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知林的眼中帶着冷笑的神色,五指再次並在一起,就要將張少初的另一隻手臂劈斷。

    “夠了!”張若塵道。

    風知林要劈下去的手停住,冷笑道:“九王子殿下,你終於想通了?”

    張若塵的眼神冷沉,將放在聶玄脖子上的索命鐮刀鬆開,扔到地上,道:“你放開四哥!”

    就算他用聶玄的性命脅迫風知林也沒有用,因爲風知林根本就不在乎聶玄的死活。

    “這就對了!”

    風知林看到張若塵放開了聶玄,嘴角露出一絲獰笑,手掌還是無情的劈了下去,將張少初的另一隻手臂的骨頭打斷。

    隨後,風知林將痛暈過去的張少初扔到了一邊,譏誚的盯着張若塵,得意的笑道,“九王子殿下,這裡是武市學宮,不是雲武郡國,一切以實力說話,該低頭的時候,你就得低頭。一起動手,先廢了他的雙手雙腳。”

    二十多位學員,同時向着張若塵攻了過去,似要將張若塵分屍。

    張若塵根本不看那些攻過來的人,冷冷的盯着風知林,一步步走了過去。

    他的手臂一伸,抓住一個攻過來的玄極境後期的學員的手臂,另一隻手猛然打了出去,啪的一聲,那一個學員的手臂被張若塵一掌拍斷。

    “嘭嘭!”

    張若塵雙掌同時伸出,接住前面斬過來的三柄戰劍,一股玉白色的真氣從體內爆發出來,將那三個學員震飛出去,將三柄戰劍全部捲進衣袖。

    衣袖一甩,三柄戰劍又飛了出去,同時插穿剛纔那三個學員的大腿,將那三個學員釘在了地上。

    “啊……”

    三位學員,同時慘叫一聲。

    “嘭!”

    一個玄極境小極位的學員,在張若塵的背上劈了一刀,發出一聲金屬撞擊的聲音。

    張若塵穿着冰火麒麟甲,擋住了刀鋒,並沒有被劈傷。

    那一個玄極境小極位的學員微微詫異了一下,就看見張若塵轉過身,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那一個玄極境小極位的學員的眼神變得狠辣,又是一刀劈出去,斬向張若塵的手臂。

    “嘭!”

    張若塵一掌打在他的胸口,同時捏住他的手腕,奪過他手中的戰刀。

    手臂一揮,戰刀橫拍了出去,拍在那一個玄極境小極位學員的左臉,嘭的一聲,將那一個玄極境小極位的學員打得暈厥過去。

    張若塵在武技的運用上面的確十分精妙,可是他面對的畢竟是二十多位學員,其中還有不少老生。一連串的戰鬥之後,張若塵的身上也留下數道血淋淋的傷口。

    這一場戰鬥,將很多學員都吸引過來。

    他們看着被二十多位學員圍在中央的張若塵,全部都露出憐憫的神色,不用猜都知道,那一個新生第一的天才,今天怕是凶多吉少。

    在武市學宮,並不禁止武鬥,反而十分鼓勵學員之間的武鬥。當然,前提是不能鬧出人命。

    誰敢故意殺人,武市學宮也會將他處死。無論你天賦多高,若是在武市學宮之中故意殺死別的學員,那就是死罪。

    這就是霍星王子不敢親自露面的原因,他必須要藉助風知林的手來除掉張若塵。

    因爲,武市學宮還有另一條法規,若是兩個學員之間有血仇,比如,自己的至親被對方殺死,那麼在學宮之中是可以復仇。

    風知林的親弟弟被張若塵殺死,風知林在萬分悲痛的情況下,爲自己的弟弟報仇雪恨,這有什麼錯?

    所以,就算是學宮的長老,也不好插手進去。

    恩怨仇殺,自己解決。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張若塵必死無疑的時候,一個美麗嬌小的身影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她的一雙玉手,輕輕的託着雪白的下巴,盯着被二十多位學員圍在中央的張若塵,露出一絲笑意:“有意思!真有意思!”

    看到那一個從人羣中走出來的嬌小身影,周圍的那些學員全部都驚恐無比,立即對着她拱手行禮:“拜見端木師姐!”

    端木星靈看也不看那些行禮的學員,臉上帶着笑意,向着那一羣正在和張若塵交手的學員走了過去。

    看到端木星靈走過來,那些學員紛紛停手,就連風知林也露出幾分懼色,連忙走了過去,恭恭敬敬的對着端木星靈一拜,小心翼翼的問道:“端木師姐,不知因爲何事勞煩你的大駕?”

    端木星靈伸出一根纖細的玉指,向着張若塵指了過去,道:“我來找他!”

