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聶玄聽到聲音,轉身向張若塵看了一眼,並沒有移開踩在張少初頭頂的腳,臉上露出古怪的笑意,道:“你剛纔說什麼?你要廢了我?大家聽到了,他說他要廢了我!”

    周圍的那些學員全部都笑了起來,覺得雲武郡國的兩位王子都是蠢貨。

    張若塵是新生第一沒錯,可是才玄極境中期的修爲。

    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居然聲稱要廢了一個玄極境中級位的武者,不是蠢貨是什麼?

    聶玄對着風知林微微拱手,道:“風師兄,就讓我先幫你教訓教訓那一位九王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對付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風知林也懶得親自動手,傲然的立在那裡,輕輕的點了點頭,眼神有些陰冷,道:“他既然放話要廢了你,你是不是該先廢了他?”

    聶玄露出一個明白的笑容,一腳將張少初給踢到一旁,“肥豬,滾一邊去,本少爺待會再來收拾你。”

    聶玄抖了抖雙肩,全身的骨骼都跟着響動。

    他的步伐沉穩,向着張若塵走了過去,笑道:“張若塵,你不是要廢了我,我現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你來廢了我啊?”

    圍在張若塵四周的那些學員,全部退到一旁,露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張若塵微微向着張少初看了一眼,只見張少初趴在地上,使勁的對着張若塵搖頭,示意張若塵先忍一忍。

    忍一忍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不忍的話,今天肯定死得很慘。

    風知林打着爲弟弟報仇的旗號,就是不想讓學宮的長老插手進來,想要在今天,將張若塵置於死地。

    張若塵對着張少初搖了搖頭,眼神變得更加堅定,向着聶玄看過去,道:“聶玄,你覺得我是廢掉你的雙手,還是廢掉你的雙腿?”

    聶玄冷哼一聲:“小子,你太狂妄了!”

    他不再跟張若塵廢話,腳掌一蹬,猛然衝出去,速度達到四十米每秒,快得就像是一陣疾風。

    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遠超玄極境中期的武者,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能一招將對方秒殺。

    但是,張若塵可不是一般的玄極境中期武者。在速度上,他並不比玄極境中級位的武者慢多少。

    在聶玄衝過來的那一剎那,張若塵便打出回擊的招式,一掌拍了出去,玉白色的真氣在五指之間繚繞,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嘭!”

    聶玄與張若塵硬碰了一拳,臉色微微一變,只感覺一股龐大的力量從張若塵的手掌涌進他的手臂,震得他手臂的疼痛欲裂。

    察覺到不妙,聶玄立即向後倒退,遠遠的與張若塵拉開距離。

    聶玄的手臂在衣袖中輕輕的顫抖,幸好剛纔及時收手,要不然手臂中的經脈肯定會斷掉。

    “好霸氣的真氣,你修煉的是什麼級別的功法?”聶玄道。

    風知林和別的那些學員自然看得出來,剛纔的那一次交手,聶玄在張若塵的手中吃了不小的虧。

    聶玄的修爲,他們都十分清楚,雖然纔剛剛突破到玄極境中級位,可是卻絕對不是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可以與他抗衡。

    那一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竟然如此強大!

    風知林注意到張若塵剛纔手掌中閃爍的玉白色光華,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有點意思,看來他修煉的功法真的不一般,否則不可能將聶玄擊退。

    張若塵盯着聶玄,道:“你也接我一招試試!”

    說完這話,張若塵的身體完全繃緊,猶如一張拉成滿月的戰弓,體內的真氣急速運轉,雙腳同時一蹬,就像是一支離弦的箭,疾衝了出去。

    他體內的骨骼和肌肉的力量,全部調動起來,爆發出全身力量,一掌打了出去。

    “蠻象馳地!”

    聶玄剛纔與張若塵交手,吃了一點小虧,不敢再輕視張若塵。

    就在掌風撲面而來的時候,聶玄施展出一種人級上品的武技,金剛碎骨指。

    聶玄伸出一根中指,體內真氣盡數向着中指涌去,手指上竟然出現一層淡淡的金光。

    “金剛碎骨!”

    聶玄的手臂就像是變成幻影,一指點出,擊向張若塵的掌心。

    “嘭!”

    一指和一掌碰撞在一起,聶玄和張若塵都十分不好受,同時向後退了一步。

    幸好張若塵修煉出玉淨真氣,所以才抵擋住聶玄的金剛破骨指,要不然的話,聶玄剛纔的那一指就能將他的手掌刺穿。

    張若塵剛剛後退一步,便立即再次出手,雙腿一蹬,躍起七、八米高,一掌打出。

    “飛龍在天!”

    聶玄雖然手指疼痛欲裂,卻不得不再次點出一指,又一次擊向張若塵的掌心。

    “嘭!”

    聶玄被掌力震得後退三步。

    張若塵的動作渾然一體,立即打出第三掌。

    “龍象歸田!”

    “嘭!”

