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來到神力殿外,看着站成一排的六女二男,自言自語的道:“西院果然是陰盛陽衰。”

    看到張若塵的到來,在場很多人的眼中都露出羨慕和嫉妒的神情。

    三大女魔居住在龍武殿,他們沒有任何意見,畢竟三大女魔頭的修爲擺在那裏,誰敢不服?

    可是大家都是新生第一,憑什麼張若塵可以居住到龍武殿的黃字第一號,別的新生進入龍武殿就會被三大女魔頭給趕出去?

    其中,最不服氣的就是尉遲天聰,因爲他最慘。

    兩年前,他成爲新生第一,意氣風發的進入龍武殿,可是當天晚上就被黃煙塵打斷雙腿扔了出去,就連新生獎勵的三千功勳值都賠償給了黃煙塵。

    本來他以爲張若塵的下場會比他更慘,但一個月過去,張若塵依舊好端端的居住在黃字一號,就像是三大女魔頭從來沒有去找他的麻煩。

    怎麼會這樣?

    尉遲天聰的心頭很不解。

    端木星靈見到張若塵的第一眼,就發現張若塵身上的氣息似乎又有變化,於是主動問道:“師弟,你不會是已經將那一滴半聖真液給煉化了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笑道:“的確已經全部煉化。”

    端木星靈的心中十分震驚,杏眸中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道:“才僅僅一天多的時間,你能夠將一滴半聖真液完全煉化?”

    即便是以端木星靈現在的境界,也需要花費兩天的時間,才能將一滴半聖真液完全煉化。張若塵就算天資再高,也才玄極境後期,煉化半聖真液的速度,怎麼可能比她還快?

    端木星靈並不知道張若塵擁有時空晶石,外界過去了一天多的時間,可是張若塵在時空晶石中卻已經修煉了四天。

    張若塵淡淡的笑道:“只是一滴半聖真液而已,若是一滴聖液,就沒那麼容易煉化了。”

    端木星靈就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盯着張若塵,這個傢伙給她來到了太多的驚喜和震撼,他的身上到底還隱藏了多少祕密?

    九人是按照進入西院的前後順序排列,所以,尉遲天聰就站在端木星靈的身旁,將端木星靈和張若塵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尉遲天聰笑道:“張師弟,據我所知,你才進入西院一個月,根本不可能得到學宮獎勵的半聖真液。不知道你的半聖真液是從何得來?”

    雪玲也有些嫉妒張若塵,畢竟連她都被黃煙塵和端木星靈趕出了龍武殿,張若塵卻能夠待在龍武殿中修煉,她怎麼會不嫉妒?

    雪玲也露出淡淡的笑容,道:“據我所知,學員想要得到半聖真液只有兩個途徑。第一個途徑,自然就是學宮每年獎勵給學員的一滴半聖真液。第二個途徑,就是前往黑市,尋找熟人,用高價購買半聖真液。難道師弟在黑市中有熟人?”

    雪玲站在尉遲天聰和張若塵之間,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模樣,容顏頗爲靚麗,臉上始終掛着笑容。她的容貌算得上很美,可是與端木星靈和黃煙塵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

    雪玲的這句話很誅心,畢竟大家都知道武市錢莊和黑市的對立關係。

    若是張若塵真的在黑市中購買了半聖真液,就肯定會被學宮的高層懷疑。學宮的高層雖然不會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將他趕出武市學宮,但是今後張若塵卻休想繼續在龍武殿中修煉。

    張若塵並沒有說話,站在一旁的端木星靈卻十分的不悅,盯着尉遲天聰和雪玲,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冷意,道:“你們兩個是什麼意思?懷疑張師弟是黑市的臥底?”

    雪玲十分記恨端木星靈,因爲一年前,就是端木星靈將她趕出龍武殿,說她的天資太低,沒資格進入龍武殿修煉。

    雪玲笑道:“端木師姐誤會我了,我可從來沒有說過師弟是黑市的臥底。我只是很好奇師弟的半聖真液的來源,畢竟半聖真液那麼的珍貴,若是師弟真的能夠從別的途徑得到半聖真液,我也想花費高價,從師弟那裏購買幾滴。

    很顯然,雪玲依舊十分懷疑張若塵。

    尉遲天聰道:“師弟,我也很想知道你的半聖真液的來源,能不能也賣給我幾滴?”

    張若塵盯着站在自己旁邊的兩人,笑道:“既然你們那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們吧!其實,我的那一滴半聖真液是端木師姐送給我的見面禮。你們若是想買,就去找端木師姐買吧!”

    尉遲天聰和雪玲被張若塵的話給怔住,目光向着端木星靈望去,顯然是不相信張若塵的話。

    半聖真液何等珍貴,就算是端木星靈,一年也只能得到八滴而已。她怎麼可能將如此珍貴的東西送給一個剛剛進入西院的師弟?

