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和紫茜回到西院武場的時候,武場中,已經聚集了三、四百位年輕武者。其中,很多人的身上都帶着傷,臉上露出失落的神情。

    還有一些人,則顯得情緒高昂,談笑風生,顯然是完成了第一輪學宮考試的任務,所以纔會信心滿滿。

    武場中,衆人在議論紛紛,大多都是在討論獵殺蠻獸的時候的驚險經歷,說得繪聲繪色。

    “據說,今年的學宮考試,出現了兩個殺星,在天魔嶺中造成血雨腥風,很多年輕武者都死在他們的手中。”

    “我也聽說了!那兩個殺星,專門獵殺四方郡國的武者,至少給四方郡國的武者造成五十人以上的傷亡。”

    一位雲武郡國的武者感嘆道:“幸好那兩個殺星將四方郡國的武者嚇住,四方郡國的武者纔沒有精力來對付我們雲武郡國的武者,要不然,我估計很難通過第一輪學宮考試。”

    張若塵淡淡的一笑,從那些年輕武者的身邊走過,將二十顆獸眼,交到負責清點獸眼數目的學員手中。

    紫茜也上交了八十顆獸眼。

    兩人都通過武市學宮的第一輪考試,重新回到武場之中,與雲武郡國的別的武者聚集在一起。

    至於那些多出來的獸眼,兩人都留了下來。

    蠻獸的眼球,全部都有藥用價值,可以用來煉丹,只要賣出去,能夠賣出不菲的價格。

    此刻,已經是正午時分,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間結束。

    西院武場中的高臺上面,司徒長老捧着一卷獸皮名冊,開始宣讀本次通過第一輪學宮考試的名單。

    “第一輪學宮考試,一共一千五百三十七人蔘加,四百六十八人通過。通過第一輪考試的人,分別是,江影、柳乘風、夏浩……”

    司徒長老宣讀完之後,通過第一輪考試的年輕武者留在了西院武場,別的年輕武者則被遣送回各個郡國。

    司徒長老繼續道:“凡是通過第一輪考試的武者,今晚就留在西院武場休息。明天一早,參加第二輪考試‘武塔闖關’,在武塔中,表現最優異的一百二十人,通過考試。其餘人,全部淘汰。”

    “今晚,將由你們的兩位師姐看守這裏的秩序,誰若是敢在‘武塔闖關’之前搗亂,將會受到嚴厲的處罰。”

    說完這話,司徒長老便從高臺上面走下,離開了西院武場。

    司徒長老離開之後,一高一矮兩個靚麗的女子,從一片片古老的建築之中走出來,走進西院武場。

    武市學宮的那些外宮學員,見到這兩個女子,臉上都露出幾分驚恐的神色,立即躬身行禮。

    “見過黃師姐,端木師姐!”

    “見過黃師姐,端木師姐!”

    ……

    包括先前送張若塵和紫茜回到武市學宮的外宮學員王琪,也恭恭敬敬的對着那兩個女子行禮。

    那一個姓黃的女子,身材很是高挑,留着齊腰的寶藍色長髮,肌膚十分白皙,細膩得就像梨花的花瓣。

    那一個姓端木的女子,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的樣子,臉上的五官長得十分精緻,睫毛纖長,雙眸明亮。雖然看上去年紀不大,可是身材發育卻十分傲人,胸前的雙峯,比那一個黃姓的女子更加挺拔。

    最主要的是,兩個女子都長得十分美麗,有傾國傾城的容顏。

    那兩個女子,登上了七丈高的石臺,向着武場中的四百六十八位年輕武者看了一眼,便盤坐在石臺上,閉上雙目,像是修煉了起來。

    西院武場之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那兩位女子給吸引過去,根本移不開不目光。

    那些已經在武市學宮中待過一兩年的外宮學員,卻根本不敢看那兩個女子,臉上露出忌諱的神色。

    張若塵也向着那兩個女子看了一眼,微微詫異了一下,道:“她們的身上居然穿着錦袍!”

    一般來說,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只能穿白袍。

    只有內宮弟子,才能穿錦袍。

    柳乘風盯着石臺上的那兩個女子,低聲的道:“只要成爲玄榜武者,或者積累足夠多的功勳值,即便是外宮弟子,也能穿錦袍。”

    平時柳乘風看到美麗的女子,早就已經雙眼放光,恨不得立即撲上去。

    但是,看到石臺上的兩個女子,他卻罕見的沒有一絲紈絝公子的樣子,反而還露出幾分恐懼的神色。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她們是玄榜武者?”

