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於紫茜的問題,張若塵的回答,當然是沒有。

    誰會承認自己是混蛋?

    接下來的一天,張若塵和紫茜都藏身在山洞中養傷。

    在療傷丹藥的輔助之下,到天黑的時候,張若塵的傷勢恢復了七八成。以他現在的時候,就算與霍星王子遇上,也有十足的把握將對方鎮壓。

    這一次,張若塵和紫茜雖然九死一生,但是,收穫也很大。

    從青幽的身上收集到的十八顆獸眼,另外七位武者的身上,一共收集到二十六顆獸眼,再加上張若塵身上本來就有的十四顆獸眼。

    張若塵現在一共有五十八顆獸眼,相當於獵殺了二十九頭二階下等蠻獸。

    “我現在的修爲是玄極境中期,只需要獵殺十頭二階下等蠻獸就算過關。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超額完成任務。”

    張若塵微微的一笑,向着紫茜盯過去,道:“紫姑娘,你那裏有多少顆獸眼?”

    紫茜盤坐在地上,收起真氣,道:“一共六十八顆,相當於獵殺了三十四頭二階下等蠻獸。”

    玄極境小極位,必須要獵殺四十頭二階下等蠻獸。

    張若塵取出十二顆獸眼,遞給紫茜,道:“給你。”

    紫茜並不客氣,將十二顆獸眼接過,收了起來。

    她道:“你真的不怕我出手殺你?你知道你的人頭,在黑市中的價格嗎?”

    張若塵繼續清點地上的靈晶、銀幣、真武寶器,頭也不回的問道:“多少?”

    “一百五十枚靈晶,相當於十五萬枚銀幣。”

    紫茜的臉上帶着笑意,道:“你知道十五萬枚銀幣已經可以請動地極境的高手親自動手殺你。”

    張若塵轉過身,將一個包袱遞給紫茜,道:“一百五十枚靈晶,給你,收好!”

    “什麼意思?”

    紫茜微微一愣,接過張若塵手中的包袱,打開一看。

    包袱之中,散發出五彩斑斕的顏色,一股濃郁的靈氣從裏面涌出來,讓空氣中的靈氣濃度急劇攀升。

    竟然真的是一百五十枚靈晶。

    張若塵淡淡一笑,道:“這些都是從青幽和那死去的七個武者的身上搜出來的寶物!老規矩,靈晶歸你,真武寶器和丹藥歸我。”

    紫茜輕輕的咬了咬下脣,死死的盯着張若塵,毫不客氣,將一百五十枚靈晶,全部收了起來。

    能夠來參加武市學宮考試的年輕武者,每一個都是武道天才,不是來自某個大家族,就是來自某個大型的宗門。

    他們身上的修煉資源和財物自然相當豐厚,十個人加起來,就堪比一位地極境高手的家底。

    張若塵將所有真武寶器和數十個丹瓶給收起來,問道,“現在,我們已經完成了任務,可以提前結束第一輪考試,現在我們就回去吧!”

    “不行!我們現在才殺了二十四個四方郡國的武者,根本沒有傷到四方郡國的根基。風知衣和青幽都死在我們的手中,接下來的兩天,我們可以更加毫無顧忌的出手,將四方郡國的武者殺得片甲不留。”紫茜的眼神發寒,並不打算現在就結束第一輪考試。

    張若塵輕輕的摸了摸下巴,道:“你是覺得獵殺四方郡國的武者比做殺手更賺錢吧?”

    “是又如何?”

    紫茜毫不掩飾的承認,隨後又道:“你做爲雲武郡國的九王子,難道就不想爲雲武郡國出一份力?若是你和我都離開了天魔嶺,別的那些雲武郡國的年輕武者,如何抵擋得住四方郡國的武者的殺戮?”

    張若塵道:“你這麼一說,我似乎真的不能袖手旁觀!”

    紫茜的臉上露出美麗的笑容,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動,柔聲的道:“那是自然。在戰鬥之中,修爲才能最快的提升。而且,我們掠奪的修煉資源越多,進入武市學宮之後,修煉速度就會越快。”

    “爲了雲武郡國能夠少死幾個人,那我就陪你瘋狂一次。”張若塵道。

    夜色昏暗,張若塵和紫茜化爲兩道殘影,衝進了天魔嶺。、

    張若塵現在的速度,達到三十八米每秒,與紫茜的速度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整整一夜,血雨腥風。

    又有三十五位四方郡國的武者,死在了紫茜的劍下。

    他們兩人又得到大量的修煉資源,不僅有獸眼、靈晶、銀幣,還有數十件真武寶器,大量丹藥,以及十多斤靈肉。

    白天的時候,他們便隱藏在山洞中休息,恢復真氣。

    張若塵一連煉化七枚三清真氣丹,終於將玄極境中期的修爲鞏固下來,身上的傷勢痊癒,而且,精氣神變得更加飽滿。

    不知不覺,黃昏又已經來臨。

    天色逐漸暗下來,很快又進入黑夜。

    這是第一輪考試的最後一夜!