    此刻,張若塵依舊被十多個學員圍住,身上足有十多道傷口,身上的白袍幾乎被染紅。

    但是,地上也趟着十一個學員,有的斷了手臂,有的被打得暈厥,有的被刀刃釘穿了大腿,場面十分慘烈。

    聽到端木星靈的話,風知林的臉色一變,再次拱手行禮,道:“端木師姐,張若塵殺死了我唯一的親弟弟,此仇不共戴天。若是不殺他,天理何在?若是不殺他,我弟弟的靈魂在地下也不能瞑目。若是不殺他,我風知林還算是血氣男兒嗎?”

    風知林的話,半真半假,故意裝出悲憤的樣子。

    實際上,風知林和風知衣雖然是親兄弟,但是關係並不好,爲了爭奪風家的繼承權,兩兄弟早就已經反目,恨不得對方早點死。

    霍星王子找上風知林的時候,就已經向他許諾,只要風知林殺死張若塵,霍星王子必定幫助風知林成爲風家的家主。

    爲弟報仇,只是一個藉口。

    風知林又道:“而且,在我準備報仇之前,就已經向司徒長老稟告過。司徒長老也說,張若塵在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殺戮太重,造成近百位考生的死亡,就算他的天資再高,品行卻太差,不適合成爲武市學宮的學員。他已經允許我向張若塵復仇!”

    端木星靈點了點頭,道:“我聽出來了,你是在用司徒長老壓我?”

    “不敢!就算借給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啊!”風知林大驚失色,誠惶誠恐的說道。

    端木星靈伸出一隻玉手,在風知林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嚇得風知林雙腿一彎,差一點跪在地上。

    “你那麼害怕幹什麼?”端木星靈好奇的問道。

    風知林的額頭上不停冒汗,道:“在端木師姐的面前,風知林不敢不怕。”

    端木星靈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我理解你的心情,畢竟自己的親弟弟被人給殺死,只要是個人,也要爲他報仇。老實說,並不是我想要和你爲難,主要是塵姐叫我來要人。她說,誰都不能動張若塵,就算要殺,也必須留給她。”

    風知林的臉色一變,張若塵居然和黃煙塵那女魔頭有關係。

    這下糟了!若是今天殺了張若塵,必定要得罪端木星靈,更要得罪黃煙塵。

    同時得罪兩位女魔頭,今後還如何在西院待下去?

    端木星靈向着張若塵走過去,笑道:“人是你殺的,禍是你闖的,要不你來出一個解決辦法的主意?”

    聽到端木星靈的話,那些學員就全部懂了。端木星靈是完全站在張若塵的那一方,所以,纔會將決策權交給張若塵。

    有端木星靈在,就算風知林再邀請一百個學員過來,也殺不了張若塵。

    一般的玄極境武者,就算數量再多,在一位玄榜武者的面前,那也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在強大的實力面前,風知林也不得不低頭。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風知林,道:“風知林,你弟弟的確是被我殺死,若是想要爲你弟弟報仇,我給你一個機會。一個月之後,生死臺上見,我與你一決高下。”

    風知林的眼神露出笑意,道:“端木師姐,這可是張若塵自己說的,我可沒有逼他。”

    衆人都十分詫異,沒想到張若塵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武市學宮的生死臺,與武市鬥場很相似,武者都是簽下生死合約,在臺上,就算是被殺死,外人也不能插手。

    “既然有端木師姐庇護,風知林肯定不敢動他,張若塵爲何還要這樣做?”一位學員十分不解。

    另一個武者,笑道:“你們懂什麼?做爲一個男人,是不屑被女人庇護,張若塵若是不和風知林一戰,就算繼續待在武市學宮,也會被衆人瞧不起。更何況,張若塵還是一個頂尖的天才,天才都有自己的傲氣。”

    “原來如此!但是,一個玄極境中期的武者與一個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決戰生死臺,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別?到了生死臺上,就算是端木師姐也幫不了他,風知林必定會殺他。”

    “張若塵,一個月之後,我們生死臺上見,到時候,你可別慫了!”風知林道。

    張若塵道:“你放心,生死臺上,你要爲你的弟弟報仇,我也要爲我的四哥報仇,到時候我會打斷你的雙臂。”

    “哏哏!我等着!我們走!”

    風知林的手臂一揮,帶着那些受傷的學員,紛紛離去。

    生死臺可不是鬧着玩的地方,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張若塵想要擊敗風知林,這是不可能的事!

    “你確定你自己想清楚了嗎?登上生死臺,生死不由命!”端木星靈道。

    張若塵淡淡的一笑:“端木師姐,多謝你出手爲我解圍,但是,我和風知林的恩怨終究需要我們自己來解決。生死臺,或許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端木星靈微微高看了張若塵幾分,突然覺得,這一個新生第一的天才,有些順眼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