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茜手按劍柄,果然出手。

    真氣注入長劍,劍體中的十一道銘文,同時被激活,散發出一片兩米長的紫色劍芒。

    “譁!”

    劍光一閃,瞬間就刺到黃煙塵的身前。

    紫茜是殺手之中的天才,目力、耳力、速度都遠超同境界武者。

    紫茜更加清楚,自己面對的是一位玄榜武者,所以,她必須在一擊之內得手,要不然的話,死的那一個人就是她。

    黃煙塵根本沒有料到紫茜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紫茜手中的劍,離她的心臟只有三寸遠的時候,她依舊還有些發愣。

    不就是斬破了一扇門,用得着生死相向?

    黃煙塵畢竟是玄榜武者,比紫茜強大太多,快速的伸出了兩根手指,形成一連串的幻影。兩根玉指穩穩的將紫茜的劍夾住,將紫茜的所有力量全部化爲無形。

    “幹什麼?想要殺我嗎?”黃煙塵的一雙杏眼中帶着寒氣,玉指輕輕的一彈。

    一道真氣從指尖打出,彈在劍尖。

    “啪!”

    紫茜的手臂一疼,虎口裂開一道血縫,手中的劍脫手飛了出去,釘在了牆壁上。

    “紫茜竟然連黃煙塵的一招都擋不住。”

    張若塵知道自己必須得出手救紫茜,挑選了最佳的出手時機,就在黃煙塵剛剛劍彈出去的時候,張若塵的手掌便擊在黃煙塵的後背。

    “轟!”

    全力打出的一掌,形成一股強大的真氣波,向着四面八方傳去。

    只不過,黃煙塵依舊筆直的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她的背上形成一股淡淡的風勁,將張若塵的掌力化解於無形。

    “好厲害!一旦玄榜武者有了防備,就算她站在原地,交給我攻擊,我也傷不了她一分一毫。差距太大了!”張若塵向着紫茜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快逃。

    紫茜略微有些擔憂的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知道黃煙塵要抓的是她,張若塵應該沒有危險。於是,她化爲一道紫色的影子,飛掠出窗戶。

    讓張若塵意想不到的是,黃煙塵並沒有去追殺紫茜。

    黃煙塵的臉色冰寒,瞪了張若塵一眼,道:“淫/賊,又是這一招,你以爲還偷襲得了我?”

    張若塵收回手掌,立即後退,站到紫茜離開的窗戶邊上,防止黃煙塵繼續去追擊紫茜。

    對於淫/賊這個綽號,張若塵頗爲反感,道:“黃師姐,你應該明白我也是逼不得已,纔會對你出手。既然紫師妹已經離開,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你若是要將此事稟告院主,我隨時可以去向院主請罪。”

    黃煙塵見到張若塵還算坦白,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道:“稟告院主就不必了,我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只是你要記住,今後不要隨意帶女子進入龍武殿,別將龍武殿的風氣給敗壞。哼!”

    說完這話,黃煙塵便提劍離去,只留下一臉錯愕的張若塵。

    “她就這樣放過了紫茜?”

    張若塵還是有些不相信,畢竟紫茜是地府門的殺手,黃煙塵是西院院主的親傳弟子。她怎麼可能放過紫茜?

    “黃師姐,你決定放過紫師妹?”張若塵追問道。

    黃煙塵轉過身,冷聲的道:“今天沒有捉姦在牀,本師姐便放你們一馬。若是還有下次,決不輕饒。”

    看着黃煙塵徹底走出去之後,張若塵才恍然大悟,原來黃煙塵以爲他和紫茜在偷/情。

    竟然只是誤會!

    “幸好只是虛驚一場。”

    張若塵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於是立即向着紫茜逃走的方向追去。

    當張若塵追上紫茜的時候,紫茜已經快要逃出西院。

    於是,張若塵將黃煙塵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了紫茜。

    知道只是一個誤會,紫茜也鬆了一口氣。若是黃煙塵真的發現了她的身份,她就只能逃出西院。

    既然她的身份沒有暴露,自然就能離開西院。

    一旦離開西院,反而會讓黃煙塵起疑。

    “那一位黃師姐的想象力真是豐富,再說,就算我和你……有點什麼,似乎也不關她的事?”紫茜用着疑惑的眼神,盯着張若塵。

    張若塵顯得很坦然,道:“我和她之間的確有一點小小的誤會,或許,也不算是誤會,是我對不起她。”

    紫茜冷笑道:“我看那絕不是小小的誤會,畢竟黃師姐是玄榜武者,修爲何等強大,一般的小事,她根本不可能親自出手。”

    紫茜的臉上雖然毫無表情,可是眼眸中卻有一絲不高興,又道:“她若不是真的很關心我和你的事,她絕對不可能貿然的闖進黃字第一號,而且還將黃字第一號的大門都給劈碎。”

    張若塵自然懂紫茜話中的意思,道:“黃師姐對我本來就有很深的成見,表現得太過激烈,也是很正常的事。”

