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武殿的那一位天字第一號!”西院院主道。

    玄字第一號是端木星靈,地字第一號是黃煙塵,天字第一號自然就是洛虛的那一位後人,洛水寒。

    西院院主似乎還有有些不甘心,繼續道:“張若塵,你可要想清楚,老夫一共收了九個弟子,其中六個都已經成爲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還有一人在武市學宮的內宮也是排名前十的天驕。另外兩個就是黃丫頭和端木丫頭,她們有多強,你應該也知道吧?”

    “若是成爲老夫的親傳弟子,雖然不會給你更多的修煉資源,但是,你卻能夠借用老夫的名號,在武市學宮之中能夠得到更多的便利,而且,沒有人敢輕易和你交惡。”

    張若塵道:“學生的心意已決,就算將來在武市學宮中遇到任何挫折和困難,也絕不會後悔。”

    “好吧!既然你有如此堅定的信念,老夫就不再勸你了!”

    西院院主從懷中取出一隻精緻的小玉瓶,遞給張若塵,道:“這裏面是一滴聖液,送給你了,算是對你的補償!”

    “聖液!”張若塵露出驚喜的神色。

    武市學宮的學員,在同境界,要比別的武者強大得多。就比如風知林,雖然是玄極境大極位的境界,卻能夠抗衡七、八位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那就是因爲,武市學宮的學員,有機會服用到半聖真液。

    一個普通的外宮學員,每一年,能夠得到一滴半聖真液,用來淬鍊體質。

    西院排名前一百的外宮學員,每一個季度,可以得到一滴半聖真液。

    西院排名前十的學員,每一個季度,可以得到兩滴半聖真液。

    西院排名第一的學員,每一個季度,可以得到十滴半聖真液。

    淬鍊一滴半聖真液,武者的體質就能明顯的變強,在同境界會更加強大。

    一滴半聖真液,拿到外面去賣,可以賣出十萬枚銀幣的高價。而且,有價無市。

    半聖真液,對着學員來說簡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誰會拿出去賣?

    西院院主交給張若塵的聖液,比半聖真液要珍貴數十倍,每一滴都價值五百萬枚銀幣以上。在下等郡國和中等郡國根本買不到,只有上等郡國纔有可能買到。

    張若塵自然不客氣,很痛快的將聖液收下。

    隨後,張若塵向西院院主告辭,返回了龍武殿。

    “一滴聖液,真是太好了!有這一滴聖液相助,我的武體會變得更加強大,說不定有機會衝擊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張若塵將小玉瓶捏在手中,心中十分高興。

    想要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僅僅只是靠一滴聖液是遠遠不夠。關鍵在於,張若塵修煉的是《九天明帝經》,體內開闢出了三十六條經脈,更是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峯境界,這是別的天才根本不具備的優勢。

    聖液起到的是輔助作用。

    而且,就算是這些條件加起來,張若塵想要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機會也是相當渺茫。

    張若塵暫時沒打算服用聖液,準備等到修爲達到玄極境大圓滿,再將聖液服下。只有這樣,才能將聖液的價值,發揮到最大程度。

    “西院每隔三個月會舉行一次季度考覈,只要在季度考覈中進入前一百名,就能得到一滴半聖真液。半聖真液的作用,雖然比不上聖液,但是,依舊十分珍貴,就算有錢都很難買到。”

    “距離季度考覈,還有兩個月,我至少也爭取到一滴半聖真液。”

    西院排名前一百的學員,幾乎全部都是在學宮中修煉了數年的老生,修爲都是玄極境大圓滿。

    風知林那樣的修爲,在西院也只能排在第一百七十三位。

    “先將十二招天心劍法修煉成功。”

    張若塵已經修煉成功六招天心劍法,將這一套靈級下品的劍法修煉成功了一半。

    現在,他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峯,修煉劍法的速度,會比以前快得多。

    ……

    入夜之後,西院依舊燈火通明,其中一些武者還在武場上修煉武技,揮灑汗水,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兩個月之後的季度考覈中一戰成名。

