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塔外的眾人,只能看到武塔第三層的塔燈亮起,卻並不知張若塵到底闖到第三層的第幾關?

    別說是司徒長老不信,在場的那些年輕武者也大多抱著懷疑的態度。

    畢竟,新生闖過第三層的第二關,實在太駭人聽聞。

    司徒長老走到武塔的大門下方,伸出一隻手臂,按在一處凹陷的鐵壁上,將體內的真氣注入鐵壁。

    武塔是一件真武寶器,在司徒長老的真氣催動下,武塔中的部分銘紋被激活。

    「嘩!」

    武塔第三層的靈氣鏡子,立即浮現出白色的光華。

    張若塵闖武塔第三層第二關的畫面,出現在靈氣鏡子的表面。

    站在武塔下方的九位長老,四百六十八位新生,還有很多老一屆的學員,全部都向著武塔第三層的靈氣鏡面望去。

    靈氣鏡面上,正是張若塵與十八尊煉器戰士交手的畫面。張若塵打得酣暢淋漓,每一個動作都行雲流水,勢如破竹一般的將十八尊煉器戰士全部打倒。

    戰鬥畫面,看得下方的那些年輕武者熱血沸騰,恨不得自己就是張若塵,正在與十八尊煉器戰士交手。

    至於那些女性學員更是看得美眸漣漣,浮現出驚嘆的神色,到最後,她們全部都向著站在武塔下方的張若塵看去,露出崇拜的眼神。

    張若塵在武塔中的表現,太驚艷了!

    在以武為尊的世界,像張若塵這樣的少年英傑,自然會有很多女子為他瘋狂。

    「可恨!他居然真的闖過了武塔第三層的第二關!」

    霍星王子站在新生的隊伍之中,眼神冰寒的盯著站在武塔下方的張若塵,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除掉這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

    霍星王子、紫茜、姚青桐本來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可是與張若塵比起來,他們又差了一大截。

    所以,今年新生的風頭,幾乎全部都被張若塵給搶了。

    西院有史以來的第四人,誰人能夠與他相比?

    接下來的武塔闖關,沒有再出現闖過第二層第三關的天才。

    到黃昏的時候,武塔闖關終於結束,其中最優秀的一百二十人,成為了武市學宮西院的外宮弟子。

    一百二十位新生的排名也很快被評估出來,沒有任何懸念,張若塵成為新生第一。

    紫茜排在第二,霍星王子排在第三,姚青桐排在第四。

    前十名之中,一共六個女子,四個男子。

    幸好出了一個張若塵,要不然的話,今年的新生又是女性學員完勝男性學員。

    雲武郡國一共有十五位年輕武者成為西院的外宮弟子,四方郡國一共有三十八人成為西院的外宮弟子。

    總的來說,四方郡國在新生人數上佔據絕對的優勢。但是,雲武郡國卻霸佔了新生第一和新生第二,可以說是出了不小的風頭。

    往年,西院也是收一百二十位新生,四方郡國的武者就能佔一大半。可是今年卻連新生的三分之一都不到,霍星王子的臉色相當難看。

    「若不是張若塵和紫茜在第一輪的時候,獵殺了四方郡國數十位天才,今年,四方郡國又怎麼可能才三十八人成為外宮弟子。」霍星王子的臉色相當陰沉,絲毫都不掩飾眼中的殺意。

    謝昭武道:「王子殿下,張若塵就算再如何天才,也才玄極境中期的修為,以我們四方郡國在西院的勢力,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他除掉。至於那一個紫茜,殺掉她未免太可惜,為何不直接將她收為王子妃?」

    霍星王子的心頭微微一動,眼睛眯成一道縫,笑道:「紫茜的天賦的確很高,居然排名還在本王子之上,若是能夠將她收為王子妃,對本王子來說,絕對是如虎添翼。不過她與張若塵走得很近,她會答應本王子嗎?」

    謝昭武笑道:「張若塵只是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若是四方郡國將雲武郡國擊敗,將來他連王子都做不成。紫茜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相信她會知道如何選擇。若是她依舊不肯臣服於王子殿下,那我們就使用一些強硬的手段,逼她臣服。在強權面前,不信她不屈服。」

    霍星王子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向著紫茜看過去,發現此女的確長得極美,若是能夠將她收為王子妃,似乎也是一件美妙的事。

    當霍星王子看到張若塵之後,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道:「張若塵必須得死!謝昭武,你去告訴風知林一聲,讓他今晚來見我。」

    風知林乃是風知衣的兄長,在兩年前就成為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武道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大極位。

    霍星王子決定利用風知林來對付張若塵。

    風知林的親弟弟死在張若塵的手中,做為兄長,怎麼能不為弟弟報仇?

