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是他能夠闖過第三層第一關,那就厲害了。據說,現在武市學宮的那三個女魔頭,在考進武市學宮的時候,全部都闖過了武塔第三層的第一關。”

    ……

    衆人議論紛紛,顯得神情激動。

    大概又是十分鐘過去,霍星王子終於從武塔中走出來。

    司徒長老立即迎上去,問道:“闖過第三層第一關沒有?”

    霍星王子的臉上帶着一絲笑意,傲然的向着別的那些年輕武者望過去,最終,他的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笑道:“我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一關,可惜敗在了第三層的第二關。”

    “好!”司徒長老十分欣喜的道。

    當霍星王子說完之後,武塔之外,頓時沸騰了起來。

    太厲害了!

    居然闖過了第三層第一關,他的天賦,恐怕與那三個統治西院的女魔頭相比,也相差不遠。

    “厲害啊!以霍星王子如此強大的天賦,或許能夠打破西院陰盛陽衰的局面。”一位男性外宮學宮有些激動的道。

    “新生第一,非他莫屬。”

    在衆人讚歎聲之中,下一批武者,進入武塔。

    這一批武者之中,不僅有紫茜,更有景月郡國的天之驕女姚青桐。

    十人同時進入武塔。

    四分鐘之後,第一個武者闖關失敗,從武塔中退出來。

    十分鐘之後,又有五人從武塔中退出來。

    片刻之後,武塔的第二層塔燈亮了起來。

    武塔下方的九位長老都點了點頭,其中一位長老讚歎道:“這一批武者還不錯,居然同時有四人進入第二層,也不知他們能夠走多遠?”

    “姚青桐從小便是天才,四歲就開啓神武印記,而且還是六品飛雪神武印記,要闖過第二層的第三關,應該不是難事。“

    謝長老對紫茜也充滿信心,覺得她也有機會闖過第二層的第三關。

    半個時辰過去,武塔的第三層的塔燈亮了起來。

    要知道,直到這個時候,也才只有八位武者從武塔中退出來。也就是說,一共有兩人闖過了第二層的第三關。

    而且,那兩人還繼續去闖第三層的第一關去了!

    “那兩人是景月郡國的姚青桐和雲武郡國的紫茜,沒想到今年西院又出了兩個天資絕頂的女天驕。”

    九位長老的臉色都有些古怪,畢竟西院已經陰盛陽衰了近百年。

    本來以爲霍星王子的出現,有機會打破現在的局面,可是誰能想到突然又冒出兩個天才女子。

    這下子危險了!

    若是她們也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一關,那麼接下來的幾年,西院又將繼續被女性學員統治,男性學員很難翻身。

    霍星王子冷笑一聲,道:“第三層第一關的難度之大,就連我都差一點失敗,她們肯定闖不過去。”

    張若塵對紫茜還是很有信心,畢竟她乃是聖者血脈,擁有十分奇異的體質,視覺、聽覺、嗅覺,全部都達到十分變態的地步。

    她的天資,絕對不比霍星王子差,甚至比霍星王子還要稍微強一些。

    沒過多久,姚青桐和紫茜幾乎同時從武塔中走出來。

    九位長老,立即去詢問她們的成績。

    姚青桐道:“闖過第三層的第一關,敗在了第二關。”

    紫茜也點了點頭,道:“我也一樣。”

    九位長老同時笑了起來,今年的新生簡直太逆天了,接連出現三個闖過第三層第一關的天才。

    要知道,在西院的歷史上,很多時候,接連十年都不會出現一個闖過第三層第一關的天才。

    最近幾年,卻頻頻出現。

    這是大興之兆!

    若是沒有意外,霍星王子、姚青桐、紫茜,就將是今年的新生前三甲。至於具體的排名,那就要看他們在武塔中的表現。

    “紫姑娘,真是太強了,居然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一關,肯定會被重點培養。”一位雲武郡國的武者十分羨慕的道。

    柳乘風的臉上露出苦澀的表情,道:“今年的新生實在太變態了,我本來以爲有機會爭奪前十,現在機會變得渺茫了。”

    “下一輪武塔闖關的名單:柳乘風,張若塵,謝昭武……”

    包括柳乘風和張若塵在內,一連十個年輕武者從人羣中走出來,站在了九位長老的面前。

    一共六位玄極境初期,三位玄極境中期,一位玄極境小極位。

    那一位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名叫謝昭武,乃是四方郡國謝家的天才。

    謝昭武向着張若塵等人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絲輕蔑的神色,心中暗道,他們的修爲太弱了,這一批武者之中,我肯定能過脫穎而出,成爲最優秀的那一個。

    霍星王子的眼睛盯着張若塵,微微皺了皺眉,“他能夠殺死青幽,天資肯定很高。不過,他畢竟才玄極境中期的修爲,最多也就闖過第二層第三關。”

