,產生出強烈的幻覺,反而變本加厲。

    “刺啦”的一聲。

    她將身上的衣衫撕碎,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只剩一件貼身的月白色的裘衣,一對豐腴的酥峰壓在張若塵的背上。

    她的喘息聲變得更加急促,嬌軀十分滾燙,在張若塵的背上使勁的蹭動,再次親吻在張若塵的臉上,留下一片片溼漉漉的吻痕。

    “嘎!”

    忽的,頭頂上方,傳來青鱗鷹的叫聲。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立即停下腳步,臥到地面上的一處凹坑之中,用雜草和樹葉遮住自己的身體。

    張若塵屏住呼吸,向着天空看去。

    霍星王子站在青鱗鷹的背上,盤旋在上空,正在四處尋找。

    除了霍星王子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騎着雙頭雪鷲的白衣男子,也飛在上空。

    他們的目光都盯着下方,在尋找着什麼?

    “救……救我……吧唧……吧唧……”

    紫茜雙眼迷離,嘴裡喘着粗氣,緊緊的抱着張若塵,玉手再次伸進張若塵的衣袍。

    “別動!”

    張若塵將紫茜反壓在身下,一隻手緊緊的捂住她的嘴脣,另一隻手將她的一雙手臂也給制住,生怕她亂動亂叫,將上空的兩人給驚動。

    若是此刻有人從旁邊經過,看到這一幕,肯定會以爲是張若塵想要對紫茜圖謀不軌。

    霍星王子站在青鱗鷹的背上,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張若塵和紫茜的蹤跡,眼神變得冰寒,“可惡,被他們逃走了!這一次四方郡國損失慘重,就連風知衣和青幽都被他們殺死,若不將他們找出來碎屍萬段,難消本王子心頭之恨。”

    風知林站在雙頭雪鷲的背上,眼神也很冰冷,道:“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對吧?他殺死了我的弟弟,我會讓他付出沉痛的代價。”

    風知林,乃是風知衣的兄長,修爲達到玄極境大極位,在兩年前就已經成爲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

    風知林是第一輪學宮考試的巡查者之一,負責救援遇到危險的考生。

    風知林道:“既然他們已經逃走,我也該離開。若是讓別的巡查者發現我和你待在一起,肯定會捅到學宮長老那裡,說我徇私舞弊。”

    霍星王子點了點頭,道:“風師兄,你先去吧!這一次算他們運氣好,下一次就沒這樣的好運了!”

    隨後,霍星王子和風知林駕馭着坐騎,向着兩個不同的方向飛走。

    “原來他就是風知衣的兄長,要提取風知衣的二星貴族卡中的銀幣,必須得找他才行。”張若塵將風知林的面貌記了下來。

    忽然,身下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紫茜掙脫了張若塵的壓制,將張若塵反壓到身下。

    張若塵搖了搖頭,一指點了出去,擊在紫茜的眉心。

    紫茜的氣湖猛烈一震,雙眼一黑,就像是一團春泥一般,軟綿綿的掉在了張若塵的身上。

    “真是可怕的毒性,居然讓一個冰山一般的殺手,變得如此放/浪。幸好是遇到了我,要不然,你今天必定人財兩失!”

    張若塵擺動着紫茜的身體,將她再次背了起來。

    花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張若塵狂奔了一百多裡,終於找到一處相對比較安全的山洞。

    張若塵將紫茜放到地上,發現紫茜的嘴脣變成了青紫色,臉色蒼白,若是不及時救治,肯定必死無疑。

    張若塵讓紫茜坐在地上,隨後,走到了她的身後。

    他也盤坐在地上,運轉體內的真氣,腦海中浮現出《九天明帝經》第二層的法訣。

    “《九天明帝經》第二層,太明玉境天!”

    隨着真氣的不停運轉,張若塵體內的真氣變得越來越純淨,變成了玉白色。

    “譁!”