    “你們的事,我才懶得多管。”紫茜轉身就走,頭也不回的道:“最近一個月,自己小心一些。你的人頭屬於我,可別死在別人的劍下。”

    張若塵望着紫茜離去的背影,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三百三十萬枚銀幣,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都會十分動心,如此昂貴的人頭,肯定會引得地府門的殺手爭相出手。

    以他現在的修爲,遇到黃極境大極位的殺手還能應付,但若是出現玄極境大圓滿,乃至於地極境的殺手怎麼辦?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相當了一個辦法,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回到龍武殿,張若塵看見黃字第一號中的那一座自己居住的閣樓已經倒塌。先前被黃煙塵一劍斬破了大門和兩根柱子,本來就已經搖搖欲墜,現在終於化爲了廢墟。

    “小黑,隨我去玄字第一號。”

    張若塵揹着雙手,向着玄字第一號走去。

    小黑也跟在張若塵的後面,兩條腿走路,前爪子下面夾着一本厚厚的書。

    端木星靈得知張若塵的來意之後,有些驚訝,道:“你要在我這裡住一個月?”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告訴端木星靈,最近一個月會有殺手來殺他,他是到她這裡來避難。

    張若塵苦笑道:“剛纔黃師姐將黃字第一號給拆了,我現在無家可歸,只能先暫住在端木師姐這裡。就是不知道端木師姐願不願意收留?”

    端木星靈的眼睛一眯,心頭樂開花,暗道:“塵姐打跑了那一位新生第一美女,卻便宜了我。近水樓臺先得月,塵姐,送上門來的俊美王子,師妹就收下了。”

    “不打擾,一點都不打擾。”

    端木星靈將張若塵帶進玄字第一號。

    玄字第一號還是很寬敞,端木星靈很快就將自己居住的房間旁邊的一個房間收拾了出來,道:“張若塵,今後你就住在這裡吧!我住在隔壁,今後,咋們可要多交流交流武道。”

    “我的武道境界雖然在你之上,但是,你的劍道境界卻在我之上,若是有時間,我肯定會向你討教討教劍道修行的法門。對了,你的行李不用帶過來嗎?”

    張若塵笑道:“我的行李全部都帶在身上。”

    在端木星靈震驚的眼神之下,張若塵從時空晶石裡面將一件件行李取出來,放在房間裡面。

    “空間寶物?”

    端木星靈盯着張若塵手中的時空晶石,既是十分吃驚,又是十分羨慕。

    每一件空間寶物,那可都是無價之寶。

    “算是一件空間寶物吧!”張若塵淡淡的笑了笑,顯得無所謂的道:“端木師姐若是想要,我可以送你一件。”

    “你還有別的空間寶物?”端木星靈更加吃驚,瞪大了一雙美眸,總覺得張若塵是在騙她。

    首先,一個武者能夠得到一件空間寶物就已經相當了不起,哪還能得到第二件?

    其次,空間寶物何等珍貴,怎麼可能隨便送人?

    張若塵神秘的一笑,道:“端木師姐是想要空間戒指,還是想要空間鐲子?”

    端木星靈聽出了張若塵話中的意思,莫非他的身上的空間寶物真的不止一件?

    端木星靈仔細的盯着張若塵的雙眼,像是在思考張若塵話語中的真實性,見張若塵的神情很嚴肅,不像是在誆騙她,她才嫣然的笑道:“若是可以的話,我想要一隻空間鐲子。你真的能夠憑空再變出一件空間寶物?”

    “端木師姐晚上再來找我,我一定送你一隻空間玉鐲。”張若塵道。

    畢竟是到端木星靈這裡避難,說不定還要藉助端木星靈的力量在對付那些殺手,張若塵覺得應該補償她一些東西。

    一隻空間玉鐲,對於張若塵來說,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就能煉製出來。但是,對於端木星靈來說,那簡直就是無價之寶。

    端木星靈離開之後,張若塵便開始煉製空間玉鐲。

    首先,將一隻玉質極佳的玉鐲取出來,放在桌上。接着,張若塵便在玉鐲上面刻畫八種基礎空間銘紋。

    僅僅一刻鐘過去,八種基礎銘紋一次性全部刻錄成功。

    張若塵上一次煉製的空間戒指的內空間只有十二個立方,隨着修爲提升了兩個小境界,他此次煉製出來的空間玉鐲的內空間達到二十四個立方,比上一次足足大了一倍。

    張若塵想了想,既然是要煉製空間寶物,那就多煉製幾件。

    一個時辰之後,張若塵又刻錄出兩隻儲物手鐲和兩隻儲物戒指,內空間都是二十四個立方的大小。

    張若塵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三隻儲物手鐲和兩隻儲物戒指放進煉器爐,開始煉製。

    入夜,當端木星靈再次來到張若塵的房間的時候,張若塵已經將五件空間寶物全部煉製成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