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加上紫茜、霍星王子、姚青桐,站在神力殿外的外宮學員的人數達到十二人,每一個都是頂尖的天才精英。

    “轟隆!”

    第一縷陽光灑落在神力殿的頂部的時候,沉重的宮門,緩緩的打開。

    一個銀袍老嫗和一個金袍老者從大門中走出來,站在九層高的白石臺階上,俯看下方的十二位年輕武者。

    銀袍老嫗看上去八、九十歲的樣子,彎腰駝背,手持玄鐵柺杖,眉毛和頭髮都是一片雪白,給人一種異常蒼老的感覺。

    她就是西院的兩位副院主之一,青華副院主。

    青華副院主的聲音十分洪亮,道:“老身乃是西院的副殿主,青華,相信老一屆的學員都已經認識。新一屆的學員,現在也算是認識了。按照規矩,神力殿每個月打開一次,只有每年的新生第一,才能進入神力殿修煉一個時辰的時間。”

    “今年略有不同,西院的新生中出了四位天資驚人的才俊,所以,他們四人都可以進入神力殿修煉。”

    “另外,給大家介紹一位來自內宮的金袍長老,嶽靜禪長老。”

    所有學員都肅然起敬的向着那一位穿着金袍的老者望去,躬身行禮,齊聲道:“拜見嶽靜禪長老。”

    在西院,只有西院院主能夠穿金袍。這一位來自內宮的嶽靜禪長老也穿金袍,說明他的身份地位與西院院主是同一個級別。

    嶽靜禪長老的臉色帶着和善的笑容,道:“西院很不錯,人才輩出,特別是今年,居然同時誕生了四位闖過武塔第三層第一關的天驕。四大外院的新生,今年,西院足以排名第二。”

    青華副院主的臉色也露出欣慰的笑容,以前西院的新生,幾乎每年都是墊底,今年卻一連出了數位天才,使西院的新生排名第二。做爲西院的副殿主,她的臉上自然也很有光彩。

    霍星王子挺了挺胸膛,微微拱手,笑道:“能夠成爲武市學宮的外宮學員,是我們的榮幸。”

    嶽靜禪長老向着霍星王子看了一眼,淡淡的一笑,又道:“大家或許對老夫還不太瞭解,老夫先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老夫並不是武者,而是一位陣法師。”

    青華副院主補充了一句,道:“嶽靜禪長老乃是內宮的首席陣法師,精神力達到三十九階,在武市學宮,乃是精神力最強大的人。”

    下方的那些學員全部都露出震驚的神色,居然將精神力修煉到了三十九階,這也太厲害了,讓他們只能仰望。

    嶽靜禪長老道:“神力殿的修煉,就是讓你們提升自己的精神力。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修煉精神力是浪費時間,是一種愚蠢的行爲。可是對於真正的天才來說,卻必須要兼修精神力。比如你們,你們就是真正的頂尖天才,所以,你必須要修煉精神力。誰能告訴我,學宮爲何要讓你們修煉精神力?”

    年齡最大的學員,木托子向前跨出一步,道:“天才的修煉速度快,可以花費時間在修煉精神力上面,只要精神力強大,就能專研陣法、煉丹、煉器、御獸。”

    嶽靜禪輕輕的搖了搖頭,對這個答案不滿意,道:“你就是在修煉精神力上面花費了太多時間,學習得太雜,所以到現在都沒有突破到地極境。”

    木托子十分羞愧,退了回去。

    黃煙塵向前跨出一步,身姿挺得筆直,十分冷豔,道:“修煉精神力是爲了將來能夠更加輕鬆的突破到天極境,甚至是衝擊半聖的境界。”

    嶽靜禪長老輕輕的點了點頭,頗爲讚許的道:“沒錯!天極境之前的修煉,與精神力關係不大。可是想要達到天極境,卻有一個門檻,那就是精神力必須達到二十階。”

    “很多武者,到了地極境大圓滿才意識到精神力的重要性,纔開始修煉精神力。可是那個時候已經遲了,必須要花費比別人多十倍的時間,纔可能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甚至到老死那一天,也不能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

    “除此之外,精神力越強,在天極境的時候修煉速度纔會越快。很多年前,武市學宮做過一個實驗,兩個年紀同樣都是三十歲的頂尖天才,提供給他們相同的修煉資源,相同的修煉環境。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一個天才的精神力是二十階,另一個天才的精神力是三十階。”

    “精神力二十階的那一個天才,花費了五年時間,突破到天極境中期。又花費了十五年時間,突破到天極境後期。”

    “你們猜那一位精神力三十階的天才,花費了多少時間?”