    張若塵的雙掌同時打出去,擊在紫茜裸/露的玉背之上。

    玉白色的真氣,從張若塵的掌心吐出,通過紫茜背上的中天脈,進入紫茜的身體。

    《九天明帝經》的第一層,太皇黃境天。

    第二層,太明玉境天。

    每修煉成一層,張若塵的真氣就會發生質的變化,不僅真氣的純度遠超同境界武者,而且還會形成一定的屬性。

    比如,《九天明帝經》第二層,修煉出的就是玉淨真氣,可以淨化邪氣和毒氣。

    也就是說,只要張若塵將《九天明帝經》第二層修煉成功,就算做不得百毒不侵,至少也能夠對大部分的毒素免疫。

    玉淨真氣在紫茜的體內運行了一個大周天,又流回張若塵的手掌,返回張若塵的氣湖。

    如此周而復始,三十六個循環之後,紫茜體內的毒素明顯減輕,嘴脣重新變成了紅潤的顏色,臉上也出現一抹紅暈。

    “哇!”

    一口青黑色的毒血,從嘴裡吐出。

    紫茜緩緩的甦醒過來,感覺到身上傳來的涼意,她立即向着自己的身體看去,發現自己的身上竟然一絲不掛,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張若塵的雙手按在紫茜的背上,道:“不要亂動,立即跟隨我一起運轉體內的真氣,只有這樣,才能將體內的毒素徹底清除。”

    紫茜聽到張若塵的話,心中更加不能平靜。

    “轟!”

    她的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張若塵震得倒飛出去。

    她一隻手捂在胸前,防止春/光外泄,另一隻手捏成劍訣,食指和中指並在一起,向着張若塵刺了過去,指在了張若塵的眉心,冷聲的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張若塵的心頭十分無語,道:“冷靜一點行不行?我若是想要對你做什麼,早就已經做了!再說,不是我對你做了什麼,而是你對我做了什麼?你自己看我的脖子,再看看我的衣服,還有我胸膛上的抓痕,全是你做得。若不是我及時制止你……”

    “閉嘴!”

    紫茜看着張若塵脖子上的紅色印記,臉上浮現出一股羞紅,緊緊的咬着嘴脣,立即後退了兩步。

    她的身體依舊很虛弱,步伐不穩,直接跌倒在地上,嘴裡不停的喘息。

    張若塵站起身,嘆道:“早就叫你不要亂動,還是要那麼固執。你體內的毒素沒有清除,隨時都可能會反撲。”

    “不用你管!”

    紫茜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隻小巧的玉瓶,從裡面倒出一粒解毒丹,服進嘴裡。

    忽然,她看見張若塵向她走來,將一件寬大的衣袍,蓋在了她的身上,遮住她的嬌軀。

    紫茜微微一怔,輕輕的低下頭,眼眸中露出幾分猶豫,最終還是問道:“除了你脖子上的痕跡,我們之間沒有發生別的事吧?”

    張若塵笑道:“除了這個,還能有什麼事?”

    紫茜的臉頰變得更紅,緊咬着嘴脣,看着眼前這一個十分俊逸的少年,竟然生出一股羞意,很想立即逃離這個地方,免得被他看到自己的窘態。

    “對了!還有一件事!”

    張若塵將一柄袖中魚腸劍取出來,遞給紫茜,道:“這是從你的衣袖中找到的劍,還給你!”

    紫茜的臉色一變,盯着張若塵手中的袖中魚腸劍,道:“你……你已經知道我是地府門的殺手?”

    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袖中魚腸劍,點了點頭,笑道:“除了地府門的殺手,還有誰會使用這種劍?”

    紫茜的美眸緊緊的盯着張若塵,道:“既然你知道我是地府門的殺手,就應該知道,我是來殺你。你爲何還要救我?”

    “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你死在荒野中吧!”

    張若塵又道:“再說,你若是真的出手殺我,你早就已經死了!怎麼可能還能活生生的站在這裡?既然你殺不了我,又沒有殺我,我爲何不能救你?”

    紫茜十分的羞愧,嘴脣中都要咬出血絲,道:“張若塵,以前有沒有人告訴你,你是一個混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