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煙塵依舊一副冷豔高貴的模樣,道:“告訴你真相,也不是不可以。你應該是聽過西院的三大女魔頭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有所耳聞。”

    黃煙塵繼續道:“那你知不知道,三大女魔頭之中有一位乃是洛虛前輩的後人?”

    張若塵微微詫異了一下,道:“洛虛前輩的後人?”

    張若塵對洛虛還是頗爲佩服,若不是他修煉成黃極境的無上極境,想要在同境界擊敗洛虛,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到張若塵的表情,黃煙塵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那一位女魔頭名叫洛水寒,乃是洛虛前輩的第七代後人,因爲十分崇拜老祖宗,所以就以自己的老祖宗爲目標,勢要成爲老祖宗那樣偉大的武道強者。若是讓她知道,你在同境界擊敗了她的老祖宗,你猜她會不會殺了你?”

    張若塵道:“還真說不準!”

    在張若塵看來,女人相當不可理喻,根本不能用常理在理解她們。比如,當年的池瑤公主,又比如林濘姍。

    張若塵至今都沒有搞懂,她們爲何要殺他?

    黃煙塵又道:“你要知道,洛水寒最忌諱的兩件事是什麼?”

    張若塵問道:“是什麼?”

    黃煙塵道:“在她的世界裡,第一,絕對不能有人比洛虛前輩更優秀;第二,絕對不能有人比她更優秀。”

    “你要知道,她第一次武塔闖關的時候,闖過得僅僅只是第三層的第二關。可是你卻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三關,她若是知道此事,肯定會與你決鬥。以你現在的修爲,在她的面前,根本不夠看。她只需要一招,就能將你打死十次。”

    雖然黃煙塵說得似乎真的有那麼回事一樣,但是,張若塵卻一點都不懼,道:“在武市學宮,恐怕她還不敢對我下殺手吧?”

    “呵呵!”端木星靈眯着眼睛一笑,道:“九王子殿下,你難道以爲‘女魔頭’三個字只是說說而已?以洛水寒的實力,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你除掉。殺了你之後,武市學宮的長老連你的骨頭都找不到。”

    張若塵道:“你們說了這麼多,還是沒有告訴我先前的問題。我們非親非故,你們爲何要如此關心我的安危?還是說,你們的目的,就是要阻止我去闖武塔第四層?”

    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的額頭上都在冒黑線,在西院,第一次遇到如此不識時務的新生。

    若不是在武塔,她們真的很想將張若塵的雙腿打斷,讓張若塵知道她們兩大女魔頭的厲害。

    張若塵看着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的神情,心頭暗道,“看來真的被我給猜中,她們是故意來阻止我去闖武塔第四層。她們都是玄榜武者,在西院絕對是相當厲害的角色,就算不是三大女魔頭的級別,也肯定相差不遠。”

    她們的修爲遠超張若塵,想要在她們的面前化被動爲主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道:“其實,要我不去闖武塔第四層,也不是不可以。”

    黃煙塵輕輕的點了點頭,露出一個算你識時務的笑容。

    張若塵的話鋒一轉,道:“但是,你們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黃煙塵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這個新生的膽子太大了,居然敢和她講條件,看來今天不打得他跪地求饒,他是不會懂“女魔頭”三個字的意思。

    張若塵感覺到氣氛不對,卻依舊不退縮,道:“若是你們不答應我的條件,那就請你們讓開,我要去闖武塔第四層。”

    端木星靈低聲的道:“塵姐,這裡是武塔,我們不能破壞學宮的規矩。就算要教訓他,也等到出了武塔再說。我們不妨先聽一聽他的條件,若是還算合理,就算答應他又如何?”

    黃煙塵冷哼了一聲,將身上的氣勢收起,道:“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張若塵似乎早就知道她們會妥協一樣,道:“你們應該知道,我乃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雲武郡國與四方郡國一直都是死敵,四方郡國在武市學宮中的勢力相當龐大。以我的身份,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肯定會用各種手段對付我。我的條件就是,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希望你們兩位能夠出手相助。”

    端木星靈呵呵一笑,道:“原來就是這點小事?四方郡國在西院的確是勢力龐大,可是他們還不敢在我和塵姐的面前亂來。九王子,你就放心吧!今後,若是四方郡國的那些學員敢找你的麻煩,你直接報我端木星靈的名字,我保證他們不敢動你。”

    “如此說來,兩位是答應了?”張若塵道。

    黃煙塵冷冰冰的道:“小事而已。”

    張若塵道:“除了四方學宮的學員,若是還有別的人想要對付我呢?”

