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識到張若塵的強大修爲之後,雲武郡國的那些新生也不太畏懼,紛紛衝出來,對着王朗和青海天拳打腳踢。

    就連張少初也衝了過去,擡起腳就踢向王朗的褲襠。

    這一招斷子絕孫腳,痛得王朗渾身痙攣,雙腿發顫。

    “你們……你們想造反……”

    王朗大吼一聲,忍住褲襠裡傳來的疼痛,運轉體內的真氣,就要準備反抗。

    柳乘風一掌打了出去,劈在王朗的頭頂,將王朗又給打倒在地,道:“膽子不小,居然還敢反抗。打斷他們兩個的狗腿,扒光他們的衣服,扔到西院武場的中央。本少爺倒要看看,今後,誰還敢欺負我們雲武郡國的學員。”

    躺在不遠處的青幽,已經醒了過來,看到被圍毆的王朗和青海天,於是他便又老老實實的閉上眼睛,繼續裝暈。

    柳乘風向着張若塵走過去,微微拱手一笑,道:“九王子殿下,你覺得我的做法會不會太過了?”

    張若塵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若是叫他親自去揍王朗和青海天,他還真的不好意思下手。但是,對於四方郡國的學員,的確應該給他們一些教訓。

    只有真正將他們打痛,今後,他們再想對付雲武郡國的學員的時候,心頭纔會產生顧及。

    柳乘風見張若塵不說話,便知道張若塵是默許了他的行爲。

    人羣中,傳來一陣吵雜聲。

    風知林帶着十多個年輕學員,從人羣中走了出來,站到張若塵的對面。剛纔,有人將消息告知風知林,於是風知林就立即趕過來。

    風知林冷聲的一吼,道:“夠了!”

    聲音中,夾雜着真氣,猶如一聲悶雷炸響。

    柳乘風、張少初,還有別的那些雲武郡國的學員,顯然比較懼怕風知林的強大修爲。所以,見到風知林趕到,他們就立即停手,退到張若塵的身後。

    “風少,你……你……可一定……一定……要爲我們報仇……”青海天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人扒光,滿臉紅腫,頭破血流,就連雙腿都被張少初用巨石砸斷,簡直慘不忍睹。

    風知林看到被壓在巨石下面的傷者,微微皺眉,有些不悅的道:“你是誰?”

    “我是……青……青海……天……”青海天的聲音含混,連說話都有些說不清。

    “你是青海天?”風知林走過去,仔細的將躺在地上的青海天看了看,終於確定了青海天的身份。

    沒辦法,柳乘風和張少初下手實在太狠,將王朗和青海天打得不成人樣,所以,風知林纔沒將青海天認出來。

    “嘭!”

    風知林一掌打出,將壓在青海天雙腿上的巨石打飛,看着躺在地上悽慘無比的青海天,目光中帶着一股冷銳的神色,道:“張若塵,大家都是西院的學員,你們下手也太狠了吧!”

    張少初道:“我們下手恨?一個月之前,你打斷我雙臂的時候,怎麼不覺得自己下手狠?”

    風知林的眼睛一縮,瞳孔中閃過一道寒芒:“張少豬,你真以爲張若塵庇護得了你?等他死在生死臺上,本少爺再慢慢收拾你。”

    張少初想到風知林的陰狠手段,心頭微微一涼,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兩步。

    張若塵向前走了兩步,道:“風知林,你未免太狂妄自大了,真以爲能夠必贏我?”

    兩人相隔五步,眼神盯着對方,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

    風知林盯着張若塵的眼睛,忽然,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看來九王子對自己自信滿滿,既然如此,那就別等明天,今晚我們就去生死臺,一決生死。”

    隨後,他又徐徐的笑道:“就是不知道,九王子,你敢不敢?”

    張若塵也露出淡淡的笑意,道:“好吧!那就今晚。”

    柳乘風還是比較聰慧,道:“九王子殿下,你別中了風知林的計謀。你剛纔連戰三位玄極境中極位的高手,現在又和他決戰生死臺,必定會吃虧。”

    沒錯,風知林打得就是這個主意。

    在風知林看到聶玄、王朗、青海天躺在地上的時候,就知道張若塵肯定修爲大進,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他堅信,張若塵連戰三位武道強者之後,體力和真氣必定已經大量消耗。所以,他才提出今晚就去生死臺決戰,想要將自己的優勢最大化。

