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聶玄被張若塵剛才的那一手給鎮住,竟然不敢接話。

    三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用稀有的真鐵煉造而成,何等堅韌,卻被張若塵兩根手指夾斷。

    既然如此,張若塵的兩根手指,也一定能夠夾斷他的脖子。

    張若塵的目光從聶玄的身上移開,又向著別的那些四方郡國的學員望去,道:「既然都來了,那就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你們四方郡國的學員有多少本事?」

    聶玄、謝昭武,還有別的那些四方郡國的學員,全部都微微後退,被張若塵的氣勢鎮住。

    半晌之後。

    「張若塵,你真當我們奈何不了你?」短暫的驚懼之後,聶玄這才想起,張若塵不過只是玄極境中期的修為,自己為何要怕他?

    他對張若塵恨之入骨,向前跨出一步,想要與張若塵一戰,一雪前恥。

    張若塵看了聶玄一眼,道:「你不是我的對手,與我一戰,你必敗無疑。」

    聶玄冷笑一聲,道:「上一次我會敗在你的手中,只是因為我太大意。若是我使用出真正的力量,足以將你鎮壓。」

    張若塵知道,聶玄說的真正力量,指的是「血氣凝獸」和「血氣凝兵」。

    達到小極位,可以「血氣凝獸」。

    達到中極位,可以「血氣凝兵」。

    張若塵淡淡的道:「我可以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但若是你還是敗了呢?」

    聶玄道:「我向大威大德女聖皇發誓,若是我再次敗在你的手中,今後,絕對不會再找你和張少初的麻煩。凡是你們在的地方,我一定退避三舍。」

    這個誓言,還是很有分量。

    因為,他是向大威大德女聖皇發的誓,若是違背誓言,就等於是對大威大德女聖皇不敬,抄家滅門是必然的事。

    大威大德女聖皇是誰?

    正是現在崑崙界的主宰,池瑤女皇。

    張若塵道:「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聶玄並不是蠢貨,之所以堅持與張若塵一戰,其實也是在幫風知林提前試探張若塵的虛實。

    若是張若塵真的很強,那麼明天風知林與張若塵的決戰就不能再輕敵,肯定會全力以赴。

    張若塵卻沒有想那麼多,無論是聶玄,還是風知林,皆是小角色,根本不用在他們的身上廢那麼多心機。

    「血氣凝獸!」

    聶玄的全身上下的所有毛孔全部張開,溢出一縷縷血氣。濃密的血氣,在身後凝聚出一條七米多長的蟒蛇虛影,雖然虛影還很淡,卻依舊能夠看清蟒蛇猙獰的形態。

    一股蠻獸一般的血氣,向著張若塵涌過去。

    聶玄的手指變成金色,施展出全身力量,一指點向張若塵的眉心。

    在旁邊的學員看來,聶玄點出手指的時候,身後的蟒蛇虛影也跟着飛出去。兩股力量,疊加在一起。

    張若塵也伸出一根手指,將玉凈真氣凝在指尖,手指變成玉白色。

    一指點了出去,一道劍氣從指間飛出去,猶如一道白色的劍虹,撞擊在聶玄的指尖。

    兩道指力撞擊在一起,就像是針尖對麥芒。

    「嘭!」

    蟒蛇虛影破碎,化為一縷縷血氣。

    聶玄猛然後退,手指被劍氣劃破,淌出一滴滴鮮血。

    剛才張若塵使用的並不是武技,只是隨意的一指。以他現在劍隨心走巔峰的劍道境界,隨手一指,也能打出強大的劍波。

    「好強!」聶玄暗叫一聲。

    相比於一個月之前,張若塵的修為強大了太多,讓聶玄感到難以置信。

    「血氣凝兵!」

    聶玄決定施展出最強招數,若是依舊無法擊敗張若塵,那就立即認輸。

    體內的血氣不斷匯聚到頭頂,凝聚成一柄三尺血劍,劍尖向下,緩緩的旋轉。

    「嘩!」

    手指一點,那一柄血劍虛影,發出一聲劍嘯聲,向著張若塵刺去。

    聶玄一而再的欺辱張少初,張若塵哪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

    這一次,張若塵主動出手,身體向右一閃,橫移半米,躲過了血劍。

    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閃過,在聶玄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張若塵一掌擊在他的胸口。

    嘭的一聲,聶玄感覺張若塵的手掌像是有萬斤重,肋骨都像是要被打斷,五臟六腑都像是炸開,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

    「噗!」

    聶玄飛在半空,喉嚨一舔,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他身體將宿舍的大門撞出一個人形大洞,從宿舍二樓摔到一樓的亂石堆裏面。

    「嘭!」

    因為傷得太重,聶玄癱在石堆裏面,暈死了過去。

    張若塵收回手掌,輕輕的彈了彈衣袖,目光看向別的那些四方郡國的武者,道:「誰還要與我交手?」

    聶玄可是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為,在張若塵的面前都完全不夠看,別的那些學員誰還敢與他交手?

    張少初也沒有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厲害,也不再懼怕四方郡國的那些學員,挺著圓滾滾大肚子,走到張若塵的身邊,道:「九弟,你可一定要為我報仇。你還沒有來西院的時候,王朗、青海天就經常欺負我,不僅搶奪我的修鍊資源,而且還經常扒光我的衣服,讓我在西院丟盡了臉面。」

    張少初指著其中兩個學員,憤憤然的說道。

    若是以前,他絕對不敢將自己受的委屈說出來,甚至都不敢向學宮長老告狀。

    可是現在卻不同,九弟有如此大的本事,絕對可以在西院罩着他。只要有九弟在,誰還敢欺負他?