    這一夜,天魔嶺中再次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甚至還有考生捏碎了麒麟球,升起麒麟煙。

    但是,當然巡查者趕到的時候,那一位考生已經死去,兇手逃得無影無蹤。

    “真是怪了!今年的學宮考試,竟然如此慘烈,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至少已經死了二十人。”那一位手捏長槍的巡查者道。

    另一位巡查者抱着雙手,站在那一具屍體的旁邊,道:“恐怕遠遠不止二十人。”

    “反正四方郡國這一次是損失慘重,也不知到底是惹到了什麼人?”

    “走吧!反正是最後一夜,明天中午考試就結束了!”

    兩個巡查者騎着雙頭雪鷲,化爲兩個巨大的影子,飛離了此地。

    這一場殺戮,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中午,死在紫茜手中的武者,達到四十九人。

    面對玄極境小極位的紫茜,那些玄極境初期,玄極境中期的武者,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全部被一招秒殺。

    張若塵跟在後面,什麼都不用做。

    因爲,打掃戰場、搜刮寶物的事,已經有人去幹,而且,那人還樂此不疲。

    確切的說,不是人,而是一隻貓。

    “哈哈!兩斤重的靈肉,賺了,賺了!”

    小黑從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身上搜出一個玉盒,打開玉盒,一股濃郁的馨香散發出來。

    玉盒中,裝的正是靈肉。

    “二十一枚靈晶,三百枚銀幣。這個武者也太窮了!”

    小黑搖了搖頭,將裝着靈晶和銀幣的包袱丟給張若塵,隨後,向着紫茜追了上去。

    紫茜繼續獵殺那些四方郡國的武者,小黑繼續搜刮寶物。一人一貓,配合得相當默契。

    張若塵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擡頭看了看天空的太陽,道:“快到正午了,我們該回去了,再不回去,就遲了!”

    “回去幹什麼?本皇也想殺兩個人試一試。”小黑露出鋒利的牙齒和爪子,顯得十分兇悍的樣子。

    張若塵冷了一眼,道:“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封印回去?”

    “開個玩笑而已,你怎麼就當真了?”小黑立即又變回十分溫順的樣子,將牙齒和爪子都收了起來。

    最初見到小黑的時候,紫茜也十分好奇。現在,她已經見怪不怪,只是輕輕的看了小黑一眼,就收回目光。

    只要從小教蠻獸學習人類的語言,一些智慧高的蠻獸,的確可以口吐人言。

    當然,會說人話的蠻獸,依舊十分少見。

    “那些寶物就先放在你那裏,進入武市學宮之後,我們再慢慢分配。”紫茜用一塊絹布,將劍上的鮮血擦乾,收回劍鞘。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經過三天的殺戮,紫茜的劍道境界又提升了幾分,離劍隨心走高階境界已經不遠。

    按照她這樣的修煉速度,在地極境之前,就能達到劍隨心走的高階。

    “她應該修煉的是殺戮劍道!”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喵!”

    小黑的身體變小,變得只有拳頭大小,在地上縱身一躍,跳到張若塵的手中,被張若塵放到了衣兜裏面。

    張若塵和紫茜,離開天魔嶺,向着山嶺外趕去。

    沒過多久,他們兩人便走出山嶺,遇到了一位武市學宮的外宮學員。

    那一位武市學宮的外宮學員帶着張若塵和紫茜,坐在雙頭雪鷲的背上,向着武市學宮的方向飛去。

    那一位外宮學員,名叫王琪,修爲達到玄極境大極位。

    王琪看了看張若塵和紫茜,當他看到紫茜的時候,眼睛微微一亮。紫茜的確長得十分漂亮,而且氣質絕佳,絕對是一位冰山美人。

    像紫茜這樣的美人,即便是和西院三美相比,也不差多少。

    王琪向着紫茜的身邊靠了靠,道:“我是三年前進入武市學宮修煉,在西院的外宮學員之中排名第二百三十八位。你們兩位是哪一個郡王的武者?”

    紫茜的眼神冰冷,只是抱劍站在雙頭雪鷲的背上,並不理會王琪。像王琪那樣主動向她搭訕的男子,她見得太多。

    張若塵笑道:“雲武郡王。”

    “雲武郡國。”

    王琪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依舊盯着紫茜,嘆道:“雲武郡國的武者,在武市學宮中處境很不妙,一直遭受四方郡國的打壓。特別是新生,若是沒有強者庇護,經常受到欺凌。往年還有云武郡國的新生離奇失蹤,據說,就是被四方郡國的學員祕密害死。師妹,你今後若是遇到麻煩,只需要報我王琪的名字,在西院,那些人多少還是會給我一個面子。”

    “多謝王琪師兄關心,我們一定會小心。”張若塵笑道。

    說話之間,他們已經飛到武市學宮西院的上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