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打了一聲招呼:“見過端木師姐!”

    端木星靈盯着從裡面走出來的張若塵,反而更加吃驚,一雙美麗的眼眸不停眨巴,道:“你居然沒事?”

    張若塵有些茫然,道:“我能有什麼事?”

    “塵姐沒有殺了你?”端木星靈道。

    張若塵更加不解,道:“她爲什麼要殺我?還有……你怎麼知道她要殺我?”

    端木星靈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連忙掩飾,眯着眼睛一笑:“沒……沒有,我就只是猜測一下!”

    端木星靈的心頭有些不高興,暗道,難道昨晚我做的壞事,已經被他們識破了?

    隨後,她仔細的將張若塵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再次問道:“塵姐,還在裡面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昨晚,我和她發生了一點誤會,現在她傷得很重,你看一看她吧!”

    “她怎麼會受傷?”端木星靈驚呼一聲。

    在她看來,昨晚受傷的應該是張若塵纔對。

    端木星靈懶得聽張若塵的解釋,化爲一道殘影,剎那之間便衝進黃字第一號。

    張若塵搖了搖頭,便向着龍武殿外走去。

    他剛剛走出龍武殿,就造成巨大的轟動。

    “快看!快看!張若塵從裡面走出了!”

    “他……他居然沒有受傷?”

    “他居然沒有被打斷雙腿?”

    “這不可能!他肯定是受了內傷,說不定已經被廢掉了修爲!”

    “我看他說不定是被閹割了!”

    ……

    要知道,西院近百年來,還沒有哪一個男性學員進入龍武殿,能夠完整的從裡面走出來。

    昨晚,那些外宮學員一直都等在龍武殿的外面,就是等着看好戲。

    現在,張若塵完好無損的走了出來。大家當然不相信。

    十多個雲武郡國的學員立即迎上去,柳乘風從人羣中擠出來,問道:“九王子殿下,你沒有受內傷吧?”

    “沒有!”張若塵搖了搖頭。

    柳乘風又道:“難道你昨晚沒有遇到那三個女魔頭?”

    張若塵道:“倒是遇到了一個。”

    “誰?”柳乘風道。

    “黃煙塵!”張若塵道。

    聽到這個名字,不遠處的那些學員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寒氣。

    柳乘風的臉色一變,道:“兩年前,新生第一尉遲天聰就是被她打斷了雙腿,從龍武殿中扔出來。她居然沒有對付你?”

    張若塵想到了昨晚的事,覺得不應該四處宣揚,於是道:“這一件事,我單獨告訴你吧!”

    張若塵和柳乘風從衆人中穿過,來到一處略微僻靜的小路。

    柳乘風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再次問道:“黃煙塵可是出了名的女魔頭,凡是犯在她手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她真的沒有對付你?”

    張若塵的臉色一肅,道:“她的確設局想要害我!”

    柳乘風的臉色一白,道:“她設的是什麼局?”

    張若塵道:“與尉遲天聰的遭遇差不多。”

    “什麼意思?”柳乘風道。

    張若塵道:“她在浴池中沐浴,被我看見了!”

    柳乘風長大了嘴巴,驚道:“看了多少?”

    “纔不多看完了吧!”張若塵嘆道。

    柳乘風在張若塵全身上下捏了捏,確認張若塵真的完好無損,纔再次道:“你要知道,兩年前,尉遲天聰可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就被她打斷了雙腿。今年,你把她看完了,那女魔頭會放過你?”

    張若塵道:“其實並不是多大的事,她向我認錯之後,我就原諒了她。”

    “你原諒了她?”柳乘風驚得目瞪口呆。

    居然能夠逼得女魔頭認錯,柳乘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對張若塵的敬仰之情。他發現自己更加看不透張若塵了!

    張若塵道:“這件事最好還是不要宣揚出去,畢竟她已經認錯,我也不能壞了她的名聲。”

    “對啊!女子將名聲看得最重!”柳乘風點了點頭,信誓旦旦的道:“放心!我的嘴巴相當緊,絕對不會說出去半個字。”

    “那就好!我先去紫茜那裡一趟。”

    張若塵揹着雙手,向着紫茜的住宿行去。

    將兩千枚靈晶交給了紫茜,張若塵便打算返回龍武殿。

    他決定要閉關修煉一段時間,爭取早日突破到玄極境後期。

    “譁!”

    忽然,張若塵的耳朵微微一動,聽到一聲銳利的破風聲,察覺到危險的氣息,腳尖一點,向後倒退了兩丈遠。

    一根玉白色長槍,從張若塵頭頂上方飛過去,插在張若塵剛纔站立的地方。

    “轟!”

    長槍爆發出來的衝擊力相當強大,將地面的白石震出一道道裂紋。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道:“什麼人?”

    一羣穿着白色武袍的學員,從林中走出來,大概有二十多人,將張若塵團團圍住。

    既有新生,也有老生。

    他們的身上都帶着一股冷笑的神色,就像看死人一樣,看着張若塵。

    風知林從二十多位學員中走出來,將插在地面上的長槍拔出,手臂一抖,真氣在長槍上涌動。

    風知林的眼中帶着一股殺氣,冷聲的道:“你就是張若塵?”