    既然有人撐腰,他的膽子也就大了!

    張若塵的心頭暗嘆一聲,看來這個四哥在西院是真的吃了不少苦頭,要不然一位尊貴王子怎麼會變得如此怯弱?

    沒錯,就是怯弱,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張少初心中的膽怯和恐懼。

    必須要讓四哥重新找回信心。

    張若塵的目光向著王朗和青海天看去,道:「王朗、青海天,你們真當我們雲武郡國的王室無人了嗎?你們羞辱我四哥,我現在找你們討回公道,應該合情合理吧?」

    王朗和青海天都是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為,算得上是武道高手。

    雖然剛才張若塵擊敗了聶玄,可是他們卻沒有露出任何懼色。

    王朗的眉毛濃密,眼神如劍,冷峭的道:「張若塵,你得意什麼?你活得過明天嗎?」

    張若塵就算再強,卻沒有人相信他能擊敗風知林。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無論明天的勝負如何,至少今天我還可以教訓你們。讓你們學會,尊重自己的同學。」

    王朗和青海天對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血氣凝兵!」

    王朗和青海天同時施展出最強招數,激發出血脈的力量,在頭頂凝聚出一道戰兵的虛影。

    對付張若塵,他們不敢輕敵。

    王朗頭頂的虛影是一柄彎刀,青海天頭頂的虛影是一根短戟。

    兩人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向著張若塵攻擊過去。

    王朗調動真氣,將彎刀虛影斬了出去,劈向張若塵的頭頂。一縷縷血氣在刀影上穿梭,發出呼嘯的聲音。

    青海天的手掌一拍,頭頂上方的短戟虛影飛出去,化為一道血色的光柱,撞擊向張若塵的心口。

    就在這時,所有人都吃驚的發現,張若塵的身體竟然一分為二,同時向著王朗和青海天迎擊了上去。

    「嘭!」

    「嘭!」

    血刀虛影和血戟虛影,同時破碎。

    王朗和青海天被張若塵打飛,從二樓上面摔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頭破血流,摔得相當凄慘。

    宿舍外,聚集了很多學員,全部都是來看熱鬧,其中還有很多是年輕貌美的女學員。

    聶玄從二樓上面摔下來的時候,眾人還僅僅只是略微的心驚。畢竟聶玄斷了一條手臂,實力肯定有所下降,就算被張若塵擊敗,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隨後,王朗和青海天居然也被張若塵打飛出來,眾人就相當震驚了!

    「張若塵只是一個新生,怎麼這麼厲害?」一位二十歲出頭的女子,穿着白色學袍,望着宿舍二樓的方向,很想知道張若塵到底長什麼模樣?

    同時擊敗兩位高手,很少有新生能夠如此強勢。

    「聶玄、王朗、青海天都是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為,居然全部被他擊敗,真是不得了!」

    「若是張若塵真的如此強大,那麼明天在生死台的決戰會很有看頭。」

    「快看,快看,張若塵出來了!」

    那些女性學員都叫了起來,一雙雙美麗的眼睛,全部向著站在二樓上面的張若塵望去。

    「哇!他好年輕,估計還不到二十歲。」

    「新生第一,氣質就是不一樣。若是他明天能夠擊敗風知林,我就下定決心去追他,若是能夠成為王子妃,也很不錯哦!呵呵!」一位修為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貌美女學員如此說道。她似乎對張若塵很感興趣,美眸漣漣,仔細的打量著張若塵。

    張若塵縱身一躍,從二樓上面飛起,就像是一片樹葉一樣,輕飄飄的落到地面,向著趴在地上的王朗和青海天看了一眼,道:「既然你們曾經扒光四哥的衣服,讓他在西院丟盡臉面。那麼現在,你們也自己脫光衣服,圍着西院跑三圈,我就考慮放過你們。」

    王朗和青海天有些驚懼的盯着張若塵,沒想到張若塵已經強大到如此程度。以他現在的修為,說不定還真的能夠和風知林抗衡。

    「張若塵,你不要欺人太甚?」王朗緊咬着牙齒,狠狠的道。

    柳乘風沖了出來,一腳踢著王朗的胸口,踢得王朗滿嘴吐血,大罵道:「誰欺人太甚?居然說九王子殿下欺人太甚?你們欺辱我們雲武郡國的學員的時候,怎麼就不知道欺人太甚?」

    「啪!」

    柳乘風充分發揮惡少的本性,又是一巴掌扇在青海天的臉上,打得青海天半張臉都腫了起來,狠狠的道:「欺人太甚怎麼了?本少爺今天就欺你了,你敢怎麼樣?四王子殿下、霍少、司徒少,你們都過來,將這個兩個王八蛋狠狠的揍一頓,不打他們,他們不長記性。」

    柳乘風一副耀武揚威的樣子,對着人群中的幾個雲武郡國的學員招手,示意他們過來,一起揍王朗和青海天。

    反正有張若塵撐腰,柳乘風是什麼都不怕。

    ……

    今天推薦票達到一千多票,大家努力一點,說不定這周真能達到一萬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