    不僅僅只是尉遲天聰和雪玲不信,就連別的那些學員也不相信,目光全部都向端木星靈望去。

    端木星靈笑道:“沒錯!那一滴半聖真液的確是我送給張師弟!”

    聽到這話,尉遲天聰像是終於明白了什麼,心頭暗道:“難怪張若塵能夠在龍武殿中立足,原來他有端木星靈做靠山。端木星靈連半聖真液都能送給他,他們兩人的關係絕對非同一般。”

    “端木星靈何等高絕的天資,何等妖豔的美貌,怎麼會看上他?”尉遲天聰更加嫉妒張若塵,恨不得將張若塵取而代之。

    黃煙塵將端木星靈拉到一旁,眼中帶着幾分冷銳,低聲的道:“星靈,你不會真的喜歡上那一個淫/賊了吧?”

    端木星靈笑呵呵的道:“還不算吧!”

    黃煙塵有些不悅,道:“你將半聖真液都送給了他,還敢否認?那淫/賊品行不端,到處沾花惹草,你若是傾心於他,將來會哭死你。”

    端木星靈的笑容如梨花般綻放,將纖細雪白的手腕擡起來,將手腕上的空間玉鐲在黃煙塵的眼前晃了晃,道:“他送給我的寶貝。”

    黃煙塵覺得端木星靈已經無可救藥,伸出一根手指在端木星靈的眉心按了一下,道:“星靈,他送給你一個破玉鐲子就讓你高興成這樣,將一滴半聖真液都給他。若是他再送給你更加珍貴的東西,你豈不是就要被他騙上牀?清醒一下,別被那個淫賊給騙了!”

    “什麼叫破玉鐲子?”

    端木星靈的杏眸瞪了黃煙塵一眼,將時空玉鐲從手腕上摘下來,遞了過去,道:“你將真氣注入玉鐲,再看看這是不是一個破玉鐲子?”

    黃煙塵的眼中帶着不屑的神色,根本不相信張若塵能夠送給端木星靈什麼珍貴的寶物,估計就是一件低品級的防禦類真武寶器。

    Wωω¤ttκǎ n¤co

    雖然心頭這樣想,可是黃煙塵還是將真氣注入玉鐲。

    “譁!”

    玉鐲的表面,浮現出一層淡淡的光華。

    黃煙塵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將纖纖玉手向着玉鐲探過去,手指直接穿過光暈,進入一片廣闊的內空間。

    “空間寶物!”

    黃煙塵徹底被驚住,若不是空間玉鐲就在她的手中,她肯定會以爲自己是在做夢。

    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夠親眼見到一件空間寶物。

    “這一隻空間玉鐲真的是他送給你?”黃煙塵十分羨慕的道。

    端木星靈眯着眼睛一笑,道:“塵姐,你先將空間玉鐲還給我。”

    黃煙塵緊緊的捏着空間玉鐲,不停的撫摸,十分喜愛,依依不捨的將空間玉鐲還給了端木星靈。

    此刻,黃煙塵的心裏竟然有些酸味,看着眼前這一位好姐妹,竟然生出一絲嫉妒,道:“星靈,這一枚空間玉鐲你可不要暴露,若是被有心人盯上,肯定會給你惹來大麻煩。”

    端木星靈何等聰慧,自然感受到黃煙塵的情緒,於是笑道:“據我所知,張若塵那裏不止一件空間寶物。”

    黃煙塵的美眸一亮,道:“真的?”

    端木星靈道:“要不然他會隨隨便便就送給我一隻空間玉鐲?”

    黃煙塵心中的那一絲嫉妒漸漸的散去,露出幾分冷色道:“我明白了,你是故意將空間玉鐲拿到我的面前顯擺,你就不怕我搶了你?”

    “你搶我幹嘛?你去搶張若塵啊!以你和他的關係,要到一件空間寶物,肯定沒有問題。”端木星靈說完這話,還對着黃煙塵眨了眨眼睛,隨後,她便重新回到神力殿的大門外,繼續等待神力殿開啓。

    黃煙塵向着張若塵盯了一眼,將張若塵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才又站到端木星靈的身旁。

    張若塵總感覺黃煙塵的眼神很不對勁,就像是要吃掉他一半,心中只覺得莫名其妙,自己又沒有招惹她?

    就在這時,又有三個年輕學員來到神力殿外,分別是紫茜、霍星王子、姚青桐。

    “怎麼會多出三個新生?”雪玲盯着走過來的三個新生,心中十分不悅。

    尉遲天聰不斷皺眉,道:“不是每年的新生第一,才能進入神力殿修煉?他們來幹什麼?”

    張若塵卻像是明白了什麼,輕輕的點了點頭。

    尉遲天聰和雪玲雖然是新生第一,可是卻只闖過武塔第二層第三關而已。

    紫茜、霍星王子、姚青桐都是在入學的時候,就闖過武塔第三層的第一關。他們三人不是新生第一,天賦卻比在場一半的新生第一的武者都要強,自然能夠破例進入神力殿修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