    柳乘風連忙點了點頭,道:“武市學宮的西院,一直都是陰盛陽衰,女學員都特別厲害,男學員在西院很難有話語權。在武市學宮的內部,全部都稱她們是西宮娘娘,主宰西院的一切。若是男學員得罪了她們,那就死定了!哎!”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幾分凝重的神色,若是那兩個女子,真的是玄榜武者,那麼她們的實力還真是可怕。

    想要進入《玄榜》,比進入《黃榜》,要難太多太多。

    《黃榜》僅僅只是一個郡國的最頂級的黃極境武者的排名。首先,黃極境武者的境界還很低;其次,《黃榜》涉及的地域範圍也很狹窄。

    可是《玄榜》卻不同,只有最頂級的玄極境武者,才能進入榜單。

    而且,《玄榜》排名的範圍,也增加到天魔嶺周邊的三十六郡國。

    也就是說,只有三十六郡國最頂級的那一批玄極境武者,才能進入《玄榜》。

    可以說,每一位能夠進入《玄榜》的武者,都有抗衡地極境武者的實力。《玄榜》排名靠前的那些人,甚至比一般的地極境武者還有更加強大。

    坐在石臺上的那兩位絕色的女子,若真的是玄榜武者,那麼她們的實力豈不是可以抗衡地極境的頂尖高手?

    難怪那些外宮學員,全部都懼怕她們。

    張若塵收回目光,不再盯着那兩個女子,向着四周看了看,發現今年雲武郡國一共有三十一位年輕武者,通過了第一輪考試。

    這樣的成績,往年肯定不敢想象。

    四方郡國,一共有一百六十二人通過第一輪考試,依舊是嶺西九郡之中人數最多的郡國。當然,與往年比起來,就要差很多。

    要知道,僅僅只是死在張若塵和紫茜手中的武者,便達到九十八位,而且,其中還有不少都是高手,的確是讓四方郡國的武者元氣大傷。

    霍星王子盤坐在四方郡國的武者之中,冷冷的盯着張若塵和紫茜,眼中帶着濃烈的殺意。

    張若塵的目光也盯着遠處的霍星王子,發現霍星王子體內的血氣明顯增強了不少,就連眼神都變得異常銳利。

    “霍星王子已經突破到玄極境小極位了!”張若塵道。

    “什麼?”

    柳乘風驚呼一聲,臉色一變,有些擔憂起來,道:“霍星王子本來就天賦異稟,又是一位天才馭獸師,精神力肯定相當強大。再加上他現在突破到玄極境小極位,估計這一次他很可能會成爲學宮考試的第一。”

    張若塵問道:“成爲學宮考試的第一,能有什麼好處?”

    柳乘風道:“別說是成爲學宮考試的第一,就算是成爲學宮考試的前十,也能得到十分豐厚的賞賜。”

    “即便是第十名的新生,也能得到一百點功勳值。第九名的新生,可以得到兩百點功勳值。以此類推,第四名的新生,可以得到七百點功勳值。”

    “第三名的新生,可以得到一千點功勳值。”

    “第二名的新生,可以得到兩千點功勳值。”

    “第一名的新生,可以得到三千點功勳值。”

    旁邊,一個年輕武者有些不屑的道:“第一名才三千點功勳值,也不多嘛!”

    柳乘風白了他一眼,道:“武市學宮的功勳值,可以兌換到各種修煉資源,包括丹藥、真武寶器、蠻獸坐騎、奴僕、殿宇……,只有你想不到的東西,沒有武市學宮得不到的東西。”

    “只要你有足夠多的功勳值,就算是買下一座郡國,武市學宮也能幫你做到。”

    “武市學宮的一點功勳值,相當於一枚靈晶。第一名的新生,獎勵三千點功勳值,就相當於三千枚靈晶,價值三百萬枚銀幣。”

    “三……百萬……枚銀幣……”雲武郡國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驚呆了。

    ◆ttk an◆C○

    張若塵也是微微一驚,以前只是聽說武市錢莊富甲天下,現在纔算是真正的領會到武市錢莊的富有。

    就算是林家那種一個強大的七流家族,也只有使用舉族之力,用盡所有儲蓄,纔有可能湊集到三百萬枚銀幣。

    現在,只需要成爲新生第一,就能得到三千點功勳值,價值三百萬枚銀幣。

    得到這一筆巨大的財富,肯定可以兌換大量修煉資源,修爲突飛猛進自然是不再話下。

    “關鍵就在明天的‘武塔闖關’,表現得越是優秀,成績就越高。”

    柳乘風又道:“‘武塔闖關’對武者的修爲的要求雖然很高,可是更加考驗武者的天賦和綜合素質,比如,精神力、五感、毅力、判斷力……,等等。”

    紫茜的眼眸之中,露出一道精芒,道:“明天的‘武塔闖關’,我一定會進入新生前三。”

    柳乘風若有所思,向着張若塵望去,道:“九王子殿下,你呢?”

    張若塵笑道:“我對武塔沒有什麼瞭解,只能說盡力而爲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