    張若塵向着周圍的那些學員看了一眼,臉上並沒有懼色,道:“沒錯,我就是張若塵。”

    “知道我是誰?”風知林道。

    在天魔嶺中,張若塵見過風知林一面,自然知道他是誰,於是淡淡的道:“四方郡國方家的天之驕子,風知林!”

    “哈哈!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就應該知道風知衣是我的弟弟。你在天魔嶺中殺了我的弟弟,我現在殺了你,你應該沒有怨言吧?”風知林身上的殺氣更盛。

    站在風知林旁邊的一個學員殘忍的笑道:“殺人償命,報仇雪恨。這件事就算是學宮的長老也管不了!”

    另一個學員道:“張若塵,你有種就與風師兄一戰,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敢不敢?”

    不遠處,一個雲武郡國的學員路過,看到張若塵被二十多個學員圍住,立即衝了上去,沉聲道:“風知林,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九弟才玄極境中期的修爲,而你是玄極境大極位的修爲,他和你生死決鬥,豈不是死路一條?”

    張若塵微微詫異,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還有人敢幫他說話。

    於是,他向着那一個說話的學員看去。那是一個身材臃腫的胖子,少說也有三百斤重,簡直肥得就像是一個球。

    “剛纔他叫我九弟,難道他就是雲武郡王的第四子,張少初。”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張少初是在去年拜入武市學宮。

    張若塵盯着那一個胖子,實在無法將他和雲武郡國的四王子聯繫起來。

    要知道,張若塵見過的幾位王子,大多都風度翩翩,英俊瀟灑,從來沒有一個像四王子張少初這樣肥胖。

    但是,張若塵對別的那些王子,沒有任何好感,卻對這位四哥相當有好感。畢竟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幫他說話,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實際上,張少初與曾經的那一位病怏怏的九王子關係也很好。昨天,他得知張若塵成爲新生第一,興奮得一晚上沒有睡着。

    今天一早,他就打算去見一見這一位有出息了的九弟。

    在半路上,張少初便看見風知林帶着二十多位學員,將張若塵圍在中央,對張若塵喊打喊殺。

    做爲兄長,張少初自然不能不幫忙,於是便衝了出來。

    風知林向着張少初看了一眼,露出鄙夷的神色,譏笑到:“張少豬,你是以前捱打沒有挨夠嗎?今天,張若塵必死,誰都救不了他。你還不滾一邊去,本公子今天懶得收拾你。”

    張少初的臉色漲紅,若是再平時,他自然不敢招惹風知林,可是當他看到被圍在人羣中勢單力薄的張若塵,終於還是鼓起勇氣,道:“本王子叫張少初,不是張少豬。”

    “哈哈!”

    那二十多個學員全部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後翻。

    風知林也嘲笑道:“你長得比豬還肥,還敢說自己不是豬?”

    “原來雲武郡國的王子是一條豬,你們說他的娘會不會是跟一頭豬睡了一覺,所以才生了他?”一個四方郡國的武者肆無忌憚的笑道。

    他們都太瞭解張少初,雖然是一位王子,可是卻經常被他們欺負,或許是捱打捱得太多,後來就算他們在張少初的頭頂撒尿,張少初也能忍着,根本不敢還手。

    那一位四方郡國的武者,張開雙腿,笑道:“張少豬,快過來,當着你九弟的面,從本公子的胯下鑽過去,本公子今天就放過你。要不然,你應該知道會是什麼下場?”

    張少初忍了整整一年,今天終於不能忍,臉色鐵青,大吼一聲:“聶玄,本王子今天跟你拼了!”

    張少初徹底爆發,原本渾圓的身體,變得更加鼓脹,全身的真氣涌動,一掌向着聶玄打了過去。

    張少初乃是玄極境小極位的修爲,並不是弱者。

    聶玄冷冷一笑,手臂一伸,抓住了張少初的手臂,另一隻手猛然打出一拳,打在了張少初的胸口。

    要知道,聶玄可是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爲,張少初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噗!”

    張少初口吐鮮血,身體拋飛了起來。

    但是,還沒有完,聶玄並沒有要放過張少初的意思,冷聲的道:“既然你要當出頭鳥,本公子今天就讓你知道當出頭鳥的下場。”

    聶玄向前衝出去,將拋飛在本空的張少初的手臂抓住,又是接連打出三拳。

    “噗!”

    “噗!”

    “噗!”

    張少初又是連吐三口鮮血,才重重的摔落下地上。

    聶玄一腳踩在張少初的頭上,冷聲的道:“來人,將這死胖子的雙手雙腳打斷,扒光他的衣服,扔進蠻獸糞池,讓他在蠻獸糞池裡面待三天,好好的靜一靜。看他今後還敢不敢做出頭鳥?”

    張若塵看到滿臉鮮血的張少初,雙拳緊捏,怒火滔天,雙眼通紅,道:“聶玄,你信不信我廢了你?”

    ……

    飛天魚求推薦票!求推薦票!求推薦票!重要的事,必須說三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