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塔,第二層,第三關。

    穿過第二關的疾箭走廊,張若塵踏著堅硬的地面,來到第三關。

    推開第三關的鐵門,眼前出現一座一丈見方的水池,只見水池邊立著一塊通透晶瑩的玉碑。玉碑上面浮現出一行字:「數清池中波紋的數量,誤差不超過十道波紋。」

    「數波紋,什麼意思?」

    張若塵還沒有反應過去,便聽到一聲落水聲。

    「咚!」

    水池的頂部,落下一枚銀幣,砸落在平靜的池面。

    水池之中,立即出現一圈圈漣漪,從中心的位子,向著池邊激蕩。

    張若塵雖然不明白這一關的意思,但還是立即盯著水面,去數波紋的數量,「一道,兩道,三道……」

    波紋變得越來越細,越來越弱,觀察的難度也在增加。

    「這是在考驗武者的精神力、觀察力、判斷力、意志力!」

    張若塵的眼睛越來越乾澀,甚至有些刺痛,卻依舊死死的盯著池面,並不移開目光。

    看似十分簡單的一件事,卻蘊含武學大道。

    首先,精神力。若是精神力不夠強大,根本看不到波紋的細微變化。

    第二,觀察力。只有觀察力敏銳的人,才能看清每一道波紋。因為,波紋從中心蔓延出來之後,撞擊在池邊的鐵壁上面,又開始向反方向涌去,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武者的觀察。觀察力不夠的人,在水紋反涌的時候,肯定會心頭慌亂,從而敗在這一關。

    第三,判斷力。隨著波紋越來越弱,甚至看上去水面已經徹底平靜。這個時候,就是考驗武者判斷力的時候。到底什麼時候,水面才算是真正平靜了?

    第四,意志力。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情況下,還有不斷去數波紋的數量,人的眼睛十分容易疲勞,沒有意志力的人,根本不可能堅持到水面徹底平靜的時候。

    大概十五分鐘過去,水面終於平靜下來。

    張若塵的眼睛火辣辣的疼痛,閉上眼睛,讓自己的眼睛稍微休息一下:「幸好我開闢出了眼脈,眼力遠超同境界武者。而且,我的精神力強大,達到三十階以上,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每一道波紋。這一關對我來說,並不是太難!」

    張若塵走到玉碑的面前,將地上的一支銘筆提起,在玉碑上面刻下一個數字。

    二千七百六十五道水紋!

    「嘩!」

    玉碑的表面,浮現出一片白色的光芒,又浮現出一行字:

    二千七百六十五道水紋,零誤差。過關。

    張若塵淡淡一笑,「果然與我觀察的一樣。不過,這一關還是相當的變態,難怪那麼多人都無法通過這一關。這是對武者綜合素質的考驗!」

    「轟!」

    通往武塔第三層的大門打開。

    張若塵徑直的走了進去,登上一步步階梯,來到武塔的第三層。

    武塔第三層的塔燈亮起。

    此刻,武塔外的那些年輕武者和九位長老再次被驚動。

    原本與張若塵一起進入武塔的十位武者,其中八位都已經敗退了出來,只剩四方郡國的謝昭武和雲武郡國的張若塵,還在武塔中闖關。

    「又有人闖關第二層第三關,進入武塔第三層。會是誰?」

    「肯定是四方郡國的謝昭武。」

    「對!肯定是謝昭武!謝昭武的名氣雖然不如霍星王子和青幽,可是畢竟還是玄極境小極位的天才。如此年輕,就達到玄極境小極位,怎麼可能是平庸之輩?」

    沒有人會認為是張若塵闖過了第二層的第三關,畢竟張若塵太年輕了,才十六歲,而且,也才玄極境中期的修為。

    就連司徒長老也輕輕的點了點頭,道:「謝昭武以前肯定隱藏了自己的實力,就是想要等到武塔闖關的時候一鳴驚人。此子能有這樣的心性,今後必定有不低的成就。」

    另外八位長老都冷著臉,很不想看到司徒長老那一副得意的樣子。

    司徒長老就是四方郡國的武者的接引者,四方郡國的武者的成績越好,司徒長老得到的獎勵就越多。

    看到第三層塔燈亮起,司徒長老當然十分高興,情不自禁就得意了起來。

    但是下一刻,司徒長老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吱呀!」

    武塔的大門打開,謝昭武垂頭喪氣的從大門中走出來。

    謝昭武微微抬起頭,正好看到九位長老都瞪大眼睛盯著他,讓他一驚,嚇得稍微後退了一步。

    發生了什麼事?

