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年的年輕武者之中,好像還沒有人能夠闖過第三層的第二關。這一關絕對不會像第二層第二關那麼輕鬆。”

    張若塵盯着牆壁上的文字,看着這一關的闖關規則。

    “原來如此簡單。”

    張若塵點了點頭,打開武塔第三層第二關的大門。

    也是一條三十米長的封閉式長廊,只有三米寬,長廊的左右兩邊,分別站着九尊金屬銅人。

    一共十八尊金屬銅人!

    按照闖關規則上面的介紹,每一尊銅人的軀體都重達千斤,全部都是有煉器師煉製而成,體內刻有銘文,鑲嵌着靈晶,身體與真武寶器一樣的堅硬。

    在煉器師的領域,將它們稱爲——煉器戰士。

    每一尊煉器戰士的力量和速度,堪比一位玄極境後期巔峯的武者。

    要知道,煉器戰士的身軀猶如銅鐵,力大無窮,毫無破綻。所以,真正戰鬥起來,一尊煉器戰士可以抗衡一位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

    也就是說,張若塵現在面對是乃是十八尊堪比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而且,還是在如此狹窄的通道里面。

    一位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想要走過這一條通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紫茜、霍星王子、姚青桐都是玄極境小極位的修爲,所以,他們面對的肯定是十八尊堪比玄極境大極位的煉器戰士。難怪他們都敗了!這一關,太變態了!”

    張若塵將閃魂劍收起來,因爲,這一關的要求是不能使用兵器。

    “戰吧!”

    張若塵將兩隻衣袖捲了起來,眼神逐漸變得堅定,邁出步伐,一步踏進通道。

    站在最前面的兩尊煉器戰士的身體微微一動,一雙漆黑深凹的雙眼之中,冒出兩團火焰。

    金屬撞擊的聲音響起,兩尊煉器戰士活了過來。

    “譁!”

    兩尊煉器戰士同時出手。

    左邊的那一尊煉器戰士揮拳打向張若塵的面門,拳頭之上冒出火光,就像是烈焰之拳,爆發出恐怖的力量,化爲一股熱浪向着張若塵涌去。

    右邊的那一尊煉器戰士伸出一隻鋼鐵大腿,帶着一股寒冰勁氣,向着張若塵的下盤橫掃過去。

    他們的速度快得驚人,而且又是在狹窄的空間之中,根本沒有辦法躲避。

    張若塵的身體向後微微一仰,躲過左邊那一尊煉器戰士的金屬拳頭。同時,他又快速的打出一掌,擊在那一尊煉器戰士的胸口。

    “嘭!”

    張若塵的掌力何等之強,一掌就將那一位煉器戰士打得倒撞在牆壁之上,整個牆體都微微晃動了一下。

    但是,那一尊煉器戰士沒有任何損傷,立即再次向着張若塵攻過去。

    “不死之身?”

    張若塵的速度比煉器戰士要快很多,先前連跨三步,躲過了那兩位煉器戰士的連環攻擊。

    可是,更大的危機出現。

    因爲張若塵向前跨出了三步,將前面的兩尊煉器戰士驚醒。

    前面兩尊煉器戰士和後面兩尊煉器戰士,將張若塵圍在中央,同時對張若塵發起攻擊。

    “嘭!嘭!嘭!”

    四尊煉器戰士,八條金屬手臂,八條金屬長腿,全部向着張若塵招呼了上去。

    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掌影和腳影。

    張若塵體內的真氣急速運轉,雙腿急速運動,或是側踢,或是橫掃。一雙手臂不停揮舞,或是爲掌,或是格擋。

    “蠻象馳地!”

    張若塵在極快的速度之內,一連打出四掌。

    “轟!”

    四尊煉器戰士全部被張若塵打飛出去,有的撞擊在牆壁上,有的摔落在地,簡直七零八落。

    張若塵繼續向前走去,又有兩尊煉器戰士同時向他發起攻擊,後面的四尊煉器戰士也從地上爬起,再次追了上去。

    “不行!必須速戰速決,若是被十八尊煉器戰士圍住,我必敗無疑。”這個念頭,急速在張若塵的腦海中閃過。

    “嘭!”

    張若塵的雙腿下蹲,手臂斜劈出去,將左邊那一尊煉器戰士打得向後拋飛出去,將追上來的四尊煉器戰士砸倒在地。

    加快步伐,向前衝去。

    “龍象歸田!”

    “飛龍在天!”

    “蠻象馳地!”

    ……

    “嘭嘭!”

    張若塵的速度極快,以一種橫掃之勢,走過長廊。

    當他走過長廊之後,十八尊煉器戰士全部都站回原位,靜止不動。

    張若塵看着雙臂上的一道道淤青,嘆息了一聲,“終究是血肉之軀,與這些煉器戰士交手,太吃虧了!不過,總算是闖過來了!”