    另一些武者聚在一起,喝着美酒,暢談天下大事,偶爾也在議論西院的每一位倩麗的師姐或者師妹,隨後,又是一陣鬨堂大笑。

    巍峨雄壯的天魔嶺中時而傳來蠻獸的吼叫,西院的學員卻並不放在心上,早就已經習以爲常。

    一個身材纖細的黑色人影,從樓宇的頂部飛掠過去,化爲一道殘影,衝進一片茂林的叢林。

    雖然穿着夜行衣,卻依舊能夠看出那是一個女子。

    西院另外四個方位,也分別飛掠出四道黑影,與她彙集在一起。

    五個黑衣人沒有說話,只是相互做了一個手勢,便一起向着同一個方向趕去,來到了一座懸崖的邊上。

    懸崖邊,站着一個戴着斗篷的黑衣人,全身都被黑衣籠罩,只有一隻左手露在外面。手背上長着皺紋,很顯然,他是一個老者。

    五個黑衣人來到老者的面前之後,整齊的單膝下跪,道:“拜見長老。”

    那一位帶着斗篷的老者,轉身向着他們看了一眼,目光盯在了那一個身材頗爲纖瘦的黑衣人身上,道:“你是今年的新生?”

    那一個黑衣女子,道:“是。”

    斗篷老者輕輕的點了點頭,從衣袖中取出一枚金色的令牌,上面印着“地府”兩個字。

    看着令牌,五個黑衣人立即低下頭,顯得更加恭敬。

    斗篷老者道:“最近三個月以來,一共有七波人懸賞雲武郡國九王子張若塵的人頭,懸賞金額累計達到三百三十萬枚銀幣,其中最大一筆懸賞是昨天發出,達到二百萬枚銀幣。”

    “此事引起了門主的重視,親自下令,一個月之內,不下一切代價,殺死張若塵。我給你們二十天的時間,若是你們在二十天之內,無法殺死張若塵。我會親自出手!”

    “還是老規矩,相互之間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一切行動,聽從我的信號。你們回去吧!”

    “是!”

    五位黑衣人應了一聲,各自離開,返回了西院。

    斗篷老者看着離去的五位黑衣人,將頭上的斗篷摘下,露出一張蒼老的臉。

    若是張若塵在這裏,就能將他認出,正是西院的長老之首,司徒長老。

    “三百三十萬枚銀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那小子的人頭還真是值錢。”

    司徒長老的眼中露出一絲冷色,將斗篷重新戴回去,一步步的走出了密林。

    ……

    第二天。

    “張若塵,龍武殿的外面,有一個姓紫的美麗姑娘要見你。”

    小黑的聲音,從時空晶石的外面傳了進來,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

    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修煉的時候,一般都是讓小黑在外面看門,若是有人來找他,就及時通知他。

    張若塵將手中的劍放下,走出時空晶石,向着正在聚精會神看書的小黑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就向着龍武殿的大門走去。

    紫茜穿着乾淨雪白的長袍,抱着一柄古劍,揹着身站在龍武殿的外面,遠遠望去,就像是湖中心潔白無瑕的荷蓮。

    張若塵笑道:“紫師妹,幾天不見,你的修爲似乎又有精進。”

    紫茜聽到張若塵的聲音,於是轉過身,盯了他一眼,道:“誰說我是你的師妹?”

    張若塵道:“我們是同一年的新生,而且,我是新生第一,你是新生第二,我自然就是師兄,叫你一聲師妹,似乎沒錯吧?”

    紫茜似乎沒有心情與張若塵爭辯,眼神冰冷,道:“難道你想不請我去你的黃字第一號坐一坐?”

    張若塵的心頭一動,根據她對紫茜的瞭解,她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找他。難道有什麼事發生了?

    “請!”

    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帶着紫茜走進龍武殿,向着黃字第一號走去。

    黃字第一號的對面,就是地字第一號。

    此刻,端木星靈和黃煙塵都坐在地字第一號的閣樓上面,自然看到了張若塵帶着紫茜走進黃字第一號的大門。

    “這位九王子真是風流人物,居然將新生中的第一美女都拿下了,若是消息傳出去,西院的那些男性學員估計又要哭暈一大片。”端木星靈一邊笑着,一邊悄悄的向着黃煙塵看過去。

    黃煙塵冷哼一聲:“淫/賊!”

    端木星靈眯着眼眸,笑道:“塵姐,你真的就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被別的女子奪走?我都爲你不甘心,你就一點觸動都沒有?”

    黃煙塵端起玉質的茶杯,淡淡的道:“他與誰交往,那是他的事,與我沒有半點關係。你不是很看好他,既然如此,那你爲何不出手將那一個新生的第一美女給打出去?”