    司徒長老立即迎上去,問道:「謝昭武,你闖過了第幾關?」

    看到司徒長老那一副氣勢凌人的樣子,謝昭武被嚇得再次後退一步,穩住腳步之後,才有些顫聲的道:「回稟長老,我闖過了第二層的第二關,在第三關的時候失敗了。司徒長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司徒長老的臉色立即變成豬肝色,甚至都有些氣急敗壞,吼道:「既然你敗在了第二層的第三關,武塔第三層的塔燈為何會亮起?」

    「什麼?武塔第三層的塔燈亮起了?」謝昭武比司徒長老更加吃驚。

    站在不遠處的謝長老,大笑一聲,道:「司徒長老,你要知道武塔中還有一位年輕武者,既然謝昭武失敗了,那麼肯定是那一位年輕武者闖過了第二層的第三關。」

    「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張若塵。」

    此刻,眾人終於反應過來,不禁露出震驚的神色。

    若是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也能闖過武塔第二層的第三關,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在場也只有紫茜顯得最平靜,因為,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張若塵的實力。若是張若塵沒有闖過第二層第三關,那才是怪事。

    「你退下去吧!」司徒長老狠狠的瞪了謝昭武一眼,隨後,又道:「來人,將張若塵的資料給本長老送來。」

    司徒長老依舊不相信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能夠闖過第二層的第三關,想要查一查這個張若塵。

    沒過多久,一位外宮弟子,就將張若塵資料,送到司徒長老的手中。

    「怎麼可能?」

    看到張若塵的資料之後,司徒長老大驚失色,眼睛都要從眼眶裡么跳出來。

    另外八位長老露出好奇的神色,張若塵的資料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怎麼會將司徒長老都震驚成那樣?

    「淡定!淡定!司徒長老,你可是一大把年紀了,應該學會處變不驚,區區一個年輕天才的資料,怎能讓你震驚成這樣?」謝長老笑道。

    司徒長老的臉色一肅,道:「你們別說風涼話,自己來看。」

    八位長老面面相覷,走了過去,全部都看向張若塵的資料。

    看完之後,八位長老的表情變得與司徒長老一模一樣,被震驚得久久說不出話來。

    「十六歲才開啟神武印記,到現在,也才修鍊了不到一年吧?修鍊不到一年,就達到玄極境中期?」

    「你們看這裡,僅僅只修鍊了半年,就成為黃榜武者,位列黃榜第一。天吶!這到底是什麼驚世奇才?」

    謝長老雖然是雲武郡國的年輕武者的接引者,可是以前,他並沒有去翻閱張若塵的資料。

    此刻,謝長老才是第一次看到張若塵資料,破開大罵,道:「柳傳神那個王八蛋,為何不提前告訴我張若塵竟然如此妖孽?可惜啊!可惜啊!」

    謝長老當然相當的鬱悶,悔的腸子都青了,若是早知道張若塵的天賦如此之高,在接引張若塵來武市學宮的路上,他就會提前將張若塵收為弟子。

    現在,晚了!

    天資如此高的天才,肯定會被西院院長收為親傳弟子,根本輪不到他。

    謝長老將柳傳神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柳乘風站在不遠處,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低聲的嘀咕了一聲,道:「謝叔平時一直都是溫文爾雅,怎麼突然破口大罵我爹?算了,他是長輩,我不跟他計較。」

    柳乘風也相當鬱悶。

    ……

    張若塵走進武塔第三層的第一關,又來到一座封閉的練武場,與第一層的第一關,第二層的第一關,十分相似。

    「嘩!」

    石壁上,洛虛的靈虛體,再次走出來。

    洛虛向著張若塵看了一眼,笑道:「這一關,不用戰了!你在第二層第一關的時候,就已經過關!」

    張若塵能夠看出,洛虛身上的氣息,依舊是玄極境後期,於是問道:「這一關,我需要接住前輩幾招,才算過關?」

    「三招。」洛虛道。

    洛虛的第一招是兩成力量,第二招是三成力量,第三招是四成力量。

    只要接住洛虛的三招,就能夠通過第三層的第一關。

    要知道,張若塵在第二層的第一關的時候,可是將洛虛的九招都接下。所以,這一關不用再戰,直接過關。

    張若塵盯著洛虛,道:「我的心中有一個疑問!」

    「我可以回答你一個問題。」洛虛笑道。

    張若塵道:「西院四百六十年來,最強大的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是你,最強大的玄極境後期武者還是你。是不是玄極境七個境界,你都是最強者?」

    洛虛道:「在你沒有出現之前,的確是這樣。但是,你出現之後,我相信你會在每一個境界都代替我,成為武塔新的守關者。」

    說完,洛虛的身體化為一縷縷靈氣,消失在練武場之中。

    張若塵輕輕的笑了笑,便向著第三層的第二關走去。

    ……

    嗷嗷!老魚撒潑打滾的求推薦票!推薦票!推薦票!重要的事,得說三遍。哈哈!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