    張若塵繼續向前走,進入第三層的第三關。

    “變態!居然毫髮無傷的闖過第三層的第二關,以他的能力,說不定能夠闖過第三層的第三關。”端木星靈緊緊的捏着一雙雪白的玉手,盯着靈氣鏡面,心裏很是不高興。

    要知道,她第一次進入武塔的時候,也沒有闖過第三層的第二關。

    在西院的歷史上,第一次進入武塔的新生,能夠闖過第三層的第二關的人,一共也只有三個。

    張若塵就是第四個。

    端木星靈道:“塵姐,你說他能不能闖過第三層的第三關?”

    黃煙塵沉思了片刻,道:“在西院的歷史上,只有一個新生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三關,那就是武塔的守關人,洛虛。既然張若塵能夠在同境界擊敗洛虛,說不定能夠闖過第三層的第三關。”

    “而且,若是他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三關,第四層的第一關也不用闖了,因爲,他在第二層的第一關的時候,就已經闖過了第四層的第一關。”

    第四層的第一關,就是接住洛虛九拳。

    張若塵在第二層的第一關,就接住了洛虛的九拳。

    端木星靈的眼眸子輕輕的眨巴,像是在想着什麼,道:“若是他闖過了第四層的第一關,絕對會蓋過我們的風頭,成爲武市學宮的第一風雲人物。估計,就連武市學宮的內宮都會被驚動。”

    黃煙塵道:“你的意思是?”

    端木星靈皎潔的一笑,道:“若是他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三關,我們便出手將他攔下,阻止他進入第四層。”

    黃煙塵點了點頭,道:“可以有。既然西院的那些男性學員都說我們是女魔頭,我們就應該做女魔頭該做的事。比如,打壓新人。”

    “不是打壓,我們是在救他。他若是表現得太逆天,對他來說,也未必是一件好事!”端木星靈像是在努力說服自己,還輕輕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他好。”

    但是,她臉上邪惡的笑容,卻出賣了她。

    看她那樣子,不像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更像是一個小惡魔。

    第三層的第三關與第二層的第三關有些相似,同樣都是一座一丈見方的水池,同樣都是數波紋。

    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同時兩枚銀幣落入水池,形成了兩處波紋。

    武者必須要一心兩用,同時盯着兩處波紋,不能有任何疏忽。

    而且,兩枚銀幣同時落入水中,對武者的觀察也會形成極大的干擾,無疑是又增加了難度。

    要做到一心兩用,必須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以上。

    想要數清兩處波紋的數量,僅僅只是二十階的精神力還遠遠不夠,至少需要二十五階的精神力才能做到。

    要知道,除了那些專門修煉精神力的煉器師、煉丹師、馭獸師,別的武者根本不會將時間浪費在修煉精神力上面。

    若是不刻意修煉精神力,一位天極境武者的精神力,也只能達到二十階到二十五階的強度。

    一個年輕武者,想要通過這一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當然,對張若塵來說,精神力可是達到三十階以上,這一關對他來說,也並不算難。

    當水面徹底平靜之後,張若塵提起銘筆在玉碑上面寫下自己觀察到的波紋數量,於是就輕輕鬆鬆的通過了這一關。

    “今年的新生,最優秀的人,也僅僅闖過第三層的第一關。我現在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三關,應該可以穩穩的成爲今年的新生第一。武塔的第四層,還是不要去闖了,表現得太妖孽,未必是一件好事。”張若塵的心頭如此想着。

    他並不是一個喜歡出風頭的人,闖了武塔第四層,又不會多給他獎勵。既然如此,那就見好就收,現在就離開武塔。

    張若塵的心頭正如此想着,兩個絕色的美女,從金屬大門中走出來,擋住了他的去路。

    “張若塵,武塔第四層,你就不用去了。”

    黃煙塵揹着雙手,站得筆直,神情十分傲然,輕輕的仰着雪白的下巴,居高臨下的盯着下方的張若塵。

    她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七五左右,而且又站在階梯上面,顯得更加高挑,蠻腰纖細,雙腿修長,身材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張若塵站在下方,看着黃煙塵那禍國殃民的美麗容顏,道:“我既然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三關,爲何不能去第四層?”

    本來他是不打算去闖武塔第四層,可是被人警告不準去闖武塔第四層,又是另一回事。

    她們到底要幹什麼?

    張若塵自然認識眼前這兩個美女師姐,她們都是玄榜高手,修爲強大,在西院簡直無法無天,就連那些老一屆的學員都十分懼怕她們。

    但是,那又如何?

    張若塵並不吃她們那一套,反正這裏是武塔,根本不怕她們會出手殺他。

    黃煙塵肅然的道:“我們這是在救你,並不是在害你。你若是表現的足夠優秀,自然能夠得到大量的修煉資源,成爲學宮的重要培養對象。但是,你若是表現得過分的優秀,對你來說,那就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會給你惹來殺生之禍。”

    “說得好像有一點道理。”

    張若塵點了點頭,又道:“但是,我和你們非親非故,你們這樣關心我的安危,是不是太不合情理?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直說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