    端木星靈微微抿嘴,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笑道:“我只是說,將來有可能會喜歡上他,至於現在……我名不正言不順,哪有出手的資格?倒是塵姐,你可是和張若塵有過了那麼一夜,你若是出手的話,那首先就佔了一個理字。”

    “什麼叫有過一夜?若你不是我的親師妹,我肯定會割掉你的舌頭。”黃煙塵的臉色異常冰冷,手掌按在桌面上,讓桌面結上了一層寒冰。

    端木星靈絲毫不懼,依舊掛着淡淡的笑容,道:“那你到底去不去啊?你若是再不出手,他們說不定就已經將生米煮成熟飯。”

    “去就去,不能讓那一個淫/賊壞了龍武殿的風氣。”黃煙塵將劍提起,腳尖一點,化爲一道香風,從閣樓上面飛落了下去,向着黃字第一號走去。

    “對!對!讓他白天都敢幹壞事,就應該給他一點教訓。”端木星靈的嘴裏發出動聽的笑聲,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

    走進黃字第一號,剛剛坐下,紫茜便開門見山的道:“張若塵,你知道你的人頭現在值多少錢?”

    聽到這話,就連一直在認真看書的小黑也擡起頭,盯向紫茜。

    張若塵道:“多少錢?”

    “三百三十萬枚銀幣。”紫茜道。

    小黑的眼睛一亮,向着張若塵的脖子看去,似乎是在思考要不然將張若塵的人頭給宰下來,拿去換取鉅額的銀幣。

    三百三十萬枚銀幣,堪比一個七流家主的財富總和。

    張若塵笑道:“你不會告訴我,你是來殺我的吧?”

    “我若是要殺你,其實,還是有機會。”紫茜的眼角微微上挑,露出一絲不屑的眼神,道:“只不過我對你的人頭沒有興趣。”

    張若塵心領神會,道:“三百三十萬枚銀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就算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會動心,看來地府門這一次是準備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殺死我。你將消息泄露給我,難道不怕地府門別的殺手對你不利?”

    紫茜站起身來,道:“我沒有泄露給你任何消息,只是告訴你,你的人頭的價格而已。”

    說完這話,她便要離去。

    張若塵略微思索了片刻,道:“既然你告訴了我一個消息,我也告訴你一個消息。最近,你最好也小心一些,武市學宮已經準備清理你們這些黑市中潛入進來的邪人。”

    地府門是嶺西九郡最大的殺手組織,也屬於黑市中的勢力,受黑市的管理。

    “謝謝!”

    紫茜微微停了一下腳步,隨後,便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門外走去。

    忽然,外面傳來腳步聲。

    “外面有人。”

    張若塵和紫茜的臉色都是一變,難道已經被人發現了?

    “嘭!”

    大門被一道劍氣斬得四分五裂,就連大門兩旁的碗口粗的柱子都被斬斷了兩根,整個木樓搖搖欲墜。

    黃煙塵穿着一件錦袍,提着長劍,氣勢凜然的從外面走了進來。她眸光十分冷寒,掃視着站在大堂中的張若塵和紫茜。

    剛剛走進來,黃煙塵就後悔了。

    張若塵和紫茜穿着整齊,根本沒有任何越軌的行爲,像是兩個朋友在聚會一樣。

    反倒是她,莫名其妙的出劍,將大門劈碎,本來打算進來捉姦,現在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做爲西院的女魔頭,她自然不能表現出一絲尷尬,反而依舊擺出十分強勢的模樣,眼神銳利得就像是兩柄寒劍。

    張若塵和紫茜卻又是另一種心情。

    “糟了!看來剛纔我和紫茜的談話,肯定被她聽到了!”張若塵看到黃煙塵的臉色不善,就知道情況不妙。

    他向着紫茜看了一眼,心頭略微的擔憂。

    黃煙塵既然知道紫茜是地府門的殺手,就肯定不會饒過她。紫茜若是被抓起來,絕對是必死無疑。

    紫茜是因爲來通風報信,所以纔會暴露身份,張若塵不想看到她因爲自己而死。

    紫茜看到黃煙塵之後,心頭也是一亂,不過她很快就冷靜下來,手指向着劍柄上摸去。既然身份已經暴露,那就只能拼了!

    張若塵也將時空領域悄悄的釋放出來,將黃煙塵籠罩進時空領域之中,必要的時候,必須阻擋住黃煙塵,爲紫茜爭取到逃走的機會。

    ……

    今天有事,就先更新一個大章,凌晨12點那一章就沒有了,大家就不用等了,明天下午更新新的章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