    十人走進武塔第一層。

    走進武塔的大門,裡面又出現十座小門。

    十座小門的上方,刻着三個古老的文字——第一關。

    張若塵顯得很隨意,直接走進第二座小門。另外九位武者,也分別選擇一座小門走進去。

    張若塵剛剛走進小門,便來到一座四面都是鐵壁的封閉練武場。

    這一座封閉練武場顯得頗爲寬敞,長寬都是二十米,高度達到三十米。四面的鐵壁,有十六個凹糟,裡面放着十六盞青銅燈。

    張若塵走到練武場的中央,目光向着上方的石壁望去。

    石壁中,走出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武者,立到張若塵的對面,道:“我是洛虛,代表玄極境中期的最強力量,只要你能夠接住我三招,就能通過第一關。”

    站在張若塵對面的洛虛,並不是真正的人,而是武塔用靈氣凝聚成的靈虛體。

    張若塵道:“你能代表玄極境中期的最強力量?”

    洛虛笑道:“天魔嶺的武市學宮西院一共開設了四百六十年,每年都有年輕武者來闖武塔,不僅包括你們這種新生,也包括在西院修煉了一段時間的老生。我就是西院四百六十年來,最強大的玄極境中期的武者。”

    張若塵似乎明白了一點,道:“若是我的修爲達到玄極境後期,遇到的就是西院四百六十年來最強大的玄極境後期的武者?”

    洛虛笑道:“正是如此。”

    張若塵點了點頭,問道:“接你三招,就算通過第一關。”

    “沒錯。”

    張若塵道:“那若是我將你擊敗了呢?”

    洛虛道:“那你就可以直接進入第二關,而且,今後你也會代替我,成爲玄極境中期武者的守關者。但是,你想要擊敗我,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試一試吧!”

    張若塵提着閃魂劍,橫劍而立,整個人與周圍的空間融爲一體。

    他並沒有使用空間領域,僅僅只是想要與西院四百六十年來最強大的玄極境中期武者公平的戰一場。

    武塔中,最中心的一座密室,坐着兩位十分美麗的女子。

    黃姓女子和端木姓的少女盤坐在密室的中央,她們的身前,懸浮着十面靈氣鏡子,可以看到十位武者的闖關場景。

    原本看守武塔的人,是兩位武市學宮的銀袍長老。

    但是,黃姓女子和端木姓少女想要見識今年新生中的天才,所以,就與那兩位長老商量,由她們幫忙看守武塔。

    黃姓女子的身上帶着一股冷豔的氣質,寶藍色的長髮從臉頰垂下,使她的肌膚顯得異常白皙。她盯着十面靈氣鏡子,淡淡的道:“霍星王子、姚青桐、紫茜之後,今年的武塔闖關,已經沒有什麼看點。就算再出現什麼天才,也不可能超越他們三人,總體來說,今年的新生還算不錯。我要回去修煉了!”

    黃姓女子顯得興趣缺缺,站起身來,高挑美麗的身姿展現得淋漓盡致,向着武塔外走去。

    端木姓女子依舊盯着其中一面靈氣鏡子,眼眸越來越亮,叫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黃姓女子,停下腳步,淡淡的道:“端木星靈,你還要繼續看下去?”

    那一個看上去十三、四歲的少女,正是西院三大女魔頭之一,端木星靈。

    黃姓女子,也是三大女魔頭之一,名叫黃煙塵。

    兩人都是玄榜武者,在西院稱王稱霸,堪稱無敵。

    端木星靈對着黃煙塵招了招手,道:“塵姐,你快過來看,那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竟然能夠和洛虛戰得不分上下。”

    “怎麼可能?洛虛可是天魔嶺的武市學宮四百六十年來最傑出的天驕,一代鬼才,難道有人在同境界可以與他抗衡?”

    黃煙塵有些不太相信,可她還是走了回去,向着靈氣鏡面看去。

    鏡面上,兩個男子正在激烈交鋒。

    他們速度極快,形成十多道殘影。

    黃煙塵臉上的神色終於微微的變了變,一雙美麗的星眸中露出一絲喜色,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道:“到現在爲止,他們交手了多少招?”

    端木星靈道:“七十四招!”

    黃煙塵重新盤坐在地,撿起地上的一份名單,看着那一份名單,道:“他應該就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張若塵。他的名字中,居然也帶着一個‘塵’字,難道他不知道犯了我的忌諱?”

    端木星靈笑道:“你不會要逼他改名字吧?”

    “等他闖過武塔再說。”

    黃煙塵冰冷的道:“若是他能夠接住洛虛一百招,說明他是一個頂尖的天才,只要他改掉名字,我還是可以饒他一命。”

    對於頂尖天才,黃煙塵還是十分欣賞。

    忽然,靈氣鏡面上的畫面一變,張若塵的劍法變得凌厲起來,逼得洛虛不斷後退。

    “怎麼可能?”

    端木星靈和黃煙塵都屏住呼吸,緊緊的盯着鏡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