    端木星靈笑道:“只要是在西院,任何人想要對付你,我們都會出手幫你。”

    見到她們答應下來,張若塵終於微微鬆了一口氣。

    若真的僅僅只是四方郡國的學員,張若塵倒也並不擔心。但是,張若塵還必須要提防地府門的殺手。

    紫茜殺不了他,地府門肯定會派遣更加厲害的殺手,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暗殺。

    既然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答應要庇護他,若是到時候地府門真的派遣更加厲害的殺手,張若塵也只能躲到她們那裡避難。

    反正張若塵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去闖武塔第四層,現在,能夠得到兩位玄榜武者的承諾,也算是額外收穫。

    張若塵還有一個疑問,道:“我在武塔第一層的第一關擊敗了玄極境中期的洛虛,也就意味着,我會代替洛虛,成爲玄極境中期武者的守關者。一旦我成爲守關者,那一位洛水寒女魔頭,不就知道我擊敗了她的老祖宗。到時候,她萬一找我麻煩怎麼辦?”

    黃煙塵道:“武塔是一件真武寶器,並沒有智慧。你想要成爲玄極境中期武者的守關人,就必須要先將你的力量、速度、武技,全部刻錄成銘文,只有這樣才能在武塔中形成你的靈虛體。”

    張若塵道:“現在有多少人知道我在同境界擊敗了洛虛?”

    黃煙塵道:“只有我們三人。”

    張若塵道:“意思就是說,只要你們不將我在同境界擊敗洛虛的事告訴看守武塔的長老,武塔的守關人,便依舊是洛虛?”

    “就是這個意思。”黃煙塵道。

    張若塵低聲的嘀咕了一句:“新生入學這樣重要的日子,看守武塔的長老,居然讓兩個學員幫他看守。那一位武塔長老也太不靠譜了!”

    黃煙塵的耳朵很靈,聽到張若塵的話,冷笑道:“武塔長老也是人,他也想要花費更多時間在修煉上面,爭取突破到更高境界。若是有人幫他看守武塔,他只是高興得很。再說,武塔本來就能記錄每一個闖過者的成績,就算沒有人看守,也不會出事。”

    原來如此。

    張若塵道:“還沒有請教師姐的姓名?”

    “黃煙塵!”黃煙塵淡淡的道。

    張若塵記住了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的名字,隨後,便風輕雲淡的向着武塔外走去。

    看到張若塵終於離開,端木星靈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道:“將他搞定,真是不容易!”

    黃煙塵嫣然一笑,道:“等他到了龍武殿,再慢慢教訓他。一個新生,居然敢與本姑娘講條件,本姑娘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少能耐?”

    武塔外,九位長老和衆多年輕武者已經等了多時,可就是沒有將張若塵給等出來。

    “怎麼還沒有出來?難道他也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一關?”

    “怎麼可能?我看他是多半死在武塔中了!”四方郡國的一個武者冷笑着說道。

    霍星王子也露出一絲笑意,道:“武塔的確相當兇險,就算死在裡面,也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此刻,紫茜和謝長老,還有云武郡國的那些武者也都擔心起來,難道張若塵真的在武塔中發生了意外?

    “吱呀!”

    武塔的大門打開,張若塵從武塔中走了出來,不僅沒有死在武塔中,甚至,身上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謝長老的臉上露出笑容,立即迎了上去,道:“張若塵,你闖過了第幾關?”

    張若塵道:“第三層,第二關。”

    “沒闖過也沒事,畢竟你才玄極境中期……等等,你剛纔說什麼?你闖過了武塔第三層的第二關?”謝長老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眼睛裡面充滿血絲,頭上的頭髮全部立了起來。

    另外八位長老也全部驚住。

    要知道,西院歷史上,一共也只有三個人,在第一次闖武塔的時候,闖過了第三層的第二關。

    難道張若塵成了第四個?

    司徒長老的臉色發青,沉聲的道:“張若塵,你可千萬不要撒謊,在九位長老的面前撒謊,你知道是什麼下場?”

    張若塵淡淡的道:“只是闖過了第三層第二關而已,又不是多麼不起的事。”

    司徒長老快要氣炸了,一個玄極境中期的小輩,居然告訴他闖過武塔第三層第二關並不是多麼了不起的事。這讓在場衆人情何以堪?

    要知道,司徒長老當年第一次闖武塔的時候,才闖過武塔第二層的第二關而已。

    司徒長老依舊不相信張若塵會闖過第三層第二關,道:“我要察看張若塵在武塔中的具體成績,我提議,打開武塔第三層的靈氣鏡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