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將一枚療傷用的聖涅丹服進張少初的嘴裡,將他背起,向着龍武殿的方向走去。

    端木星靈揹着雙手,挺着圓潤的酥峰,走在張若塵的後面,有些鄙夷的盯着張少初,一雙眉頭皺得很緊,道:“張若塵,他真的是你哥?我怎麼看他都不像是一個王子!”

    張若塵見過八王子、六王子、五王子、三王子,可是在他們的身上,根本感受不到兄弟之間的親情。

    雖然,張少初長得不如那幾位王子俊逸,可是卻敢在張若塵最危險、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站出來幫他,就憑這一點,就值得張若塵叫他一聲四哥。

    端木星靈又道:“張若塵,你不會是要將這個胖子背去龍武殿吧?”

    張若塵道:“他受重傷,我難道不可以帶他回去養傷?”

    端木星靈立即攔到張若塵的前面,雙手叉腰,道:“不行,龍武殿不許男子進入。”

    張若塵道:“誰規定的?”

    “這是西院的規矩!”端木星靈的臉蛋一歪,一副很高傲的樣子。

    張若塵根本不理她,從她的身邊走過,走進了龍武殿的大門,“我能進入龍武殿,四哥自然也可以進入龍武殿。”

    端木星靈追了上去,道:“我們只所以沒有爲難你,那是因爲,你的天賦得到了我們的承認。要不然,你昨晚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出龍武殿?”

    張若塵像是聽不到端木星靈的話,直接向着黃字第一號走去。

    突然,張若塵停下腳步,嘴裡發出一聲輕咦,盯着上方的匾額,道:“怪了!這裡明明是黃字第一號,怎麼變成了地字第一號?”

    偏殿上面的匾額,果然寫着“地字第一號”。

    張若塵的記憶力相當強,確定自己沒有做錯路。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性——偏殿上面的匾額,被人換過。

    誰這麼無聊,將地字第一號和黃字第一號的匾額給換了?

    張若塵將青銅鑰匙取出,插進鎖孔,發現鎖也打不開。很顯然,鎖也被換了。

    端木星靈的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眼睛輕輕的眨巴,低聲的道:“張若塵,你走錯路了,黃字第一號在對面,這裡是地字第一號,是塵姐居住的地方。”

    “不可能,昨晚,我來的就是這裡,絕不會有錯。”張若塵堅定的道。

    端木星靈道:“說不定,昨晚天色太暗,你記錯路了!”

    “沒有這個可能性。”

    張若塵將青銅鑰匙抽了出來,轉過身,盯着端木星靈,道:“若是這裡是地字第一號,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昨晚,有人將地字第一號和黃字第一號的匾額和門鎖都換了,就是想要引我進入地字第一號。我說得對嗎?”

    張若塵的眼神,緊緊的盯着端木星靈。

    端木星靈做了虧心事,眼睛盯着地面,道:“誰會那麼的無聊?”

    張若塵道:“西院,沒有人敢闖龍武殿,外人根本不敢進來。龍武殿中只居住着三個女魔頭,分別是洛水寒、黃煙塵、端木星靈。黃煙塵自然不會這麼做,那麼會做這件事的人,就只有你和洛水寒。到底是誰呢?我們去問洛水寒,不就有結果了!”

    “不用了,是我!”

    端木星靈最終還是承認了,努力的擠出一個笑容,道:“其實,我只是想要和你們開個玩笑,誰都沒有想到會造成昨晚那樣不可收拾的局面。”

    張若塵嘆了一聲,道:“我就覺得今天早上見到你的時候,你就很奇怪,原來真的是你。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知不知道昨晚差一點害死了我,也差一點害死了黃煙塵?”

    一切都真相大白!

    端木星靈也有些愧疚,裝出十分可憐的樣子,道:“都說了,人家只是想要和你們開個玩笑,誰會想到你會去偷看塵姐沐浴?再說……你可是撿了大便宜。對了!你和塵姐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去見她的時候,她一直在哭,我從來沒有看見她哭過。”

    張若塵的心頭有些愧疚,畢竟昨晚真的是他誤會了黃煙塵,還將黃煙塵打成了重傷。

    真要說起來,最冤的人是黃煙塵。

    張若塵道:“一個玄榜武者,還是公認的女魔頭,她竟然會哭?”

    端木星靈使勁的點頭,道:“真哭了,哭得可傷心了。你是不是將她打成重傷之後,又對她做了禽獸不如的事?”

    “她這麼給你說的?”張若塵問道。

    “當然不是。”

    端木星靈又道:“我問了,她沒說。所以,我才問你啊!”