    尉遲天聰道:“修煉越到後面,突破境界就越難。我猜測那一位精神力三十階的天才,至少也要花費十五年的時間,才能從天極境初期突破到天極境後期。”

    嶽靜禪長老輕輕的搖了搖頭。

    雪玲道:“至少也要十年時間吧?”

    嶽靜禪長老道:“那一位精神力三十階的天才,花費了兩年時間突破到天極境中期,又花費了三年時間,突破到天極境後期,總共只花費了五年時間。”

    “轟!”

    在場的學員,全部都驚呆了!

    同樣都是三十歲就達到天極境的頂尖天才,可是一個花費了二十年的時間,另一個卻只用了五年時間,差距也太大了!可以想象,他們今後的差距肯定會越來越大。

    此刻,在場所有人都意識到修煉精神力的重要性,因爲他們是天才,必須考慮將來的路。

    那些普通學員卻不用考慮,因爲,他們連天極境都未必能夠達到,就更不要去想天極境之後的修煉之路。

    霍星王子興奮了起來,因爲他不僅是武者,更是一位天才馭獸師,從小就修煉精神力,現在精神力已經達到十七階。

    霍星王子向着張若塵斜睥了一眼,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就好像是在說,“天賦高又如何?你的精神力遠不如我,將來的修煉之路,我只會比你走得更遠。”

    嶽靜禪長老又道:“既然大家現在都明白了精神力的重要性,那麼又有幾個人知道精神力對你們現在有什麼幫助?”

    這一次,大家都沉默了。

    剛纔不是說,精神力必須達到天極境,才能發揮出優勢?

    難道精神力對於低境界的武者,也有幫助?什麼幫助?煉器?煉丹?御獸?

    很顯然,嶽靜禪長老指的不是這些,指的是武道。

    張若塵向着別的那些學員看了看,見大家都不知道,沉思了片刻,向前走出一步,道:“學生覺得,精神力越強,就能比同境界武者更早的領悟到劍道的高級境界。”

    嶽靜禪長老的眼睛一亮,盯着張若塵,道:“你叫什麼名字?”

    “張若塵!”張若塵道。

    嶽靜禪長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大笑道:“在來到西院之前,你們院主就一直在老夫面前提到你,說你是西院百年難遇的奇才,將你誇上了天。”

    “來到西院之後,你們院主又故意告訴老夫,你已經領悟到了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在我面前嘚瑟了大半天。本來老夫還不相信他的話,現在見到你之後,老夫卻是信了幾分。張若塵,你告訴老夫,你的精神力達到多少階了?”

    嶽靜禪長老的精神力何等強大,先前,他將精神力融入眼神之中,一眼盯過去,下方的十一個學員,全部都不敢和他對視,立即低下驕傲的頭顱。

    唯獨只有張若塵,在他的眼神之下,依舊鎮定自若。當時他就覺得這個少年很不簡單,得知張若塵的名字之後,也就不再驚訝。

    一個能夠在十六歲就修煉到劍隨心走高階的少年,精神力豈會弱小?

    其實,張若塵也不太清楚自己現在的精神力到底達到了多少階,只知道在前一世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三十二階。

    這一世,開啓了時空神武印記,加上達到黃極境的無上極境引來的諸神共鳴,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至於達到了多少階,他卻不太清楚,只有測試了才知道。

    張若塵當然不會告訴衆人他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三十階以上,見衆人都在盯着他,於是有所藏匿的道:“長老,我也不太清楚精神力達到多少階,我估計應該有二十五階吧!”

    當張若塵說完這話的時候,除了嶽靜禪長老之後,根本沒有人相信。他纔多大,怎麼可能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五階?

    “不吹牛能死嗎?”黃煙塵的一雙星眸狠狠的瞪了張若塵一眼。

    黃煙塵進入神力殿中修煉了數十次,到現在,精神力也才達到二十階。她怎麼會相信張若塵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二十五階?

    霍星王子更加不相信,於是笑道:“張若塵,說大話,誰都會。我還敢說,我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三十階,可是誰信啊?”

    “你不信就算了!”張若塵顯得很隨意。

    既然大家不信,他也懶得解釋。在他看來,這本就不是多大的事。

    而且,他也不太想讓大家知道他的真正精神力強度。他表現得太過優秀,只會惹來更多的殺手。

    聽到張若塵的話,霍星王子更加覺得張若塵是在吹噓,既然如此,爲何不趁此機會讓他在衆人面前丟臉?

    霍星王子雙手抱拳,對着嶽靜禪長老躬身一拜,笑道:“長老,學生提議,在進入神力殿之前,讓在場所有學員進行一次精神力測試。到底誰是天才,誰是庸才,自然一目瞭然。”
最近更新小說