    聶玄的手指斷裂,嘴裡發出一聲悶聲,狼狽不堪的向後倒退。

    他遠遠的盯着張若塵,手臂顫抖得更加厲害,手指傳來疼痛讓他的額頭上冒出一滴滴冷汗。他的中指已經斷了。

    其實,張若塵也不好受,手掌傳來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一滴滴鮮血從掌印涌出。他捏着拳頭,血液不停從五指中流出,滴落在地。

    聶玄的戰力,比青幽還要強大一籌。

    霍星王子站在遠處,盯着聶玄和張若塵的戰鬥,眼神越來越冷,道:“他才玄極境中期就能與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抗衡,不能再讓他活着,不然肯定會成爲四方郡國的心腹大患。”

    謝昭武站在霍星王子的身旁,諂媚的笑道:“王子殿下何必要擔心?聶玄還沒有施展出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的真正力量,若是施展出來,張若塵恐怕連他一招都接不住。”

    霍星王子點了點頭,道:“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可以做到血氣凝獸。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可以做到血氣凝兵。一旦爆發出這兩種血脈的力量,聶玄要擊敗張若塵,的確是輕而易舉的事。”

    謝昭武笑道:“聶玄應該還有底牌,不會輕易動用這兩種力量。畢竟只是對付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

    這一切自然都是霍星王子在背後策劃,只不過他現在還是新生,與張若塵沒有血仇,所以才利用風知林去對付張若塵。他只需要在背後看好戲就行了。

    聶玄忍住手指傳來的疼痛,叫道:“好!好一個新生第一,果然不是一般的玄極境中期武者可以比擬。既然如此,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修煉出來的靈級下品武技,幻影手!”

    聶玄一邊踩着步伐,雙手一邊划動,五指和手臂形成一道道幻影。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即便是將真氣注入眼脈,也很難看清聶玄的招式。

    不得已,張若塵不得不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方圓三十米的空間,所有一切全部都受他的掌控。

    借住空間領域的力量,張若塵終於看清聶玄的手印和招式。

    “聶玄是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以我現在的修爲,與他硬拼,絕對是十戰九敗。必須要在他施展出血脈的力量之前,將他擊敗,甚至廢了他。”

    張若塵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聶玄之間的差距,現在,只有一招的機會。把握住這一招,他就能取勝。若是把握不住,他的下場會比四王子張少初更慘。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快速衝過來的聶玄,將時空晶石捏在手中,藏在衣袖裡面。

    “張若塵,你能敗在我的幻影手之下,已經相當了不起。”聶玄的臉上帶着瘋狂的笑意,十多隻手影,同時向着張若塵打過去。

    張若塵的身體向左一個側翻,以極快的速度,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一尺長的索命鐮刀取出。

    他的手臂一揮,索命鐮刀在空氣中劃過,將聶玄打出的一隻幻影手割斷。

    血光閃現!

    一隻血淋淋的手,掉落在地。

    “啊……我的……手……”

    聶玄慘叫一聲,捂着不停涌血的手腕,痛得差點暈厥過去。

    張若塵豈能放過如此好的機會,一腳揣在聶玄的胸口,將聶玄踹飛了十多米遠。

    聶玄剛剛想站起身,一隻重重的腳掌踩在了他的胸口,將他胸口的骨頭踩得“咯咯”直響,像是要將他的胸口踩得塌下去。

    張若塵將索命鐮刀放到聶玄的脖頸邊上,道:“別亂動!要不然,待會就不是割斷你的手腕那麼簡單!”

    聶玄憤怒無比,若不是張若塵突然從衣袖中取出一柄鐮刀,割斷了他的左手,他怎麼可能會敗在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手中?

    “敢廢我左手,今天,你絕對沒有好下場!”聶玄緊咬着牙齒說道。

    遠處,風知林和別的那些學員久久之後才反應過來,立即衝過去,將張若塵圍在中央。

    “嘩嘩!

    所有人都是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將真武寶器級別的兵刃取出,像是要將張若塵大卸八塊。

    “混蛋,還不立即放開聶玄?”一位學員提着一柄戰刀,指在張若塵的胸口,只要再向前一伸,就能破開張若塵的胸膛。

    張若塵咧嘴一笑,將索命鐮刀放在聶玄的脖子上,道:“誰敢動一下,我就割下他的頭。”

    “是嗎?你信不信我先打碎這一頭肥豬的人頭?”

    風知林捏住張少初的脖子,將他拖到張若塵的面前。

    風知林運轉真氣,臉上帶着獰笑,手掌按在張少初的頭頂,道:“張若塵,還不立即放開聶玄,放下手中的鐮刀。你真以爲我不敢殺他?

    張少初被嚇得渾身發抖,嘴脣直哆嗦,道:“九……九弟,不要……不要管我……,你放了聶玄,你就……死定了!”

    “啪!”

    風知林的五指合併,捏成掌刀,劈了下去,將張少初的右臂的骨頭打斷。

    “啊……”

    張少初慘叫一聲,痛得五官扭曲,渾身冒汗,就連嘴脣都變成烏黑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