    風知林並不是一個無腦的狂徒,反而十分聰明。

    張若塵卻並不在乎那麼多,因爲,擊敗聶玄、王朗、青海天,他並沒有浪費多少力氣。

    既然,風知林提出要在今晚去生死臺上決鬥,張若塵也想早點解決麻煩,所以就答應了下來。

    張若塵和風知林提前決鬥的消息,很快就在西院傳開。

    很多本來在閉關修煉的學員,也紛紛出關,趕去生死臺,準備去看熱鬧。

    在西院,學員之間雖然經常發生爭鬥,但是,卻很少有人敢去生死臺上決鬥。畢竟,在學院中,鬧得再大,也不敢鬧出人命,只要發奮圖強,知恥後勇,依舊還有報仇的機會。

    生死臺卻不同。

    基本上都是有天大的仇恨,兩位武者纔會到生死臺上決鬥。學員一旦登上生死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每一年,西院估計也就只會發生一兩次生死臺決鬥,而且還大多都是兩個男學員爲了得到某個女學員的青睞而產生的矛盾,又或者是,兩個女學員爲了爭奪一位男學員。

    千萬不要小看女學員,特別是西院的女學員。她們一旦爭鬥起來,甚至比男性學員還要可怕。

    今晚的生死臺決鬥,尤爲讓人關注,因爲其中一人是今年的新生第一,天資極高。

    大家都十分好奇,若是這樣一位天才學員在生死臺上戰敗,學宮的長老會不會出手干涉?

    這件事,也的確傳到西院的各位長老的耳中。

    對張若塵頗有好感的謝長老聽到消息,眉頭緊緊的一皺,自言自語的道:“這個小傢伙爲何不將此事告訴老夫,非要和風知林去生死臺決鬥?以他的修爲,能夠敵得過風知林?”

    謝長老也知道張若塵和風知林的恩怨,本來想着,若是張若塵主動將事情告訴他,請他幫忙,他肯定會幫張若塵化解這一段矛盾。

    可是,一個月過去,張若塵竟然沒有來找過他,他以爲張若塵已經將事情告訴了別的長老,也就沒有多問。

    直到此刻,消息傳來,謝長老才發現事件竟然已經發展到如此惡劣的程度。

    “雲武郡國在武市學宮好不容易誕生了一位天才學員,千萬不能就這樣死在生死臺,老夫還是去勸勸他吧!”謝長老道。

    謝南天本來就是雲武郡國的武者,自然對張若塵頗爲偏愛,希望張若塵能夠成長起來,成爲武市學宮和武市錢莊的高層。

    與此同時,消息也傳到龍武殿。

    “今晚就生死決鬥,有意思,我倒要去看一看他這半個月以來,修爲又達到何等境地?”端木星靈得知消息之後,臉上露出俏皮的笑容,化爲一道青色的窈窕影子,從夜空中飛掠而過,向着生死臺的方向趕去。

    端木星靈絲毫都不擔心張若塵會敗,她只是好奇,張若塵最近半個月來的修煉成果。

    端木星靈趕到生死臺的時候,卻發現遠處的看臺上,站着一個傾國傾城的美麗女子,皎潔的月光灑在她的身上,像是讓她蒙上了一層聖光,每一寸肌膚都晶瑩剔透,說不出的驚豔。

    她的背上,揹着一柄古劍,留着寶藍色的齊腰長髮,身上的曲線優美,氣質冰冷,就像是從一位月宮仙子從天而降。別的那些那些學員,根本不敢靠近她。

    這個猶如仙女下凡的女子,正是黃煙塵。要知道,她可是西院三大女魔頭之一,誰敢靠近她?

    “塵姐,你居然比我先到。”端木星靈的眼睛一眯,化爲一長串殘影,飛掠到黃煙塵的身旁。

    黃煙塵望着遠處張若塵,星眸中帶着一股冰冷的寒氣,道:“我是來看他是如何被風知林殺死。”

    端木星靈神秘的一笑,道:“他可是我們龍武殿的黃字第一號,天資絕頂,你要對他有信心,說不定一不小心他就將風知林擊敗了呢?”

    “玄極境中期的武者,擊敗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武市學宮的歷史上有這樣的天才嗎?”黃煙塵輕輕的搖了搖頭,並不是很看好張若塵。

    “可是我聽說,他已經達到玄極境後期,修爲大進。”端木星靈笑道。

    黃煙塵道:“就算達到玄極境後期又如何,依舊相差三個境界。”

    黃煙塵自己就是頂尖天才,所以,她很清楚天才的能力。

    有的天才,在同境界無敵。有的天才,能夠跨越一個境界,甚至兩個境界,擊敗對手。

    但是,想要跨越三個境界將對手擊敗卻太難,那樣的天才極其罕見。

    更何況,風知林還是西院的學員。

    西院招收的學員,又有哪一個不是天才?風知林在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之中,絕對屬於頂尖的存在,甚至能夠同時對付三、五個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

    所以,張若塵想要擊敗風知林,基本上就是沒可能的事。

    不僅僅只是黃煙塵這樣認爲,在場很多學員,幾乎都不看好張若塵,覺得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

    就算張若塵擊敗了三位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又如何?中極位的武者和大極位的武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