    昨晚,張若塵畢竟是將黃煙塵全身上下都看完了,而且,還將她打成了重傷。張若塵微微思索了一下,道:“是我對不起她。”

    “你真的對她做了禽獸不如的事?”端木星靈瞪大了一雙眼眸子,露出吃驚的神色。

    “或許算吧!”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張若塵是一個相當純潔的少年,所以並沒有真正理解端木星靈所說的禽獸不如的事。

    上一世,他一直醉心於武道,很少接觸到男女之事。就算與池瑤公主相戀,那也是相當純潔的戀情,最多隻是相互拉一拉手。

    所以,男女關係上面的事,他甚至還不如端木星靈懂得多。

    張若塵道:“我還是當面去和她解釋清楚吧!”

    “不要。”

    端木星靈再次攔住張若塵,道:“塵姐若是知道,是因爲我,纔將她害成那個樣子。她肯定會恨死我!”

    張若塵盯着端木星靈,道:“那豈不是要讓我一直背黑鍋?”

    端木星靈想了想,又道:“再說,你現在去解釋也沒有用,她見到你,就恨不得殺了你。她若是要殺你,只需要動一動手指頭就行了,還會聽你解釋?要不這樣,我們做一個交易,你幫我隱瞞昨晚的事,我幫你勸塵姐,讓她饒你一命。怎麼樣?”

    “她真的非殺我不可?”張若塵問道。

    端木星靈點頭,道:“誰叫你對她做出……那樣的事,若是我的話,也肯定要將你碎屍萬段。當然,若是我幫你說幾句好話,再勸一勸她,說不定她會放過你。”

    “她又那麼容易放過我?”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笑道:“塵姐雖然被那些學員稱爲‘女魔頭’,‘冰山美人’,可是我卻知道,她一直都喜歡天資絕頂的天才,立誓要嫁給天下最優秀的男子。”

    “比如,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驕張天圭,就一直被她掛在嘴邊,對他稱讚不已。你的天資還算不錯,雖然比張天圭差了一些,但是,只要你肯努力,將來的成就絕對不低。”

    “塵姐說不定還是會看上你,到時候你既能保住性命,又能抱得美人歸,何樂而不爲?哎!畢竟,你們都已經那樣了!”

    “七王子,張天圭!”張若塵念道。

    端木星靈的眼睛一亮,道:“對啊!我怎麼忘了,張天圭就是雲武郡國的七王子,正是你的七哥。”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的眼中罕見的露出佩服的神色,道:“張有圭可比你要強太多了!他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玄榜第三,成爲年輕一代之首。”

    “十七歲的時候突破地極境,以第一名的成績,成爲雲臺宗府的內門弟子。”

    “現在,他已經二十歲,誰都不知道他的修爲又達到何等程度?這樣的天之驕子,百年都難得出一個。張若塵,你十六歲才達到玄極境中期,與你的那一位七哥差得太遠了。”

    張若塵淡淡的道:“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他。”

    “對!你若是有這樣的上進心,以你的天資,再修煉三、五年,肯定也能成爲玄榜武者。等你成爲玄榜武者,塵姐一定會對你刮目相看。”端木星靈輕輕的抿了抿嘴脣,笑道:“先前的事,要不我們就說定了!”

    張若塵想了想道:“好吧!暫時就這麼辦!我要帶四哥去黃字第一號養傷,你現在沒有意見吧?”

    “沒有意見,當然沒有意見。”端木星靈笑道。

    張若塵揹着張少初去了黃字第一號,將張少初放在牀上,在他的雙臂抹上了筋骨斷續膏。

    雖然,張少初的雙臂骨骼被打斷,可是武者的體質要比普通人強大得多,加上筋骨斷續膏的藥力,最多也就半個月時間,雙臂的骨骼就能恢復如初。

    “張天圭!”

    張若塵將這三個字唸了一遍,隨後,又搖了搖頭。

    他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準備一個月之後與風知林在生死臺的戰鬥。

    風知林是玄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張若塵只有將修爲提升到玄極境後期,纔有機會擊敗風知林。

    一個月時間,突破到玄極境後期,別的武者或許做不到,但是,張若塵卻一定能夠做到。

    因爲,他有時空晶石。

    在時空晶石裡面修煉三個月,外面纔會過去一個月。也就是說,張若塵有三個月的修煉時間。

    “以我身上豐厚的修煉資源,要在三個月之內,達到玄極境後期,並不是難事。”

    “我現在最大的弱點是武技。三個月的時間,若是能夠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四掌修煉成功,或者是將整套的天心劍法修煉成功,那麼要擊敗風知林就是輕而易舉的事了!”

    想到此處,張若塵便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開始修煉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