    成為西院的外宮弟子,就必須要去領取外宮弟子專門穿的衣袍,還有腰牌和住宿鑰匙。

    外宮弟子的衣袍,全部都是素衣白袍。

    至於腰牌,就不是那麼簡單。武士學宮的腰牌,是用白玉雕刻而成,又刻錄下銘紋,煉製成真武寶器,看上去只有巴掌大小。

    腰牌裡面不僅記錄了每一位學員的資料,而且,還記錄了每一位學員的功勛值。

    比如,張若塵是這一屆的新生第一,獎勵了三千點功勛值。所以,他的腰牌上面顯示的功勛值就是三千點。

    紫茜是新生第二,獎勵了兩千點功勛值,也記錄在腰牌上面。

    至於柳乘風,因為排在新生的第十四名,所以,腰牌上面的功勛值為五點。

    西院,每個月只會給外宮弟子發五點功勛值,沒有進入前十的新生,也只發五點功勛值。

    在武市學宮之中,所有的修鍊資源,全部都要用功勛值來兌換。

    沒有功勛值,寸步難行。

    所謂的功勛值,就是你對武市學宮做出的貢獻。除了學宮每個月發的五點功勛值,別的功勛值,必須自己去賺取。

    除了功勛值以外,腰牌上面還記錄了西院每一位外宮學員的實力排名。

    張若塵將真氣注入腰牌,腰牌上面立即顯現出他的實力排名,第六百七十位。

    紫茜也將真氣注入腰牌,腰牌上面也顯現出她的實力排名,第五百九十七位。

    張若塵問道:「腰牌上面的排名是怎麼回事?」

    對於武市學宮中的事,柳乘風顯然要比張若塵和紫茜懂得多一些,道:「腰牌上面顯示的排名,就是西院的外宮弟子的實力排名。主要是根據學員的武道境界,完成學宮布置的任務的數量,還有每三個月舉行的季度考核,每一年舉行的四院武會。這些都是衡量排名的標準!」

    隨後,柳乘風又補充了一句,道:「西院的排名,並沒有什麼意思,能夠進入《玄榜》的排名,那才是真正的厲害。」

    只有進入《玄榜》,才算是真正的強者。

    柳乘風問道:「九王子殿下,你拿到的是哪裡的鑰匙?」

    張若塵將手中的青銅鑰匙拿起了看了一眼,發現自己手中的鑰匙,的確與柳乘風的住宿鑰匙有些不一樣。

    「龍武殿,黃字第一號。」張若塵道。

    「龍武殿……」

    柳乘風的臉色大變,身體微微哆嗦了一下,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張若塵好奇的向柳乘風看了一眼,道:「龍武殿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柳乘風死勁的搖頭,道:「龍武殿,乃是西院靈氣最充足的地方,只有每一屆的新生第一,才能進入龍武殿居住。而且,在龍武殿中修鍊,好處極多,不僅僅只是靈氣充足那麼簡單。」

    張若塵虛驚一場,道:「既然如此,看來是一件好事。」

    柳乘風繼續搖頭,道:「在西院流傳著一句話,凡是男子進入龍武殿,不殘也廢。據說,兩年的新生第一,四方郡國的宰相之子尉遲天聰,在進入龍武殿的第一天晚上,就被打斷了雙腿,從大門裡面扔出來。從那以後,尉遲天聰再也不敢踏入龍武殿一步。」

    不能想象,一位新生第一的天才,被人打斷雙腿,從龍武殿中扔出來,那是何等的凄慘?

    突然,張若塵想到了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的話。

    看著手中的鑰匙,張若塵感覺到一股涼風吹來,從腳心,一直寒到頭頂。

    「她們如此殘暴,連新生第一的天才也被她們打斷雙腿。難道武市學宮的長老就不管?」張若塵道。

    柳乘風的雙手一攤,道:「怎麼管?其中一位女魔頭,一口咬定尉遲天聰闖進了她的房間,想要偷窺她洗澡。所以,她才含怒,將尉遲天聰的雙腿打斷,扔出龍武殿。這件事錯在尉遲天聰,學宮長老也管不了!」

    紫茜道:「尉遲天聰既然明知道三大女魔頭都住在龍武殿,怎麼可能敢去偷窺她們洗澡?」

    柳乘風笑道:「就算給尉遲天聰十個膽子,他也不絕對不敢。可是那一位女魔頭就給他按上了這個罪名,他能怎麼辦?」

    張若塵道:「尉遲天聰就認罪了?」

    柳乘風道:「敢不認嗎?若是不認,下一次就不是被打斷雙腿,而是被活活打死。尉遲天聰自然也害怕,所以就認了。認了罪,還沒完,還要賠償那一位女魔頭,所以,尉遲天聰新生第一獎勵的三千點功勛值也被賠償出去,落入那一位女魔頭的手中。真是慘啊!」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突然覺得龍武殿應該就是西院的第一禁地,稱為龍潭虎穴也不為過。

    「九王子殿下,你一定要保重!爭取也像尉遲天聰那樣,保住一條性命。即便是被打斷了雙腿又如何?只要及時醫治,很快就能重新站起來。男人,能屈能伸。不是嗎?」

    柳乘風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嘆息了一聲,便向著自己住宿的地方行去。

    ……

    求推薦票!老魚依舊撕心裂肺的求推薦票,為張若塵而求!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